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繁华浮沉中,佳人若惊鸿  第66章 谁心似冰寒

章节字数:2547  更新时间:09-11-04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抬眼,望着愈来愈近的他,风染透墨的青丝,飘然着的是轻魅,却也是让人窒息的压迫之感…

    可笑!她怎么起有这般压抑的感觉了?!

    他至今还留着她,虽然这两年来,他用尽了不少法子,像今日这般折磨她,让她知难而退,让她全心服从于他,可是她也从不曾低头。

    一直以来表面的顺服,却不是个长久之计,她只能另谋法子。

    今年年初,她是无意间遇见了一个“贵人”。

    那人要无故刻意相助与她,如果对她没有害处,那么她也倒挺是乐意,先不管那个黑衣女子是究竟为何,是不是也有什么隐世阴谋?

    如今离开这里,才是眼下她最关心之事。

    两年未有父亲的下落,却得到那个神秘黑衣女子的有意提点:“父亲生死不明,也未找到尸骨,那也很可能说明他还活着!那么他定是有藏身之处,定是有能耐躲得过萧子墨的追杀。”

    既然这样,她为何担心,为何还要蹉跎光阴,继续留在这里?!

    虽然如今,有莫良师兄的处处维护,可是师姐的伎俩层出不穷,她一边谨慎顾着怎么和师姐玩“捉迷藏”,却又要计划着怎么给眼前这个傲然的萧子墨一个下马威,叫他这两年来,尽是欺人太甚!

    “宁儿,在想什么?”他乍然靠近的身影,淹没了远方的风景,这般高挑的身子,叫她抬眼不可及,低头只能自惭形秽。不过,没有必要看不惯这些,他可是整整大她七岁,想到这点,她不由心中松下一口气。

    她是倔强,而且好胜,这不服男儿之心,却是犹甚。

    这些年,他所做的,都要远远超过她所要承受,若是一个寻常的女孩,该是害怕,畏惧,该是恐惧,逃避,还有酝酿起可怕的恨意,但是她却不同。

    他越是要让她知道退却,他却越是永往直前,那个“恨”字,或许是有,在她有时无法承受的一瞬间,她就会升起恨意,而她心中最终所想便是,总有一天,换他跪地求饶,喊她一声:“少主!”

    此时所想,当属一个女孩的心理,可是女孩终究会长大。

    到时候,这般傲然倔强性子的女子,对他,怕不仅是一个“恨”字说得清的…

    这千金难买的“少主”两个字,多少难得?换却她几年的含辛茹苦?

    他待她同府上其他师兄妹们不同,似乎是特别的严苛,冰寒。

    至于原因,也不外乎那一点:眼前这个男子和她是有深仇大恨,因为她姓凌。

    这样待她,也算人之常情,灭族不够,这般折磨着遗孤的滋味,倒是安慰了他不平的心?

    不,他却不会是这种心里不平的人,折磨只是一方面罢了,他留着她自然是有重用,是他心的太深,她一点也不知道,他似藏有太大的阴谋,一个将她卷进去的阴谋,一个她也不知,自己已经有半只脚踏进去的阴谋…

    他要她知书,他遣琴师教她琴艺,他请舞姬授她要舞艺,他会抽空与她对弈,他会检查她的字迹,就算长时间不在山庄,一回来他便会听她抚琴,看她起舞弄清影。

    挑灯深寒墨汁尽,

    弦断出血犹不停,

    舞姬敛眉凝冷眼,

    一曲停时还不休。

    记得初到山庄一个月的时间,就连用膳就寝之时,她还要想着今日所学,明日之计……原来已有两年的疲惫,那些技艺,足够让她疲惫,他的冷冽寒目,随便淡淡说得一句话,便将她打入谷底,没有勇气继续,让她心力憔悴…

    吟诗不作对,不可。弄琴不起舞,是过。

    知礼不学医。不能。弄兵不学计,是虚。

    只是累到疲惫,她也偶尔会故意玩失踪,在城郊区外面看却那些与自己一般大孩子嬉戏玩耍的时候,心里同样是向往,可是回首无意看到那些身后他派来跟着她的人,她便一下子没了性子。

    无可遏制的落寞还是会不期然的蔓延开来…

    展先生曾是与她说过,世事之理,要得到,必先失去。

    或许,她要想将他踩在脚下,她必须牺牲这般同龄美好的嬉戏耍闹…

    可为何她这般童真的年龄,就要这般学着取舍了呢?好累,她也觉得自己好累…

    不过,很快就要结束了,相信很快。她便可以自由了…

    看到眼前的小人儿还在神游太虚之中,她的眼眸闪过了惊愕,落寞,失神惘然,却又是坚定。他的凤眸眯起,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她,静默不语,她应该还是在想玩什么花招,她那坚持不懈的性子,有时让他不由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与她耗下去!

    因为他的性子也同她一样,永不怠倦的傲然,这世上还真没有不服从于他的人!

    要驯服这么一头小野兽,看来自己昔日的方法一直都错了…

    他欲开口,看却那小人儿,抬起了娇颜,淡淡的回答道:“宁儿在想,少主什么时候放宁儿自由…”

    他一怔,眸中的蓝墨甚浓,这小人儿,还真当是有胆大包天如此随性,想什么说什么!!她以为他不知,她这几日都干了什么好事吗?!

    他,萧子墨,最是能忍,可是这两年对她的囚禁,她竟然还这般顽固不化?!她还真当他不敢对她动真格的吗?

    看来正如他自己所想,他待她还不够狠,她还不知什么叫做屈服!

    她静静的看着他,看却他眼眸闪过异常的深寒,心中一凛,隐隐直觉得这一次,或许自己真的逾越了他那般不可一世的傲然,那后果不堪设想…

    随即弯眉,她浅笑着立刻补充道:“少主,何必当真,宁儿是开玩笑的呢~呵呵~~”

    迈开步子,转过身,决定速速离开这寒意杀气甚浓之地,可是哪料到,不是这么一句话,便可将他心里的怒火浇灭的!

    虽然在他的绝美容颜上,没有显露那般怒意,他的心已经起了凛冽,从他下一刻的动作,便可判之!

    他旋身极近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看却她的指尖流淌血液不息,鲜红刺目,她负手而立的背后已是一片刺目红…

    他的眸间染上了墨兰的深不可测,修长的手轻轻一用力,便在她的小手上加诸了不可遏止的力道!

    这种做法,他…是要在伤口上撒盐?!

    可恶,卑鄙!

    那瞬然的疼痛,如刀割般刺进了心扉,她的面色瞬然煞白,紧抿的唇依然倔强,可是,太痛,她不由叫出了声,水眸不由染上了水雾,她却是依然直直得望着他,眉间的痛意,不由让人疼惜。

    他只等她说一个字,他只等她的求饶,他便放手,这般做法非君子,可是,她的性子怎么如此顽烈,硬是要与他作对!!

    他勾唇邪魅得笑着,暮色将他坚毅的脸庞,勾勒如绝美的仙,可这仙的心,怎么如魔一般残忍!

    看到她不语,他的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血液包围了这一双大小手,如断线般滴落在地,地上泛起了一朵美丽刺目的莲…

    “少主,若是觉得这般做法,能让宁儿服从的话,只怕少主只是在白费力气…”她苍白着脸色,却口口声声依然说着这般冲撞的话语!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好,我看你倒是能忍多久,我倒是看看,谁更能忍!

    “少主,若是希望宁儿死去…那么少主继续便是…”她咬唇,唇边渗出了鲜血,她已经哽咽,双眸的水珠,泛滥满面。

    是身体承受不了那样的痛,才会流泪,不是她的心在屈服在流泪!

    或许,是她的心流泪,但她却不知。

    什么?!她这是在威胁他,以为他真不敢杀她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