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五章

章节字数:5099  更新时间:10-08-20 14: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五章遇

    次日莫伤换了一身,非常接近黑的深蓝色的衣服,这是他唯一一件不是黑色的衣服,可是他脸色却比以前更黑了,因为他听见暖日小狐狸,依旧黑黑,黑黑的叫他,而且还很稀奇的问他为什么换了衣服。

    虽然知道黑黑会换了他那身百年不变的黑衣,但是暖日依旧没有开心多少,挑拨了三天,只换来黑黑这样的反映,这让他很没有成就感,看着黑黑那比以往都黑得多的脸色,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适可而止,再加上阿爹不在身边,他也没有多少兴致。

    看着莫伤对他避如蛇蝎的样子,暖日无所谓的笑笑,对这个玩具失去了兴趣,一点都不好玩,还没有干爹可爱呢!干爹都比他聪明多了,至少干爹都不会怕他,还会不耐其烦的陪他玩,偶尔还会想到怎么破自己整人的法子。

    想到干爹,他又想起了阿爹,又过了一天了,阿爹怎么还没有到呢!刚想到这里,突然一股莫名的感觉击中了他,银枝也立即变得神采奕奕的起来,他知道是阿爹终于到了,不顾被他丢在一旁的鞋子,就匆匆向前院跑去。

    原本在一边神情戒备的莫伤,看着小主子突如其来的激动,不觉一愣,但是马上就回过神来,拿过丢在一旁的鞋子就追了出去,几步间就追到暖日,抱起他就向前院掠去,暖日这才想到这个黑黑会武功,比自己跑的快多了,就激动的不停的催着他快点,莫伤是刑祈月亲子挑选出来保护暖日的,武功自是了得,几个瞬息只见就到了前院。

    暖日激动的小跑几步,站到那个明显比自己离开时瘦弱的多的青年面前,一口阿爹还没喊出口,就被另一个貌美的青年迎面来了个大耳光。

    【干爹!】暖日惊讶大于疼痛,干爹从来都不曾打过他的。

    貌美青年觉得一巴掌不够,举起手又要再打,却被瘦弱的青年拦住,貌美青年气结,道【你还护着他,你看你全身上下,那里还有一两肉,这小子倒好,一声不吭的跑京城来了,你还要死要活的赶来找他,这命都要搭上了,他眼里那里还有你这个爹!兴许那天就把你忘了,你舍不得打,我帮你打!】

    【没有,阿爹暖日没有】暖日听貌美青年这么一说,忙扑上去抱住瘦弱青年的腿【暖日天天都想着阿爹你,想的觉也睡不着,暖日天天都想回家的,可是他们都不让暖日出去,暖日好怕,阿爹,暖日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呜……】说着便大哭了起来,再怎么聪明伶俐,可他到底还是个年仅四岁的孩子,只身离开熟悉的家人,来到陌生的地方哪有不怕的。

    瘦弱的青年蹲下,把暖日搂在怀中,道【没事就好,乖,阿爹不怪你】

    暖日听了哭的跟大声了,死死的搂住瘦弱青年的脖子【哇——阿爹,阿爹,哇——】。

    瘦弱青年当然就是从上梁赶来的沉星辰了,那日李长风和夜南皓到酒楼时刑祈月早已带着暖日离开了,沉星辰闻声大病了一场,可吓坏了夜家兄弟,等好不容易病好之后,那时暖日已经失踪有二十天了,沉星辰就向夜南风辞了在账房的工作,闭门在家那也不去,几人没办法,只有由着他。

    后来有一日,李长风突然拉了个人来,说就是这个人带走暖日的,那人也承认了,说暖日的确是被他和他家主人带走的,问他家主人是谁,却也不说,只说他去看了就知道,他思子甚切,就答应去见他家主子,李长风不放心他一个人也就跟了来,因为事出突然就没来得及通知夜家兄弟,只留了书信一封,就匆匆来了上路了。

    一路急赶,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沉星辰就又病下了,可是他还是硬撑到了京城,可没想到,那个自称为莫言的居然把他们带到了安卿王府,虽然有所疑虑,但终是见到爱子的他,却也还是送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等父子二人终于亲热够了,雷管家这才走了过来,把人引到前厅,怎么说这人都是养了小少爷四年的人,另一个也是小少爷认的干爹,王爷有交代怠慢不得,要他好好招待,也好好打听打听他们的底细。

    【敢问这位公子,仙乡何处呀!】

    【公子不敢当,管家叫在下阿辰即可,因为以前出了点意外,这家乡也却也成了梦中之处,不过现住在上梁城南】沉星辰有些吃力的抱着暖日坐下,暖日这些日子重了许多,再过不久他就抱不起他了。

    【喔!】雷落看着沉星辰,发现他虽然面色苍白,但是神情安和,不像是在说谎,莫残传回来的消息也说,这人的确是五年前才出现在上梁城的,不过期间却有莫名的失踪了六个多月,莫残查不出他他来自何处,也查不出那那六个多月他去了何处,此事蹊跷,这人身份定不简单。

    【老夫不敢托大,公子是小少爷的养父,老夫理应以礼相待】

    坐在一旁的李长风听他这话,疑惑道【什么养父?阿辰就是暖日亲爹呀,何来养父之称的】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雷管家一听,眼神就直逼而来【这位公子说笑,小少爷乃我家王爷失落在民间多年的孩子,此乃千真万确之事】

    一向少根筋的李长风当然听不出,雷落口中的警告,抚着哭累了已经睡着了的暖日,沉星辰笑道【先生不必气恼,长风说的没错,暖儿的确是我的孩子,安卿王爷喜爱犬子,在下甚是感激,要是犬子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看在他年幼无知多多包涵,即已寻到我儿,在下就不多打搅了,多谢府上这些天的照料,在下改日定当登门道谢,在下告辞】

    说完拉着李长风就要离开,向来只要是和皇家沾上边的,就准没有什么好事,他们只是平头百姓,一不求权势,二不求富贵的,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公子留步】雷管家忙留人,他们要是走了,他怎么向王爷交代,王爷叫他无论如何要把人留在府中的,因为他一走,小少爷绝无留意,还有刚才那貌美青年说的话,也让人不得不深究,皇上已经认定小少爷是皇家的人了,此时要是传出什么对小少爷不利的事,即使是王爷也不一定能保住小少爷的,况且还有现在安家正盯着王爷不放呢!

    【公子,老夫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只是事关王府声誉,老夫不得不如此】

    【先生严重了,那本就是你王府之事,在下匆匆前来,多有不便,也就不多做打搅了,还请先生允我们离开】京城本就权利相争之地,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他不想久留。

    【这!公子不要为难老夫了,这事老夫做不了主,公子还是等我家王爷回来后与他细谈吧!老夫还有事,就先行退下了,照顾不周,还请担待,西江,西月,带两位公子去竹菀】说完就匆匆的走了。

    沉星辰无奈只有和李长风,跟着那两名小仆去了竹菀,说是竹菀,却没有一棵竹子,小仆说这里原先是有竹的,自从王爷下令王府改种花之后就全砍了,虽是如此,不过这里也是难得的清雅,他喜欢的很。

    可喜欢是一回事,要离开又是一回事,每次他去找雷管家,雷管家总是左推右推,再要不然就借事拖延,而他又见不到那个日理万机的安卿王爷,却也不敢贸然去找,到底是皇亲国戚,这样的人都是有这样那样的怪癖,万一自己不幸撞见了,自己就更走不了了,所以他只能干等着,可这一等就是九个月。

    焚香,奉茶小太监做完这些就匆匆退下了,此时的的内书房只留下窒息的沉默,还有两个沉默着的人。

    【祈月,母后她,去了呢!】许久,才由皇帝打破着仿佛会让人窒息般的沉默。

    【恩】刑祈月抬头看了看皇帝。

    【母后虽不义,但她终究是朕的母后,可……她就这么去了】皇帝徐徐的说。

    【皇上,你……】皇帝抬手,阻止他接下来的话

    【朕没有后悔,别忘了这事本就是朕提出来的】是他赐了毒酒给自己的母后的,怪不了别人【朕就是有点难过,毕竟那是朕的母后】

    【……东哥,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吧】

    刑祈月揽住这个无奈的人,虽说他是皇帝,但是皇帝也有皇帝的无奈和悲哀。泪水沾湿了他的衣衫,但是他并没有去在意这些,怀中的这个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就连哭泣都要这么压抑,他承受着多大的伤痛,没人知道,而他能做的就只有给他一个可以让他安心哭泣的地方。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在忙着安家的事,其实这次的事是个收尾,也是安家最后的反扑,所以大意不得,安家本为商,是在太祖皇帝时才建立的,可惜一直平凡无奇,无所发展,后来在先帝支持发展经济时,才有所强盛,可自强盛以后,就不断的往军中和后宫送人,到先皇察觉之时,军中和后宫都已布满安家的人,等先帝立了安家女儿为后不久,才发现安家与西岐蛮族一直以来都有秘密的来往,也就是说,安家是西岐插在祈国的奸细。

    先帝暗地里一直压制着安家,并要当时还是身为太子的皇帝祈槐东发誓,登基以后一定要铲除安家在祈国的所有势力,先帝役太子祈槐东登基为帝,一直以来皇帝做的最多的就是抑制安家,虽然安太后就是皇帝的母亲,但是如今他是皇帝,他的身上背负着先皇的嘱托,和祈国所有百姓的安危,身为皇帝的他无从选择。

    而当初皇兄答应帮自己寻人,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就是——帮他铲除安家,虽然没有寻到人,但是他依旧遵循了自己的承诺,这些年他奔波在外,一方面在寻人,另一方面明察暗访的也是安家,他在搜寻安家这些年的罪证,还有勾结西岐的证据。

    今日早朝,安家的事终于告一段落,男子皆处以斩立决,女子和未满五岁幼童均发配边疆,永世不得回京,这事是他办的,而太后则赐了毒酒一杯,却是皇帝亲手送她上的路,可就是这样皇帝才如此痛苦。

    从皇宫出来,刑祈月神情依旧很低落,虽然终于解决了安家的事,但那人也离他而去,自己奔波这么多年,苦寻这么多年都是白费,这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自己连那人的样子都不知道,也许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有见过那人的样子,可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记不起了,那人已逝,此生本已再无留恋,可他不能丢下暖日不管,他才四岁,还是她留给他的孩子,在这个总是弥漫着阴谋的京城,即使有王府的庇佑,也还是不足以让暖日安全的长大,他发过誓要保护暖日,直至他成长到一个可以独挡一面为止。

    回到王府,虽天色已晚了,但是明月动人,原来今夜又是满月了呀!挥退下人,自己独自走向自己的院子,记得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满月之夜遇到那人的。

    那夜他奉皇命去剿灭西岐在上梁城的一个据点,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但是在最后由于他过于大意,让一个奸细给逃了,当时的他是那样的骄傲,绝不允许有这样的失误,于是就一个人追了上去,可没想到却正好中了敌人的奸计,他不仅受了重伤还中了毒,但是最终还是杀了那个逃走的人,怕那人还有同伙在附近,在自己尚且清醒的时候就迅速的离开了,一路跌跌撞撞的似乎到了一个大院里,然后他就在那里遇到了那人。

    当时的他神智已经不是很清楚了,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少年或者是青年倚坐在一棵大树下,被一个巨大的白色的物体环绕着,月光洒在那人身上,有着说不出的神圣祥和,就如眼前一般,虽知道是幻影,但他还是忍不住他走了过去,触摸着那个在梦中才能见到的人儿,不想入手的却是温暖的,十分真实的温暖!

    不敢置信的他伸手就要抱住那人,可是此时一个巨大的蛇头却阻止了他,抬头一看是那条总是跟着暖日,被暖日唤做银枝的蛇,他见过银枝变大后的样子所以认识,被银枝吓了一条的他也完全清醒了过来,终于看清这不是幻影,而是真实存在着的,看着银枝警告的眼神,他稍退了数步,这蛇他是知道的,惹不得,他曾亲眼看见它活活的吞了一个袭击暖日的杀手,可是那人就在它身后,自己今天是不惹不行了。

    【银枝你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想看看他】刚才虽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看清了那人是个男子,还有银枝原来就是环在他身边的那个白色巨物,怪不得第一次见到银枝时就感到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见过我的不是吗?在暖日那里】

    银枝连理都不理他,只有在他想要靠近的时候,才稍微看他一眼,那一眼还附带上威胁的眼神。它讨厌这个家伙,这个人有伤害过主人,但是主人却不许自己杀了他!

    【你看天渐渐冷了,你即使帮他挡住风,他还是会感上风寒的,不如我帮你把他抱到屋里可好】银枝一向不喜欢自己,或者说不喜欢整个王府的人。

    本来还很悠闲的银枝听到这话愣了愣,是的,记得自己刚修成实体那一天,自己也是这样帮主人挡风的,但是第二天主人他还是病了,不过比起眼前的这个人,它宁愿自己送主人回房,可是那样主人定会被自己吵醒的,这……,犹豫了半响,这才让开身,比起这人还是主人生病比较重要的。

    小心翼翼的把人抱到他房里,看着那人睡的香甜的容颜,心中无比的安逸,却也感到那么的不真实,要不是指尖碰触到的温暖,他还以为自己犹在梦中,不管了,不管了,自己以后什么都不管不问了,只要就这样的一直守在他的身旁就好。

    不管银枝充满警告的眼神他依旧死死的抱住那人,不敢用力,他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瘦弱,仿佛自己稍微一用力就会碎掉一般,不过真是太好了,他终于在自己的怀中了,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既然这人来到他的身边,他就不允许这人再离开他一步。

    【莫残,这人是谁?】

    【禀主人,他就是小少主口中的阿爹】从暗处无声的闪出一个黑衣人,半跪在一旁。

    暖日的爹,怎么会是他?!惊讶,疑问,但是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

    【从今日起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接近司青轩,以后所有的事都由莫言和雷管家全权负责,不到万不得已别来打扰我,还有,把这条蛇带走,交给暖日,让莫伤给我看紧这条蛇,别让它再出现在我面前】

    【属下尊令】黑衣人拎着那条明显是被迷药迷昏了头的小蛇,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辰儿,我的辰儿,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我的辰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