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山庄传奇一暴躁酷娘子  047:月圆之夜(1)

章节字数:3675  更新时间:09-11-28 0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蔓蝶的腿伤得很重,暂时没有办法赶路。幸亏不远处就是市集,两人暂时安顿下来。

    在草地上发生的那一幕让东方羽很尴尬,即使脸皮可以跟城墙媲美的白蔓蝶,也显得很不自在。发生那种事情,谁都会不自在的。

    往集市的路上,她一直靠在东方羽胸前。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很平时不太一样。她的心跳好快,心里似乎有股甜蜜。偎依在他温暖的胸膛中,她绝对好塌实。事到如今,白蔓蝶可以完全确定她对东方羽有感觉。

    该死,她的目的是让他爱上她,并不需要把自己的心给赔进去。她想抽身,只可惜一颗芳心已经沦陷。

    变成这样是她始料未及的,他们之间的已经不能用暧昧形容,俨然像一对情侣,再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白蔓蝶在心中无数次问自己,我该怎么办?

    或许,一切都是天意吧。她不想强求,不想可疑去做什么。恋爱又分手的实在很正常,比吃饭还正常。她可以喜欢他啊,回了现代就当做分手。女人一生,多谈几次恋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对,就这么办,喜欢就喜欢吧。

    然而,人生有很多变数。也许,这段感情对她毫无影响,也许,会彻底改变她的一生。这段感情带给她的会是什么?是悲伤?是痛苦?是辛酸?是幸福,是甜蜜?还是给她一个归宿?呵,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白蔓蝶一直关心着叶菱湘的安危,生怕那丫头做出什么傻事。叶菱湘聪明,但是遇到感情的问题,就会变成笨蛋。若他们来不及赶到,冷绝狂真的和水碧瑶结婚,她势必会大闹,到时候弄巧成拙,把自己给赔进去。她武功高强,毕竟势单力薄,对手是谁啊?红颜宫小宫主啊,人员数量上她就大大吃亏。

    原本他们可以两间房,东方羽惟恐再有人找麻烦,坚持与她住一间。

    “你要不要出去走走?”用过晚膳,白蔓蝶好心的问东方羽。自从白天发生那件事情以后,他们之间的气氛很不对劲,如果再不找点话说,她会被这种气氛压死。

    “不用。”他断然拒绝。这丫头已经惹上麻烦,她现在行动不方便,如果有敌人来偷袭怎么办?为了她的安危,他宁愿干坐。

    “呃,你需要上青楼吗?”话刚出口,白蔓蝶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幼稚的问题,亏她问得出口。

    “什么?”东方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蔓蝶脸红通通的,“你白天的表现让我以为你很需要女人,所以好心的劝戒你上青楼去。当然你那么有钱,可以找个花魁什么的,很漂亮,又有才情的那种,保你满意。”老天,她又在说什么?估计白小姐是历史上第一个劝自己老公上青楼的女人,还真是怪胎。

    “不用。”他差点吐血,她是太大方还是迟钝过头?真以为他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吗?家里那么多送上门来的女人,个个都是美女,而且出身名门,他看都不看一眼,惟独对她有反映,难道这不足以说明什么吗?她真的以为任何一个女人都能让他有那种冲动?她没救了,居然傻忽忽的让他去寻花问柳,存心要气死他。跟白蔓蝶在一起,东方羽觉得自己有可能要折寿三十年。

    “别不好意思嘛,这是生理需要,荷尔蒙作用,我不会看不起你的。”她无视东方羽快喷火的眼睛。“反正青楼女子赚钱不容易,你金老板那么有钱,照顾一下。”

    “白--蔓--蝶。”东方羽怒吼,狠狠瞪他。她真有那么讨厌他?要他身边尽快有其他女人?

    白蔓蝶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我不说了。”他哭笑不得,无力的撑着额头。

    她实在太不一般,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居然爱上这样的女人。

    罪魁祸首白蔓蝶坐在床上,心情同样沉重。她偷偷看了脸色铁青的东方羽一眼,有说不出的郁闷。原本她想让他去青楼寻欢,好为自己找一个讨厌他的理由,有断情丝的勇气。即使暂时没有勇气开,至少将来分开的时候,不会那么痛苦。哪想到这家伙很正经,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她的好意。

    想断情丝,没勇气。想爱,不敢不顾一切的爱。她迷茫,挣扎,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哎,情之一物。。。。。

    “今天的事。。。谢谢你哦。”她指的是他替她包扎伤口的事情。

    “不用。”他吃到豆腐,占了很大的便宜。

    两人沉默。。。

    “你的伤口好些了吗?需不需要换药?”

    “不需要,你才换过。”

    两人同时沉默。。。

    “大约多久到天山?”

    “十天左右。”

    两人再次沉默。。。

    “靠近天山了,有些冷了。”白蔓蝶拉拉被子,紧紧裹在身上。走出苍镇,她明显感觉到温度下降,若不是她从小在北方长大,还真受不了。

    “你应该添些衣物。”他早已经习惯。

    “不用,其实也不是很冷。别把我当一般女子,我是习武功之人。”她感觉自己的身子的确比现代抵抗力更强。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替你准备。”

    “不需要。”他们是去办事,很有可能要打架,穿厚厚的衣服不方便,

    沉默。。。。

    夜深了,月光轻柔的撒在地上,星星点点,像散碎的影子。

    东方羽靠在椅子上睡去,似乎睡得很沉。

    白蔓蝶躺在床上沉睡,她不停的翻动身子,满头大汗,小手紧紧抓住被单,指节已经泛白。

    她脑子里闪过一幕又一幕,像是梦,又像是真实发生的。似梦非梦,到底是梦还是曾经发生过的,她已经分不清楚。

    “啊。。。。。”白蔓蝶从梦中惊醒,猛直起身子,拼命的的扯头发。她快要疯了,完全不受控制,脑子里乱成一团,老是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东方羽是个警惕兴十分高的人,听到白蔓蝶细碎的叫声,列从梦中惊醒。

    他的小蝶,无助的坐在床上,头垂得很低,双手使劲扯那一头青丝,神情异常痛苦。

    他冲到床边抓住她的小手,摇晃她的身子,“小蝶,你怎么了?”

    “啊。。。”她的头好痛,好象某些东西还破茧而出。

    “怎么了?”他焦急的抓着她的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企图挣脱他的钳制,可是他抓得太紧,她无法挣脱。只能拼命摇头,发泄身体里那股莫名其妙的冲动。

    “小蝶你醒醒。”

    白蔓蝶只觉得一股气闷在胸口里无法发泄出来,牙齿氧得难受,需要用某种东西发泄。她低下头,狠狠咬住东方羽的手腕。她咬得太重,血立刻流出来。东方羽闷哼一声,只能让她咬着。

    白蔓蝶猛抬头,眼睛居然是可怕的红色,一双眸子像火一样,眸子里充满浓浓欲望,不知道她究竟在渴望什么。

    白蔓蝶伸出舌头添去嘴角的血迹,血红的眸子里满是戾气。她不知道自己添的是什么,只觉得味道好甜。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明确的知道,刚刚添的那种东西正是她渴望的,她需要的。

    “小蝶?”白蔓蝶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坏了他。他顾不得疼痛,担忧的看着她。

    白蔓蝶伏下头,咬住他的伤口,慢慢吮吸。将带着腥味的血液慢慢吞下腹中,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在吸血!东方羽惊呃的说不出话来。在他心中,她一直是纯洁的,即使她杀了那么多人,他依然相信她是个好女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敢相信,他的小蝶像个恶魔一样,吮吸活人的鲜血。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有病吗?看她的神情,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东方羽伸手点住她的穴道,白蔓蝶身子一软,倒在他身上。她双眸紧闭,小口微张,嘴唇和牙齿上依沾着可怕的血迹。

    将她放在床上,东方羽顾不得自己的伤,忙替她把脉。她的脉象很乱,一点规律都没有,乱到。。。不像一个人该有的脉象。她真的有病,到底是什么可怕的病,让她吸失去控制吸人血?东方羽的手轻柔抚过她的脸颊,叹了口气,“小蝶,你到底怎么了。”

    次日一早,白蔓蝶睁开眼睛,就看到东方羽正看着她。

    她笑眯眯的吐吐舌头,“你怎么这样看我?我很漂亮吗?”

    东方羽迷惑,“你不记得了?”她昨天晚上化身为吸血鬼。

    “记得什么?”她揉揉太阳穴,企图想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某些片段闪过她的脑海,她记得她被噩梦惊醒,她记得东方羽抓住她的手,后来发生什么,她很模糊,脑子里有些影子,却记不起来。

    “小蝶,你有病吗?”他认真的问她。

    白蔓蝶白他一眼,“你才有病,我做噩梦。”

    东方羽扼住她的手腕,把脉之后一阵愕然。怎么可能?她是正常的,一点事也没有。昨天晚上她的脉象散乱,即使是将死之人,脉象也没有她那么糟糕,怎么看起来一点事情也没有。他很白痴的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人?

    他放开她的手,“没事。”她根本不记得昨天晚上,她无法控制自己。她知道自己吸人血,一定会吓坏了她,他暂时不想她知道。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白蔓蝶鼓起腮帮子,“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脑子里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片段,模糊的画面。我猜测,应该是我失忆前的一些事情。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已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是吗?”

    白蔓蝶诚实的点头,“对啊,住在宋家那晚,那晚上我心情都很烦躁,好象有些失控。”宋家那天晚上,昨天晚上,他脑子里好象闪过某种信息,却没有抓住。

    “你昨天没睡好,再睡一会。”最没有睡好的是他。谁叫他是男人,只能吃亏些。

    白蔓蝶揉揉眼睛,倒在床上,东方羽替她盖好被子。

    白蔓蝶打个哈欠,“大哥你也睡会吧,昨天晚上的月光好亮,是不是影响你的睡眠?”她确实有些受影响。

    月光?东方羽大骇,对,是月光。

    在宋家那天晚上是十五,月圆之夜,昨天晚上也是十五,月圆之夜。每月十五她会失控,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蝶,只有那一次吗?”在苍茫山庄度过了一个月圆之夜,那天晚上为什么她没有事呢?

    白蔓蝶仔细一想,摇头,“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两次。”

    “你先休息吧。”她的情况的确很奇怪。

    她到底怎么了?

    中毒?的确有好多种毒是在月圆之夜发作,但是看她的情况,完全不是中毒。

    生病?她的脉象确实很奇怪,不过不像是生病,若是生病,不会那么快完全康复。

    他苦思冥想,完全想不出她到底哪有问题。一切的一切,只能慢慢找答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