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童稚童趣(4)

章节字数:985  更新时间:09-09-12 06: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破晓的日晷,躲在被浮云遮蔽住的暗影里,又将轻捷的双足向前迈出了几步。

    我每天穿梭于大明宫,被奢华和娇纵豢养着的自我满足里,卯足劲儿将足印烙在皇宫内院所有过尽千帆的浮土上,似乎是在悉心丈量宫内的一寸又一寸被金银粉饰的面目全非的土地。

    福生还是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带着一脸的婢相,鞍前马后地照料我,有时候我依恋他,胜过于对我淫威的母后和温厚的父皇的依恋。

    我的童年因为我冥顽好动的天性,被不加节制地放任着。

    一直到咸亨三年。

    那一年,我八岁。

    那时,母后已经平稳地走过了数载临朝辅政的生涯。她就那样端坐于朝堂大殿龙椅后方的珠帘内,从容地主持着政事,听到旁边的总管太监,念完一份亟待处置的奏折,就马上做出回应,告诉我的父皇该怎么做。

    殿堂珠帘内,中年女人的声音,雷厉而强硬,和坐在龙椅上的我的父皇,萎靡的颁布旨意的的声音,那么格格不入。

    我站在珠帘内,母亲的身边,那个殿宇厅堂的制高点,定神俯视石阶下束手作揖,卑躬屈膝的大臣们,看他们在大殿下分列成两队,齐整地站成两条一直能通向大殿之外的平行线。

    队列中突然站出来一位年已花甲的老宿,他指责我父皇关于黄河水流改道的批复,口若悬河,不卑不亢。

    珠帘内的母后睁大了眼睛,她迅捷地用一只手拨开眼前挡住视野的珠帘,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我听到凝固的寂静,像是那些低垂着头颅,用笏板遮住表情的老臣,他们震颤而衰微的呼吸。

    似乎过去了很久,母后最终狡黠地笑了,她点了点头,并同意采纳他的意见。

    后来,我询问母后那个在早朝上刚直肯谏的大臣是谁。

    母后告诉我,那个人就是我祖父太宗朝的老臣上官游韶,知识渊博,又刚正不阿,作为高宗朝的太子洗马,教授当朝的太子——我的弘哥哥以及其他的几位皇子们一些基本的政事和文理。

    我回忆起当时在朝堂上看见他气定神闲,口若悬河地论理的情景,那时初升的朝阳,刚好照耀到他微曲的后背,他的声音就像是从那杲杲骄阳里破空而出的,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相称的威力,那是一种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唯一能与的母后对峙的声音,(这一点,也许早就注定了他在此之后所有不幸的遭遇),让我在一片寂静的肃穆中恍惚地觉出一个被渊博知识塞满的头脑的儒雅和尊贵。

    母后像是记起了被她遗忘的往事那样,突然用义不容辞的口气告诫我,要我从今以后,就跟着皇子哥哥们向上官游韶学习礼仪法规,她说大唐的公主必须要能代表这个无尚荣耀的礼仪和文化之邦的称谓,不说学贯古今,至少也要做到知书达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