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

章节字数:6643  更新时间:09-09-06 1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六章

    “当然好!”龙小云毫不犹豫的赞同灵枢的建议。反正也是终日待在兴云庄无所事事,眼见着无忧的功夫渐渐的超越自己当年,而自己已经不能再习武,心里多少都会不舒服。灵枢的提议正是一举两得的好机会,既可以忘记烦忧,又有机会与灵枢单独相处,说不定就会日久生情了。

    在灵枢的唆使下,龙小云没有与阿飞和孙小红告别,只留了一封信便离开了。

    西湖宜人的风光着实让小云和灵枢开心了一段日子,可灵枢的心里始终有许多事放不下,还有许多算计,还有太多想做的没做到。因此,玩了没几日,新鲜劲儿过去后,灵枢便开始失去兴趣,心里偷偷地计划归程了。

    泛舟西湖,是多么浪漫的事情,尤其与自己心爱的女子一起。龙小云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幸福满足。

    “灵枢,这里真是太美了,我真希望可以一直在这里长住下去,你呢?”

    灵枢此时的心已然回复了生机,再不像在兴云庄时代那般绝望,自然对这退隐山林江湖的事有多少兴趣,只是依照自己的计划开始一步步的部署起来。

    “小云,这里虽美,却比不过我的家。那里更宁静,更让人活动安心!”看见龙小云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向往,灵枢抓住时机,马上建议:“小云,不如我们去平湖吧!我想让你去看看我的家,那里很美,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李寻欢在那里,我不想去!”李寻欢突然想到了他这辈子最大的仇家,最大的克星在那里,本来高昂的兴致,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

    “李寻欢可以去的地方,你也可以去!为什么你要躲着他?”灵枢适时的下了猛料,狠狠的刺激龙小云。

    龙小云本来也是很想去平湖,很想与灵枢一起回到她的家的,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李寻欢,才有了打住的意思,现在听灵枢这样说,反倒觉得自己没来由害怕面对李寻欢,即使他们两人之间有一个人要避开,那个人也绝对不该是他。

    龙小云与灵枢一起来到平湖时,李寻欢和林仙儿已经离开了,这让他更加的高兴,可是灵枢却是有些不悦。

    芷柔似乎分外地喜爱春草,她总是一个人待在草地上,有时习武,有时读书,更多的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沉思。

    灵枢不意外的在杉林的尽头看见了芷柔一个人流连在草地那里,客气的和她打着招呼,“芷柔姑娘,好久不见!”

    芷柔听见了这把清脆的嗓音,不无惊喜的抬起头来,“灵枢姑娘,你回来啦!婆婆一直很担心你呢!龙少爷也来了!”芷柔看见灵枢身边的龙小云后,礼貌的打了招呼。

    “芷柔姑娘!”龙小云风度翩翩的轻轻施礼,兴云庄上的一见,他早已见识到了这个聪慧的女子在玄素门店分量。

    “芷柔姑娘,有谁在家呢?”灵枢问道,非常时期,她多少都会多加小心一些,冒冒失失的闯出祸来她这种责任她未必承担得起!

    “有一位常来的小姐在!”芷柔轻轻的回答,这句话,新来的龙小云是听不懂的,灵枢却是知道那位常来的小姐是谁。

    “我去见见她!”灵枢遇见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不把握可真是犯傻得厉害。

    “对了,夫人和李相关已经离开平湖了!”芷柔突然对转身准备离开的灵枢道。

    “什么?他们走了?!去了哪里?”灵枢很是惊讶。

    “他们一起去了李园!”

    “我还以为他们会一直住下去的!”灵枢的声音里不无失望。

    “本来会。不过,这两人都太聪明了!急急的离开了,只是现在看来,他们是白聪明了!”

    “为什么?你的话我听不懂!”

    “怎么会?你不但听的懂,还颇有把握呢!”芷柔笑得温和,可聪明过分的话中却很是让人不安。

    灵枢看着芷柔转身离开的背影,心中一凛,强掩饰着和龙小云一起来到了凭楼。

    之后的一切,都源自于凭楼的一次会见,和几个人共同的利益和心愿。

    第十七章

    在那座竹制的清幽的小楼里,残姑和灵枢共同推荐了龙小云,德安公主当即招揽了一名新的门客——龙小云。

    无风起尘,大路上马队飞驰,金龙镖局的大旗无风而动,亦是人马齐奔所致。马队奔腾疾驰,直奔京城。押镖的是镖师凌顶天,他经营镖局几十年,第一次碰到镖金如此之高的主顾,自不敢怠慢。

    镖队顺利地到达了京城,或顺利地送到了货主的手里,使他惊奇的是,收货的竟是一个公公。镖行的规矩,不问货,只问钱,其他的一律不便打听。

    凌顶天卸镖后,没有立即返回,一行人在京城逗留了两天,京城的繁华深深的吸引着他们。

    凌顶天的入室大弟子级乘风抓着难得的机会,陪着他的心上人凌云艳逛着京城繁华的集市,却意外的碰见了龙小云。

    “龙小云?”凌云艳一副意外的口吻。

    “兴云庄的龙小云?”纪乘风久闻大名却未见其人。

    “嗯!”凌云雁简单的答应了一声,态度有些许的傲慢。旋即,龙小云身边的一个太监服饰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皇宫?!”阿飞惊讶不已。凌云雁带来的龙小云的消息让他大大的吃了一惊。“凌姑娘,你不会看错的吧!”

    “怎么会,云雁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人就是龙公子。他是同接镖的公公一起进了皇宫的!乘风和云雁跟了一路,直到宫门,他们是不会弄错的!”凌顶天笃定的说,同时仔细的观察阿飞的神色。

    “可是,小云去皇宫干什么?”阿飞不解。

    “阿飞兄弟竟然不知道小云的行动?”凌顶天的语气中有明显的不相信。

    阿飞了然的笑笑,“小云与玄素门的灵枢姑娘一同出游,许久没有回来!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凌顶天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怀着心事与阿飞又聊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了。

    “阿飞,事有古怪!会不会与灵枢有关?”孙小红很是担心。几年间的相处,小云,那个当初任性的孩子早已如她的家人一般了。

    “很有可能,灵枢这丫头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实际心机却也很重。只是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孙小红沉默,一切的发生都在她的身边,她不会一无所知。她清楚灵枢对阿飞的纠缠,只是无从计较;她更知道小云对灵枢的迷恋,只是没办法插手。如今,事情似乎更复杂了。

    平湖的宁静早已多了一丝不单纯的气息,有人迹的地方就很难圣洁起来!更做不到无争!

    如今的平湖,不再有当年的安详,这种伪宁静似乎正在蕴育着一场惊天的狂风暴雨。而阿飞的到来似乎更加推进了这风雨来袭的征程。

    “阿飞,你来啦!”灵枢在杉林之外已经久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为什么在等。只是那机关重重的险地中,她不想他受伤。

    阿飞却更是惊讶,他未经通报擅自闯了进来,本来还担心自己是不是失礼了,没想到平湖之中早已有人知晓,还派了人来迎他。

    “灵枢,好久不见了!你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灵枢见了阿飞,心情似乎好了些,不禁又顽皮起来,“我不仅知道你要来,还知道你为什么来!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说罢,自顾的在前方领路。

    “见什么人?”阿飞边跟着灵枢走边问。

    “见过就知道了!”灵枢冲阿飞顽皮的卖起关子来了,“跟紧我啊!”

    阿飞久经江湖,当然知道这警告的意思,平湖外机关重重,一个不小心便容易受伤,甚至丧命,自然不敢大意的紧跟着灵枢。

    芷柔仍旧待在她喜爱的草地那里,只是现在的心情似乎很好,正颇有兴致采野花编花环!见了阿飞和灵枢,缓缓的起身问好。

    “灵枢姑娘是特地来接阿飞么?”芷柔颇有深意的问。她本是利用这机关重重的杉林给阿飞一个下马威的。

    “芷柔姑娘不是想见他么?我把人带来了!”灵枢一脸的不满。

    “灵枢姑娘说笑了,我为什么想见阿飞?!”芷柔的声音依然是波澜不惊。

    第十八章

    阿飞在一旁听着二人针锋相对的言辞,越发的发觉了芷柔的不简单。这个女人似乎比之江南月有过之而无不及,都是外表柔弱内心叵测的人,便大胆不客气的直接表明来意,“我想知道小云在哪里。”

    芷柔对于阿飞的直白有些惊讶,旋即又笑了起来,大家都是明白人,自己也没必要打哑谜似的装糊涂。“小云啊!他在皇宫啊!在万岁爷的身边呢!”

    “他去皇宫做什么?怎么会去皇帝的身边?”阿飞逼问。

    “我不随便回答问题的。刚才已经很大方的告诉你一个答案了!还真是不知足啊!”芷柔满脸讥笑,“不过,你若是想知道,不妨去问李寻欢和林仙儿,他们现在关外的李园。”说完继续编起花环来,摆明拒绝继续交谈,送客了!

    阿飞深知在这里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他必须争取时间,才能在小云发生意外之前弄清楚这件事。

    灵枢带着阿飞返回杉林后,德安公主悄悄的现身了。

    “他终于要来了!”芷柔感慨。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德安微微的感慨,“仙姑,如果我……”

    “不可以!”芷柔坚决的打断,“公主,您爱着的是驸马爷,不是么?”

    德安公主轻轻的笑道:“仙姑莫急,我在意的不是男人!而是我们的合作!”

    芷柔也笑了!笑的复杂。

    阿飞在随灵枢出入杉林的短暂的接触时间里,想方设法的想从灵枢那里问出些小云的事。可这平时便滑不留手的姑娘,现下更是隐晦起来。所以的事情都推说不知。阿飞不免失望。毫无收获的直奔李园。

    李园依旧,阿飞到来时,不意外的碰见李寻欢在自家园子里饮酒。

    “阿飞!”李寻欢颇有些惊喜,且也有些担忧,突然造访并不是阿飞的作风。“出了什么事么?”

    “小云出事了!”阿飞与李寻欢省去了多余的客气,直接说明来意。

    “怎么回事?”李寻欢顿时有些焦急。

    阿飞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阿飞,我们马上去京城!”李寻欢没有一丝的犹豫。

    “不可以,你们不能去!”林仙儿突然出现,似乎已经听了很久他们的谈话了。

    “仙儿!”阿飞有些意外和尴尬。

    “阿飞!”林仙儿反而自然的回礼。“阿飞,对不起,李大哥这次真的不宜进京!”

    “为什么?”阿飞不解。

    “我不能说,你也最好不要知道!”林仙儿很是隐晦,态度却异常坚决。

    “仙儿,我必须去!”李寻欢坚定的说。

    林仙儿愣在当场!她的心里有失望,也有理所当然的了解。她太清楚李寻欢了。如果他是能够抛下亲人朋友不管,只顾自己安危的小人,她也不会对他念念不忘,更没有那么多的痴心女子了!可是此时,为了这事进京是何等的危险,她如何能不担心,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无奈之下,她只有叹息,“消夏芷柔和德安公主!”言毕,失魂落魄的走了。

    李寻欢看着他的背影,不能言语。阿飞轻唤她的名字,她却恍若未闻。

    回到房间后,林仙儿坐在一直安静的坐着,看似发呆。内心的情绪却翻涌不止,李寻欢此次上京的险恶她心中已有预料,只是这样一个倔强的人,阻止是没有办法的!

    李寻欢回房事,林仙儿正坐在妆奁前黯然伤神,脆弱的神情我见犹怜!

    李寻欢走上前轻轻的拥住她,安慰道:“仙儿,我会平安回来的!我说道做到。”

    林仙儿轻轻的靠在李寻欢的怀里,默默垂泪,久久没有言语,最后终于抑制不住的轻啜出声,泪如雨下。

    第十九章

    京城,对于李寻欢来说并不陌生,但也毫不亲切,这里有他最不愿记起的诸多回忆,亲情、爱情,无一不是在这里失去。

    吏部尚书徐大人是李父的知交,李寻欢上京自然先求助于他。在他的府上,阿飞终于见到了身份已经今非昔比的龙小云。

    眼前的龙小云一身青色气派的官服,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官宦气十足,不可一世。让阿飞惊讶的是,他对徐大人也十分的傲慢,而徐大人也似乎十分的不以为意,对他仍是十分是恭敬。

    在徐大人的安排下,阿飞终于有了和小云独处的机会。

    “小云,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到京城来了?”阿飞急切的关心道。

    “阿飞叔叔,我现在在京城做官了!是德安公主举荐的!皇上也很器重我们。”龙小云的语气中不无自豪。

    “小云,德安公主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为她做事是很危险的!你和叔叔回去吧!”阿飞一贯直性子的建议。

    “是不是有人嫉妒我官运亨通,才让你来带我回去的?”龙小云一脸的险恶。

    “你说的是大哥……”

    “没错,我不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我的仇人!”龙小云的神情异常的坚决。“阿飞叔叔,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和小红阿姨也不要担心我了,是我自己愿意的,没人骗得了我的。”

    阿飞不死心的劝了好久,龙小云仍旧没有一丝动摇。这场漫长的谈话宣告无果。阿飞的用心成为了徒劳。

    龙小云自己不愿出局,那么,便只有从其他的局中人那里下手了。

    李寻欢再次踏入平湖的时候,一切都没变,一切却似乎都变了。

    轻松的渡过机关重重的杉林,来到那片熟悉的草地,仍旧遇见了那个恬静的让人安心的女子。

    李寻欢静静的望着她。只见她仅用指尖轻折花枝,毫不费力,似乎那里早已被人剪断,她只是去取下一般。李寻欢心头不由一沉,这女子的内力竟如此了得。

    芷柔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人来到了这边宁静的草地。而这往往就违背了一向机警周到的芷柔的习性。李寻欢心下了然。

    在李寻欢故意发出声音后,芷柔才故作惊讶的抬起头来,“李相公,你来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林姑娘呢?”

    李寻欢心下好笑,这个女人未免也太爱做戏了!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她竟也这般遮遮掩掩的,故弄玄虚。

    “仙姑不知?”

    芷柔一怔,“李相公怎么如此奇怪的称呼芷柔?”

    李寻欢不禁心下谈起,这女人是有演戏的隐吧!

    “仙姑既然觉得不舒服,李某便还称呼芷柔姑娘吧!”李寻欢倒是很好说话的,“芷柔姑娘,我不知道你想怎么对待小云,只是,我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李相公,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芷柔坚持否认。

    “哦?!那么,如果我愿意用石镜来交换龙小云呢?”李寻欢的眼神里流露着一丝玩味,这样的诱惑,就不信芷柔会继续和他演戏。

    可是,女人永远都是对的!永远都有无穷的绝招对付男人。

    芷柔听到石镜后,认真的看了李寻欢几眼,轻笑起来,“既然有石镜,那么我便做一会儿仙姑吧!李相公觉得怎么样?”

    “再好不过!”李寻欢认同。

    “李相公愿意用石镜来换龙小云?”芷柔一脸真诚温柔的笑容。

    “这正是李某的意思!”

    意料之外的,芷柔竟摇了摇头,“只是,只有石镜却不足以换取龙小云的自由身,我还要另外两样东西才行!”

    李寻欢对女人的贪婪早有见识,此时更是波澜不兴,平静的开口:“请说!”

    第二十章

    芷柔把握十足的看着李寻欢,“我知道你为了龙小云定然是什么都愿意做的!我的要求并不难。第一,我要你助我达成心愿——一统江湖。”

    “可以!”李寻欢笃定的回答。以芷柔的势力,即使自己不出手帮助她,她也还是会在江湖争霸中有所斩获的,自己只是添砖加瓦的角色,何苦不同意呢!

    “还有……”长久的沉默,芷柔的第三个终于出口,“还有,我要你这个人!”

    李寻欢毫不惊异的望着她,这位行事作风怪异的仙姑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对男人有特殊的偏爱!

    芷柔似乎并不怀疑李寻欢的最后决定,大方的走上前去,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享受此时。而李寻欢也没有明确的拒绝!这便是决定了!

    突然,一个侍女的惊呼打扰了芷柔!不用想,芷柔也知道那一定是残姑婆婆唤人来找她的。只是,眼前的这一幕暂时还不宜被残姑知道,那个任性的老人是不会允许她动林仙儿的相公的。

    芷柔身体倏地飞起,一掌狠狠的击中侍女的前胸。转眼间,那侍女竟软软的到了下去,似个布娃娃般全身松软,摊在地上,没了一丝生气。

    芷柔似乎觉得处理的不够彻底,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瓶,倒出些细粉撒在侍女的尸身上,转眼间,那女子便尸骨无存,只剩下一缕轻烟飘荡人间了!

    刚刚做下骇人事情的芷柔姑娘此时竟也是一脸的惋惜与不忍,“多好的姑娘啊!可惜来的不是时候!真不聪明。”

    转而又一脸惋惜的面向李寻欢,“看来我们的好事还不是时候!先记着吧!五天之后,我会安排龙小云安全的回到兴云庄,到时会通知你,你知道该怎么做的!”说罢,转身离去。

    李寻欢首次见识到无命司乔翠仙姑的手段,纵使久经江湖,仍不免惊骇。

    事情的解决似乎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李寻欢信步而行,熟悉的地方不免有唤醒了他企图遗忘的往事。

    走进西聚贤客栈,要了上好的女儿红。客栈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酒仍是醇香诱人,本事件故地重游,追忆往事的悠闲之事,偏有不解情思的寻衅之人!

    寻事的人到他身边时,李寻欢正专心的品酒。

    只见一个花白胡子的道长,手执拂尘,身后跟着两个小矮人,哼哼唧唧、怪腔怪调,手脚还不停的乱动,红绿相间的花衣服更是显得他们滑稽可笑。

    一个小矮人指着李寻欢道:“你就是李寻欢?”声调奇高,非常刺耳。

    李寻欢非但没有回答,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自顾的饮酒。

    另一个矮子接着道:“啧!啧!啧!李探花果然名不虚传!瞧瞧这张脸,不知迷死了多少娘们儿了!”声音低沉异常,阴森恐怖。

    老道在他们二人胡闹后,脸阴了下来,两个矮子识相的老实了下来。

    可笑的是,那年纪一大把的老道竟没说任何话,抖起拂尘,直取李寻欢。柔软的丝丝拂尘,加上他的内力后,竟一根根的如铁丝一般的坚硬,直奔李寻欢的面门。

    李寻欢似乎没有任何行动,但目力敏锐的人却瞧的见那刀光闪闪。

    老道突然向后跃起,再看自己的拂尘,哪还有一根毛在!

    两个矮子从未见过师父出这么大的洋相,竟嘻嘻哈哈的乐起来!

    老道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二人双双一惊,配合的闭上嘴,分向两边跃出,三人围住李寻欢。

    李寻欢只觉得无限的厌烦,无奈的看着怪异的三人。

    声音尖细的矮子突然发难,血红色的虫子飞向李寻欢。

    刀光一闪!小李飞刀,例无虚发!只见血红色的虫子在李寻欢面前一尺之处被截成两段,掉在地上。同时,一个矮子倒在地上,喉头咯咯作响,狠狠的瞪着眼睛,慢慢失神!

    另一个矮子尖叫着:“大哥!大哥!”

    李寻欢在矮子仇恨的目光里,渐渐的无力,终于,眼前发黑,人事不知。

    老道狠狠的道:“哼!中了我的飞魂散还能折我一个弟子!可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