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十一章 陆烽

章节字数:3577  更新时间:10-03-09 2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昌州驻扎的军营中。

    陈渊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呆坐着床边,透过窗户看了看天色大约快到卯时了。

    陈渊摊开掌心,梦里的人就在自己手中一点点的失去了血色,从最初调皮执拗的莫逍,到耀眼夺目的秦陟,再到冷漠淡然的秦穆。陈渊觉得掌心一点点的被刺痛着,仿佛下一秒会滴出血来。

    突然陈渊站起身来掀开帐帘,对帐外看守的师将军说:“给朕备马,还有四百轻骑随朕先回主营。还有通知各位将军把留守昌州的人手分派好!”

    “遵旨!”

    ==============================================================================

    扉言伸了伸懒腰,踱到了秦穆的营帐中问:“怎么一个晚饭后军营中怎么空空荡荡的了?”

    秦穆放下笔说:“午时的时候就出战了。”

    “怎么了?”

    “突然说有少量的敌军在我方五十公里处出现,陆将军和肖参军不放心,说还是除掉所有的绊脚石才对。”

    “哦,穆哥哥在写什么啊?”扉言把头伸向秦穆那方。

    “也没什么,想写写对以前经历过战争的一些想法,和从书上看来的经验给陆将军。等这次的征战结束后,我们恐怕也见不了几次了吧,所以写了这个。”

    扉言看了看秦穆写了一厚叠的纸说:“这么多,一下午都在写了吧,饿吗?”

    饿吗?秦穆从刚刚一直在写东西的脑袋里转回神来,微微察觉到了有些异常的地方。

    扉言看着纸上的内容说:“穆哥哥这样好嘛?这种五行土术可是南隐的征战之精华,怎么轻易就给了别人了?”

    秦穆觉得脑子有些生了锈,就在刚才扉言好像说了什么,于是秦穆又让扉言重复了一遍。

    “是怎么轻易就给了别人了?”

    “不是,是上一句?”

    “……五行土术可是南隐的征战之精华?”

    秦穆惊觉于自己的迟钝,秦穆迅速的站了起来说:“调虎离山?”

    ==============================================================================

    北厥主营的五十公里外是象梁坡,此地荒芜地势不平,对方不断小范围对陆烽们发起反抗,因为天色的关系不知道敌军人数,弄得他们像被缠住了一般,打也不是退也不是。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肖恒对陆烽说:“不觉得对方的灯火有蹊跷嘛?”

    “是啊,好像是多的有些奇怪,根据下午的目击人数不应该会那么多才对,若是突然增加人数的话,灯火应该是该有流动的才对,而且火把太过于密集的话不是很危险嘛?”

    “好像很故意告诉我们,他们有很多人的样子。”肖恒摸着下巴,突然肖恒觉得背脊一凉说:“难道是在欲盖弥彰!”

    肖恒的语气是肯定,而不是在问陆烽是否也这么认为。

    陆烽和肖恒异口同声道:“调虎离山计?”

    ==============================================================================

    陆烽带着不到二十的精良轻骑率先赶回了军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

    秦穆略显瘦弱的身体从一具尸体上拨出剑来,而他的对面是蹲坐在地上,被鲜血喷了一脸的扉言,秦穆拉起扉言的身体,喊道:“回营帐里,不要出来。”

    回过神的扉言拽住了秦穆,摇着头眼泪不断滑落脸颊,一话也说不出来,秦穆狠狠地推了一把扉言喝道:“听穆哥哥的话,我根本保护不了你,而且你在这里只会碍事,自己保护好自己,快走!”

    扉言松开了秦穆的胳膊,向自己的营帐跑去,里面躲着的小镜子一把把他主子摇晃不定的身体拉了进去,把门牢牢地卡住了。

    秦穆送了一口气转过身,呛鼻的血腥味让秦穆眩晕,手上沾满了鲜血,这是秦穆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让双手染上鲜血。

    秦穆记得秦陟每次出战回来都要先来找自己,让秦穆帮他洗手。秦陟说过,只有没有沾染过血的人,才能把满手的血腥洗去鲜红的痕迹。这也是秦陟从不让秦穆出战的原因,他眼里的秦穆是圣洁,如果真的有魔存在,他希望他的穆是可以来拯救他的罪恶。

    秦穆的身体一点点瘫软,眼睛紧紧的闭着,火光血光让他眼睛被刺得生疼。

    陆烽搂住了秦穆下沉的身体,牢牢地抱在了怀里,与此同时左臂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陆烽揽住秦穆的腰,从自己的腰间拔出剑来,挥剑砍下了对方右臂,随即一剑封喉。

    秦穆的身体整个半挂在陆烽的身上,秦穆看着陆烽左臂伤口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并叫他放下他。

    陆烽侧头看着怀中的秦穆说:“对不起,来晚了。”

    秦穆捂着陆烽的伤口,说:“伤口在流血呢。”

    陆烽没有理会伤势,只是单手将秦穆搂得更紧了,陆烽挥着剑刺穿着敌方人的胸膛,可是对方人数众多,后方的支援还没有跟上。

    陆烽多少有些寡不敌众,陆烽把怀里的秦穆轻轻地放在了马厩前的水槽处。

    陆烽的目光温柔若水般柔和,俯身在秦穆的额上烙下了一个吻。陆烽起身的那一瞬间,秦穆觉得若是他转身了,就在也回不来的感觉,他知道每一个战士上了战场就是视死如归。

    秦穆觉得那个吻很烫,烫在了他的心里。

    空气中弥漫了越来越来重的血腥味,有个被陆烽砍去了左腿倒地的士兵,不知道何时爬了起来,他好像知道前方马厩水槽旁的正是这个杀人如麻的将军重视的人,于是提着断剑向秦穆冲了过去。

    秦穆微闭着双眼,有些干呕于这种血腥气味,哪里注意到了正向他冲来的人,当秦穆感觉有液体滴在了脸颊上时,映入他眼帘则是陆烽胸前闪着冷光的断剑锐利的缺口。

    陆烽伸手抹去了秦穆脸颊上的血痕,说:“弄脏你的脸了,现在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秦穆抚上陆烽中剑的胸口,泪水沿着脸庞滑落。

    陆烽提起剑疯狂地砍杀他们周围的敌军,可是陆烽已然没有了力气,陆烽用剑支起了自己的身体。秦穆冲上前扶住了陆烽,秦穆看着周围拖着残缺的敌军们,用很可怜他们的眼光看着他们,露出了冷笑。

    陆烽揽着秦穆的肩,靠在他的肩上说:“有想保护一个人的想法算不算爱呢……秦穆……”

    秦穆扶直了陆烽身体让他看着自己说:“当然算,可是为了我值得吗?”

    “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应该是值得的。”陆烽露出了浅浅地笑。

    秦穆放下陆烽,拿过了陆烽手里剑,转身轻语:“谢谢,你爱过我……”

    ==============================================================================

    火光照亮了天空,秦穆手中的剑如同他一般在火中嗜血而出,没有章法的砍杀,像极了修罗在世般残酷,只管疯狂地杀伐,不顾下一秒会死在谁的剑下。

    陈渊眼中的秦穆正是如此,他从没有想过秦穆还有如此的一面,他看着秦穆用染满鲜血的双手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时,眼中所放射出的仇恨目光仿佛是利剑般穿透人心。

    秦穆望着满地狼藉的尸体,拖着剑走到了陆烽的身边,跪在了地上,把陆烽抱在了怀里。

    陆烽伸手环住了秦穆的腰,在秦穆的怀里笑着问他:“是不是人心不在跳了就会死掉?”

    秦穆重重地点了点头,说:“增援的人到了,你不会有事的了。”

    “那秦穆你能一直一直地抱着我嘛,因为现在我心跳好快哦。”陆烽弯了弯身体,尽量让自己胸前的利器不伤到秦穆。

    秦穆的心被陆烽的话刺痛着,窒息于陆烽单纯的告白,这算是告白吧?为什么要让什么都没有开始,就夭折于命运的摧残。

    陆烽困难地伸出手,抚上了秦穆带着泪痕的脸庞说:“虽然很高兴穆为我流泪了,可是穆笑起来更好看……我可以叫你穆吧?”

    秦穆哽咽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用手扶住了陆烽抚在自己脸上的手。

    “看吧……我要向陛下邀功,我有好好的完成他的命令……说不定陛下会让我们拜把子当兄弟的……”

    “我们不用他同意,你已经是了,已经秦穆重要的人了,所以不可以死,知道嘛?”

    “可是,现在阿烽不想让穆当自己的兄长……那样就不能爱了,那样就太寂寞了。”陆烽像个孩子一样在秦穆的怀里缩了缩。

    “……”

    陆烽的指尖轻抵在秦穆的唇边,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要说出来……我偷偷地告诉你吧,在我的将军府的后院里,有一棵长得很茂盛的樟树,奶奶说要把自己……觉得最珍贵的东西埋藏起来,将来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现在我把我最珍贵的儿时遗忘的记忆送给你……不准不要,骗骗我也好……”

    “既然是那么珍贵的东西,你不是要应该亲手送给我嘛,所以……”

    “没有所以了。”陆烽打断了秦穆,双手努力的环住了秦穆的脖子,拉起了自己的上身,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吻住了秦穆的唇。

    他有些小小的嫉妒,他不要陛下独占秦穆,他也爱上了所以在爱情里没有贵贱高低之分。

    秦穆轻闭着双眼,若能重来他不要做南隐的二皇子,这样他就不会爱得那么痛苦,爱得生怕忘记。也不要做北厥的恕卿候,这样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爱着自己的人,生命就那么一点点在自己的手流失,却怎么也握不住。

    他们真的相识相知太短,却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秦穆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虽然不是爱……

    陆烽垂下身体,瞳孔涣散着失去了光彩,他轻喃着:“天黑了……阿烽要回家了……奶奶在等阿烽……”

    秦穆下巴触在陆烽的额头上,缓缓地说:“路上小心,记得有人笑着在等你回来……”

    不要记得,我要重新开始,如果有下辈我们重新开始……不要相见恨晚,要你最初就认识我,要你最初就把我放心上……哪怕这是我的妄想也请最后一次允许我的任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