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本色(寒刀行)

热门小说

决战之卷-刀,杀意纵横  第十章 仁未尽,义已绝,英雄何悲?(1)

章节字数:2482  更新时间:11-10-16 16: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婴儿的哭啼之声是从东面一处悬崖的峭壁上传出来的。

    那是一个避风所在,婴儿孤零零地躺在一个巨大的鸟巢里面,哭声凄厉而惨烈,两只嫩嫩的小手伸出襁褓之外,在寒冷的夜风中无助地挥动着,一张吹弹可破的小脸,也不知是因为啼哭,还是被寒风冻的,此刻已变得通红。

    这是谁家的孩子?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在母亲的怀抱里吮吸着甜蜜、芬芳的乳汁,反而在这个冰天雪地里嗷嗷大哭?

    但凡女人,无论她是善良慈祥的,还是恶毒凶残的,都拥有一种无可比拟的天性,那就是母爱,这种爱,无可取代,也不能改变。

    那白发美妇深藏在心底已有多年的某根弦,在这一刹那被拔动了,心里一痛,双眸倏然变得朦胧。

    这不是她的孩子,但这婴儿悲伤欲绝的啼哭,却深深激发出了她温柔的母爱。她轻轻地抱起了婴儿,眼神慈爱而温馨,心底竟似也有一道暖流悄悄掠过。

    婴儿慢慢止住了啼哭,睁大了两只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那白发美妇。

    白发美妇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伸出嫩如春笋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婴儿的小脸,柔声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睡在鸟窝里?”

    她的目光落在婴儿的脖子上,手指轻轻捏住了一样物事。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一面刻着“天”字,另一面刻着“山”字。

    “哦!”白发美妇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天山派的孩子。天山派在昨天夜里就已被血衣楼毁灭了,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是如何到了这里的?”

    婴儿没有回答,因为她根本就还没有学会说话。

    那白发美妇从包袱里取出一朵芬芳沁人的雪莲,掰下一片花瓣,轻轻塞入婴儿口中。

    婴儿显然是饥饿了,慌不择食,张嘴就嚼,片刻之后,便将那朵雪莲吞食进了肚子。

    那白发美妇微笑道:“你这孩子,可真有福气,你知不知道这天山雪莲,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东西,平凡人吃了它,可以青春永驻,练武之人吃了它,功力则突飞猛进……”

    婴儿静静地听着,不时地眨着眼睛,仿佛笑了一笑。

    那白发美妇满眼都是怜爱之色,温声道:“看来你是无家可归的了,也罢,你我既能相遇,便是有缘,本夫人就收留了你吧!”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鸟叫:“吱……”

    那白发美妇倏然转身,就看见了那只体形巨大的天山苍鹰。

    “吱吱!”苍鹰引颈长鸣,声音凄厉而愤怒,两只大如铜铃的眼睛迸射出两道凶光,恶狠狠地盯着白发美妇。

    “哦!本夫人明白了!”那白发美妇垂下目光望着怀里的婴儿,柔声道,“是它救了你,把你带来这里的,是不是这样?”

    天山苍鹰本性最是凶狠彪悍,是绝不怕人的,它双翅一展,突然疾冲过来,一爪抓向白发美妇的面门,一爪抓向婴儿的襁褓。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那白发美妇勃然大怒,竟不闪避,“呼”地一声,一掌拍出,厉声叱道:“畜生,竟敢伤人!”

    她只是随随便便地拍出一掌,但掌风凌厉,劲道极大,足可开碑裂石,显然也是个武林高手。

    “嘭”地一声,苍鹰被掌风击中,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撞击在峭壁上,顿时白雪纷飞。

    “若非本夫人念你救了这孩子一命,这一掌已将你打成了肉酱。”那白发美妇再也不瞧苍鹰一眼,身形一晃,向山下飘然飞去,转眼湮没在风雪中。

    “吱……”苍鹰又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米珏和“天山三凤”找到那只苍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未牌时分。

    此时的苍鹰已完全失去了昨夜凶狠的模样,一动不动地蹲卧在巨大的窝里,犀利的目光也变得黯然无神,从它的眼神里,米珏仿佛看见了它的忧伤和哀痛。

    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让凶神恶煞般的苍鹰变得一蹶不振,了无生气?

    米珏怀着深深的疑惑,慢慢走近了它,想起它昨夜凶猛模样,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了剑柄。

    苍鹰并没有发起攻击,它只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曾经是敌人的忧悒男子。

    这一次,米珏从它的眼里读出了一种愧疚。

    “大师兄,有没有看见雪儿?”叶玉清轻声道。

    米珏的目光在巨大的鸟窝里搜索着,但他并没有发现婴儿的踪迹。

    “怎样?看见了吗?”叶玉清低声问道。

    “没有孩子。”米珏有气无力地应道,声音已变得异常沙哑。

    “唰”地一声,寒光闪处,叶玉清剑已出鞘,对着苍鹰的头顶直刺出去。

    “二师妹,你做什么?”米珏伸手紧紧抓住了叶玉清握剑的手。

    “大师兄,我要杀了这畜生。”叶玉清嘶声道,“雪儿……雪儿没有跟它在一起,一定是被它甩落山去摔死了……”

    “就算果真如此,我们杀了它又于事何补?能换回雪儿一命吗?”米珏强忍住满眶的泪水,仰天长叹道,“既然不能,我们又何必以血还血,非报此仇不可?这只苍鹰虽是畜生,但我觉得,它还是拥有些许人性的……也许,它并没有我们所想象中的那么坏。”

    “大师兄,你总是如此心软。”叶玉清跺了跺脚,“唰”地还剑入鞘。

    米珏目光慢慢投向苍鹰,又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不过是不小心伤了你而已,你便一直怀恨在心,找我寻仇倒也罢了,还害我孩子性命,如果你真的通晓人性,我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

    话音未落,忽听刘玉秀尖叫道:“大师兄,你看,它在流泪,好像听懂了你说的话……”

    米珏注目望去,只见苍鹰眼中果然不断地淌下两行泪水,不由得愣在那里。

    突然,那只苍鹰腾地飞跃而起,双翅一展,停滞在了半空。

    “大师兄,小心,这畜生怕是要行凶……”叶玉清惊叫出声。

    每个人都以为苍鹰欲作兽性般的攻击,岂料它展翅在米珏的头顶上空盘旋了一圈,“吱”地一声,突然向数丈外的峭壁狠狠地一头撞去。

    “嘭!”随着一声震天巨响,苍鹰巨大的躯体竟将铺满了白雪的峭壁砸出一个大坑,顿时雪花纷飞,鲜血四溅。

    “啊!”四个人一齐惊呼,都没有料到苍鹰竟会自伐。

    呼声未绝,苍鹰巨大的躯体已如星际陨石般,笔直地向雪山下迅速坠落,转眼间便不见了踪迹。

    “大师兄,这……这是为什么?”陈玉茹被苍鹰自伐的壮举惊得目瞪口呆,愣愣地问道。

    米珏垂目望向苍鹰消失的方向,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叹息道:“我想……它一定是听懂了我说的话,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悔恨,所以……它才会以死谢罪!”

    叶玉清狠狠地跺了跺脚道:“一个畜生的命怎抵得上人的性命?我们这就下山,找到那畜生的尸体,非把它碎尸万段方才解心头之恨。”

    米珏摇头道:“二师妹,算了吧,它已经用自己的血洗清了自己的罪孽,如果我们非得这么做,岂不是连只畜生都不如?”

    叶玉清微微一愣,无言以对。

    米珏深深吸了一口气,挥手道:“下山去吧,我们今后要面对的困难还有很多,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