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何处饮空樽  第十四章 ‘出逃’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10-03-10 2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扉言等了整整一个多月,才等到了陈渊大队人马的归来,彤玉关被打开,东菱、昌州、槐肃、北港顺利地驻兵,还有周围的附属乡镇也归为了北厥,成功的划归了北厥的版图,这大大的超过了陈渊所预期的成果。

    而扉言却黑着一脸坐在秦穆的床边,嘟着嘴半天不说话。

    好得差不多的秦穆看着闹别扭的扉言,说:“怎么不问候一下病人,就光坐在这里啊。”

    扉言一撇嘴,抱起胳膊背对着秦穆。

    “算了,看来扉言也不关心他的穆哥哥了,唉……”秦穆长长地叹了一口。

    扉言立马转过身,红着眼睛喊道:“是谁说能保护好自己的,为什么还伤成这样,你知不知道你的脸色有多难看,你知不知道你有消瘦了,陛下他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的!”

    扉言的眼泪扑啦啦地掉着,秦穆抹去扉言的眼泪打趣地说:“你的陛下在我的怀里啊。”

    “唉?”扉言一愣。

    “骗你的!”

    说完,扉言就立马反应了过来对着秦穆说教道:“穆哥哥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其他都不要管就好了嘛。”

    秦穆敲了一下扉言的小脑瓜说:“你呀,脑筋就是转得那么快。”

    “你的意思是就不管朕死活咯?”幽怨地声音响起在了扉言的背后。

    扉言一惊转过身,一拳打在了陈渊的胸口,陈渊只觉得是蚊子叮一般的力道,不动声色地说:“你差得多了。”

    扉言一跺脚说:“看吧看吧,穆哥哥你看吧,打了也不会痛的人,你保护他做什么呀。”

    扉言看着陈渊又说:“陛下会武功,身体有那么结实,不保护穆哥哥但也不能让他受伤呀,你临走的时候说要我照顾好穆哥哥,可穆哥哥跟你走了就是你的人了,为什么不保护好呢?”

    秦穆拉了一下扉言的袖管,提醒他别再说了。

    陈渊伸手揽过了扉言,抱在了怀里,抚着他的背脊。秦穆笑着低下了头,陈渊并不是想用扉言来引起秦穆吃他的醋,而且时候太早秦穆说不定也不会为他吃醋。

    扉言推开了陈渊,瞪圆了眼睛,眼珠子向旁一瞥,头微微向后示意着陈渊,穆哥哥看到了,你这个笨蛋。

    “穆哥哥,你要好好地养伤哦。”扉言弯腰凑近秦穆说道。

    扉言说完就离开了营帐,留下了陈渊和秦穆。扉言贼兮兮地笑着,伸手拦住了正打算进营帐探视秦穆的肖恒,小声地说:“只有陛下和穆哥哥了,不要去打扰。”

    肖恒仍扉言拉到了一边的空地上,肖恒问扉言:“你不在乎陛下嘛?”

    “参军是想问我喜不喜欢陛下是吧?我、是很清楚自己的目的。”

    “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不要穆哥哥受到伤害,从我极力的想去讨好陛下,奉献自己身体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陛下不会喜爱上我的,而我只要陛下不把怒气撒到穆哥哥身上就可以了。”

    “会不会觉得太傻了?”

    “爱是不求回报的,只要他幸福快乐,我就能感同身受。”扉言的话像极了肖恒自己话,他曾也认为为爱可以舍弃一切。

    “那你没有什么梦想吗?”

    “有啊!”说到这里扉言的眼睛一亮,又接着说:“和穆哥哥同朝为官,辅佐陟哥哥帮他治理天下,因为这个事穆哥哥的愿望。可是……梦想只是梦想而已,只能做梦想想罢了。”

    “你啊,三句离开不秦穆……”

    这或许就是喜欢,就是爱,一个少年的执着。

    ==============================================================================

    “我们下个月初就班师回朝了,这仗也打了五个月了,这马上就要入秋了。”陈渊端着茶说。

    “陛下!”

    “嗯?”

    “卑臣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陛下可以准许。”

    “先说来听听吧。”

    “卑臣想去趟南隐的陆海,陛下若是不放心怕我逃跑的话大可以派人跟上卑臣的。”

    陆海?似乎从扉言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可是为什么秦穆会突然想去那个地方呢。

    “这……”陈渊起身走到了帐帘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你好好养伤吧,不要多想了。

    秦穆笑了一下,却不免有些凄凉。难道是上次秦穆会错了意,他以为陈渊的温柔是真的,所以才提出了这个要求,没有想到还是被拒绝了。

    秦穆用手轻轻地捂住了伤口,他或许再也无法重温那些正在丢失的时光了。

    ==============================================================================

    是夜。

    秦穆睡得朦朦胧胧就被人摇醒,秦穆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着装奇怪的陈渊正在翻找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把他们整齐地打起了包。

    “陛下,你在梦游吗?”秦穆无奈地问。

    真是的,有谁会在大半夜收拾衣服的,还是一国君主给个降臣。

    陈渊拉开盖在秦穆身上的被子,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说:“把衣服穿好。”

    看着秦穆慢悠悠地穿好了衣服,把打好的包裹递给了他,一声不吭地拉他出门,直到马厩旁停了下来。

    秦穆喘着气说:“能问陛下一个问题吗?大晚上要来喂马,那也要有马会吃才可以吧?”

    “少废话,上去!”陈渊抱起秦穆,把他推上了马背,然后开始在马的身上栓起了各种包裹。

    “陛下?你到底在干什么?看马能经得起几斤重嘛?”秦穆没有形象地伸着懒腰,调侃道。

    “陈公子我在栓好钱袋,出去玩怎么可以不带银子呢。”说完,陈渊也跨上了马,一只手揽住秦穆的腰。

    陈渊没有用朕称呼自己,而是听起来有些别扭的称呼自己为‘我’。

    秦穆的睡意顿时无影无踪,秦穆看着陈渊小心地问:“我们?出去玩?”

    “当然是我们,难道还要跟一队卫兵嘛?”

    “那我们……”陈渊打断了秦穆的话,说:“你再问这些多余的问题的话,我们的屁股后面那可就不是一队卫兵,而是整个军队了。”

    陈渊抱紧了秦穆的腰,甩起马缰冲着军营外的世界奔驰而去,去秦穆所说的江湖。

    他们的后面还跟着一匹马,那也是为陈渊为秦穆而准备的,但是现在他们是偷跑出去军营的,没有跟肖恒说起,担心肖恒跟自己唠叨个不停,到最后还是以不同意告终。

    他这次想为秦穆任性一次,从小到大就这么一次……

    ==============================================================================

    肖恒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地突起着,手上字条被肖恒一点点捏碎着。

    “最爱的二哥亲启?”在读信前,肖恒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读到信封上的字。

    肖恒隐约的有了不好的预感,在看完了字条后,彻底暴走了。

    正准备来找陛下的扉言,在门口就察觉到了营帐里巨大的怨念。扉言走进去时,肖恒手里的字条正变成着碎片,飘落在地。

    扉言上前收集起了碎片,拼在一起念道:“二哥,渊儿最爱的就是你了……嗯?”

    情书?扉言仰起头看了一眼正咬牙切齿的肖恒继续念道。

    “是你教我要知恩图报,朕现在要去报恩了,所以望二哥能帮三弟把军营上下大小事务处理好,还有五天后同中原的和议会也望二哥能出席,要让中原知道朕的北厥也有那么好的一个参军,真是我们的光荣呀,二哥你是三弟我的骄傲,是我……”

    “别念了!”肖恒用脚摸乱了扉言拼好的字条,像个被骗了糖的孩子,气鼓鼓地走出了营帐,嘴里还嘟囔着,陈渊你个不责任的,你个混蛋之类的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将士们看着肖恒如同怨妇般的表情,都窃窃私语着。

    肖恒恼羞成怒地大吼着:“瞎说什么呢,我们家的是筱晓。才不是那个骗子呢。”

    ‘……再说,我是抱人的那个,不是被抱的那个!’这个才是肖恒的心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