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争山庄传奇一暴躁酷娘子  048:打错算盘

章节字数:6022  更新时间:09-11-30 0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赶了半天路,白蔓蝶的腿很不舒服,若不是这地方寒冷,她的伤口早就已经恶化。想起那些伤害她的人,她满肚子火气,真后悔当初放了他们。

    此时他们正在路边茶棚喝茶,双双柔弱的赖在东方羽身边,把白蔓蝶当空气。

    “公子,喝茶。”她柔媚的声音,足以让任何男人骨头酥的。白蔓蝶真想一巴掌拍死她,狐狸精。

    “谢谢。”东方羽接过她道的茶水,仔细嗅了嗅,才放心喝下去。他抬眼,正对上一脸怒容的白蔓蝶。他淡淡别过头,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不是曾经劝他上青楼吗?带个姑娘在身边就无法忍受?这丫头就是口是心非,总有一天要她说出真心。既然某人自愿送上门来,不如一箭双雕吧。

    “双双,我也要。”白蔓蝶微微不悦。

    双双甜甜微笑,倒茶给白蔓蝶,“夫人,喝茶。”哼,若不是为了达到目的,她不配让她服侍。

    白蔓蝶面无表情,伸手去接,双双用宽大的袖子遮住所有人的视线,手一歪,滚烫的茶全泼回自己身上。双双惊叫一声,狼狈倒地,手指被烫得红彤彤的。

    “哎呀,双双妹妹,你怎么了?”白蔓蝶心疼的扶起她,把她的手拉到嘴边慢慢吹气。

    哼,真是个笨蛋,这么快就动手了?就她那种货色,还想演戏?先到戏班子学几年再说。

    双双忙抽回手,难过的咬着嘴唇,“没事,是奴婢太笨了。”

    白蔓蝶又把她的手拉回来,轻轻揉,“你怎么能这样说,让你跟着我们,真是受苦了。”她真想使劲撮,最好撮下几层皮。

    双双再次不着痕迹的抽回手,退到东方羽身边,“夫人,奴婢不敢当。”

    东方羽看着她们表演,并不插嘴,嘴角微微上翘。双双演技太差,偏偏白蔓蝶演技太好。她的小女人不好惹,无论怎么斗,吃亏的绝对是双双。

    白蔓蝶一瘸一拐的走到双双身边,他不动声色看戏。拉起她的右手,颁开手指头,让她的手掌完全暴露出来,“大哥你看,她的手好肿啊,有没有药?”她在心里补了一句,睁大眼睛,看清楚哦。

    “没有。”东方羽瞟过双双白皙的手掌,立即明白她的用意。这丫头当他是笨蛋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她提醒?她当他这么多年是白混的?

    双双迅速抽回手,“谢谢夫人,奴婢没事。”

    “双双,你不用自称奴婢的,我并不想你当丫鬟。”这么大牌的丫鬟,她要不起。

    “谢谢夫人。”双双眼睛迅速湿润,“夫人的大恩大德,双双真是无以为报。”

    白蔓蝶在心里冷笑,虽然演技差,掉眼泪的功力可不差。怪不得她这水平敢到她面前班门弄斧,凭着这姿色,这眼泪,足以让天下男人放弃防备。可惜她不是男人,是个很可怕的女人。

    刚才的茶水事件,白蔓蝶已经完全肯定双双绝对是冲着她来的,而目的却是东方羽。甚至她是什么人,白蔓蝶心中都已经有底。双双啊双双,本姑娘最近闲得发慌,陪你玩到底。哼,看你能玩出什么把戏来。

    白蔓蝶笑容可掬,“其实你不用报答我什么,我给你银子只是想帮助你。”白蔓蝶开玩笑道,“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离他远点,我可是很在意他的哦,你不想成为我的情敌吧?”白蔓蝶的语气里满是酸味。她早想虐待双双,又不愿意露出破绽,只能强忍着。既然双双那么不识好歹,她干脆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被嫉妒冲昏头的女人,如她所愿。

    “是是,奴婢不敢。”双双唯唯诺诺回答,眼睛却瞟向东方羽。偷偷看他一眼,小脸上布满了红晕。转过头,正好对上白蔓蝶的目光,她吓得退后一步,瑟瑟发抖,低着头不敢说话。

    呵,入戏很快,有发展前途。既然双双已经入戏,她当然也需要入戏。

    白蔓蝶沉下脸,冷冷道,“你看什么?”

    “没有没有?”双双赶紧否认。

    白蔓蝶冷睨,“走了,上路了,现在你跟我一匹马。”

    “夫人,您是腿。。。”

    “怎么?我还没有残废呢,给你机会勾引我老公啊。你走不走,不走你一人留在这里吧?”白蔓蝶径自解开拴在树上的追逐日。

    “是,夫人。”双双楚楚可怜的看东方羽一眼,走到白蔓蝶身边。

    “上去啊,等我扶你。”白蔓蝶此刻完全的坏人。既然这丫头这么快开始玩心眼,她怎么能手软。

    “是。”她走到逐日身边,怯怯看白蔓蝶一眼。“夫人,我。。。我怕。”

    白蔓蝶冷斥,“没用的丫头。”

    “夫人,奴婢给您添麻烦了。”双双低下头,一贯咬唇。

    “让她跟我一起。”东方羽凉凉插嘴。

    “好啊,你软玉温香抱满怀嘛。”白蔓蝶冷哼,一跃上马不理会他们。

    真不识好歹,他是担心别有用心的双双对她不利,才把打算就近看住双双,哪知道他的小蝶丝毫不领情。“公子,您很喜欢夫人吗?”双双好奇的问东方羽,哀怨的口吻完全像个小媳妇。不知道还以为她原本跟姓东方那位有点关系,被白蔓蝶取代了她的地位。

    “很喜欢。”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她的目的是什么?无论她的目的是什么,都不能让她伤害到小蝶。

    双双幽幽叹口气,“夫人真是好福气。”那女人福气的确够好,能让如此出色的两个男人同时倾心于她,她好不甘心啊。

    “你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

    “其实我。。。”原本只是抓住他衣服的双双猛抱住他的腰,“公子,我喜欢你,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您了。让我跟着您吧,哪怕是做妾,哪怕是没名分。”只要能抢到白吟的最爱,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奇怪,双双到底有什么企图?居然会对他示好?

    东方羽皱眉,拿开她的手,“别这样,我只要她一个。”对一个有企图发女人,他不会有好感。

    两行清泪慢慢划下来,“公子,你真的不要我吗?哪怕是没名没分我也愿意啊。”

    “别浪费你的眼泪。”他微微感到不悦。

    “我。。。”双双再次抱住他,“公子,求您了,让我跟着你吧。”这次她抱得更紧。

    “放开。”他颁开她的手轻轻一推,他这么一推,双双的身子像秋风中的落叶,从马上摔下去。

    “公子。”她尖叫。

    出与本能反应,东方羽伸手接住她,牢牢抱住。

    原本走在他们前面的白蔓蝶被她的尖叫声吸引,下意识回头,却看到最不想看到的。双双正偎依在东方羽怀中,东方羽的手还环在她要腰上。双双满脸通红,小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羞赧。只要是正常人,都以为他们发生了什么。

    那是属于她的位置,凭什么让那个女人?东方羽那头猪,她明明已经暗示了双双有企图,还抱她,想死啊?

    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安排的,都是那个女人故意的,可她就是忍不住恼火。

    好吧,双双不就是想看到她嫉妒的模样?好趁机会挑拨吗?就让她看。

    白蔓蝶策马挡在他们面前,讽刺道,“好快活哦。”标准的妒妇模样。

    “不是的夫人,公子只是救我。”双双忙摇头否认。

    她瞄他们一眼,“哦,那你现在还赖在他怀里干什么?”

    东方羽忙放开双双,“不是你想的那样,双双差点摔下去。”虽然知道她在演戏。

    “恩,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管不着。”白蔓蝶怒火冲天的赌气。

    藏在面具下的脸,露出淡淡的笑容。

    她对他是有感情的,而且比他想象的深多了。

    迟钝又大方的白蔓蝶小姐,你终于学会在乎我了。你终于知道我对你的重要,不愿意再将我推进其他女人怀里。

    *

    入夜后,更加寒冷。双双坐在椅子上,一脸冰霜。

    她双手握成拳头,紧紧纂着。

    白吟,你抢了我最爱的男人,我也要抢你最爱的男人。我得不到爱情,你也休想得到。

    你让我痛苦,我也要你痛苦。

    她从身上掏出一个瓷瓶,缓缓握紧,眸光一寒,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是的,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她的目的很简单,把东方羽抢到手。

    自从见到方振轩的第一眼,她就深深喜欢上他。她是武林第一美女,爱慕着多不胜数,她心里却只有他。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多半是因为姑姑的关系。她不顾名节住进方家,天真的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白吟出现了,不但抢走了方振轩,更三招打败她,在她身上划了一道痕迹,让她从此没脸见人。她身上多了一道痕迹,她不再是武林第一美女。被白吟三招打败,她的武功不再是年轻一辈女子中最好的。她的一切,都被白吟毁了。想她堂堂玄武山庄的大小姐,却比不过一个女魔头,她不甘心。

    自从很白吟划伤以后,她天天躲在房间里不敢见人。意志消沉,几乎死去。

    方振轩和云冰心订婚的消息传来,她知道自己的梦彻底碎了,这一切都是白吟造成的。如果没有白吟,她不会失去最心爱的男人,不会丢了面子,身上不会有难看的疤痕。她好恨啊,她不甘心,她要报复,要杀了白吟。

    经过悉心治疗,她身上的疤痕终于褪去。她带着一群收了玄武山庄好处的人,准备杀白吟报仇。那天,她混在一群男人中,在路上埋伏白吟,可惜失败了。虽然她射了她一箭,但是她活得好好的。

    经过那天的刺杀,双双,不,应该是杜清霜。杜清霜知道玉笛公子善良的,而白吟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一个恶毒的计划,慢慢在心中形成。

    白吟心高气傲,一旦知道丈夫背叛自己,绝对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她恨他一辈子,自己也会痛苦一辈子。杀了她太便宜,她要她永远痛苦。既然她杜清霜已经掉进地狱,就拉着白吟一起去吧。

    她上演一出卖身葬,借机跟在他们身边。再利用玉笛公子的善良,让他对白吟产生不满,慢慢离间他们。等两人之间有了嫌隙,她趁虚而入。

    昨天她用茶水泼自己,本以为白吟会骂她捣鬼,她趁机向玉笛公子装可怜,博取玉笛公子的好感,同时让他对白吟心生不满。也不知道白吟太笨还是早已经识破了她的计划,居然没有什么反应。

    虽然茶水计策失败了,却成功引起白吟的嫉妒,她达到目的了。

    那个笨女人,绝对逃不出她的手心。

    到底是谁逃不出谁的手心?呵,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

    “怎么样,抱着美女的感觉不错吧?尤其是又软又美的美女。”白蔓蝶十足的妒妇。

    “她有问题。”

    白蔓蝶冷笑,“会有什么问题?不是抱得很舒服吗?”

    东方羽无奈的叹息,“你知道她有意挑拨,故意设计让我抱着她。”不过他喜欢她嫉妒的样子,表示她心里有他。

    白蔓蝶故意装傻,“哦?是吗?你没有看到吗?我用茶水泼她,我很恶毒的,没有什么要说?”

    “我想你明白她的目的。”她的目的绝对是挑拨他们之间的感情。

    “你时候知道她有问题的?”仔细想想,东方羽确实也有那么一点反常,比如答应和双双一匹马。他根本是为了就近看住她,不让她有机会伤害白蔓蝶。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真是笨。

    “给她金子的时候。”

    白蔓蝶挑眉,“哦?为什么?”

    “我看到她的手。”她的手细腻柔嫩,绝对是大家闺秀的手,掌心是有茧子,但是那些茧子不会是做粗活留下,反而是拿武器留下的。如果没有猜错,她使用的应该是鞭子。他只瞟了一眼,就断定双双有问题。走南闯北那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被美色所迷的。白蔓蝶故意让他看她的手心,也是这个意思。

    “双双真是笨蛋,她的手细腻成那样,居然说以前做农活的。而且她谈吐不凡,怎么看都是大家闺秀,演戏也不找个专业的。”能把一场戏演到破绽百出,也只有她了。白蔓蝶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弄出这么多破绽让她去怀疑。她怎么会想到,那是一个任性的大家闺秀,因为一时高兴,策划的一场阴谋,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游戏。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应该早知道的。

    白蔓蝶笑,“她没说几句话我就发现有问题,她的一个称呼让我起疑。”虽然非常非常怀疑,并不确定,真正笃定她有问题是在救下她之后。

    “你很聪明。”他衷心的赞赏,十分乐意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妻子。

    白蔓蝶吐吐舌头,“彼此彼此,你也很聪明。我还以为你会笨笨的被她迷住,然后看到许多她设计好的场景,以为我是个坏女人。若我指责她的不是,你会跟我大闹,不准我伤害她,然后如她所愿的闹翻。”电视剧里的剧情不都这样吗?幸亏她的男人比一般人聪明。

    “我一向不相信世上有太多的巧合。”他的意思很明白,即使他不知道双双有问题,如果双双设计陷害,他也不会笨笨的相信。

    白蔓蝶懒懒的倒一杯热茶捧在手心取暖,天气好冷啊,“天下人若都像你这么聪明,也不会有那么多误会。”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相信你。”他信任她,其实她很单纯,很善良,人不犯她,她从不会轻易冒犯别人。若是冒犯了她,她当然会双倍讨回来。如果她真像野猫一样露出尖尖的爪子攻击对方,必定是对方惹到她。一个本性善良到拿丫鬟当妹妹的女子,他没有理由不信任。更何况,那女子是他最爱的女人。

    白蔓蝶笑看着东方羽,“这么相信我?”信任,是情侣夫妻相处的基础,他勉强合格。

    “你是我妻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选择相信你。”

    “看在你这句话的分上,我不跟你计较。你猜,她到底是谁?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

    “她的目标会是我吗?”毕竟她老是缠着他不放。

    白蔓蝶一针见血,“我猜,针对我,目标是你。”她有时候冲动了些,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脑子。

    “哦?何以见得?”东方羽挑眉,他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

    白蔓蝶皈依一笑,压低声音,“要不要试试?”那个笨蛋双双也就那么点本事,想抓她的把柄很容易。

    东方羽认真的赞成,“她是个沉不住气的女人,可以试试。”

    她轻蔑笑道,“就现在吧?才跟着我们的第一天就敢使坏,简直天真的可以。她当我们两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是白混的。既然她这么有自信,这么沉不住气,我们就陪她玩玩吧,可是。。。。要怎么玩呢?她是不是企图勾引你?”

    “她向我表白,抱着我不放。”这事趁早招供,日后若是被老婆大人查出来,他有得受的。

    白蔓蝶调侃,“哦?百分之百确定是要勾引你。若不是我已经猜到她的来历,还以为你以前欠的风流债呢。”

    “她会是什么人?”

    她抬头奇怪的看东方羽一眼,“你心里也有底了吧?她茶水自泼的那一幕闹剧,暴露了自己的来历。”

    “你是说。。。”东方羽蘸水在桌子上写出四个字,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白蔓蝶点头,“没错,美人计都用上了。可惜啊,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美女。若是他们找个花魁什么的,我们两之间恐怕会真有误会。”

    “既然她沉不住气,尽快试试她的目的,免得夜长梦多。你现在有伤在身,我放心不下。”她的伤没有完全好,动起手来很不方便。

    “你这么关心我,我还舍得死呢?好吧,既然她这么心急,我们趁早动手,就现在如何?”

    “你想怎么样?”

    “她的目的是要勾引你,我就是个绊脚石,如果我不在,她应该会有所动作。”白蔓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么笃定?”他微笑,很舒心的笑容。

    白蔓蝶两手一摊,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百分之八十,赌一赌啊。如果她的目标是我,也会有动作不是吗?真是可怜啊,找了这样一个没有用的花瓶。做卧底奸细不是只有美貌就可以的,哎。。。。为她的主人悲哀。”

    “如果我们猜错,她的目标是你,你会有危险。”他最不放心的,还是她啊。

    “你把我想得太没有用,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既然我敢冒险,难道会没有把握吗?白蔓蝶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看来你已经有主意。”

    “没错,不过我得先提醒你一样。”白蔓蝶看了一眼窗户边上的盆景,“勾引中有很重要的一课,是春药,等会她给你什么东西都倒掉,我可不想半夜三更去帮你找女人。”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那么多小说电视剧不是白看的。

    “我明白。”她太小看他了吧?

    “好吧,我们现在就开始。不需要做什么,假装吵架就可以了,然后我跑出去。”

    “知道。”他会很配合。

    白蔓蝶打开门,故意放大声音,装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高声大骂,“是啊,你说得没错,我不温柔,不漂亮,不会做家务,一无是处,本小姐配不上你,可以了吧。你去找适合你的女孩子,本姑娘不奉陪了。”白蔓蝶用力砸上房门,气呼呼的冲下楼去。

    想离间他们?打错算盘了。白蔓蝶不是没有智商,只会吃醋的女人。东方羽更不是会怀疑自己妻子,见美女就头晕的男人。白蔓蝶的聪明细心,东方羽的老成信任,她的计划注定要失败。

    “大半夜的吵什么?”客人开始抗议。

    灯一间接一间亮起来。

    “还让不让人睡觉?”

    “有话明天再说。”

    “还让不让人睡?真是讨厌。”

    抗议此起彼伏,东方羽关上门,慢慢等着猎物掉进陷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