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二章 情殇

章节字数:3613  更新时间:10-08-14 23: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御书房,龙涎香消。

    “丞相,这么晚还把你叫来,这个是兵部尚书前日送来的奏折,此次出战,虽然胜了,但是伤亡还是惨重。”陈渊略显疲惫的用手支起脑袋。

    “臣认为,从胡蛮之地想打开对中原的缺口甚是不易,若又想大举进军,恐国中军力因前些战火频繁而有所欠缺,还须五至七年的囤积。”

    “这朕也知道,可还有一条路,大概丞相也知道吧?”

    “陛下,丑时已过,是该歇息了。”

    “哼,叶丞相是担心他不愿帮我们,他现在身在北厥,一切由不得他做主。”

    =================================================================

    龙轿摆驾瑰珑居,却无人接驾。

    轿中的陈渊一怒之下,命人落轿,掀起轿帘直奔大门而去。

    门被猛地推开,内里的荒芜让陈渊倒吸了一口的凉气,没有人气味,仿佛孤冷百年都无人问津,才短短六个月为何这般模样,这里哪有身处皇宫中感觉。

    没有人打理的荒草没过了小腿,壁上的藤蔓干枯如老人枯瘦的肢干,跟他的主人一样了然失去生气,那么无望。

    更另陈渊吃惊得是,居然连个传话的也没有。陈渊推开了主寝的门,不经意看见了高悬的匾额用朱红写着‘情归’。

    卧寝被打扫的一丝不苟,案几上摆着墨研,毛笔被用得很旧,但还整齐地摆放着。床上只放着一张单薄的被子,是夏天送秦穆来此时用的被子。

    这时门外的侍卫拦住一个穿着碧色衣服的宫女,待宫女说了她这儿奴婢后便放了行。

    宫女跛着一条腿挎着篮子进来,朗声到:“主子,用餐……了,陛,陛下……”

    宫女惊讶的扑到在地上,这才反映过来门外那么多侍卫是怎么回事了。

    “平身吧。你家主子呢?”

    宫女有些费力地起身,望了望陈渊身后的床说:“不,不在睡觉吗?”

    “什么?”陈渊觉得事情变得开始蹊跷。

    “难道我家主子昨晚晚宴没有,没有回来?”

    陈渊冲上前,一巴掌甩在了宫女的脸上,宫女踉跄地倒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去,把这里所有的下人都叫来?”

    宫女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陛下恕罪,这里只有奴婢一人,再无下人了。”

    “这……”陈渊看着地上撒出来的饭,几个馒头一些青菜几乎不沾油水,而且下人只有一个跛脚的丫鬟。

    陈渊再一细想不对。

    “来人,命人封了南隐的使馆,连一只苍蝇也不许给朕飞出去!”陈渊甩袖出门,一旁叶丞相低声问:“陛下以为南隐的人趁昨晚带走了恕卿侯,臣认为……”

    “别说了,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

    御书房,端坐龙椅的王捏断了手中的笔。

    浓稠的墨汁晕染在宣纸上。

    忽然一个身着深蓝宦官服的太监急匆匆地来报:“启禀皇上,恕卿侯找到了。”

    陈渊立刻直起身子,探身问道:“在哪?”

    “在……在……在太医院……”

    太医院?

    “怎么会在哪儿?”

    ========================================================================

    太医院弥漫的药味让陈渊作呕,陈渊单手遮着鼻子,眉头紧皱地端视着匐在地上的年轻小药官。

    “微臣是,是在来太医院的秀苇湖看见他拿着酒壶穿得朴素,所以当时微臣并不知晓他就是恕卿侯,陛下息怒。”小药官说得战战兢兢,不时地拭额的冷汗。

    “来人,赏!”

    陈渊摆了摆手,让他退下。

    半天没有御医从秦穆的房中出来,便只好挪了尊步。一推门,便看见几个老太医在前厅小声地说叨着什么,一见陈渊进来,便个个都跪在了地上。

    “说!怎么样了?”

    “陛下,侯爷的病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前些的伤寒并未痊愈加之没有得以调养,而且侯爷的身体不知以前受过什么重创,所以身子骨虚弱。现在不仅饮酒过盛伤及肝脾,又受了一夜凉风,这,这……”为首的御医越说越怕有个好歹。

    “你直接告诉朕,恕卿侯的病几时能愈?”

    “老臣……老臣……这,这……”

    陈渊一把揪起了老太医的衣领,怒吼道:“朕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帮饭桶。什么叫前些的伤寒未愈?你们是怎么当差的,人病了你们都不知道嘛?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们全家陪葬。给朕医好,医好!”

    “遵,遵旨……”

    太医看着北厥王的离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个老臣抱怨到:“第一次见皇上如此盛怒,上次文妃之事也只是降了一级罢了。”

    “怕是,皇上这次认真了。”

    =====================================================================

    御书房的北厥王顶着疲惫之色坐在案几前。

    叶丞相拱了拱手上前:“陛下已经两日没有合过眼了,该歇息了,这样有伤龙体。”

    陈渊冷哼了一声,“休息?你听听,听听前日昏迷,昨日高烧又不退,你让朕怎么休息……”

    陈渊说到这时,不觉的声音低了下来,他在忧心,再为那个假的‘秦陟’而担心?这不是他陈渊的作风,至少不该是在他秦穆的身上。

    末了,陈渊又补上了一句:“朕还有半个天下掌握他的手里面。”

    “禀报皇上,恕卿侯他……高烧依旧不退,开始说糊话了。”

    ========================================================================

    韶华宫,北厥王的寝宫。

    鹅黄的帘帐内,秦穆脸色素白,眼窝深深的陷入,如同枯败的叶,气息微弱,嘴唇微微的开阖。

    陈渊俯耳在秦穆的唇边,模糊的听见秦穆唤着‘皇兄’又或者是‘陟’。

    陈渊看着那嘴唇冥冥间微微上扬,仿如以至奈河桥边和爱人誓约等待的情景。

    这是第几次陈渊感觉到难过,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让陈渊恼怒地抓起了躺着秦穆的衣襟,拼命地晃动。

    “秦穆!秦穆,你不是前些日还在舞剑吗,别在这儿跟朕装死,朕命起来再舞给朕看,朕不许你死,你听见没有。若你今日死,朕便要明日血洗南隐。”

    “秦穆,你给朕不许死,朕不要你死。”陈渊最后声音几乎不可闻。

    ========================================================================

    陈渊第二次出现在韶华宫时,是听说秦穆难吞药物。

    陈渊一进屋闻见药味便想吐。看着侍从不管怎么喂给秦穆药喝,都不见其吞咽,药汁从秦穆的嘴角溢出。

    陈渊看得着急,一把夺过侍从手中药碗,舀起一勺药,蛮横的塞到了秦穆的嘴里,可以听见瓷器碰着牙齿的声音,生生地撬开了秦穆的嘴。

    药汁灌入,却不见秦穆吞咽,陈渊知道秦穆其实是还有意识的,只是那意识却是——求死。

    一心向死。没错,这个世界在秦穆看来早已没有留恋了,活着一天便多痛一天。

    陈渊再也没有耐心,仰起头一口灌下了药汁,捧过秦穆的头,一点点地给秦穆喂下。

    在场的老太医都纷纷低下了头,他们都知道,这个帝王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极了这个吃药的苦味。

    陈渊抹过嘴唇,喝道:“叫人把剩下的药全部拿来,然……然后,都退下吧。”

    就这么地陈渊一点点给秦穆‘喝’下药去。陈渊轻轻地放平了秦穆,慢慢摸过自己嘴唇,却又突然觉得自己口中满是难耐的苦味。

    看着一旁还放着有蜜汤,刚想喝下。又看着秦穆微皱了眉毛,想是他也不爱这药的奇苦。

    陈渊小心翼翼的吻下,把蜜汤哺给秦穆。秦穆并不像喝药时般那样小气了,秦穆的索取让陈渊吃了一惊,秦穆的舌头慢慢舔过了陈渊的口腔,极慢地挑_逗人心。

    秦穆意识迷糊着,只能觉得这种感觉熟悉极了,像是皇兄,温柔如此。

    秦穆是那么得意,轻唤着——陟。

    陈渊悄然的合上门,秦穆的那声轻唤他听得到,那么清晰。陈渊摸了摸胸口——在疼。

    =======================================================================

    三天后,秦穆喝下的药起了作用,高烧已退,但人还是不那么清醒,时而还是昏迷。

    韶华宫的白玉池旁按上了药浴的木桶。

    说是来祛除秦穆身上难除的寒气。

    几日未合眼的陈渊,无心让嫔妃们去安宜殿侍寝,便回到了从不让嫔妃们进入的韶华宫。

    一进门,闻到不是黄芪黄连的苦味,而是药草渗出的芬芳。

    太医见秦穆的病势稍有稳定,故决意休息一晚。

    陈渊拨开绛红色的纱缦。蒸汽弥漫,那人散去发髻,头发垂在脸前,皮肤苍白,但是却被热气熏出了红晕。

    陈渊回忆着秦穆一点点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每一个过程,归降那天从高墙上跳下的软弱的他;营帐中有着和秦陟一样气息的他;第一次迈入瑰珑居轻轻念着匾额上的‘情归’二字的他;出征前去看他时夕阳暖照坐在秋千上吟着‘秋风会锁园中物,归期不遥何来望’的他;宴席上跳着剑舞时的有着翩若惊鸿之姿的他;以及,以及他的嘴唇……

    陈渊一步步靠入,吻下了温热的唇。像易碎的玉器,脆弱如此,美丽如此,陈渊的手颤颤巍巍地抚上穆的脸,可是吻落在穆的项颈时,便没有再继续了。

    在秦穆的左肩上有一个陈渊熟悉的印记——齿痕。

    为何秦穆和秦陟的身上会有一样的齿痕:一个左肩,一个右肩。

    这又代表着什么?

    秦陟满怀的希望,难道是为了秦穆……秦穆那么依恋的轻唤,难道是爱的声音……

    难道陈渊输了,输给了这对至亲兄弟。挫败感让陈渊想掌掴自己。

    他要确认,也许是个误会,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