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七章

章节字数:4580  更新时间:10-08-20 14: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七章乱,战

    清晨,普升的太阳,把一道还没有什么温暖的光,从窗中射了进来,照到屋中的地上,屋中温暖的气氛,让人不自觉的感到温馨,红木的鸳鸯戏水床上躺着两个依旧睡的香甜的人,其中一个稍较纤细的人儿,舒服的趴在另一个人的怀中,中衣滑落的肩头闪着诱人的光泽,上面红色吻痕更带诱惑,另一个高大的人,占有性的用手臂环住怀中的人儿,面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许久之后,纤细的男人睫毛微动,接着一双迷茫却十分纯净的眼睛便睁了开来,推开环住他的手臂就坐了起来,很是迷茫看着周围,还没有反映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一双手臂就又环上了他纤细的腰身。

    【辰儿——】吻了吻裸露的肩头,刑祈月温柔的问着【怎么了?】

    晃了晃不甚清醒的脑袋,沉星辰一脸疑惑【月,我又梦到那个孩子了!】胖胖小小的孩子,很可爱,一直追着他叫阿爹阿爹的,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他经常听到那个孩子这样叫他,可是他却从来没见过那个孩子。

    【那只是个梦,我的辰儿,乖,天不早了起来吧!莫残】唤来在门外等候多时的莫残,他替依旧疑惑的沉星辰漱洗。

    自从一年前刑祈月把沉星辰掠到思情轩后,就赶走了所有在思情轩的下人,而下人的工作,自然就落在唯一可以自由进出的莫残身上,可怜的莫残不仅要一个人打扫偌大的思情轩,还要随时应对刑祈月突如其来的要求,真是难为他了!

    吃罢早饭,刑祈月便带着沉星辰来到书房,这些天他一直在教辰儿学画,辰儿学的很快,,不过就是经常会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看他画的高兴也就没说什么,他自己在一旁处理一些必要的事情,虽然大部分的事他都交给了莫言和雷管家,但是还是有很多事都是他们做不了主的,还得自己来。

    最近京城很乱,镇守边陲的王将军传来消息,西岐以他们的承贵王在祈国失踪为由,派兵攻打祈国,一直以来西岐和祈国不和,可是西岐国小,一直以来都是祈国的属国,但是自从完颜洪涛登基为帝之后,西岐就日渐强大起来,吞并了附近的几个小国后就宣布脱离了祈国自立,属国一般都是弱小的国家为了自身的安全,而得到强大国家庇佑的一种手段,不过属国每年都要向寻求庇佑的那个国家缴纳贡品,如果属国强大也可以宣布脱离,不过要一次性的向所属的那个大国交纳打量的贡品,以求同意。

    对于西岐的自立,祈国是同意的,西岐以他们的承贵王来运送贡品,却在回去的途中莫名的失踪了,西岐以此挑起战争,祈国为了国体自是不会示弱,战争是无可避免的了,可是西岐好战,皇帝完颜洪涛还御驾亲征,皇兄却是定不能离开京城的,皇子年少体弱,去之必死,那些老臣们定不会让正统血脉就这么白白的去送死,就是去也是由王爷代去。

    可是祈国三个王爷中,两个是异姓王,而且都老迈不堪,他虽被削去皇姓,可依旧还是皇族中人,虽说他早已卸下身上的所有官职,只剩下一个王爷的虚弦,但是一到这种时候那些臣子们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他,再加上他久不上朝,那些想除他而后快的人,绝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的,定会以将功赎罪之由推举他,总之此行是非他莫属了!

    可是他就是放心不下辰儿,他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让辰儿慢慢的接受了他,现在他好不容易可以接近辰儿了,却又要他离开辰儿,这怎么可能,但要说带辰儿去军中,那里那么危险自己随时都有失去他的可能,更是不行,他现在是左右为难,皇兄的圣旨不久就会下来,他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正当他愁眉不展的时候,一只细白的手轻轻的抚平了他皱的紧绷的眉间【月,你有什么烦恼,对我说说好吗?不要一个人皱着眉头,辰儿不喜欢】

    握住那只手在嘴边轻吻着,他问【辰儿,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会一直呆在我身边的对不对!】他很怕,很怕有一天辰儿会再次丢弃他。

    【恩,辰儿会一直都在月的身边,那里都不去】他的世界里只有月,月就是他的全部。

    刑祈月把人拉到他腿上抱住,才觉得有些许的安心,他知道辰儿现在是不正常的,莫残找来的那个大夫说辰儿是受了过度的惊吓所以痴了,他没想过会这样,但是这样的辰儿却是愿意接近他的,所以他没有请大夫为他治疗,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自私,但是只要他全心全意的爱着辰儿,对辰儿好,辰儿就不会离开他,就会安心的呆在他的身边,他不要辰儿离开他,所以就这样也好。

    【辰儿,我的辰儿,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就是死,你也要和我死在一起】此去就是九死一生,就是打胜仗回来了,定还是会弄个功高盖主的名声,不是他不相信皇兄,古来皇帝皆是如此,尤其他还是个王爷,虽然皇兄知道他志不在皇位,但是有时候也是情势迫人,所以他不会留下辰儿一个人的,就是死了他也会带上辰儿!

    【恩,辰儿永远都和月在一起】乖巧的趴在刑祈月的怀中,浓密的睫毛掩去了他此时的神情,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圣旨比想象来的要快,王兄居然让他不用进宫辞行,直接带上圣旨赶去边陲关口的王将军那里,十万大军已经在昨天启程了,看来王将军已经快顶不住了,这次西岐全军出动,皇帝还是御驾亲征,而他们祈国只能派出个王爷,在士气上祈国就已经输了一筹,看来他要尽快赶去才行。

    【咳咳咳咳咳咳——】

    【辰儿!辰儿!你没事吧!来喝口水!】小心的扶着病弱的人儿,他把水袋递给了沉星辰。

    因为事情紧急,还为了安全起见,他让莫残先赶去了边陲的关口,他带着辰儿随后就到,可是辰儿不会骑马,只有和他共乘一骑,辰儿本来身体就弱再加上路上艰苦,还没赶到关口辰儿就染上了风寒。

    为了照顾辰儿他减慢了行程,本来可以三天就到的路程他们用了五天还没有赶到,虽然心中发急,但是辰儿的病是在拖不得,只有这样慢慢的走着,想来心中后悔,辰儿这么娇弱的人儿他怎么想起来把他带到军中的呢!他真是混蛋!

    【咳——咳咳咳咳咳,没事】顺了顺有些岔了的气,沉星辰强笑道【月,我没事的,我们继续赶路吧】其实他也想走的快一些,可是偏偏由不得他。

    【还没有事,你看你都瘦的,算了,先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赶路吧!】刑祈月有些微怒,他不是气辰儿,而是气自己,气他没有照顾好辰儿。

    【月,我没有事的,我们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路程了,莫残他肯定都等急了,不能再耽误了呀!】听刑祈月说又要休息,他很是无奈,但是也只能劲量的劝着。

    【可是你……】

    【月,我没事的,只要我们快一些到军营,我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不是吗!所以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恩,那我们就连夜赶路,明早就能感到关口,辰儿要是觉得累就趴在我怀里睡着,不要累着自己了知道吗!】是他多心了吗!他怎么觉得辰儿最近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他都不怎么爱说话的,也不会这么关心他的事,但愿只是他多心了。

    【恩,我们上路吧!】

    【好,辰儿要抓紧了】抓紧了,别再轻易放开他呀!

    马儿在他疯狂的催促下,终于在太阳升起之前感到边陲关口的大营,他安置好熟睡中的辰儿,就匆匆的和闻讯赶来的莫残和王将军去了大帐。

    刑祈月走后,本来还是熟睡的沉星辰睁开了双目,眼中完全没有半点睡意,如果刑祈月还在的话,定会惊讶万分,因为此时的沉星辰的眼中没有半点痴憨之色。其实早在一个月前,银枝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恢正常了,只是他掩饰的很好没有让刑祈月发现而已。

    【银枝,出来吧!】他轻声唤道,话音刚落,一条只有十寸长周身闪着银光的白色小蛇,就窜到他的肩上,用它那小小的脑袋亲昵的蹭着沉星辰的脸颊。

    【好了,银枝不要撒娇了,月他随时都可能回来的,你只能留一会儿的,叫你办的事都怎么样了?】沉星辰好笑的摸摸它的小脑袋,觉得这些日子确实有些忽略银枝了,怪不知他那么委屈,但是现在他也是无可奈何呀!只有等他把刑祈月的事解决了,才能补偿它了。

    【咝——咝——咝——咝】当然大家是听不懂银枝是在说什么的,在此溪风就担当一次动物翻译官@_@咳咳!银枝是在说:主人有我银枝在有什么事是玩不成的,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这里所有的同类,只要他们有一点移动都逃不过我银枝的眼睛的。

    【那就好,辛苦你了银枝,对了暖儿怎么养了,他还好吧!】安心的送了一口气,太好了,这次银枝会帮不小的忙的。

    【咝——咝——咝——咝——咝——咝】溪风动物翻译官@_@咳咳!银枝说:那是当然,主人你也不看看我银枝是谁,我银枝可是超级宇宙无敌英俊潇洒帅的惊天地泣鬼神……(以下省略五百字)的银枝呀!暖日那小子还在满王府的找你呢!还有那个长风小兔子,都快把王府给翻过来了,幸好你们离开了,不过主人你什么时候才要告诉暖日小子,你和那个臭屁王爷的事呀!

    (溪风:银枝呀!溪风很不好意思的和你说的,其实你比你口中的那个臭屁的王爷要臭屁多了,在你面前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没的比的呀!

    银枝:……

    溪风:啊——!被银枝拍飞的声音)

    【这个……还是再等等吧,暖儿还是太小了,那个降魔者最近没有什么异动吧!】这个才是他关心的,那个降魔者煞气太重了,他怕会伤到暖儿。

    谁都想不到那个降魔者,其实是沉星辰封到暖日体内的,虽说是银枝给出的主意,但是以银枝的力量还不足以封住降魔者,要知道降魔者一门平常连玉帝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因为他们不仅力量强大,而且实在是自由自在惯了,法纪例律在他们眼中就和废纸差不多,这些沉星辰都是不知道的,他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听银枝的主意的。

    沉星辰是阎王强行把他转移到这个异世的,意义上已经不属于三界中了,所以他的力量根本无人能敌,幸好他还不是什么坏人,要不然三界定会大乱,那日他刚生下暖日的时候,银枝就发现暖日的不同,力量膨胀的几乎要爆炸,本来银枝准备牺牲给暖日镇压灵气的,可偏偏这个时候那个降魔者跑了过来,为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就用降魔者代替了。

    【咝——咝——咝——咝】溪风动物翻译官@_@(溪风:哈哈!银枝你没我翻译还是不行的吧!银枝:少废话——)咳咳!银枝说:有我看着主人你就放心吧!暖日比他想象的难对付的多了,我又在他身上加了一重封印,即使到了追魔之日他也没有办法从暖日身体里脱离的。

    【那就好,谢谢你了银枝】又与银枝聊了一会,银枝就离开了,沉星辰也重新躺倒床上,放下心中的忧虑也觉得疲倦袭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这次他是真的睡着了。

    接下来的日子,沉星辰一如在王府时般被照顾的很好,只是少了刑祈月的陪伴而已,但这对他来说就是剥夺了他所有生活的乐趣,一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的,包括一个人的感情,在那一年中刑祈月就是他的全部,他所有的生命都是围绕着刑祈月而生的,虽说那时候他是痴傻的不正常的,可是那依旧还是他,而那时候的他也是最纯粹的,那时候的他是那么纯粹的爱着刑祈月,没有任何的恩怨和烦恼,就连银枝找到他帮他恢复记忆的时候,他甚至连一点怨恨刑祈月的情绪都没有留下,有的只是多刑祈月满满的爱意。他不想离开刑祈月,一点都不想,也不想让刑祈月发现他已经恢复了记忆,他怕刑祈月发现以后就不会这么爱他了,甚至还会抛弃他,现在的他已经离不开刑祈月了。

    在E世纪,同性恋已经不那么让人抵触了,而且还有许多国家都运行了同性的婚姻制度,这样许多同性恋者都让他们的恋情暴露在阳光之下,再加上网络上的大力推崇,还有很多据说是耽美狼的出现,更是让人们不再陌生,他还在E世纪的时候,他从小崇拜的邻居的大哥哥就是一个同性恋者,大哥哥对他说过,他爱上的只是恰巧是个那个人而已,而那个人恰巧是和他有着相同性别的人而已,还有他在学校的同桌的女生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同人女,每每在她无事的时候就不断的向他诉说同性恋的美好,说她有多么后悔自己没有生为男子,让他烦不胜烦,可现在想一想他还要谢谢那名女生,感谢她让他对同性恋不那么抵触,致使他发现他爱上一名同性之后也是很平静的接受了,并且还想到邻居大哥哥说过的话,是的,他爱上的只是恰巧是一个叫做刑祈月的人而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