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八章 涉险

章节字数:3211  更新时间:10-03-09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可以骑马吗?”陈渊看着秦穆扯住缰绳,翻身上马问道。

    秦穆掉转过马头,说:“没问题的,今天是要过禾隆大道,请陛下下旨让军队以五旅为单位,分五次过吧。”

    “这一天下来,能赶得及吗?”

    “这……不好说,怕最后一队会赶不上,但卑臣会尽力带他们出来的。”

    ==============================================================================

    分别由三位将军和陈渊带的四支军队顺利的在秦穆和肖恒的轮流带领下过了禾隆大道。

    太阳还未下山,秦穆有些吃力的转过马朝着陈渊说:“臣去把剩下的两旅带过来。”

    陈渊望着秦穆有些苍白的脸色说:“你不要紧吧?让肖参军去吧!”

    “陛……下……”秦穆的话刚出口,一道白光划过了秦穆头顶的上空,紧随其后的是雷声的闷响。

    “该死怎么下雨了!”秦穆的眉毛紧皱在一起,咒骂道。

    “今天就算了,让他们先呆在孟河谷入口,明天再来过也不迟。”

    秦穆果决地说:“不行,雨过后瘴气会加重,而且明天要是药效有所削弱地话,会伤及士兵们的性命的。”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天快黑了又要下雨了,这怎么可能过去。”陈渊看着一脸固执的秦穆说。

    “卑臣愿意前去,陛下可要知道两万的兵马可是决定了战役胜负的关键。”

    “这……”

    “请陛下放心,只要陛下别忘了对臣说过,军队驻军彤玉关后一定答应臣,若臣能完成陛下的心愿便给卑臣自由。”秦穆坚定地看着陈渊低声说道。

    “不要冒生命危险,朕不同意。”陈渊拽住了秦穆的胳膊。

    “陛下莫不是担心我落跑?陛下后面的军队里还有扉言呢?卑臣不会轻举妄动的……”秦穆挣开陈渊的手臂,双腿夹了一下马腹,消失在了禾隆大道延伸向内的深处。

    陈渊摊开刚才抓住秦穆胳膊的那只手,这时肖恒来到了陈渊的身边说:“要不臣也跟去吧?”

    “不了,你才刚跑完一趟。”陈渊拍了拍肖恒的肩膀说:“相信他这次……”

    ==============================================================================

    接应到最后军队的秦穆,在中途突然喊停,一旁的陆将军问怎么不走了。

    秦穆看了看四周,喉结上下浮动了一下说:“我们好像刚才经过这里了。”

    “怎么会?我们不是一直顺着大道走的吗?”陆将军不觉得冷汗冒了出来。

    “你确定我们一直在走大道对吗?”

    “是的啊!”

    “难道是瘴气作用,我们都出现幻觉了?”秦穆开始疑惑了,从刚才开始秦穆隐约觉得不对,可是又不知道是哪里,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在禾隆的中部不停的打转。

    “穆哥哥……”身后马车中,扉言掀起了帘子,脸色发白一脸想吐的样子喊着秦穆。

    “怎么了,扉言?不舒服吗?”秦穆下马走到扉言的身边。

    “穆哥哥,马车颠得我想吐。”扉言捂着嘴。

    “最开始路颠簸吗?”

    “也不是,中途就颠到不行了!”

    “果然,我们迷路了……”秦穆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们之所以感觉不到颠簸的原因是幻觉让人和马均产生了幻觉,所以一部分神经被麻痹了,而扉言坐在车内,呼吸到的瘴气较少,所以感觉的才清楚。

    “……”

    片刻秦穆突然下令,要士兵们砍断一棵树,秦穆蹲在木桩前看了看,转身跨上马指着一个方向下令说:“一直朝这个方向走,不管遇到什么阻碍都不要停下来。”

    “这是为什么?那个方向可是我们走过的地方。”陆将军问道。

    “那个方向在年轮的方向上显示的西边,我们只要一直朝那走便一定能出去,禾隆大道应该是一条直西的道路。”秦穆拉了拉缰绳说到。

    “喝!恕卿候好智慧呀,能想出用年轮的方法看路。佩服佩服,看起来我这条命可是侯爷你救的,我陆烽若是今天能出了禾隆大道,便要和侯爷拜把子。”陆烽拱了拱手说。

    秦穆笑了笑,说:“若是出不去,陆将军还就不愿和我成兄弟啦?”

    陆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怎么会,和侯爷拜把子可是要经过陛下的同意才行呀,而且我还担心侯爷你不同意呢,去年和南隐的那场迂回战里是我杀了侯爷你的成将军。”

    “……”秦穆敛起笑容,眉宇中透出了一丝忧伤说:“陆将军就不要陈年旧事了,各为其主嘛,陆将军也不过是为效忠国家罢了。”

    “侯爷,后来的那几场战役里,我始终没有见到侯爷的身影,您被降的时候我就觉得其实侯爷不是南隐的大皇子,而是大皇子在龙滩和庭安之战的军师。可没有想到您和大皇子居然长得如此想像。”

    秦穆清楚的听见陆烽口中对自己的人称,从‘你’变成了‘您’,秦穆看了陆烽笑着说:“是,我是我皇兄的军师。”

    “啊?原来是真的,我们北厥的将士可没有少在您部署的战斗里吃苦头,各个还说肯定有个出鬼点子的主呢!”陆烽豪放的性格从他什么也不避忌的话中流露而出。

    “是不是还说了我不少的坏话呀?”

    “那可不是,但是大家真的是觉得南隐军事方面才能很棒,当时都有想撤退的想法了,若不是陛下认准了您的皇兄的话,说不定也收手了呢,这两仗打得太辛苦了。”

    “陛下……他真的很喜欢我皇兄吗?”

    “那是当然,您的皇兄被救走的时候,陛下一直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到天明呢。”

    “哦。”

    “对了,侯爷你真的很厉害,能教我兵法吗?陛下说我只懂蛮力不懂战术。”

    “有机会……一定……”秦穆眼里的物体开始变得模糊,脑袋像塞进了棉絮般地不能思考。

    “啊!侯爷,你看前面有灯火,我们到出口了……侯……侯爷……”陆烽看着秦穆向马一侧倒下时,急忙用手接住秦穆的身体,把他捞到了自己的马上了。

    扉言闻声也掀开帘子问,怎么了。

    陆烽手里抱着秦穆,笑着回头说:“言公子,没事侯爷他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晕倒了,我们马上就到了……”

    陆烽今年二十,是不折不扣的一介武夫,从爷爷那辈开始就是开武馆的。陆烽十六岁便入宫随皇帝四下征战,陆烽有着和他年龄不符的单纯,所以陆烽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而陆烽觉得自己怀中的人便是个大好人,这也是陆烽的第一印象使然。

    ==============================================================================

    陆烽懊恼坐在驻军营地中央的篝火旁。现在的他只能看着副军营帐里灯火通明了一个晚上,现在已是启明星闪烁,月亮只留下了淡淡的一层薄影。

    营帐的小窗边站着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裳的男孩,正踮着脚尖向努力地里面张望着,眉头紧紧地锁着。陆烽记得他,是陛下怀里的男孩或者男宠?陆烽只知道他叫余扉言,而且他对恕卿候很好,其余感觉则是疑惑和不屑,他看不起出卖身体的人,所以在他的眼里,秦穆的智慧、淡定、倔强与清冷,那是跳脱于世俗的完美混合。

    他曾失神于秦穆的剑舞而倒酒倒到溢出杯口,他还记得那素青色的袖管随风而起,浅色的薄纱在他向后弯腰的一瞬间滑落下肩,他用手轻轻的撩起,他的一颦一举柔而不媚,而他的眼中有太多的悲伤,让人想去探索想去抚慰,就这样陆烽的心里烙下的一个绝尘而出的飘然若仙的人。

    他的心动了吗?

    天已亮,太阳却迟迟不出,厚重的云开始在上空一层层的叠加,越压越低……

    ==============================================================================

    肖恒摁着眉心刚走出了军营,却被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给吓了一跳,肖恒听到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秦穆怎么样了。

    肖恒有点困倦地回答:“已经脱离危险了,军医们正在配药,侯爷有陛下看着不要紧。”

    说完,肖恒懒懒地伸了伸腰背,打了一个哈欠朝自己的营帐走去。

    扉言用轻轻地指尖点了点的陆烽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说:“……他……我……看不到,你能看下里吗?”

    陆烽比扉言整整高出了一个头,说实话陆烽也想看看里面秦穆的情况,随即就答应了扉言。

    扉言等着陆烽告诉他结果,而陆烽则是看一眼就背过身,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扉言本想追问陆烽,但看到陆烽不自然的僵硬表情就没有再问。

    这时陈渊走出了营帐,看见了有些没头没脑在门口转悠又不时的在窗前跳起来的扉言,脸上有些疲倦的笑,拉过扉言的胳膊说:“跟做贼似的,进去看吧。”

    扉言眼睛一亮,露出一个调皮的表情说了一声:“谢过皇上!”便溜进了营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