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

章节字数:6757  更新时间:09-09-06 1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一章

    残姑和灵枢到了紫竹庄,却只看到了林仙儿和素问,和张灯结彩,到处喜字的庄园,哪里有李寻欢的影子!

    “师父/姥姥,您怎么来了?”林仙儿和素问一起迎了出来。

    林仙儿是一袭的娇嫩的粉衫,红光满面,素问则是一袭白衣,冷冰冰的,比往日更加阴沉。

    “仙儿,李寻欢呢?”残姑直直的问,清亮的目光四下扫视。

    “他已经回兴云庄了。”林仙儿答道,“师父先进去休息吧!”

    五个人一起进了厅堂,大红的喜字仍然挂着。

    残姑刚一坐定,便急急的开口,“拜过堂了?”

    “嗯!”林仙儿点头。

    “他连我老太婆都还没拜见,怎么就先走了呢?”

    “他不放心小红姑娘!”林仙儿轻描淡写的解释。

    “谁是小红姑娘?”残姑转头问芷柔。

    “是阿飞的妻子,李寻欢的结拜妹妹,天机老人的孙女——孙小红。”芷柔解释道。

    “师父,明日我再叫他来拜见您吧!”

    “那倒不必,明日我亲自去兴云庄,顺便拜会一下阿飞!”灵枢的事,残姑深深的放不下。

    “婆婆,林姑娘该改口叫娘了!”芷柔轻轻的提醒。

    “是啊,仙儿,还不改口!”残姑一脸的期待。

    “是!”林仙儿从小丫头手里取过一杯茶,长跪在残姑的面前:“娘,喝茶!”

    “好,好。快起来!”残姑忙着喝了口茶,扶起仙儿。

    “婆婆,素问姑娘的面纱也不见了!”芷柔又一次提醒残姑。

    “是啊!二丫头,谁揭了你的面纱?”

    “没有,是我自己嫌它麻烦,就摘了。”素问难得的撒谎。

    “哼!你们姐妹两怎么都这么儿戏啊!”残姑不满。

    第二天的清晨,残姑早早的领着一行人直奔兴云庄。

    到了庄前,芷柔先下车,扶着残姑下车。其他人陆续的下来,芷柔上前去扣门。

    “谁啊?”里面传来看门人模糊的回话声。

    “残姑婆婆拜访!”芷柔礼貌的回答。

    “等一下,我去通报一声。”

    一会儿,大门打开。阿飞、李寻欢、孙小红和龙小云迎了出来。“婆婆驾临,有失远迎!”阿飞寒暄道。

    偏偏残姑不理会这一套,直接问道:“你是李寻欢还是阿飞?”

    “晚辈阿飞!”阿飞拱手。

    “你就是那个揭了三丫头的面纱还不认账的无赖啊?”残姑不满的问。

    “晚辈实在是无心之过!”阿飞急忙解释。

    “不管你有心无心,三丫头已经不计较了,我老婆子还有什么可计较的!”残姑挥手表示不介意,之后又把目光转移到李寻欢的身上,“你就是李寻欢?”

    “李寻欢见过前辈!”李寻欢淡淡的拱拱手。

    “啧!啧!啧!小李飞刀,果然名不虚传,难怪仙儿如此着迷!芷柔,回去说说小李飞刀的故事给我听!”安故对李寻欢赞赏之极。

    “是,婆婆!”芷柔恭顺的回答。

    “前辈,这边请吧!”孙小红招呼着大家一起进去,分宾主落了座。

    “李寻欢,我老婆子今日不算是不速之客吧?”残姑玩味的盯着李寻欢。

    “在下也不过是兴云庄的客人而已。”

    “大哥怎么会是客人呢?”阿飞忙道。

    “不是客人,难道还是主任?”龙小云在一旁讽刺的道。

    “龙小云,你怎么能顶撞阿飞呢?”灵枢指责。

    “我……”龙小云刚要解释,就又止住了声音,在灵枢面前,他总是有太多的情不自禁。

    “李寻欢,芷柔说你不喜欢仙儿,是真的?”残姑毫不理会孩子们的纠葛,直白的问。芷柔又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不禁皱眉,这一动作被李寻欢敏锐的不捉到,看着眼里,记在心里。

    李寻欢没有回答。

    “你不回答,是默认芷柔说的是真的了?”残姑转头看了看一脸尴尬的林仙儿,“你们连个一起敬我一杯茶吧!”残姑说话间,手悄悄的向自己的腰间摸去,之后突然皱了皱眉。

    芷柔会意,把一个小小的瓶子放在残姑的手里。残姑脸色好了些,把手收了回去。

    第十二章

    两人按要求敬了茶,残姑反敬李寻欢道:“李寻欢,仙儿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我希望你好好的照顾她,做得到就喝我老波子一杯茶。”李寻欢没有拒绝。残姑去在他喝下那杯后哈哈大笑,“哈,李寻欢,你中了我老婆子的毒了!”

    “娘!”林仙儿顿时紧张起来。

    “放心,定时服药是不会有事的。”残姑说罢,从怀里掏出一支玉瓶给林仙儿,“每三日一颗。”

    “对于一个不珍惜生命的人来说,每药是不起作用的。”林仙儿叹道。

    “不珍惜生命?”素问惊异的问。

    “李寻欢嗜酒如命,哪个爱惜生命的人会这么做?”芷柔不禁开口。

    “别人都这么珍异你,你自已倒不珍惜自已,真是奇怪!”灵枢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李寻欢,龙小云怒不可遏。阿飞看了一眼孙小红,她正看着李寻欢。

    “婆婆,您说过舍不得林姑娘的,不如请李相公和我们一起去平湖吧!”芷柔建议道。她跟在残姑身边已有三年了,貌不出众的她去聪明异常,又温柔可人,与世无争,闲暇无事,不爱女红爱武功,不爱诗书爱医书,又深知残姑的心性,很受器重。

    “是啊,这是我老婆子的意思,李寻欢,李园就先不要回去了,先发哦我老婆子的平湖居小住如何啊?”残姑一副威吓的表情。

    “好啊,好啊!李寻欢去平湖最好!”灵枢欢快的拍手。

    “那怎么行?李叔叔是兴云庄的客人!”龙小云抢着道,他气急了灵枢的态度。

    “龙小云,你是纯心跟我作对吗?”灵枢恨恨的指责。

    “哼!”龙小云不满的冷哼一声,没有理会。

    “你……”灵枢刚想发作,却被残姑打断,“好了,好了,你们安静一下!小李飞刀意下如何啊?”

    “不妥吧!”李寻欢冷冷的道。

    “李相公,怎么会不妥呢?平湖清幽宁静,风景如画,您一定会喜欢的。而且,那里常有以为您的故人拜访,说不定您也想见见她呢!”芷柔不急不慢的道。

    “哦?不知是哪位故人?”芷柔的话的确引起了李寻欢的兴趣。

    “她的身份很特殊,不能说的,您去了自然就知道了。”芷柔存心吊人胃口。

    “小住一下又何妨?”林仙儿不无羞涩的说。

    李寻欢的不忍拒绝导致了事情的最后敲定。

    林诗音的骨灰被安置在了兴云庄,杨艳的则被送回了镖局。安顿好后,残姑、林仙儿、李寻欢、素问、灵枢、芷柔一行人动身想平湖出发。

    平湖与世无争的生活不意外的很适合李寻欢,林仙儿的转变更是让他惊讶万分,他甚至偶尔会在她的身上看见善良、多愁善感的林诗音的影子。

    残姑还是一贯的待在她的凭楼,芷柔多数的时候是陪着她的。

    “芷柔,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哪天你怎么知道我要给李寻欢下毒,而且就是这种毒?”残姑难得在心里存放了几天的事终于问出口了。

    “婆婆,在紫竹庄的那晚,我看见您准备了,早上又忘了拿,所以我就带着了!以备万一,芷柔也只是猜测!”

    “哦,是这么回事啊!”残姑恍然大悟,之后又感慨的说,“看来我老婆子是离不开你了,你该不会也急着嫁人吧!”

    “婆婆,您说哪里的话啊!”芷柔羞得满脸通红。

    “是啊,老婆子乱说话,害得丫头脸都红了!没关系,你要是也有了喜欢的人,婆婆照样成全你。”

    “婆婆!”对于残姑的调笑,芷柔开始不依。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残姑逗够了芷柔,又开始好奇李寻欢的故事了,“丫头,给婆婆说说李寻欢的故事吧!”

    “嗯!”芷柔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开始柔柔的讲起李寻欢的故事,有血雨腥风,更有儿女情长,听的残姑断然拒绝了晚饭。

    “当真是精彩之极,李寻欢这个人,真是不枉这些女子的痴情!可是,仙儿不是那样的啊!”残姑感慨之后提出了异议。

    “林姑娘也是为情多困,身不由己!”芷柔为仙儿开脱,她知道林仙儿在残姑心中的地位,当然不敢触其逆鳞。

    “嗯!是啊!”残姑点头同意,“丫头,我老婆子有你在身边时福气啊!不如你就认我老婆子做娘吧!”

    第十三章

    “婆婆,芷柔哪有这等福气!”芷柔推辞。

    “怎么没有?”残姑不干了,之后又该了主意,“对了,你的年纪太小了,这样吧,今后我老婆子就拿你当亲孙女看待了!”

    “婆婆!”芷柔热泪盈眶。

    “哎呦,哎呦,快别哭,我老婆子对你好些还不是应该的。”残姑拉着她的手为她拭泪,安抚了好久方止住了芷柔的激动的情绪。

    “丫头,上次你说的李寻欢的故人是指谁啊?”残姑好奇。

    “当今皇上的妹妹,德安公主!”

    “哦!是了!他们有过一面之缘。”残姑恍然大悟,不禁赞道:“你可真聪明!”

    德安公主悄悄的驾临平湖,外人是无从得知的。芷柔离了残姑和公主,来到了林仙儿和李寻欢的小竹屋。

    “李相公,您的故人来了!”芷柔在外面碰到了李寻欢,便没进去。

    “是什么人?”李寻欢疑惑的问。

    “德安公主!”芷柔不无神秘的道。又看了一眼李寻欢,“天下知道她到这里的人没有几个,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芷柔姑娘,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样多?”李寻欢试探的问。

    “这还没有许多,我还知道许多你不知道的,至于原因嘛,就要你自己去猜了!”芷柔没给李寻欢说话的机会,就接着道:“走吧!别让德安公主久等了!”

    到了凭楼,李寻欢拜见了德安公主,又见过了残姑。相处的日子里,他渐渐的发现了这个以恶毒著称的老人的许多天真之处,又看到了外表温和柔顺的芷柔的深不可测。

    “李探花,久违了!”德安公主用微微沙哑的声音道。

    李寻欢惊讶的望着她:“公主,您……”

    “是我老太婆的功劳!”残姑抢先说。

    李寻欢寒暄了几句,坐一会儿,便告辞出来。芷柔边送他边闲聊:“金驸马的事,公主对你的印象很不错!”

    “德安公主的变化很大!”李寻欢不禁感慨。

    “你好像看出什么来了?”芷柔试探的问。

    “有些事情还是看不出的好!”

    “你最好还是看得出来,早晚都是要牵连到你的,这是我的忠告!”芷柔缓一而行,一副心不在焉,欣赏春草的意思。

    “婆婆,李寻欢大有用处呢!”德安公主与十年前判若两人,面对今天这个精美深沉的女人,谁能够再想起十年前那个贤良淑德的妇人呢?

    “公主有什么打算?”残姑不解的问。

    “日后你便知道了!”

    林仙儿回到平湖后便很少迈出小竹居,玄素门的一应事务都交到了素问的手里,这使得灵枢很不高兴,一气之下,竟又离开了平湖。

    李寻欢很喜欢小竹居后面的小园,那里是林仙儿按照兴云庄的花园建造的,对此,李寻欢不无感动。

    小园中,林仙儿与李寻欢对面而坐,却默默无语。

    良久,林仙儿开口道:“李大哥,你恨我吗?”

    “是我害了你,我又何来有恨?”

    “那你爱我吗?”

    李寻欢不语,林仙儿失望之极,但仍打定了主意,“我们离开平湖吧!”

    “好!”李寻欢没有犹豫。平湖的景色虽美,却不是个真正的太平之地。太多微妙的事和复杂的人交织其中,很让人疲倦。

    “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德安公主!”李寻欢淡淡的确笃定的说。

    林仙儿不禁意外的“咦”了一声,转而释然,她对面的人是李寻欢。“不错,她和灵王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也都不是想做简单的事情的人。我们只有远离他们,才能真正平静的生活。”林仙儿深情的看着李寻欢,却换了了对方目光的逃避。

    皇帝在御书房召见了两个乡野郎中。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一表人才。另一个是他的师弟,更加出类拔萃,看得皇帝恨不得宰了自己的龙儿!这两个不是别人,一个是远道而来的龙小云,一个是紫竹庄的蓟语堂少爷。

    第十四章

    他们是由德安公主引荐给皇上的,说是给公主治病的神医的弟子,尽得真传,可以炼制延年益寿的圣药,可以让皇帝寿比南山。以此,皇帝欣然召见了他们,当即任命御医,加封五品。

    至于龙小云和蓟语堂为什么进宫,还要说到半个月前了。

    灵枢一气之下离开平湖后,到了兴云庄。没有李寻欢的兴云庄同样使她感兴趣,因为她的目标一直都不是一个。

    “灵枢,你怎么来了?!”龙小云惊喜的不知说什么好。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灵枢顽皮的道。

    “不是,只是太惊喜了!”龙小云笑道。

    “你怎么在这,无忧呢?”灵枢还没忘记那个可爱的孩子。

    “有客人在,无忧又在跟漂亮姐姐玩呢!”

    “漂亮姐姐是谁?”灵枢好奇的问。

    “金龙镖局的千金,凌云雁!”

    “她来干什么?相亲?”

    “你吃醋?”龙小云不无挑逗的问。

    “吃你的醋?鬼才会!”灵枢头也不回的走进去,龙小云笑吟吟的望着她的背影。

    阿飞正和金龙镖局的镖师凌顶天寒暄。凌顶天当下正窥视着武林盟主的宝座,积极的拉拢天下豪杰。对于阿飞,他更是多了几分顾忌。

    “阿飞叔叔,小红阿姨,灵枢来了!”龙小云微微的向厅内的人施礼后,打断了凌顶天和阿飞的谈话。

    “灵枢,怎么有空到这来?欢迎你!”孙小红站起身,迎了上去,客气的道。

    “小红姐姐不要客气,我是来看看这位漂亮的凌云雁姑娘的。”灵枢走到凌云雁面前,不礼貌的上下打量。

    “姑娘,我是凌云雁,你好?”凌云雁很有教养的款款起身,客气的打招呼。

    “你是来勾引小云的吗?”灵枢不客气的问。

    “姑娘,请你说话有些分寸!”凌云雁有些生气。

    “姑娘,也请你做事要有些分寸,嫁不出去也不要送上门来!”灵枢讽刺的道。

    “你!”凌云雁气血翻腾,忍无可忍,拔剑刺去!可是,一瞬间,眼前的女子却倏地化作一道白光,围绕在她的周身。凌云雁收剑之时,虎口巨震,宝剑竟落在了地上。眼前的女子在她面前又一次站定后,手里居然拿着她头上的珠花,笑吟吟的望着她。

    “凌姑娘,快谢谢我吧!刚才你可差一点就毁容了呢!还好我善良得很!”灵枢把玩着凌云雁的珠花,很是自我欣赏的说。

    凌云雁气愤羞愧不已,情急之下,眼眶竟渐渐的红了,不待其他人做出反应,她已奔了出去,连宝剑也顾不得拾起。

    “凌姑娘!”孙小红急急的追了出去。

    “这只钗怎么办呢?”灵枢拿着珠花很是苦恼,突然灵机一动,翻动手腕,把珠花射向凌顶天手边的茶杯。珠花擦着茶杯光滑的边缘飞了过去,茶杯只是微微的晃动。灵枢自己似乎不认为有任何的失礼,反而为没有定住茶杯而懊恼,“可恶,李寻欢怎么就那么准呢?”

    凌顶天是个心机深沉,颇有城府的人,及其控制得住情绪。在女儿受辱,自己也遭到挑衅后,不但不恼,反而越发的冷静。

    “姑娘真是好功夫,只是不知姑娘尊姓大名,师从何派?”

    “项灵枢,玄素门。“灵枢毫不隐瞒的回答。

    “恕在下浅陋,没听过贵派的名号!”凌顶天有些拿不准这姑娘说的是真是假,又继续试探。

    “年纪一大把,在小姑娘面前还在下在下的,酸死了,我不和你说了,”这时的灵枢才想起被她的举动惊吓过度的无忧来,“无忧,走!姐姐带你去玩!”

    “灵枢姐姐,你好厉害啊!飞来飞去的,我都看不清楚!”无忧一脸敬意。

    灵枢听了,很是开心,带着无忧和龙小云一起出去了。把阿飞劝诫她莫要失礼和向凌镖师表示歉意的话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第十五章

    “阿飞兄弟,不知这玄素门是哪个门派!愚兄实在是孤陋寡闻,还望兄弟指点一二!”凌顶天自信自己对江湖各门各派都了如指掌,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玄素门,他闻所未闻,江湖事一旦出乎他的掌握,他便本能的有些心慌。

    “玄素门是残姑婆婆建立的一个门派。历时不久,有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凌兄不知道也实属正常。”阿飞解释后还为凌顶天找台阶。

    “残姑婆婆?是三十年前人称‘笑里断魂’的残姑?”凌顶天差异不已。

    “正是!”阿飞点头。

    “残姑不是只专注于药典,怎么有如此之深的武学造诣?”凌顶天更是不解。

    “灵枢姑娘是残姑的外孙女,她的武功师承何处,阿飞还真的不清楚!”

    “武林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凌顶天不禁冷汗直流,更多了些对阿飞的提防。

    兴云庄的几天里,灵枢继续感受着阿飞对孙小红的深情,心中不免酸酸的。

    灵枢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与阿飞单独相处的机会,便直白的问:“阿飞,你喜欢我吗?”

    阿飞有些诧异,但面对这个年轻冲动的女子,他应付起来还是很有自信的,“你聪明漂亮,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那你愿意娶我吗?”

    “灵枢,不要开玩笑了!”阿飞断然拒绝。

    “我是认真的!”灵枢目光直逼阿飞。

    “灵枢,我不会娶你!”阿飞正视着她的目光,毫不犹豫的回答。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灵枢很是不服气,一时竟又刻薄起来,“我哪一点比不上孙小红?何况她的心里还想着别人!”

    “灵枢……”阿飞一点激动,但他尽量压制自己的情绪,平静的说:“灵枢,我对小红点感情是你没办法理解的,你不要白费心机了!”

    “我知道了,你被李寻欢传染了,你们俩都是残忍之极!”灵枢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苦笑着转身了离开。

    龙小云的心思总是不自觉的投注在灵枢的身上,灵枢的情绪变化也必定逃不过龙小云的眼睛。轻易的,龙小云就找到了亭子里不开心的灵枢。

    “灵枢,我在找你呢!原来你在这里!”

    “小云!”灵枢闻言,猛的回头,抱住小云哭了起来。这时候的灵枢是需要安慰的,不论是来自谁!

    “怎么了?怎么了?”龙小云被灵枢的泪水弄得慌了心神,急切的询问,却始终得不到回答!

    良久,渐渐平复下来的灵枢才把头从龙小云的怀里抬起来!“对不起,把你的衣服都哭湿了!”

    “没关系,只有你高兴就好!”

    顿了一会,灵枢突然问:“小云,你和阿飞他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看着他们其乐融融,不会不开心吗?”

    龙小云一愣,他从未想过灵枢会这样问,更为她对自己的关心而有一丝丝的高兴。最终选择了诚实的回答:“有时候会,我也会想念自己的家人。可是,跟他们在一起也真的很开心,他们对我如同对自己的家人一样!“

    “不一样!”灵枢突然打断龙小云,“他们毕竟是骨肉相连的亲人,血脉相通!可是你,只是外人,不是他们真正的亲人!”

    说着,说着,灵枢自己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无父无母的孤独感,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到!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姥姥尚且如此,何况你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良久,龙小云都没有说话,但表情明显的已经激动不已,“灵枢,只有你懂我的感受!”

    “因为我们同病相怜嘛!”灵枢异样的目光望着龙小云,又用力地抹了一把眼泪,道:“好了,小云,虽然我们没有了父母,但我们也得快乐的生活!”停顿了一下,在给自己短暂的加油后,灵枢慎重的说出来自己的建议:“小云,不如一起去游山玩水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