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八章 南音

章节字数:3212  更新时间:10-08-15 0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袭过边塞的军营,卷起了漫漫的黄沙,夕阳染血渐渐退到了地平线以下,暮色下降带来了苍白的缺月。

    主营帐中传出了争执的声音。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出兵的。”

    “为兄千里迢迢亲自赶来,还请不动你吗?”

    “大哥,这是密谋造反,可是株连九族的重罪。”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若没有把握父亲也不会作出决定,而且那个陈渊欺人太甚了。”

    “父亲这么多年没有少贪污受贿,陛下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这次若不是父亲乘饥荒贪粮,陛下也不会彻查。”

    “你怎么尽帮着他说话,你要知道他这几年是如何待小妹的吗?本来立后已经是定好的事情,他却一拖再拖,到现在也没有让小妹生下一儿半女。”

    “当初我就不同意小妹嫁入皇宫,而且这么多年陛下待小妹不错,其他的妃子陛下可去望过几眼,你在京中可要比我知道的多吧。”

    “姜儿,你跟我说你心里是不是还念着陈渊?”

    “哥……姜儿……姜儿只想看好这北疆要塞,其余的姜儿什么都不图。”

    “文姜啊文姜,我们文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话音刚落,一个披着暗红色披风的人从主营帐愤恨而出,嘴里‘哼——’了一声。

    营外等候了很久的人走进了营帐,看见一个穿着大了自己一号的玄色盔甲的人,爬在桌角边上。

    那人走进文姜,轻缓地抬起了他的脸,泪痕在脸颊留下了盐白的痕迹,那人轻轻地为他擦去,疼惜地将他搂着怀里,吻着他的额头。

    文姜推开了抱住他的人,说:“尉迟你走吧,我求你了?”

    “文姜!”

    “我们文家马上就要被按上密谋造反之罪,不能再有通敌卖国的罪了。”

    “我不会走的,除非能把我的心也带走。”

    “阿赫,我的心里注定总会有那个人,难道你不介意?”

    “当然介意。”

    “那……”

    “所以,我要更努力地让你把他忘记,让你的心里只有我……”尉迟赫吻住了文姜,绵长地深吻中,时间偷偷流逝,前尘记忆恍如隔世。

    =================================================================================

    从冗长的梦中醒来,秦穆摸到了眼角的泪水。

    秦穆从床上坐起身,看到了昨天内务总管送来的冬衣。秦穆抚摸着柔软的缎料,精工细活的红梅秀,以及雪狐毛质地的披风。秦穆只是拿起了床头整齐摆放的那件补了又补的墨色冬衣,穿在了身上。

    秦穆今天一天都无事可做。校场那边昨天去过,将士们训练得也勤,不用日日巡视;陈玥今天也向秦穆请了假,说是一个朋友这两身体不舒服想去看看,秦穆便也同意了;至于,陈渊那里若是没有召唤,秦穆是不会随便去的。

    茜儿的腿还是有点跛,不过相较以前好多了,只是茜儿好像是忙习惯,一时半会儿静不下来,时常还是到浣洗间帮忙。

    扉言那边有小镜子递了书信给秦穆,说是自己一不小心染上了风寒,这两天就让秦穆不要过去了,说是穆哥哥身子弱以免传染给了他。秦穆去过一两次,却都被扉言塞住鼻子的闷重声音给说了回去。

    秦穆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留下一个墨色晕染。

    这时,一阵琴声入耳。其琴技拙劣、中有错音、琴音平乏、曲拍错杂其中,这是初学者急于求成的结果。

    可是这曲子秦穆熟悉,是南隐秋收祭祀中的颂曲,名为《秋宜》,不是一般人所会的曲子。秦穆放下毛笔,走到门口打开了朱漆大门,映入眼帘的是那人抱着焦尾琴,提着宝剑和美酒。

    秦穆沉声疑问:“陛下?”

    “不好好接驾,反而让朕就这么站在外面?”陈渊反问秦穆,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进了秦穆的房间。

    “陛下不好好处理政事,来卑臣这儿做什么?”秦穆看着陈渊走进自己房中,也跟了进去。

    陈渊见秦穆进屋,一个箭步走门前面把门从里面关上,秦穆惊诧地看着陈渊,说:“陛下,这……”

    陈渊将琴放在一处空位上,把酒和剑放在了一边,自顾自得弹起了刚才那首曲子。

    曲子弹得很糟糕,可是陈渊却再很用心地把它演奏完美。曲终时,秦穆坐在了陈渊的面前问道:“陛下,弹这个做什么?”

    “还能听得过去吧?”陈渊试图躲开秦穆的询问。

    “卑臣说实话,陛下实在是弹得很糟糕,但是……秦穆觉得,陈渊弹得很好听。”

    秦穆的话带着点点暖意,陈渊的手指虽然纤长但是在琴弦上就略显笨拙,那是双舞剑弄枪的手,怎么会适合抚琴。可是陈渊却是如此的努力,希望能把曲子弹得尽善尽美。

    没有感动那是假的,秦穆深知。

    陈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秦穆突然发现心里被填满了幸福,陈渊拉秦穆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手指又抚上了琴弦,仅仅前几个音,秦穆便知此曲,是……

    “羽鸟……”为何要弹此曲?

    秦穆突然止住了陈渊的手指,轻说:“是商音,不是徵音。”说完,秦穆贴近了陈渊,手抓着陈渊的手,一个琴音一个琴音地弹着,陈渊似乎能感觉到秦穆的心跳。

    陈渊抽离了自己的手,抱住了秦穆身体,轻嗅着秦穆身上墨香,秦穆的手指灵活的在琴弦上跃动着,秦穆的琴技并不逊色于容莲,反而更甚一筹。

    秦穆未奏完《羽鸟》便不弹了,陈渊拿起了身边的宝剑,递给了秦穆,剑柄是用羊脂白玉雕花而成,剑身通体纯白,剑穗是朱红色的相思扣流苏。

    秦穆接过了宝剑,剑锋出鞘,这是陈渊第二次看见秦穆风华绝代的一舞,也是含情的一舞,舞步轻柔灵动,浮萍掠影不惊波澜一丝,秦穆的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烙印在了陈渊的记忆之中,那是无法抹灭的痕迹。

    但是,那也是陈渊最后一次看秦穆舞这支曲,此曲——《羽鸟》。

    =================================================================================

    月未满,酒后微醺,

    意难尽,情更难解……

    陈渊抱住了秦穆瘫软的身体,一层层地褪去了秦穆的外衣,冰冷的空气让秦穆的身体微微发抖。陈渊的手不断往里衫探取,不断地挑起着秦穆的欲望。

    陈渊的唇在秦穆的颈间游走,手指滑到了秦穆的背后,抚_摸上了秦穆的脊柱,陈渊一节节地算着秦穆的椎骨,直到尾椎的地方按下。

    也便是那么一按,让秦穆的身体蜷在了一起,秦穆手紧紧地抓住了陈渊的衣服。

    陈渊的吻来到了锁骨,那条伤疤依然触目惊心,而那伤疤下的烙印又让陈渊感到怀里的人离他的距离是如此的遥远,仿佛一个誓言便是一生一世。

    秦穆知道陈渊动作为何停驻,秦穆捧起了陈渊的脸,看着陈渊的眼睛,恍惚中看到陈渊眼中的一丝悲伤。

    秦穆用力吻住陈渊,陈渊胸腔中的空气好像都被一瞬间抽干一样,回过神地陈渊搂紧了秦穆的身体,极力地回吻着秦穆。

    疯狂和缠绵只一步之遥,秦穆溺毙在了其中,仿佛放弃了一切,只为一刻地盛开。

    陈渊注定了不会是赢家,爱情里谁又能赢了谁?

    陈渊抱着秦穆跌入进了床被之中,秦穆背上微微渗出了细细的汗水,陈渊吻着秦穆的后背,手指与之交_缠。

    秦穆的声音闷在枕头中,床帏里泻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吟,秦穆的身体在陈渊的怀里微微颤栗着,陈渊继续手中时重时轻的抚慰。

    直到秦穆完全能够接纳了陈渊的身体。

    “嗯……陈……啊……”秦穆的眉拧在了一起。

    陈渊贴近了秦穆的耳边问:“痛?”

    秦穆咬着发白的嘴唇摇着头,陈渊含着陈渊的耳垂,柔声唤道:“穆……”

    陈渊放轻了自己的力道和速度,如此耐心地将秦穆的身体一点点地打开着,陈渊将秦穆整个抱在腿上,深深地进入,慢慢地退出。一只手在秦穆的小腹上摩挲着,秦穆能感觉到陈渊拿着剑的手,长时间握住剑柄所磨出的茧子。

    秦穆低头吻着陈渊,放纵着欲望如猛兽般吞噬了自己所有的意识。自己何时真的爱上了这个蛮占了自己领土的帝王,何时真的爱上了这个囚禁了自己自由的君王,何时真的爱上了这个摆布了自己意志的君主,何时真的爱上了这个只为了自己做一次陈渊的王,何时……何时……

    “……嗯……陈渊。”

    “怎么?”

    “冷。”

    陈渊拥住了秦穆整个身体,秦穆微微地仰起了头,泪从眼角微微地渗出,陈渊吻着秦穆的眼角。

    若白昼不再来临,便可以夜夜相拥;若流水不再流动,时间便不能效仿;若世间没有琴曲,天下便有不散宴席。

    ——秦穆,我爱你,你呢?

    ——陈渊,不要弹《羽鸟》,那曲意为‘离’呀。

    ===============================================================================

    白色锦缎袍,红梅暗秀香,

    无人唱《羽鸟》,帐内待良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