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繁华浮沉中,佳人若惊鸿  第73章 毒心似樱羽

章节字数:3134  更新时间:09-11-04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呵呵~太可笑,早知道她是萧子墨的人,她还那么信任与她,真心待她…

    人心真的那么不可测?她们互相关心,取暖,她留的那些泪水也是假的吗?!

    可她如今为何这般陷害与她?!

    她的心已经翻天覆地,原来背叛的滋味,是如此难耐!

    然而,她万万也没有想到萧子墨会瞬然出剑,当下那一剑就刺破绿衣的喉咙!!

    血色潋滟绝美,不忍让人直视的花朵在空中绽开,收敛,凋谢,逝去……

    绿衣面色惨白,一声惨叫都还未来得及,瞪大了充满血丝眼眸,颤抖着孱弱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又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好一个杀人灭口!!”嫣宁失神惘然的回头,无绪得看着他,心似乎已经竭力,那个还以为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萧子墨,你若想嫁祸于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你大可一剑杀了我痛快!!”嫣宁冷冷得笑着,回眸看着那个风姿倾城的少年。

    令人讶然,一个十岁的孩子的心思,如此百转,简直大逆!

    她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少主谋策?!明明是她做的居然还可以反过来陷害少主?这女孩的心思怎么会如此之深,如此可怕!

    “你在说什么!!”萧子墨冷声沉喝,他的怒意已经到达了极点!冰寒的双目透出凛冽的光芒,似要撕去一个人的灵魂!

    “你们都给我出去!宁儿,你留下!!”他对着周围看客冷声怒喝,那些师兄妹看到此情,魂魄去了一半。他的怒意鼎盛,少男少女们从没有看过这样子的少主!!

    他们连忙怯怯得退了下去,从不敢说一个不字的顺从门徒,当然在这种情况也更是会听令。他们是心底不由害怕…莫良试图留下来,萧子墨的剑,去已经抵在他的肩头,“莫良师兄,你下去吧…”她淡定的道,心如死灰,眼眸中隐约已经染起了恨意。

    她本不懂恨这种感觉,那也是他教她的!

    她从不知道自己对他的不服不从,会演变成恨意,深深的恨意…

    “这难道就是少主,折磨宁儿的方法之一吗?!”她勾唇冷笑。声音依然稚嫩,带有孩童的稚气的她,她却有一颗一般孩子没有的心,那颗强韧的心。

    那绿衣本就是少主的人,是他那么残忍至极得杀了刘总管,让绿衣做伪证,嫁祸于她,这么一场戏码,足够精彩,足够引人入胜!!

    “丫头,你不用再演戏了!”他勾唇冷笑,伸手一把扣上了她的脖颈,如此俊美如此的人,心肠为什么会那么狠毒!

    她到底和他又何深仇大恨,他何苦如是折磨她不放!就因为她是凌家人,所以他要这般处心积虑至她于死地,不,那是至她于生不能死不得的境地!

    “你们的计划的确完美得无懈可击,只是我说过不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擅作主张!”他修长的手指轻然一扣,勒紧了她纤细的脖颈,一股无法穿透的气,闷着自己的心底,她感觉自己这一回,真的会死去…

    他的怒意已经到达了不可遏止的地步,深眸透出了幽夜的蓝光,那是他怒意燃起的征兆。她并不明白,他此话又是何意,也不用去明白,眼前男人说的话,句句寒心彻骨…

    此时,他就如一头要啃食猎物的野兽,虎视眈眈得要撕裂这个小人儿,毁灭,杀谬的欲望,愈来愈烈!

    原以为萧子墨其实不该是那样的,他送了她糖葫芦,他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已经默许了她的要求,他还是有点关心她的,是吗?那一窜糖葫芦的赠与,就与雪夜带走她的温暖如出一辙……只是现在的一切,都将那些初生想要再次依附的心给狠狠打碎了。

    萧子墨是萧子墨,他就是你看到的萧子墨,冷漠无情,残忍,狠毒…他与温暖那个字眼扯不上半点关系!

    她不作任何反抗,安静得闭上眼睛,任痛苦淹没她的意识,脑海只有一片空白…

    忽然间,景傲厅内,怦然一声,眼前破窗而入了十来个黑衣人,将对峙着的他们团团围住了!

    很好!终于出现了!

    萧子墨勾唇的笑意一闪而逝,双手离开了那脸色苍白的小人儿的纤颈之际,另一只手却是扣上她的腰际,紧紧禁锢揽她在怀中…

    倏然间,剑气交加,来回的旋旎,景傲厅风起云涌,深浅的呼吸,交杂着,一刻不会松懈的防御攻击。

    趁势,嫣宁欲挣扎脱离萧子墨的钳制,却发现他的力道,根本不是她力所能及的!

    “放开她!”周旋之中,黑衣人中有人率先喝道,一剑便直直得向萧子墨的手臂刺去…

    她心中一凛,是女人的声音…

    她抬眼,讶然,她认得:是她!神秘的黑衣女人…

    她是怕误伤到她,才将剑刺向萧子墨的手臂,可他就是看准了他们不会伤害她,他就那她做盾牌?!

    可恶卑鄙的萧子墨!

    她开始在他怀中疯狂挣扎,但是萧子墨却依然不动如山,出剑的速度,让人目不暇接,那些来回周旋着的黑衣人,却显然有些吃力…

    “我说一命抵一命,如何!”他轻然笑着,收息站定,风云停,风云息,那黑衣人群现在仅存了那个女人,其他的已经全数倒下,皆是死于一招致命…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上次是两年前的竹林,这样的场景,让她不由叹为观止,他如此一人应对多数的来袭,寒剑辗转,身边还紧紧揽着她这个多余的“包袱”,却依然在对方的围困中,游刃有余,想想他一招一式他所教与她的剑法,没有什么不同,她却没有那种境界,抛却恩怨,现在头一次对他是另眼相看,还有自叹不如。

    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拿她威胁于他们,他这是在向黑衣人试探什么吗?!

    他说的一命抵一命是什么意思?

    她根本无法明白,此时却只听那黑衣女人道:“傲天山庄的庄主,果然不同反响…”

    黑衣女人明显是在避而不答,转移话题。

    “不,应该是四命抵一命…”朗朗笑声回荡在景傲厅,萧子墨仗剑旋身变幻了方位,侧对着那个黑衣女人…

    “哈哈哈!卑鄙小人!嫣宁,你还要留在这里吗?!我们走!”黑衣女人的怒意已经被燃起,狂笑似在掩饰自己的慌乱,她的长剑直直得向嫣宁袭来…试图引开萧子墨的注意力,然后再纵身劫走嫣宁…

    可是…计划遇到了萧子墨,往往就化成了泡沫…

    萧子墨并没有做任何回避,依然不动如山,可是那女人的动作却忽然僵住了,她睁大了双眸……

    “卑鄙小人…”她哽咽了,嘴里涌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染上了黑沙,她的气息已经减弱。

    无疑,她的下场是死…

    她死了??!

    跟在他身边,生死一线,她早该就明白,可是心中却还是禁不住,空落,悲伤,生命在他的眼中难道真的那么渺小?!

    他太可怕…

    嫣宁惊然的看着她,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她怎么会…死了?

    萧子墨太可怕了!他是如何做到的…实际上他在旋身引开女人注意力的一刹那,那女人的半只脚就已经踏进棺材了!

    独门暗器,她当然还未学习,也未曾接触,她当然不知……

    那么说,她唯一摆脱这里的靠山,已经消失了…

    也就是说,她今日也必死无疑了,方才他拿她,做盾不就是想让她死吗?!

    “事到如今,宁儿,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一个很出色的手下…”萧子墨,收剑淡淡的笑着,看着那个全然惊愕的人儿笑意越加深浓,方才他眼中的怒意冰寒现在却已经全然退却,俊然的眉眼在月光下,温润如玉,翩然绝美…

    可你不会想到他是一朵最毒的樱羽,迷人眼,却刺人心扉。

    他白袍上却丝毫没有沾上丝毫潋滟。

    他跨步俯身掀开了女人的面纱,这是一个苍老饱含风霜的女人,也是她第一次看清楚。那个俯身叫着她宫主的女人…他用他那修长的指尖,沾了点女人流出来的血液,起身,向她慢慢靠近。

    她静立在月光中,无思无绪,明眸衬在苍白的小脸上,秀眉微蹙,不由让人疼惜,狂澜的心似乎失去了心跳的能力,经历这一切,她再也无法猜透他的心。

    她不可能以常理来推断这个绝美少年的心思…

    他的指尖滑过她的唇,染上了鲜红…

    她没有战栗,她也没有害怕,似乎是知道尽头即将降临…

    她无需惊愕,他要她死,她已没有挣扎的余地…

    她的猜测又错了。

    “宁儿,觉得这味道如何?樱羽之毒,一沾致命。”

    他随即倒了,一杯茶,钳制着她的下颚,给她灌下,如此彻底结束,也好。

    她依然静静得站着,却是听他轻笑道:“放心,宁儿,我是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

    “宁儿,听好了,这樱羽之毒,是从季末暮时的樱羽花瓣内提炼出来的花汁,可药用,用量少,也可用作于作蛊,受蛊之人会失去心智,用量过多则就像她那样…记下了吗?”

    他收起笑意,正色肃然道。

    什么?失去心智?

    她的心彻底颤然,方才那么一沾,他是要控制她的心智?!他是要她臣服于她,没有灵魂,散尽天良得做个杀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