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七章 过往

章节字数:3236  更新时间:10-08-14 23: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军队已经入了南隐境内,再走个四五天就要到盘旎山的入山口了。

    秦穆也能下床走动,虽然正值六月,秦穆还是不禁的裹了一件披风才出了营帐。

    秦穆迈入军医帐时,肖恒正满脸喜色拿着从北厥送来的信。秦穆朝肖恒微微点头打了一个招呼,肖恒有些在意秦穆踉踉跄跄的步伐,看到孟军医起身扶住了秦穆,秦穆朝孟信笑了笑,看得肖恒都忍不住想说,恕卿候是该多笑笑这样的话。

    孟军医有点担心地问秦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秦穆摇了摇头说:“谢军医担心了,身体已经好多了。”

    肖恒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便想离开却被秦穆问道:“肖参军,敢问我们还有几天到盘旎山?”

    “嗯……最多还有五天。”肖恒又坐回位置答道。

    “那这儿应该是坊山郡内,能劳烦军医给我一支笔和纸。”秦穆问道。

    秦穆在孟信递过来的纸上些了片刻递回给了孟信,说:“这是预防孟河谷中瘴气的方法,若军中药材不够的话,坊山郡内的山林中也内采集到。”

    “这每人一副药的话……”孟信瞅了瞅药方,药材并不是什么离奇的草药,但涉及的药材众多,而全军上下又有二十万人,不可能会够的,若要研制的话也不是两三天就能完成的。

    “这药必须在服用的前三天研制,不然搁置在空气中便会失效。”秦穆也知道这多少有些为难。

    “恕卿候,这二十万人的药份可是一朝一夕就可做好的,你现在才给药方,是不是……”肖恒是欣赏秦穆,但是遇到国家大事的时候绝不会偏私。

    “加大计量,放在将士们喝得水中便可以了。”

    孟信豁然开朗的一拍手,说:“对啊,这是个好办法。”

    “那在下先告退。”秦穆正打算起身告退,肖恒也连忙起身要走到秦穆的身边说:“恕卿候身体不便,在下送你一程。”

    秦穆细想,莫不是怕自己又跑了吧,想这几天马车周围多了卫兵,再一想肖参军的此举想必也是情有可原了。

    秦穆点点头,会道:“那就麻烦参军大人。”

    ====================================================================================

    刚出营帐,肖恒便说让秦穆在原地等等他,他把重要的东西忘在孟军医的帐中了回去去取。

    而此时陈渊也正从秦穆的眼前走了过去,并没有看到秦穆,而是进了一个小营帐中,秦穆上前两步,发现这营帐便是扉言的。

    扉言有些惊讶地望着陈渊的出发:“陛下,怎么来了呀。”

    陈渊坐在饭桌前说:“当然是吃饭喽。”

    “那陛下怎么不在自己的营帐中吃?”

    陈渊戏谑地捏了捏扉言的下巴说:“当然还要吃了你呀!”

    营帐外秦穆听这话的时候,立马从帐营门口退了几步,脸上慢慢地升起了红晕,一转身便和急急忙忙跑过来的肖恒撞了一个满怀,幸亏肖恒及时地拉住了秦穆,才不至于摔倒在地上。

    肖恒问:“没事吧,怎么了?”

    秦穆连忙解释说:“没、没什么。”秦穆的眼神瞟在肖恒拿在手上的信,然后引开了话题说:“是家信吗?”

    肖恒摸着头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说:“还不算是,只是、只是……”

    “是情_人的?”秦穆歪了歪头,开玩笑地问。

    “那个,这个不好说,我和他……我们……哎呀,不知道怎么说。”肖恒尴尬地想极力地说清他和安小公子的关系,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秦穆笑了笑,他觉得这个平时或者战场上精的跟个狐狸的肖参军,这次碰上感情的事情却有些笨笨的,甚至有些木讷。

    肖恒看着秦穆笑了,便真把前面想说却又没有说的话说了出来:“恕卿候应该多笑笑……”

    秦穆微微一愣,拉了拉披风低着头向着营帐走去,而肖恒紧跟在了后面,路过扉言营帐前望了一眼里面的,然后又把疑惑的目光投给了秦穆的背影。

    ====================================================================================

    陈渊捧着碗,打算津津有味地听刚才他问扉言的问题,你和秦穆的是怎么认识的?

    扉言有些狐疑和调侃地说:“陛下直接说,想更多了解些穆哥哥好了嘛,干嘛这么含蓄?”

    陈渊没有说话,扉言也自己开始说了以前的故事……

    ====================================================================================

    我叫余扉言,五岁的时候进宫跟着太傅老师们读书。

    不爱说话是扉言的缺点也是扉言的优点,这是穆哥哥说的。穆哥哥说,他喜欢安静的孩子。所以我学着一直安静跟在他身边,安静听他说每一句话,安静地看着他,而他却始终地看着另外一个人。

    如果说扉言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就好了,那样至少我可以问问如果我在陟哥哥之前就认识了他的话,情况是否会有改变,是否你注视的人就会是我呢?

    我六岁正式入住慈陵殿,那一年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大皇子和二皇子,那时候我错以为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什么神奇的法术,可以把一个人一分为二,因为他们真的太像的了。

    学院中的孩子大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的孩子,娇纵、张狂、目无他人,包括自己在内,只不过自己多了他们一份安静。

    第一次遇见他们是在穹武馆。

    那时是秋天,银杏叶泛着金黄之色,缓缓地落在了穆哥哥的腿上。穆哥哥静静地坐在秋千上睡着,手上的书斜倒在一边。

    陟哥哥提着剑从内馆中走出,唤着他的名字‘穆——’,却看见穆哥哥睡着了,所以放轻了脚步走到穆哥哥的身边。

    那时我诧异地以为那应该是一个人才对,可后来我发现了那完全是两个人,各自有着属于自己的角色。

    陟哥哥看着穆哥哥,良久陟哥哥伸出手,很小心抚_摸着穆哥哥的脸颊,怕把惊醒一样。陟哥哥的眼神温柔的像要渗出水来,也只有看着穆哥哥的时候才会如此。

    陟哥哥一点点靠近着穆哥哥,嘴唇快要接触在一起时,陟哥哥停住了动作了,只是在穆哥哥的额头上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后来,外公正式向穆哥哥他们介绍了我,那时我七岁,那天穆哥哥摸着我的头说,在学院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我的存在。当时我雀跃极了,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那以后我借着外公的光一直跟着穆哥哥,我的目光总是跟随着穆哥哥的每一个动作,而穆哥哥的目光却永远和陟哥哥的目光交融在一起。

    一年的时光很快,我记得很清楚第二天就我的生日九月十六日,为了要庆祝生日那天我回了相国府。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消息,穆哥哥中了毒并且生命垂危,那是皇上自云妃后第二宠妃——晴妃所为。

    当晚我死缠烂打求着外公带我入宫,皇上因受激过度旧疾复发。我一踏入穆哥哥的闲修院便看见陟哥哥坐在台阶上。

    雨细细的下着,御医们忙了一个晚上,直到清晨时分才从屋里出来,说是听天由命吧。

    当时我还不懂这个婉转词语的含义,但是看着陟哥哥一点点垮掉的表情就莫名的绝望,陟哥哥冲进屋里,我站在外面只是哭着,拼命的不发出声音的哭着。

    九天后,穆哥哥奇迹的好转了。这个消息我是隔天晚膳时听说的,外面下着连绵秋雨,半拖着鞋子举着伞不顾宫女们的阻拦,跑到了穆哥哥的闲修院,走到门口时看见了,穆哥哥们身边的小宫女芙儿,我拉着问她,穆哥哥是真的醒了吗?

    芙儿突然脸一红,点了点头,然后嘱咐我,穆哥哥现在正跟陟哥哥在一起。当时我不明白芙儿话里的意思,看她走了后,我便进入院中。

    却发现穆哥哥和陟哥哥紧紧抱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的感觉。心里不知不觉的疼了起来,伞落在地上时我迈开步子向着自己的慈陵殿跑。

    在穆哥哥的心里陟哥哥的地位是没有办法被取代的……

    ================================================================================

    “没有办法取代?”陈渊低语。

    “陛下?”扉言察觉到了陈渊的情绪低落。

    “嗯?”

    扉言笑了笑,转移了话题:“陛下知道江湖吗?”

    “江湖?嗯,知道,那是一个跟皇宫完全两个世界地方。”

    “穆哥哥说,江湖是个善恶分明,爱憎分明的地方。我十三生日的时候,和穆哥哥还有陟哥哥去过一个叫陆海的地方,是离南隐京城很远但很繁华的地方,也是每年向朝廷进贡盐的地方。那里还有很多的绿林高手,各路门派,据说从那儿出海可以找到海中的仙岛,穆哥哥说若是不在皇族出生的话,便会呆在这陆海,说陆海便有着江湖的味道。”

    “陆海。”

    “扉言也憧憬过那样的生活,但是这辈子只求下辈子可以实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