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九章 动摇

章节字数:2970  更新时间:10-03-10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渊刚没走出两步,就看到陆烽的大块头挡在自己面前,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陈渊拍了拍陆烽的肩膀说:“恕卿候已经不要紧了,不是你的错是他太倔强太要强了。”

    陆烽抬起头看着陈渊,鼻子泛起酸眼睛蒙上水汽。陈渊被陆烽的反应吓着了,他十六岁就跟着自己打仗,不管受了多重的伤都没有见到含过眼泪。

    陈渊扶起陆烽的胳膊说:“起来吧!”

    “请陛下罚臣!”陆烽说得果决。

    “好,罚你,罚什么等朕想好了再告诉你,先起来吧。”

    陆烽站起身,陈渊绕过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回去休息吧。”

    “陛下?”

    “嗯?”

    “……谢主隆恩”

    陈渊知道陆烽想说得不是这个,他知道陆烽是有话想跟他说,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多余力气去过问了,紧绷了一个晚上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需要休息。

    陆烽看着陈渊离开的背影,想起了他在秦穆营帐的窗外看到情景,陈渊俯下身子吻着着秦穆,手指轻抚着他的脸,动作温柔得不像他认识的北厥帝。

    ====================================================================================

    秦穆隔天下午醒来后,就闻见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秦穆翻过身背对着桌台,用手捏住了鼻子。

    陈渊端起药汁坐在秦穆的床边说:“醒了就起来把药喝掉吧,别想再逃了。”

    秦穆一把把被子蒙在了头上,陈渊拉开被子把秦穆拽了起来,把碗递到了秦穆的唇边,命令道:“喝掉!”

    秦穆不耐烦地端过碗,抿了一口后差点呕了出来,不知道黑乎乎的药汤里放了什么,奇苦无比。

    “良药苦口,快点喝!”陈渊的语气很硬,这样看着药汤的秦穆很是为难。

    迟迟不见秦穆动作的陈渊,耐心快被磨光了的说:“要朕灌你是吧?”

    秦穆被陈渊催得心烦,语气也不顾了轻重:“你堂堂的君王,在给一个阶下囚的人端药,也不怕传出去让天下人耻笑!”

    阶下囚?陈渊细想到,自己什么时候都没有把他当阶下囚看待过,找这种烂理由不就是为了不喝药吗。

    “朕倒要看看谁敢乱传言,给朕一滴不剩地喝掉。”

    “……”秦穆扭过头把药放在了床沿上。

    “难道要朕喂你不成?”

    陈渊见秦穆不理他,便跨过左腿顺势坐到了秦穆的身上,秦穆一愣扭头看见陈渊一口灌下了药汁,然后感觉到有个力量把自己的头贴向陈渊的面前。

    陈渊撬开了秦穆的嘴巴,秦穆推着陈渊的身体却又被陈渊更牢地扣在了怀里,这种挣扎在陈渊把药喂进秦穆嘴里的时候停住。

    秦穆知道自己既没有发烧也没有做梦,这种感觉让秦穆格外的熟悉,那个记忆好像在一个很遥远的时间里面发生过,他记得这个温度,记得这种强制,记得这后来的温柔。

    秦穆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陈渊有些呆住了,这是秦穆的邀请还是秦穆的一种错觉所致?不管是什么陈渊都拒绝不了,这种诱_惑在陈渊心底发酵。

    可当陈渊的舌尖和秦穆的交_缠在一起时,秦穆突然推开了陈渊,陈渊也好像是明白了,刚才只是秦穆把他当成了秦陟才对,而自己却清醒知道自己在吻的是谁。

    谁都没有先开口。

    “报!”直到门口的声音打断了尴尬。

    陈渊清了清嗓子,说:“进!”

    从门口进来的是陆烽,陆烽做了君臣之礼后,走向了秦穆的身边,恭敬地问道:“侯爷的身体可好?”

    “好多了。”秦穆仰头看着陆烽说道。

    “那、那就好,之前臣保护不周请侯爷见谅。”陆烽摸了摸脑袋有些惭愧地说。

    秦穆摇了摇笑着说:“怎么会呢!”这也是多少想让陆烽放心些,可是陈渊的心里多少却有些别扭,想想秦穆没有对自己笑过,那怕只是微笑也没有过。

    陈渊站起身,拍了拍陆烽的肩膀说:“恕卿候的身体刚刚恢复,让他先休息吧,我们先走吧,等会儿还要商议战事呢。”

    陆烽皱了皱眉,有点不情愿的点头,又转头看了一眼秦穆,有些舍不得的撅着嘴。

    “陛下要开战了吗?”秦穆急忙问道。

    “嗯。”陈渊点了点头,心里窃喜把秦穆的注意又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虽然多少说出来有些可怜。

    “陛下,攻守异形切不可急于求成,守好粮草留得青山。”

    “明天午时,朕来接你。”

    ====================================================================================

    主营帐中,北厥帝和将军们围着一张地势图商议着,多数人认为应该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乱了阵脚,但也有个别的说应该已防守为重。

    而这个异类则是陆烽。

    李将军摆了摆手说:“这种战法太过于保守了,你倒是说说这个是什么?你以前不是打仗冲在最前面的吗,这次还怕了不成?”

    “啊?不是的,是……嗯,我觉得这样对就是了。”陆烽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陆将军,总得说出个道理吧。”陈渊望着他说到。

    “那个……我是觉得恕卿候说得是对的。”陆烽声音很没有底气,陆烽用余光看了看坐在一边位置上的秦穆。

    秦穆则被人提及自己后,有点吃惊地望了过去,一脸疑问。

    “那恕卿候也来说几句吧。”陈渊走到秦穆的身边说。

    “说什么?”

    陈渊俯身到秦穆的耳边说:“别装了,你都听进去了,朕知道。”

    秦穆捧着茶杯说:“我不建议直接攻打昌州,毕竟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在人数上是他们占据了优势,而北厥则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李将军瞥了一眼秦穆,哼道:“当初我们打南隐的时候还不是赢了,用得也是直接打击嘛!”

    秦穆放在椅子上的手捏成了拳头,李将军还不以为然地继续说道:“要知道我们北厥向来骁勇善战,所谓你们南隐的那套战术根本只是纸上谈兵,纸老虎而已。”

    秦穆霍然站起,脸色苍白低垂着头,压低声音说:“卑臣先告退。”

    陆烽担心得刚想开口安慰秦穆,却看见陈渊一把拉过了秦穆,秦穆没有看陈渊,说:“请陛下放手。”

    “别给脸上头,坐下!”陈渊命令地口吻说道。

    “怎么?说不过就打算夹着尾巴逃走呀?”

    秦穆抬起头,直视着李将军,声音比高才提高一倍地说:“卑鄙,你们只配用卑鄙来形容,若不是你们卑鄙设下埋伏,我皇兄也不会枉死;若不是你们卑鄙要下令屠城南隐也不用妥协得那么狼狈。你们有自命不凡的武力,却没有智慧而言,你们还想征服天下门也没有。”

    众位将军被秦穆一番话给吓到了,平时看起来软弱的秦穆说出来的话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说够了没有!”陈渊鹰一般犀利的眼神盯着秦穆。

    “要知道每一个士兵都是血肉做的,母亲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有多辛苦嘛,一个人要用二十、三十年才能站到战场上是多么不容易嘛,又知不知道一个人的死会有多少人悲伤嘛,知道妻子没有丈夫、孩子没有爹爹是有多么难过嘛,自己最重要的人再也见不到是什么滋味嘛?如果没有野心,也没有战争那该多好……”秦穆甩开陈渊的手就往外走。

    陆烽喊了秦穆一声‘侯爷’,秦穆只是顿了一下,冷淡地说:“先攻梁庄和西坡镇,打好根基做好后方的防御。”

    说完秦穆便掀帘而出,李将军脾气也随着秦穆的消失大了起来,喝道:“别听他的,听他的年都过差时了。”

    陆烽年龄小但也顶道:“我觉得恕卿候说得有道理,攻南隐的时候就是我们不讲章法才弄得龙滩和庭安两战那么疲乏。”

    “其实……”肖恒也犹豫了:“臣觉得侯爷他说得也不无道理。”

    上次南隐之战肖恒并没有参加,而是在胡蛮的战局徘徊,并没有想到南隐人虽然战斗力上较弱,但是战势上却占了上风。

    而陈渊此刻正恼怒秦穆的话语、秦穆的态度、秦穆的语气。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既然肖参军和陆将军赞成恕卿候的说法,你们就留下来好了,明天全军整装待发随朕出战。”

    “陛下!?”肖恒不明白陈渊怎么如此的不冷静,居然说出了让自己留下的这样的话,为什么只要涉及到秦穆,陈渊就会失控到分不清大局。

    “都退下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