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一章 情始

章节字数:3803  更新时间:10-08-15 0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什么地方?”秦穆打了一个冷颤,看着这个跟瑰珑居布局完全一样的地方问道。

    陈渊拉过秦穆的手,推开了主卧的门说:“是新的瑰珑居,因为太子过去也不是很方便嘛,而且那里不管是离朕的寝宫还是御书房都太远了。”

    秦穆冷着脸甩开了陈渊的说:“卑臣要回去了。”

    秦穆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了茜儿,“茜儿?你怎么也来了?”

    茜儿提着饭盒说:“当然给主子送饭啦,是该用晚饭的时候了。呵呵……主子怎么站在门外呀?”

    ========================================================================

    秦穆赌气得和陈渊吃了一顿他在北厥吃得最好的一顿晚饭,可是却食不知味,秦穆总结得出,自己被联合起来给骗了。

    陈渊看着气鼓鼓地秦穆别扭得像个孩子一样,不禁得笑了起来,说:“好了,别生气了吃一块兔肉消消气。”说完,陈渊把菜往秦穆的碗里加了起来。

    秦穆也不认输地把菜又塞回了陈渊那里,陈渊沉声威胁着秦穆:“恕卿候……咳,南隐!”陈渊故意加重了南隐二字,“为什么非要跟朕做对。”

    秦穆扫了一眼陈渊,没有理会陈渊。从深秋那次出宫后回来,秦穆的态度又开始急转直下,陈渊一恼火说:“不要忘了我们的誓约,这五年你可还要好好的完成你的任务,不然到时朕大可以定你个欺君之罪。”

    秦穆停下了筷子,垂下了脑袋,一时不语。

    陈渊本是吓唬秦穆的,可是秦穆却也真的当了真。陈渊放下筷子,摸着秦穆的头说:“君也有戏言的。”

    秦穆勾起了一抹惨淡的笑,起身正欲离开时,被陈渊扯在了怀里,陈渊钳住了秦穆的下巴,嘴唇吻上了秦穆微微冰冷的唇。

    陈渊攻破着秦穆齿关最后的防线,灵巧的舌迫使秦穆与之纠缠。陈渊的手臂箍牢着秦穆的腰,几乎秦穆的身体拉离地面,秦穆的脚尖刚好点地,所以只能抓住陈渊背后的衣服来保持住平衡。

    “朕说了,为何不信?”陈渊拉开了与秦穆的距离,伏在秦穆的耳边低声问。

    秦穆向陈渊的方向靠去,贴住了他的胸口,那颗心跳得是如此得快……

    ‘世上还有几人可以相信,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要相信一个人岂能用这五个三百六十五天来做到?’

    “陛下回去吧,天色不早了……”

    ====================================================================================

    夜风吹开了窗子,秦穆起身关窗时,茜儿提着一个精致的盒推门而入。

    茜儿换上了一身浅鹅黄的宫服,头上插着三支同色的簪子,一点也看不出茜儿是身有残疾的人。

    “茜儿,这衣服是?”

    茜儿把盒子上放在了桌上,拉起裙角有些不协调的转了一个圈,笑盈盈地说道:“托主子的福,茜儿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这可是二等宫女才可以配穿的,茜儿做梦都想试试呢。”

    秦穆看着茜儿开心的样子,撑着头也笑了起来说:“茜儿穿着挺合身的。”

    茜儿腼腆地笑了笑说:“主子这样夸茜儿,茜儿会不好意思的。”

    “傻丫头,那盒子里的是什么?”秦穆指着茜儿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蒋公公吩咐我提来的,说是陛下给的。”茜儿说着。陈渊走到了桌前,打开了盒盖,里面是五色的糕点,样子像极了陆海——景味楼中的点心。

    那些回忆里……

    ——这个绿豆做的吧?

    ——很好吃,而且……很香,也很甜……

    ——哭出来,或许会好一些。

    ——我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秦穆,我是谁,告诉我你眼前的是谁?

    ——穆,要是能一醉不醒,你会不会回到以前的那个你?

    ——再说一次好不好,喊我的名字,看着我喊我的名字……

    ——秦穆,我是谁?你瞳孔之中的那个人是谁?

    ——错了,是陈渊。

    ——那就……留下来吧……

    记忆的片段重复上演,击碎着秦穆如坚冰一样的心,秦穆的眼中滑过一丝温柔,可是秦穆有不禁地觉得可笑,‘北厥王还是陈渊,那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难道你的梦还没有醒吗?而你又想让我入住那个梦里吗?我怕我会长眠不醒……’

    ====================================================================================

    秦穆捏起了一块赤豆的糕点放入了嘴中,鼓着嘴像在自言自语地说:“有点甜,不够糯。”

    秦穆又捏起一块放在茜儿的嘴边,笑了笑。茜儿受宠若惊地用手接过糕点,问:“可以嘛?”

    秦穆点了点道:“我一个人又吃不完。”

    茜儿的脸儿红扑扑地笑得如花般灿烂,茜儿努力地点着头说:“真好吃!”

    秦穆看着茜儿一脸幸福的样子,问:“茜儿,若是五年后你又回到了浣洗间,你会恨我吗?”

    茜儿吃了一惊,小心翼翼地问:“主子……是嫌茜儿是跛子?”

    “当然不是。”

    “那主子是要去哪儿?”

    “比如……我离开了北厥,或者我死了呢?”

    “主子不要乱说不吉利的话。”茜儿皱着眉头,嘟着嘴说。

    “好,不说了,我也只是打个比方!茜儿,宫女长的位子喜欢吗?”

    “主子……”茜儿惊讶地看着秦穆说这话时,语气波澜不惊的平静。

    “或是贵妃?”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茜儿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说:“主子,您饶了茜儿吧?”

    秦穆站起身背对着茜儿沉声道:“茜儿,记得每晚拿热水泡脚,不要间断。”

    “主子?”

    “茜儿,我困了……”

    ====================================================================================

    翌日。

    晴朗明媚。

    秦穆合上书本对皇太子说:“太子的功课做得很好。”

    “老师,您为什么不叫我陈玥或者玥儿啊?莫师傅都是这么叫我的呢!”

    “太子不可以忘了君臣之礼,这是一个将来要成为王者人的大忌。”

    “可是我想老师叫我玥儿,这样多亲切呢。”

    秦穆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那么私底下我这样叫太子好了。”

    “嗯!”陈玥撑着下巴,点了点头:“老师,可真好看,怪得不父皇总是那么在意老师的事情呢。”

    “是吗!?”

    “老师,你说有长得跟画里面一样的人吗?”

    “玥儿可是遇见过?”

    “嗯,那个人抚琴的样子很美很美,一袭纯白美得像昆仑山上开得雪莲。”

    秦穆拿出了一张宣纸递给了陈玥说:“那可否为这人作一首诗,而且配上玥儿的想法作幅画,让老师也看看。”

    “知道了!”陈玥接过纸,又问:“老师,你今天下午还去校场吗?”

    “是的,去看看训练得如何,怎么了?”

    “您跟我父皇说说,让我也去学学,我想学打水仗。据说我北厥无一人善水仗,所以我想去,以后北厥就不用再担心出师无人了……”

    秦穆摸了摸陈玥的头,这个孩子跟他的父亲一样的有魄力,视天下为囊中之物,大有势在必得之势。

    秦穆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孩子了,当朝的皇太子——陈玥。

    ====================================================================================

    御书房中,金猊香龛,香气袅袅。

    陈渊一边批着奏折,一边示意秦穆坐下说话。可是御书房中唯一的位子就只有陈渊身旁的空位。

    “谢陛下,卑臣还是站着说好了。”秦穆推拒道。

    陈渊抬眼看了一眼秦穆,又继续读着奏章。

    “今天,卑臣公布了水师统领的名单,这是一份。”说着,秦穆从怀中掏出一纸名单放在了陈渊的面前,接着又说:“训练的进度和器材基本上与计划中同步,只是最近有士兵抱怨伙食的问题,卑臣想问问这个问题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就不用在意了,其他都正常就好。”

    “难道是国库空虚,不是刚过完收成之季吗?”秦穆语气好不委婉地问道。

    “是的,今年闹旱灾。”陈渊却也直言。

    “可是陛下,现在士兵们正在加紧训练,希望明年春末可以实地训练。如果现在在粮食一环出了状况,必定会影响到士兵们的训练态度,不能让士兵们就这么空着肚子训练吧?”

    “朕会尽快解决的。”陈渊的声音刚落,门口就人通报,说是户部侍郎求见。

    “传!”

    “那卑臣先退下了。”秦穆作揖施礼。

    陈渊一个手势让秦穆站定,说:“留下来听听。”

    =================================================================================

    户部侍郎看上去年纪尚轻,是陈渊从进士中选出的人之一,出入于户部,但却是陈渊插在户部的眼线。

    “怎么样了?”陈渊坐直身子沉声问,帝王的霸气不经意间流露。

    “回禀陛下,文尚书并无异动,微臣无能还没有查到具体的详情。京城以外的难民已经做了适当的安抚,一时还不会涌入京城。可是粮食若是跟不上,恐怕……”

    陈渊霍然从椅子上起身,狠狠地将手中的奏章砸在了桌子上,咒骂道:“该死的老东西。”

    “微臣请陛下指示。”

    “继续给朕看着这只老狐狸,不要打草惊蛇。”

    “是,陛下。”

    户部侍郎退下后,陈渊靠在椅子上说:“出来吧。”

    “陛下可是想揪出源头,找到户部尚书的作奸犯科之行?”秦穆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那个老狐狸家是开国功勋,又是当朝国丈,他有三子一是辅国大将军,一个是镇远将军,还有一个也在户部跟他老爹一起狼狈为奸。”

    “辅国?镇远?陛下既然要拨出眼中钉,为何还要给对方留余地?”

    “怪只怪当时朕太年轻,信他们了。”陈渊捏碎了手中纸。

    秦穆走到了陈渊的身边,拾起了碎纸放在了手心中,说:“那陛下可要体察一下民情?”

    陈渊看着秦穆冷淡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诡秘,但是陈渊明白秦穆的意思,要想找出文尚书的把柄的话,就要从地方官员向上一层层的找出。

    陈渊看着秦穆提起衣摆跨过了门槛,那单薄的身体像蒙上了一层如在雾中的薄纱般让人看不透其中。

    他不得不承认,秦穆的才能是至今无人可比,他用最巧妙的方法点醒了自己。

    ——秦穆,秦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