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二章 冬巡

章节字数:3166  更新时间:10-08-15 0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冬的晌午,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秦穆伸着懒腰对陈渊说:“陈公子,今天天气真好啊……”

    身边小贩叫卖的声音,车轱辘不断旋转的声音,行人的谈笑声,孩子们拿着小木剑嬉戏打闹的声音,乞讨人拿着破碗讨要的声音,无数的声音彼此交错着。

    ——北厥,闹市行。

    秦穆手里拿着刚出笼的包子,因为太烫了所以在手里倒来倒去,一不小心滚落到了地上。

    秦穆弯腰去捡,被陈渊拦住了说:“脏死了,不要了。”

    陈渊刚说完,一个赤着脚丫的男孩子跑到了秦穆的脚边快速的拾起了包子。那孩子仰起脸看了一眼秦穆,就要跑却被陈渊给拽住。

    那孩子,回过头噙着泪灰头土脸地说:“好心人,求求你们。”

    陈渊把自己手中的包子递到了那孩子的手上说:“这个也给你。”

    “……谢谢。”说完那孩子就跪在了地上,同时也引来了围观的人,秦穆扶起了孩子,那小孩赶忙说:“求两位好心人买了我吧,别看我小我什么都能干,烧水、砍柴、搬东西,都可以的。”

    “有什么困难嘛?”秦穆看着那孩子的眼泪已经掉了出来,连忙用手去拭。

    “我不想他死……”

    ====================================================================================

    陈渊和秦穆在那个男孩的带领下来到了城郊边上的一片破旧的民居里。

    男孩掏出了那两个包子,用手使劲地揉了揉脸,露出了一个很灿烂的笑,男孩推开门对着里屋喊道:“青丰,哥哥回来了。”

    里面没有回答男孩的声音,男孩回头看着陈渊和秦穆笑了笑,带着他们走到了里屋。

    陈渊和秦穆看到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孩子,男孩走到床边推了推那个被男孩唤为青丰的孩子,“青丰,是晓羡哥回来了,醒醒吧?”说完男孩在小青丰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小青丰揉着眼睛醒来,摸着自己发痒的耳朵笑着,那种笑声像是憋住了一口气一般,声音沙哑而细微。

    小青丰张了张嘴,嘴型比出了‘晓羡哥’的样子,男孩摸着小青丰的头,用头顶了顶小青丰的头。小青丰的五官长得格外的精致,苍白的脸上带着绯红和羞涩。

    在秦穆和陈渊看来,小青丰长大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和晓羡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以后也必定是天作之合。秦穆和陈渊不由得考虑起了别人的未来。

    晓羡指着秦穆和陈渊对小青丰说:“这是我遇上的好心人。”晓羡边说边掏出了包子放在了小青丰的手上,“快吃吧,刚才我在路上就忍不住吃掉了俩个了,很香的。”

    小青丰接过还有些热气的包子,看着秦穆和陈渊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咬了一口包子,脸上露出了很幸福的表情,他朝着晓羡点了点头。

    小青丰还是把手上的另一个包子递给了晓羡,晓羡推着小青丰的手说:“我都说了,我吃过了,现在还很饱呢,不信你摸!”晓羡拉过小青丰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用力吸了一口气后胀起的肚皮。

    秦穆看了一眼陈渊,陈渊也看向了秦穆。他们都知道,这个孩子也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晓羡在看着小青丰吃着包子时,会时不时地咽口水,可是晓羡看着小青丰吃东西的样子,却一脸满足。

    ====================================================================================

    晓羡,全名苏晓羡。

    从晓羡哪里得知,小青丰的父母很早以前就去世了,一直由晓羡的母亲抚养到现在,上个月晓羡的母亲因为痨病去世,丧葬费花去了晓羡家的所有积蓄了。而这时小青丰也病了,一直高烧不退,他们早已没有钱可以去请大夫。

    晓羡跪遍了京城里的所有的医馆,可是没有人同情这个孩子。

    小青丰是聋哑孩子,是小时候没有来得及治病而造成的,这成了晓羡心中的一个结,晓羡把自己买给别人当牛做马,只为能找人帮小青丰看好病。

    而更出乎秦穆和陈渊意料的事,小青丰是货真价实的男孩子。秦穆小声地陈渊说:“这孩子长大了,可千万别遇见扉言,不然扉言肯定是要动怒的。”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晓羡敏感地站起身说:“城门外官府开始发粮。”

    等到秦穆一干人赶到发粮的地方时已经排成了很长的队伍,可是还没到晓羡的时候,官粮就已经被发放完。

    晓羡眼圈微微泛红,把手中的布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说:“又差一点。”

    陈渊拍了拍晓羡的肩膀问:“每天都来排队,每次都没有领上吗?”

    晓羡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努力地克制住有些呜咽的声音说:“每次都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让青丰吃顿好的,可是……那些人都领了好几次了,为什么?”

    “好几次?”秦穆疑惑地问。

    “跑得当然就可以领上,官府发粮是不定时发得,说是以免造成混乱。要我说,没有领过的老百姓应该反了才对,凭什么呀?那些年迈的老爷爷老奶奶们赶不上,难道要眼看着粮食,却要在家中饿死吗?”晓羡越说越愤慨。

    秦穆看了一眼陈渊说:“事情有些蹊跷,有人在发放官粮的时候作弊,从中吃了回扣。”

    “可是怎么吃回扣?”

    “晓羡刚不说,有些人领过了好多次,在怎么样人那么多,晓羡能记住的话,这个人就不应该出现过两三次才对,至少晓羡每回来的时候都有碰上才对。”

    晓羡接上了秦穆的说:“是的,那个人就见过了好几回了。”

    大家顺着晓羡的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人穿着破烂人也很瘦,但是秦穆发现那人两颊的肉却还是有的,而且身上也是精瘦,不像是饿瘦之人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有人雇佣了这些人来做样子给朕看?”陈渊凑到秦穆耳边小声地说。

    “不无可能。”秦穆说完,拉着晓羡说:“晓羡京城中那家医馆最好?”

    陈渊疑惑道:“问这做什么?”

    “是仁济堂吧。”晓羡回答说。

    ====================================================================================

    陈渊明白了秦穆的用意,所以刚进医馆就抛出了一锭金子,那医馆的学徒一看便退到了门后,不一会儿走出来一个留着长胡须的医者。

    那郎中收好了金子,谄媚地对陈渊笑着说:“不知公子有哪儿不舒服嘛?”

    陈渊来过了身后晓羡,对郎中说:“认识吧?”

    那郎中一愣,这不是在自己店前跪了一个晚上的孩子,那郎中咳嗽了一声说:“不知公子有何事?”

    “你说我来医馆有什么事情,难道我可以在这儿狎_妓吗?”陈渊语气调侃而讽刺,弄得那郎中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秦穆没想陈渊能说出这种话来,不由得偷笑起来。

    那郎中忍奈着说:“那不知道那位是病人?”

    “病人不方便下床,请你过就诊,这是三百两。”说完陈渊把银票塞在了郎中衣襟处。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用过药得小青丰当晚就有了起色,小青丰为了感谢秦穆和陈渊拉着晓羡比划着手势。晓羡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说,“青丰说要恩人们留一晚,我和青丰有东西想给恩人们看。”

    晓羡和青丰合力搬来一个糊了纸的木框,又拿来了蜡烛照亮了四周,从一个小盒子拿出了两个小纸人。

    秦穆一脸疑惑,而身在北方的陈渊已经明白了,倾身伏在秦穆的耳边说:“这叫——皮影戏。”

    整场戏没有声音,青丰的手非常的灵巧,皮影的每一个动作都被青丰做到了精细,皮影的每一个动作中都带着一度种属于人的温度。

    两个孩子彼此交汇的感情是在磨难中根深蒂固的,青丰的眼神时刻追随者晓羡,晓羡唤着青丰名字时候,幸福而快乐着。

    秦穆着迷于剧情中人物的一举一动,陈渊低声问:“喜欢?”

    “感觉很幸福。”

    “嗯。”

    “陛下……”

    “这是宫外。”

    “陈渊?”

    “嗯。”

    “不要再陷入梦里……”秦穆抬头望着陈渊,说:“事情很快就会办好的。”

    “这就是你想说的。”

    “看皮影戏结束了。”秦穆看着青丰吹灭了蜡烛,又对陈渊说:“必定会有曲中人散的时候……”

    “不要再强调这个,这个朕知道,陈渊也知道。”

    ===================================================================================

    ‘是的,朕知道朕喜欢你,陈渊也知道自己喜欢你。既然已知沦陷,朕就会不再犹豫了,陈渊自然也是不会……为了你,朕做陈渊,而你何时才能做一次朕的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