正文  第六十四章 贰臣

章节字数:2010  更新时间:12-07-03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难道你还当我在那事之后,仍愿为不共戴天的仇人效力么?”语声掷地有力,恨意沉沉。

    贺宣紧紧闭上双眼,面容痛楚难当,拄着杖的手颤抖不已。身旁徐顺也是一脸悲愤,似被来人简单一句话,勾起了痛苦的回忆。许久之后,贺宣才睁开双眼,看着来人,目中湿润:“……难怪那罗姓将军行军布阵与他如出一辙……我一直不知你还活着,我当你那时与他许多同袍一般,葬身火海……”

    来人一笑,笑容却无比悲凉:“我也愿那时便已与他们一同死了,好过如今孤零零在世上煎熬。只可惜,我活下来,他们却死了。”他话音一转,顷刻冷如冰铁,“既活下来了,那五万条性命,自然便要扛在肩上,不能让他们屈死,不能让他们的血白白流尽!否则,来日九泉之下,若他们问我,为何不替他们伸冤雪恨,为何只管自己偷生快活,却枉顾袍泽之情、兄弟之义,我又该如何回答?我又有何面目,去同他们相见?”

    “宣武军驻守北疆多年,浴血保秦人不受北魏侵伐,”贺宣盯着对方,“你如今成了北魏的官员,九泉之下,难道不怕他们问你为何降敌,为何为虎作伥?”

    来人微微仰头,神色更是冰冷:“我的主君,是韩景钰!他死于秦帝之手,我要替他复仇,何来降敌之说?”他眯了眼,一字一字道,“我这条命,死里逃生之后,便不再欠秦人分毫,反倒是秦人欠了我五万性命!自从秦帝一纸诏书送进宣武军大营,宣武前锋营五万儿郎便与秦人恩断义绝,又何来为虎作伥?”

    在他声声质问下,贺宣面上血色褪尽,身体晃了一晃,幸有一旁徐顺扶住,才勉强没有栽倒。

    “大人!”徐顺惊呼,扶他坐在院中石凳上,急急为他把脉察看。林伯自屋中奔出,扑跪在来人面前,哭道:“世子莫要再说!”

    徐顺收手抬头,双目泛红,颤声道:“世子,我家大人又何曾有一刻忘记为冤死的数万儿郎雪冤!这十年,大人历尽辛苦,几次死里逃生,难道有假?世子若是顾念旧日情面,莫要相逼太甚!”

    来人沉默着,目光落在贺宣一头花白发丝上,渐渐泛起痛意,突然一撩长袍,在贺宣面前跪了下来。他身边随侍惊呼“左相”,不敢站着,一同跪下。

    见来人跪下,贺宣面色更是伤痛,嘴唇颤抖着,终于说出一句:“致远,你比景钰还要年幼,如今却也老成这般模样,你今年还不满三十罢?”

    致远僵直着身体,双肩却在颤抖,许久之后起身走到贺宣面前,复又跪下,眼中流下泪来:“老师。”贺宣伸手抚着他头顶,紧闭双眼,却止不住泪如雨下。

    容萧站在远处看着,喉间哽塞,疼痛难当。涂先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手中端着一小杯药汁,看见她竭力克制粉饰的模样,皱起眉头。

    “贺大人情况好像不是太好,”容萧乖乖接过药杯,喘了喘才说,“你,你先替他看看。”

    涂先生挑眉看去,片刻回头:“若能平心静气,自然无事。你多日不曾服药,这几日要加些数量。”

    容萧喝了半口的药汁噎在喉间,几乎呛死。

    那致远这时侧头看来一眼,眼里虽有泪意,但目光如电,不怒自威。涂先生却恍若不知,留了颗龙眼大的药丸给容萧之后,转身施然离去。

    贺宣和声道:“那是我同伴,你不用戒备。”

    “我既许他们与老师同入魏境,自然心中有数,或者来日还能借助他们的力量。”致远面色稍缓,“学生这次接老师来胤,便是要借老师胸中锦绣,与学生一起,共谋景钰雪冤复仇之事。怕老师拒绝,因此下军令,让前锋军当做战俘押送回魏,委屈老师了。”

    贺宣目中一暖,却又摇头:“秦国百姓无辜,你若是还认我作老师,便劝说魏帝收兵罢战。”

    致远面色一冷,站起身来:“天下一统,四海太平,是景钰平生夙愿,纵然身败名裂、纵然背负贰臣之名,霍行不会轻言放弃!景钰心中,从来都是能者为帝,老师难道忘了?若魏帝能一统天下,景钰不会怪我辅佐他国。”

    “我如何会忘记?他一颗赤子之心,胸怀伟大抱负,却忘记了人心险恶……”贺宣目光渺渺,落在始终关切看着这边的容萧身上,苦涩而笑,“我一度以为,如他一般的人,这世上不会再有……”

    “老师,我已禀过皇上,若老师首肯,明日我便陪老师入宫面圣。皇上爱贤,愿意拜老师为相。”

    贺宣抬眼,许久黯然一叹:“我虽怨恨秦帝,但我始终是秦人,不愿替魏人筹谋,去攻打故土。”

    霍行眉峰紧蹙,僵立许久。两人之间重见的伤感和融洽,渐渐冷却,气氛开始僵硬。

    “老师不妨再想想。”霍行终于道,语声冷了,“此驿馆乃是朝廷接待他国使节之处,不会有不相干人打扰,老师只管安心住下,改日学生再来看望老师。”说完在从人簇拥下离去。

    贺宣呆滞坐在院中,许久不动。

    “没想到郡王世子竟会在魏国朝廷。”徐顺目光远送。

    “致远自幼赤诚坦荡,胸无城府,因为与景钰年纪相仿,终日混在一起,虞妃娘娘总笑言他们焦不离孟,如今——”贺宣神色悲苦,几乎不能自持,“一个不在人世,另一个竟成了心思缜密、玩弄权谋的魏国左相……”

    林伯哭道:“老天爷这是怎么了……为何好人不得好果……”

    日光渐渐炙热,徐顺担心贺宣耐不住,不住劝说,与林伯一左一右将他扶进屋去。

    容萧却仍旧站在原地,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或许是太阳晒得太久,脑袋昏昏沉沉,恍惚间,仿佛看见“景钰”就站在面前,金甲的少年,那样朗朗笑着,指点江山,睥睨天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