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章 秋深

章节字数:3507  更新时间:10-03-10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穆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这期间却没有见陈渊再来过,秦穆看着太阳又西沉而下,忽然觉得陈渊出尔反尔了。

    秦穆的心绪也渐渐烦躁了起来,茜儿不归更是让秦穆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时候茜儿应该穿着被洗衣水打湿后来不及铺展的衣服,挎着有些掉漆的餐盒,一路哼着不成调的歌儿回来才对。

    突然秦穆的眼前一黑,被人装进了麻袋之中。

    皇宫看管森严,怎么会有绑架之事?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穆觉得自己被放了下来,有人打开了麻袋,秦穆抬起头看见那人穿着夜行衣蒙着脸,但是这种味道秦穆熟悉得很,是——

    “陛下,这是做什么?”秦穆踉跄了一下,站了起来。

    那人摘下了面纱,笑地邪魅说:“怎么知道是朕,不会是……”陈渊挑起了秦穆的下巴,戏谑地打着哑谜。

    秦穆偏过头甩掉了陈渊的手,说:“这是哪儿?”

    陈渊抱着手倚着门说:“宫外的客栈里。”

    秦穆愣了愣,宫外?难道这就是陈渊许诺答应的出宫,可是他连陆烽的骨灰都没有带上呀。

    陈渊看着秦穆戏剧化的表情,从身后的一个黑色包裹中取出了青花瓷坛,递在了秦穆的手上,满眼温和地看着秦穆的眼说:“天亮在去吧!”

    “陛下……这样出宫,明日早朝怎么办?”秦穆皱了皱眉问。

    陈渊坐在了桌子旁呷了一口茶说:“朕身体有恙,出来换换空气。”

    秦穆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一抹微笑,陈渊的任性还像个小孩子一般带着稚气。

    “秦穆……”陈渊垂下眼帘,细细地看着秦穆,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陈渊心知自己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他必须承认他逃不开陈渊的身影,他的一举一动好像都在无意间得蛊惑自己。

    “陛下?”

    “秦穆,你爱笑了……笑起来很好看……”

    ……

    秦穆的心如鹿撞,脸颊也开始慢慢发热。秦穆低着头,把手中的青花坛又重新包回了黑布之中。

    子时的月亮正好攀上了头顶,投下了斑驳的树影,夜风吹拂着树枝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世界好像陷入了亘古的寂静……

    深秋似乎不是适合栽种什么,可是心田是那么的肥沃什么奇迹都能发生。

    ================================================================================

    “陛下天亮了,陛下!”秦穆早早地便醒了,破晓被鸟儿地啼鸣划破。

    陈渊拉过被子把自己裹紧后,转了一个身说:“从身上跨过去好了,你自己去将军府吧。”

    “还是请陛下先起个身吧,这样有辱礼节,是越级。”

    陈渊举手将秦穆的整个身子搂在了身边,嘟囔着:“那等朕睡醒了。”

    “陛…………陛下……”秦穆看着陈渊的好像又睡过去的脸,长长的睫毛,俊挺的鼻梁,薄而红润的嘴唇,以及刚毅的下巴。

    这就是一个王,也许将来能统一天下的王。

    秦穆想起了昨晚,因为只有一张床,两人挣一张桌子的情形,最后的决定是大家和衣而卧。

    可是秦穆还是决定要离开,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最终会离开这个王,那个时候又会是什么情景,但不管怎样自己不会那么被轻易动摇的,哪怕时间要他承认一些,他不愿意面对的事实,比如喜欢或者升华了的喜欢——爱。

    秦穆调皮地吹着陈渊的睫毛,想看看陈渊真的睡着了没有,而陈渊则一动不动地发出着轻微的鼻鼾。

    秦穆踟蹰地在陈渊的刘海上留下一个浅浅地吻,轻轻地说:“臣越级了,请陛下见谅。”

    说完秦穆跨过陈渊的身体,在床边提上了鞋子,整了整衣服走到桌前抱起了青花瓷坛。

    陈渊听见秦穆合上门的声音后,睁开了眼睛。用手小心地抚着秦穆留下吻的地方。陈渊抱住了被角不由地低估道:“人就在身边,想吃也吃不到,这个笨蛋什么也不懂,朕可是熬一个晚上。”

    “这个笨蛋,为什么你要去怀伤,还要朕跟上,难道要朕听你说来生或者弥补什么的吗?”

    “笨蛋,笨蛋,笨蛋……”陈渊把头埋进了枕头中,闷声道。

    “笨蛋,为什么要来骗朕,既然连喜欢都要用强迫,为什么还要让朕把心……一点点地让给你……被你占满。”

    “为何朕永远看不透你……恕卿候……”

    ==============================================================================

    ‘有人被吹了眼睛后还能坦然自若地熟睡吗?陛下你的定力真好,演技也很好,可是……’

    秦穆走出了客栈,清晨的雾气正在渐渐地散开。

    ==============================================================================

    秦穆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挂着黑稠的将军府。秦穆推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内里空旷荒凉,只有一位老伯还在拿着扫把清扫着一地的落叶。

    那位老伯说,陆将军的父母们用府上的东西换了钱遣走了所有丫鬟和家丁。

    秦穆在老伯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看见那了棵繁茂的樟树,碧绿遮天,树下有个穿着白色丧服的人,跪在树的前面点燃了手中香,用手慢慢地抚摸着树皮的纹路。

    秦穆走近,那人转过身看着秦穆。

    那是一张有着干净白皙面庞的男孩子,更像是江南人特有的娇小和柔和。那双红肿的眼睛不断有泪溢出,一次次地跌落在泥土上。

    男孩起了身子,似乎有些吃惊地看着秦穆,小心翼翼地问:“可是恕卿候?”

    “正是。”秦穆微微点头。

    男孩轻笑了一下,转过身摇着头说:“应该是南隐的秦二皇子。”

    男孩的话点到了秦穆的痛处了,他的身份怕是整个北厥都已经知道了。

    “来这儿做什么?不好想想怎么逃出北厥,回到南隐来这儿做什么,你还能做什么嘛?”男孩又突然看着秦穆,语气激烈。

    秦穆一时被问得语塞,这时有一个声音喊道:“筱晓,不许无礼。”

    话音刚落就有人跑过来拉住了男孩。

    “肖参军?”秦穆惊疑道。

    肖恒冲秦穆点头笑了笑说:“这就是我同你提过的安筱晓,筱晓不懂事,侯爷莫要怪罪。”

    秦穆看着男孩看向自己眼睛中带着怨仇以及可怜,秦穆不自然地笑着说:“不要紧的,我是想把骨灰带给他的父母,还有他的遗愿是希望我能找到这樟树下的东西。”

    安筱晓甩开了肖恒的手,从秦穆的手中抢过了青花瓷坛说:“阿烽哥的骨灰我会交给干爹干妈的,这樟树下的东西你最好不要碰。”

    “可……”

    安筱晓打断了秦穆的说:“那些东西已经不重要了,你看了反而会后悔的。”

    “是吗?”秦穆低下头轻语,“那我可以摸摸这树吗?”

    安筱晓惊异于秦穆的要求,这是没有办法拒绝的,安筱晓让出了位置让秦穆过去。

    秦穆的侧脸轻轻地贴在树上,似乎能感觉到樟树的灵魂在树杆中流动。秦穆合上了眼,仿佛能听见遥远的童谣,一边边回荡在心里。

    秦穆蹲下身子,用手抚过土壤,然后仰头看着苍绿的枝叶繁茂生长,眼底滑过了一丝温柔和欣慰。

    “陆将军……秦穆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秦穆站起身,转身正欲离开,却被肖恒叫住了。

    “侯爷,陛下这样不顾早朝还是第一次,为了侯爷。”

    “……”秦穆没有转身,只是站着听肖恒把话说完后,迈出了离开的步伐。

    “二皇子!”安筱晓这样地叫着自己,秦穆不知为何这个男孩会这样称呼自己,就像是一种习惯一样改不掉了,“二皇子……烽哥他说过,能遇见你真好……”

    秦穆依旧没有回头,时间也已不能倒回。

    =============================================================================

    雨开始渐渐下了起来,细雨霏霏到倾盆而下。秦穆缩在街边的屋檐下,街上已经没有过路的行人。

    秦穆双目空洞,看着雨点不规律的落下,心也像被打湿了一般。

    忽然,一双镶着金丝线边的鞋子落入了自己视线之中,秦穆仰起头,看见陈渊有些着急而欲将发火的脸,微微地喘着气,额前的刘海不知因汗水还是雨水被弄湿。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般,秦穆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脆弱得让眼泪越来越廉价。

    秦穆抱着自己的膝盖,把头埋在其中狠狠地哭了出来。

    陈渊蹲下身体,一只手环住了秦穆的肩膀,把他向自己的怀里拉过,轻轻地拍着秦穆的背。

    “我们回家吧……”

    “好。”

    =============================================================================

    深秋深锁深庭院,

    邀月成影遥相谈,

    秋风秋霜秋叶碎,

    青梅酒寒倾杯醉。

    ==============================================================================

    樟树被吹落了枯叶,肖恒拥住了筱晓的肩膀,细语道:“秘密就永远让它成为秘密吧。”

    “嗯。”筱晓仰起头说:“恒,我累了,你抱紧我。”

    “好。”

    “千万不离开我,求你。”

    “好。”

    “这辈子只爱筱晓。”

    “好,但……”

    “什么?”

    “还有来生来世。”

    “那请努力地找到我,我怕我会迷路,请你一定要记得叫醒我。”

    “筱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