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五章 焚情

章节字数:2976  更新时间:10-03-09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时分,黑鸦的凄鸣声划破了死寂。秦穆再一次地看着黄昏如血的染红了整片天空,周府上下一片死寂,只听见自己的镣铐碰撞发出的声音。

    天色渐渐地变得昏暗……

    ‘他还会来吗?’

    秦穆推开了周轩卧侵的门,周轩穿着黑色的袍子,对着秦穆勾了勾食指,秦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铐和脚镣,又看了一眼周轩。

    周轩邪魅地笑着走到了秦穆的身后,从后面拥住了秦穆略显单薄的身体,周轩的手指钻进了秦穆褴褛的囚犯服里,秦穆没有反抗任凭周轩的手不安分的游弋。

    周轩从后面挑起了秦穆的下巴,另一只手箍紧了秦穆的腰,秦穆仰头看见了周轩眼中的一片湿红。

    秦穆颦眉,周轩轻声地唤道:“我的情……”

    时间凝住,良久的安静被周轩松开的怀抱所打破,周轩走到床边,开始褪去自己的黑色长袍,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素青色的道袍,腰间垂着白玉流苏佩饰,有一种追回过往的感觉。

    周轩取下了挂在床头的剑,走到了秦穆的身边。周轩拔出剑抵着了秦穆的脖颈,淡笑着问:“为何?为何我的玄情这般的傻,她明知玄玑爱的不是她!那个玄兮又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嗜酒如命爱耍小聪明的蠢货,为何叫玄玑可以选择他而不选玄情?”

    周旋的眼睛湿红着,他望着秦穆好像在渴求答案。

    “……我,我叫玄舟……不叫周轩……”

    周轩手中的剑擦过秦穆的皮肤,来到了他的下颚,秦穆并没有畏惧,不是他在相信什么,因为他已不知现在该相信谁。

    周轩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很放肆,可是那笑后便是泪滑下的一瞬间,周轩说:“我阅过无数女人,只为找到与玄情相似的女子,穷尽十载,却发现那些女子竟不如你穆情,那骨子里透出的气质是无法从外表上效仿的,我见你第一眼便认定了。”

    “……”

    “为了那些女人,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吗?你……想知道吗?”周轩从身后掏出了一本账册,这个便是那天秦穆在周轩书房的地砖下发现的。

    周轩收回剑锋,钳住了秦穆的下巴:“你……到底……是谁?”

    秦穆但笑不语。

    周轩放开了秦穆,立身说:“只要不是为玄情而来就好,不过……当我不是玄舟,而是周轩的时候爱过一个人,而这个人已经如同死过一次了。现在,玄舟是玄舟,那个人也该回去那个人了……所以……”说着周轩拽起了秦穆的领子,一路带到了大门。

    “滚吧!”

    秦穆拖着镣铐踉跄地摔在了地上。

    周轩微微颦眉,但是嘴里又重复了那句:“滚——”声音轻到细不可闻。

    ==================================================================================

    门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玄色衣服的人,黑暗不断的下降着高度,视线一点点被吞噬着。

    周轩俯身有些舍不得看着秦穆,又轻轻地将秦穆揽在怀里说:“你若真叫‘穆情’就好了,我的情,玄舟一直不明白啊……”

    秦穆张了张口,声音有些沙哑着说:“你……可告诉过她,你爱她了吗?”

    “……”

    “那你可鼓起勇气问过她,她如何看你的吗?”

    “……”

    “陪着她的时候……你可曾……”

    “我不配。”周轩打断了秦穆。周轩没有扶起地上的秦穆,只是自己站起了身,周轩巡视了四周,对秦穆说:“托了穆情的福。今天,我府尹府还真热闹,不过,时间到了……玄情定会等得着急的……”

    周轩退到了门后,门缓缓地合上,周轩回头从门的缝隙中最后看到了秦穆的脸。

    火光随着一声巨响咆哮窜出,火舌舔过了周轩的皮肤,吞噬着整个宅邸。妖冶的红色,刺痛了秦穆的眼睛,秦穆有那么一瞬间想去拉住周轩,可是一个有力量怀抱紧紧地拥住了自己,温暖的怀抱却温热不了心。

    “秦穆……”

    “陛下……请放开卑臣,卑臣……”秦穆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把整个身体蜷在了一起,现在他的只想把自己藏好,这个身体到底有多脏,他已经不知道了,他不想陈渊看到。

    陈渊一手揽过了秦穆的身体,一手将秦穆耳边的碎发别在了他的耳后,白皙的脖颈露出了浅绯色的痕迹。陈渊看见秦穆的手臂有被捏得淤青的印记,陈渊扳开了秦穆紧攥的拳头,秦穆的手心中有被指甲深深掐如的烙印。

    陈渊捧起了秦穆的脸说:“对不起,陈渊来晚了。”

    “……我……我以为你不来了……”秦穆的泪还在眼眶中倔强地打转。

    陈渊抱起了秦穆,对着一片中低语道:“可办妥了?”

    一个黑影闪出,单膝跪立回复道:“一切准备好了,请陛下和侯爷先行歇息。”

    陈渊轻声问:“秦穆,陈渊若是没有能来,你会恨吗?”

    “……秦穆试问,我是陛下的什么?”

    “是……是整个天下……”

    “如陛下所言……秦穆怎么会恨?”

    ‘陈渊,我只是一个棋子吗?如果你真的这么看完,便也好。因为一个棋子终有会有用完的哪天……可是陈渊,若是我们都再改变又要怎么面对?’

    “秦穆。”

    “是,陛下……”

    “你回来真好。”

    ================================================================================

    我叫玄舟,昆仑派青炎道长的弟子,从小便是孤儿,八岁师父看我可怜便带我上了山。

    昆仑素来与蜀山、蓬莱齐名,皆为修仙问道的圣地。可是我却没有仙缘,更没有练武的根骨,只能跟着账房的前辈们学习一些管理,偶尔帮师父炼丹药、送书信等。

    十一岁那一年,我看见了掌门带回了的三个孩子,都已是芳华正茂。我躲在一旁的茅屋旁,看见那个穿着浅粉色纱裙的少女抱着大把的桃花站在那里看着两个男孩打闹着,温婉动人地微笑着。

    她就是玄情,我穷尽一生去爱的女子。而玄玑是掌门钦定的下一届的掌门人,玄玑出类拔萃是所有弟子中的佼佼者,仙缘极佳,根骨奇特,是不二之选。而另一个名叫玄兮,天分极高,但是生性随意,放荡不羁。

    玄玑每次练武的时候,玄兮总会从中捣乱,玄玑会恼火地把玄兮压在地上,叫上一旁的玄情一起挠玄兮的痒痒,那时大家都以为玄玑和玄情的感情非常地好,几乎是到了男女之情的地步。

    可是,玄情并不是快乐,也渐渐不爱笑了,而玄玑和玄兮的关系也越发的奇怪。我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为雨中的玄情撑起了纸伞。

    自那以后,我可是习惯听玄情说她不开心的事情,习惯坐在她的左边,习惯她哭得时候给她吹叶子做成的笛子。

    其实,玄玑爱得是玄兮,玄玑只是把我当成妹妹而已……玄情这么说着,可我知道她是爱着玄玑,她还说,玄兮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敢承认一直装傻罢了,他的眼神一直再出卖他。

    玄情最终被定为了种植断情之花的人,为他最爱而不爱她的玄玑而栽。而这又怎么能断去玄玑的情丝……

    玄玑虽饮断情汤,但未能断情。玄玑爱玄兮只能隐忍,玄兮背着酒壶离开了昆仑,玄情含恨而终。

    玄情离开的那天,百花圃的花一夜萎蔫,那晚我不顾一切带着昆仑的一年的收账和玄情的尸身离开了昆仑。

    用偷出来的钱为玄情在京城中买下了一间宅邸,并且建造了冰窟,希望能永远保存玄情不朽的容颜,这是我见过世间最美好的女子。

    昆仑派不断派人来捉拿我,无奈之下我想到了朝廷,朝廷素来与不江湖来往,说不定会摆脱了昆仑派的人,于是我重金买下了官职,也买下了换不完的债。

    直到我遇到了那个男子——穆情。

    仰慕深情……

    那晚我记得他朦胧中呢喃,爱是天注定……但,相爱不是天注定……

    我于玄情的爱是天注定,而能不能相爱却不是天能注定,事在人为不可预料。

    穆情?

    也许一切都是假……但是,他让我真的醒了过来……

    玄情,等我……

    ================================================================================

    焚情,焚吾之情,告汝之灵。

    生死相隔两茫茫,蓦然回首,容颜依旧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