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二十九章 宫袭

章节字数:3523  更新时间:10-03-09 2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素冷的皓月洒下的光华,在地面上铺起了一层薄纱。扉言着了一袭暗绯色的锦袍走向了庭院。

    扉言的伤寒有了起色,宫女们忙碌着换洗用过的被单,小镜子去了太医院取药。

    这是扉言在北厥的第一个冬天,寒冷让他始料未及,他想起了七个月前初见秦穆时,那单薄的身体隐忍着病痛的孱弱,他过去秦穆原简陋的瑰珑居,风会透过纸窗,甚至还要担心会熄灭取暖的炉火。

    ‘穆哥哥……’

    扉言在庭院的石椅上发现了一个小锦盒,锦盒下压着张字条,字条上的字体还有些稚嫩——‘早日康复’。

    这是扉言收到的第九份礼物了,从花、到锦囊、到糕点,礼物的花样层出不穷,以及现在手中锦盒里的雪莲。

    “不用躲了,难道你要到第十个礼物的时候才肯现身吗?小鬼……”扉言对着墙隅的矮树丛说。

    一个男孩穿着墨绿的袍子,裹着毛质的披风走了出来,抬起了已经冻红的小脸,说:“才不是小鬼,我已经九岁了。”

    扉言走向了男孩,男孩立马低下头向后退了一步,不禁地害羞起来,扉言揉着男孩的头发说:“还说不是,喂,小鬼你是谁呀?”

    男孩仰头望着扉言,努着嘴说:“能不说吗?”

    扉言笑了笑,点着头说:“不要紧,那为什么总是送我东西,这总能告诉我吧?”

    “因为……因为喜欢,就送了。”男孩低着头。

    “喜欢?小鬼你才多大点,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嘛?”扉言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这毕竟还是个孩子,又怎能懂这其中的反反复复的百般滋味。

    “都说不是小鬼了,哼。”男孩赌气地说着,掉头就跑。

    扉言淡淡地一笑,这种别扭的性格扉言好像如此熟识。

    扉言望着星空,密不可数的星中,扉言看见了那颗最亮的紫微星,扉言沉声:“紫微星忽明忽暗,不吉之兆。”

    风吹起了扉言的发,轻柔地拂过了脸颊,扉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紫微星旁的那个颗昭示了援助的星,可是穆哥哥你吗?

    ====================================================================================

    冬日的阳光是温暖的,瑰珑居外的一片宁静,而屋内确实肃杀的暗伏。

    秦穆提着三尺宝剑,剑锋抵在了一个穿着柔绿色华服的女子的脖颈上,女子万万没有料到这个恕卿侯居然真的敢对自己刀剑相向,女子的心不禁地抖了一下。

    摔倒在一旁的茜儿抱住了秦穆的腿,喊道:“主子,别冲动。”

    秦穆冷笑着,眼泪却已溢满了眼眶,说:“你是要我先断了你的这支手还是先画花你的脸?”秦穆的眼神游移到了女子拿着金钗的右手,金钗锐利的钗尾还在滴着红得刺眼的鲜血。

    “你……”

    “说啊,你什么你?”秦穆从来没有那么盛怒地吼道。

    “你敢,本宫可是堂堂贵妃。”女子借着身份的特殊,也来了气势。

    “文贵妃?”秦穆冷哼着。

    “怎么……本宫,本宫可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一个降臣而已,你勾引陛下已经是死罪了,要是伤了本宫丝毫,定不会轻饶你的。”

    “勾引?”秦穆蹲下身,捏住了女子的下巴,说:“难道你就这么粗浅地认为,一个人可以完全用外表去勾引别人,那试问你顶着这张脸为何还搞得如此狼狈,狼狈到了起嫉妒之心。”

    “不要说了。”女子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秦穆的话像柄利剑直插她的心中。

    秦穆站起身,提起剑。剑锋冰冷的质地抵在了女子的手腕上,茜儿拼尽所有力气,拽住了秦穆的手。

    剑被秦穆高高的举起,正欲劈下却被一个力道制止住了秦穆的动作,秦穆看到了一双愤懑的眼睛正逼视着自己。

    可是当那人真的看到秦穆抬起的脸时,就一把把秦穆抱在了怀里,秦穆手中的剑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强忍住的泪水再一瞬间崩溃。

    陈渊的耳边只剩下了秦穆的呼吸声,其他便再也听不见了——女人叫喊的声音,侍卫进出的声音,门被合上的声音……

    陈渊看着被划伤的秦穆的侧脸,说:“对不起。”

    秦穆抬眼看着陈渊,像是一个失了灵魂的偶人,秦穆的声音沙哑着说:“这是,我最后一点的记忆,现在为何要被剥离的一丝也不剩?”

    如此深的伤口不可能完全恢复,这世上再也没有他们绵亘的羁绊了,时间风蚀着一切,让那些原本的事物变得模糊不清,直至最后消失不见。

    陈渊明白秦穆的失控,可是陈渊也发现了秦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他了。没有齿痕的印证、没有容颜上的牵绊。

    陈渊在秦穆的心中卑微地寻找着罅隙,希望能挤出一席之地,陈渊可以舍弃一个帝王的威严,如一个平凡人一样地渴望着正真的爱与被爱。

    陈渊轻轻地拥住秦穆,世界如此的宁谧,心正在彼此贴合着汲取温暖。

    ===================================================================================

    肖恒急匆匆地推开了瑰珑居主卧的门,陈渊和秦穆有些尴尬的分开,肖恒暗自偷笑,刚打算向陈渊报告情况,却看见秦穆的脸上留下的血痂的伤痕。

    “侯爷,你的脸?”

    秦穆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说:“怕是要留疤的。”

    “咳,肖恒,情况怎么样了?”陈渊问道。

    肖恒看了一眼陈渊,心里不禁地嘀咕,这也吃醋?肖恒突然不禁感慨,陈渊一生可曾真的爱过几个人,怕是眼前这个温如玉的恕卿侯让他真的动了情。

    “回陛下,我们的人马都已就位,文桦煽动了不少的朝中大臣,而且文洋已经去了北关去请文姜了,昨日便已经回京了。丞相大人已经去了正殿做了安排。”

    “你刚刚说文姜?文姜他回来了?”陈渊的表情凝住,略带着紧张之色。

    “并没有见到镇远将军。”

    陈渊稍稍松了一口气,说:“跟朕去正殿。”说完转身对秦穆说:“朕叫太医给你看看。”

    “不了,卑臣能随行吗?”

    陈渊点头说:“那最好不过。”

    碍于肖恒在,陈渊只能悄悄地去拉秦穆的手,陈渊终于能明白秦陟战场上的那份睥睨天下的自信和那种坚韧而桀骜的眼光从何而来了。

    ——秦穆。

    让人如此的安心……

    =================================================================================

    文桦已经得知自己女儿被擒一事,所以已经像是热锅上蚂蚁,在几个奸佞之臣的怂恿下,再也无法稳如泰山,此时此刻已经如坐针毡。

    文桦和长子文洋带着大队人马硬闯入了皇宫,从大门到正殿前是挡事者便杀之。

    “陛下,稳住。”叶丞相镇定地提醒着开始焦躁不安的北厥帝。

    “可是,他们也太肆无忌惮了……他……”陈渊的话戛然而止,是秦穆轻轻握了握他的手,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陈渊回望着秦穆,但却又被秦穆避开,说:“要想瓮中捉鳖,必须沉得住气。”

    正殿的门被轰地砸开,原以为正殿应是没有人的文桦却愣住了,本想直接夺取王位,现在想来又是迟了一步。

    金銮殿的龙椅上陈渊玄色龙袍在身,独自慵懒地用手地托着下巴,看着殿上两鬓都已花白的文尚书戏谑地笑道:“爱卿不知早朝已退了吗?”

    “哼!陈渊你最好知趣让贤,不然……”

    陈渊打断了文尚书的话:“让贤?贤在哪里?”

    “陈渊,老夫不跟你逞口舌之快,你最好速速放了玫儿。”

    “文玫?文贵妃已经囚入冷宫了,她刺伤恕卿侯在先,朕只是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来罚她而已。”

    “恕卿侯?你口口声声说着恕卿侯,可老夫觉得他就是一祸水,你放着早朝不理,却是为了带他出宫吊唁故人,你不觉得可笑嘛?你配当个皇上吗?”文桦指着陈渊怒斥道。

    “他当然配,因为王位的疏冷岂是常人能懂。”秦穆从屏风后走出,笃定说着。

    “你们……”秦穆的出现让文桦一时蒙住了,但文桦立马又清醒过来,说:“就算你们已经知道了,但也迟了!来人!”

    文洋听到父亲的命令,持剑命人闯了进去,宝剑直指陈渊的一瞬间,黑衣的护卫从四周隐蔽的地方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

    随后,叶丞相和肖恒也走出了屏风后,叶丞相沉声说:“文尚书还不快快投降,陛下仁慈定会留你个全尸。”

    “哼,老夫就不相信十万军队还攻不下你个王城,陈渊你太疏忽了,这几年你自认为这皇宫坚不可摧,可是早已漏洞百出了。”文桦胸有成竹的朗声笑道。

    “朕怎么说,好像有老鼠在打洞呢,原来是你个啮齿祸害在作祟,来人给朕擒住他。”

    文洋挡在了父亲的前面,厉声道:“谁敢!”

    文洋声刚落,正殿的大门便被撞开了,撞门进入的是一个身负重伤的士兵,文洋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人伤重,不觉冷汗渗出了后脊。

    “文桦、文洋还有那个躲在窝里文礼,你们插翅难逃了……”

    陈渊站在高高的殿堂之上,藐视着已如瓮中之鳖的反贼,陈渊转身轻轻拉过了秦穆的手,附耳轻声说:“早知你料事如神……”

    ——秦穆,若没有你,朕何来勇气,又何以能让这佞臣露出马脚。

    ——秦穆,若没有你,朕何来自信,又何以能站在这里应对着突如其来的宫袭。

    如不是在你安排的故事里,朕真不知道又要待到何年何月……

    ==================================================================================

    “陛下!恕罪……”大殿的门再次被打开,阳光倾泻而入。

    陈渊回首,却失神愣在了原地,表情不自然地僵住。

    “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