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繁华浮沉中,佳人若惊鸿  第78章 零落心悸泪

章节字数:3082  更新时间:09-11-04 22: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梨雪剑第一次噬血,而且是指向它精心创造的主人。

    “少主…”惊愕的声音在梨落厅响起,是莫良师兄…他看到了狼藉的梨落厅阁,洒满一地的笔墨书画,还有那惊人的一幕,师妹的剑锋就被少主紧握在手里,血色渐染了他的衣袍刺目不堪……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少主的血,一个一步之内也不予人靠近的少主,怎么会受伤?!一个从没有人动得了他分毫的少主,怎么会流血?

    然而,他就是真的受伤了,他的血液几乎渐染了他绝尘的锦衣,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动手之人居然是少主极尽疼爱的师妹—她伤的少主!

    嫣宁脸色煞白得回头,看却师兄由远而近走向她,惊愕难以置信得望着她,

    “嫣宁??你这是在做什么?!”第一次莫良师兄责备于她,狠狠的将她推开,梨雪剑扒拉一响落地…

    方才一经把脉,细经推敲才知,他体内那股攒动暖寒是毒,那般脸色,是毒正在发作!

    而且让人惊讶的是那毒潜伏在他的体内至少有十来年的时间了!

    五年了,她居然才发现,原来那般狠心用毒之人还会受毒所倾噬……

    那就是他的软肋!所以,她才会忽然间断然出剑,那样可以毫不会吹灰之力,一剑杀了他!

    可是,她的剑此时已落。她的手为什么忽然松开了,她该是狠狠的刺进他的胸口…

    她的手在颤抖,是心在颤抖,看着莫良师兄给他输真气之时,心中茫茫然,拂袖转身,愤然跑出了梨落阁。

    “师妹,你去哪!”后面莫良师兄的嘶喊关切,竭力担忧,但是她充耳不闻,依然向前疯狂得跑着。

    落雪未满,她不想承认,她害怕承认,她,嫣宁,居然对一个五年来恨之入骨之人有了不忍之心!

    就是因为他那些虚情假意的百般讨好,他那些殷勤奉献的虚假温暖?

    凌嫣宁!你醒醒,你难道忘了那个卑鄙的人,是如何整整囚禁了你五年吗?你难道忘了那个残忍至极的人,是如何折磨了你五年吗?

    她不要刀剑习武,她不愿看却毒蛊攻心,她不想弦歌弄舞,她无意兵事战术,她只想和城郊的同龄孩子一样,玩着,闹着,吃着甜甜的糖葫芦…

    呵呵~糖葫芦?她不要,她再也不要他给的糖葫芦了!

    一个孩子的童真,在五年里,完全被毁了,到现在她未及簈,却发现自己的心那般苍老…都是因为他!

    恨意交杂,心却不随意,嫣宁,你是怎么了?半月之期,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相信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得妥当,只待她一声令下:他—萧子墨必须死!

    几日来,嫣宁也未曾见到他。不是他没有出现在梨落阁,而是他来了梨落阁却被她拒之于门外…按理来说,应该是她主动向他道歉,她以下犯上违逆了少主之意,居然还出手伤了少主,而不是他来安慰她。

    若是很久以前,他定会不顾一切杀了她,他的忍耐不也是有极限的吗?她这般“大逆不道”,他却是像没有发生什么一样,依然照常来梨落阁…

    “嫣宁师妹,你在吗?少主来了…”莫良的心中也充满了焦急,不敢抬眼看少主的深眸,可是他的嘴角却依然泛着风轻云淡的笑意,似乎一点也不责怪嫣宁师妹的任性…

    是啊,五年时间了,她任性倔强了五年,少主从没有对庄中违逆他的手下宽容过,就算是一点不从,他也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可是唯独待嫣宁却是异常,像是兄长给予妹妹的疼宠,却又感觉超乎兄长亲人的宠溺。

    只是嫣宁却不领情,她依旧是那么任性自我,她伪装的顺从,其实大家都能够看得出来。或许是初来傲天山庄,那时所看到庄内与庄外的世界不太一样,无数的鲜血,给小小的她照成了太大的阴影…如今,却已无法修补好她心中的空缺…

    “宁儿,当真不想看到我吗?”轻浅的声音在门厅外响起,磁性,温厚,她听得道,但是假装没有听到,讨厌憎恶的绝美脸庞,她一刻也不想看到,不知为何,她的心底却是疼痛得翻滚着。门厅吱呀的开了,进来了那个绝世独立的身影,修长,挺拔,眉间却带着淡淡得笑意,温柔得像是梦才会有温暖亲人,她清清楚楚得看到了,光线里的男子,如九天之外的玄仙,但是她却侧过了身,假寐。

    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他的气息越来越近,将她的所呼吸的空气通通占有,

    “宁儿,是哪里不舒服吗?”温暖的手撩开她的额发,探上他的额头,另只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掌心的红艳,没有退去…

    她却反手讲他的手给拍开了,似乎料到她乎如此发脾气,他却依然包容得笑着,纯粹的笑意,不喊任何杂质。

    “少主,不觉得你自己太假了吗!”那是一句很狠的控诉,在旁的莫良一怔,为何师妹还是那么任性呢!

    “师妹,你在胡说些什么?!”莫良语重心长,在庄中亦只有莫良与她走得最近,却也不懂她的心思,少主费尽心思得对她的好竟然被说成了假意无心?

    “莫良师兄,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他!”公然违逆的话语,她不是没有讲过,稚气的娇喝,吐露的却是如此赤裸尖锐的话语,这让厅室进入了一片难耐的静默…看得出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抖,听得出她语气里的哽咽。

    而他却是依然不怒也不恼,掰开她的身子,看到却是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

    “莫良,让她静静,你先下去吧…”莫良心中只有叹息,默默退下,少主的傲然脾性,还有那主子的威严,已经为了她降到不能再将的地步,她居然还如此顽固?

    厅内静默,香气袅袅,窗台置放着垂笑君子兰。

    忽而箫声起,带了一室的旋旎迷音。音如丝线,似在锦青笺晕开一条桃花溪,画竹楼,描画舫,望尽江南春色,卷走寒冬的气息。

    春雨初歇,桥畔伞中女子凭栏而依,半面清冷妆容,似灵山仙,拂袖抬眼,不经意丢下一只手帕,转而颔首低眉,路过的清朗少年回眸凝眉间却迷了眼,驻足停歇,看那女子含笑桃花靥…春水流淌汤汤,一曲长歌轻扬。千丈明灭灯火,风轻凝烟弱。

    暮雨千山碎,红叶翩翩携袖飞。

    清风吟诗醉,霜林悠悠弦歌随。

    :箫音似是九天玄音迷落凡尘路,看君凝眸长相顾。

    轻抚衣袖一夜尘埃浅浊如迷雾,镜中朱颜秀眉蹙。

    一曲罢,寒风凌,似是沉醉,似是独醉,才会觉得心那般憔悴。

    “宁儿宁愿相信世上欺世盗名之人,也不愿相信少主的虚情假意!”静默的厅室,却忽然响起了她的话语。原来一颗小小的心,居然会是如此的坚毅…她说完,重新侧身,蜷缩在了锦被里,隔绝了世界的一切,只留她自己。

    不是不愿信,是害怕相信以后若发现纯粹只是欺骗,是他的“攻心之计”,她又该如何承受?她宁愿相信温暖从不曾存在过,也不想相信存在的温暖是虚假的…

    那样的害怕,只是因为小小的心房早已生了依赖,对他的依赖…

    似却至亲,如父,如兄的依赖。

    “信也罢,不信也罢,我只想问宁儿,宁儿当真是不愿再见到我?”声音如方才那箫声细腻静默,似是冬天的傲梅,开出了血一样的颜色……

    那蒙在被子的人儿,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哽咽,她从不曾这样过,纵然有千般的执着,她也不会轻弹泪滴,如此这般,宁儿倒越不像宁儿了…

    “对!我不信!我不信!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哽咽,失控得喊着,似忽然爆发一般,压抑了许久,压抑到无法淡却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什么时候起那么脆弱?

    心疾之痛没有征兆得袭来,才会让她那般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她的世界忽然一片静默,只有自己的残缺的心跳声。

    似乎察觉那人儿的异样,掀竟开被,竟发现,那小人因为心疾不经意复发的痛扭曲了小脸,她痛得只能咬着自己的手,却始终也不吭一声,朱红的血影染上了手臂,染落了一被的刺目。

    “你这是干什么?”本是一片静默,他的怒意染上了深眸,坚毅的脸庞只有了凌烈,拉住她的小手暴喝。她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早知她倔强好强,再痛再难受也不与人说,可这般情形,又似回到当年她用剑自残的情形…

    他以迅雷之势,将小人儿揽在了怀中,轻褪罗裳之时,她却开始疯狂得挣扎起来,心疾之痛伴着着自己倔强的心,让她疲惫无力,却无法阻止他,她再也不要他出手相救!她不要他的假意施舍!

    “宁儿!听话!”

    几乎是不给她挣扎的机会,他一把便钳制住了她的纤弱的身躯,利索地解下手中的绷带,双手覆上上他的颈边那朵刺目的红梨之上,一点一点引渡,一点点地退却她体内肆意窜动的痛…

    她怔怔得望着他敛下星眸的容颜,眼眸空洞无绪,痛退去了,心痛却还是依然,反而越加泛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