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章 悲歌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0-03-09 21: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目相对,已然没有了当年的稚嫩与懵懂,彼时的少年已经长大,眼眸中是时间与环境磨砺出的成熟与苍凉。

    “陛下,恕罪!”

    声音穿越过记忆的埃尘,悄然停驻,不是那个清朗而明快的声音,而是经历了岁月洗礼带着磁性沙哑的感觉。

    ——旧忆识得当年殇,今昔难辨风霜样。

    “文姜。”

    “微臣……五年未见陛下,陛下身体可安好?”文姜低首含笑,那笨重的铠甲下是一副消瘦的骨。

    “为何回来?”陈渊颦眉相问,难道也是策反而来,终忘不了的情,已转为恨。

    “来见陛下最后一眼,微臣愿奉上首级换文家一条生路。”文姜的泪跌落出了眼眶,陈渊想起了当年那个爱哭的少年,每次都肿着核桃眼向自己诉苦。

    “朕……休想……”陈渊是犹豫地,秦穆看出了陈渊眼中的踟蹰,陈渊究竟对这个镇远将军用情几深?

    “那请陛下先赐微臣一死。”文姜单膝跪地,捧起了手上的剑。

    一旁的文桦见次子此番举动,训斥道:“文家再不跪陈家天下,姜儿你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文家还是后继有人。”

    陈渊冰冷地哼道:“朕是不会赐死你,但是你文家的人都得死。”

    “陛下,文姜重罪在身。”

    “重罪?”

    文姜抬头看着高殿之上的陈渊,金冠束发英气风发,却还是当年自己崇拜钦慕的王,贪恋却没有勇气,只好带着那份爱远走边关。然而,命运总在同自己开着玩笑……

    “文姜通敌卖国,文姜……。”

    “说!”

    “文姜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文姜但求一死。”文姜凝望着他的陛下,在行走边关的日子里,是那个叫尉迟赫的人在一点点钝化着自己心中的痛。

    “你!给朕统统抓起来。”陈渊的声音刚落,便是一场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刀刃撕裂着血肉之躯,血腥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正殿,文洋的剑锋突然转逆,向着秦穆的方向刺了过去。

    秦穆没有来得反应,一抹血红之色刺伤了自己的眼睛,那惊诧的声音堵在了喉咙之间,血肉被撕开之声,秦穆听得那么锥心。

    剑锋抵在了秦穆的心口处停下,陈渊只手抓住了剑刃,血一点点从伤口中涌出,秦穆看着陈渊微微皱起的眉,心中不觉地隐痛。

    陈渊抽出了怀里的匕首,一刀捅在了文洋的腹部,文洋的瞪圆双目看着陈渊,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咬牙说:“陈渊,你终将会因为这个男人弃了江山。”

    文洋跪倒在地,文桦见长子之死,一时气血攻心晕倒在地。文姜提起剑,向陈渊冲去。

    那是他的家人,他最敬爱的父亲和他最钦佩的大哥,他到底还要看到多少人死去,他怎么能承受家破人亡的悲剧。

    那一刻的执念便是,但求一死。

    ===================================================================================

    忽然,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文姜的身体,众人惊疑此人来历,只见文姜挣开那人的束缚,回身便是一记耳光,吼道:“滚,谁让你来的!”

    那人眼中化开一汪深情,伸手去摸文姜的头发,脸上的掌痕已经开始浮出红印,可是那种感觉却真实告诉着他,只要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并没有离自己太远便好。

    “傻瓜,你就不怕一回头扇错了人?”紧张的氛围被那人一句调侃地话所打破。

    “尉迟,我求你了,你走吧。”文姜脱开那人温暖的手掌,不要对自己那么好,真的害怕无能为力回报。

    那人上前一步,望着高高在上的陈渊说:“请陛下放过文姜,我愿把鲜真部落拱手送上。”

    “尉迟!”文姜拦住了尉迟赫。

    陈渊握着受伤的手,肖恒刚为陈渊上的纱布顷刻间被染成了鲜红,陈渊沉声说:“你叫尉迟?你是北方部族的首领?”

    “是的,天朝皇帝。我愿用我部落换一个文姜……”

    文姜一拳打在了尉迟赫的脸上,怒斥道:“蠢货,部族再小你也不能如弃草芥,为了个文姜你值得吗?”

    “有何不值得,我族三番五次挑衅,你不也是次次手下留情,我部族早是你的,你知我对你用情多深。”尉迟回首又望着陈渊,他要好好地看清,那个王到底如何占据了自己心上人的心的。

    “阿赫,文姜……文姜无法将心全部付于给你的。”

    陈渊看向秦穆,这话他也曾想无数遍地对秦穆说,你可知朕对你用情多深,朕为了你也可以做第二个尉迟赫。

    秦穆低着头,他能感觉得到那灼烫的眼神逼视着自己的,他不敢去回复那双眼睛,那瞳仁里有他难以抗拒的情愫。

    “尉迟不在乎,尉迟相信有一天尉迟能攻占这里。”尉迟赫的手在文姜的心口画了一个圈。

    文姜握住了尉迟的手,紧紧地贴住了心口,文姜含泪的眼睛笑了,眯成了一条好看的弧度。

    文姜转身看着陈渊说:“陛下,微臣再一次恳求,放了文家吧,家父已经不能再威胁到陛下的江山了,文姜愿意带着家父、和弟弟妹妹离开北厥,远走他乡,请陛下成全。”

    文姜说得话陈渊是信的,但是谁又能料几年后,文桦要再东山再起,怎么办?那时若物是人非,陈渊又能承受几次,他只属于金戈铁马的战场,不属于勾心斗角错综纷扰的宫廷。

    试问,谁会为自己埋下隐患?

    “尉迟赫,朕同意你带走文将军,但是,朕无法答应文将军,朕不能就此罢休。”陈渊说得果决。

    “陛下?您是要微臣做个不仁不孝之人吗?”文姜上前一步。

    “文姜,你还不快走,若等朕后悔了,这皇宫便不是你能来就来,能走就走的地方。”

    “……陛下。”

    文姜的脸上浮起了一丝万般无奈的笑,口中低吟着:

    “当年风雨夜,蒙君恩赐情。

    醉熏不知愁,醒时方知痛。

    离君千万里,念君知不知。

    春到需堕泪,又逢解忧者。

    心能载几重,请君自思量。”

    陛下,文姜不悔恋你,阿赫,文姜有亏于你……

    ================================================================================

    文姜举起剑,剑锋划过文姜细白的脖颈,瑰丽的血红像开出的死亡之花,引渡着亡者的离去。

    那一瞬间,文姜忆起了五年的那一夜,陈渊凯旋而归,他站在众人之间便是最不起眼的角色。

    文姜还记得他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逐渐成熟硬朗的面孔,逐渐陌生疏离的身影。看见肖恒意气风发的站在他一旁,叶寅拿着史册记录着他的功勋。

    还有他那如花朵般娇艳欲滴的小妹,一袭水绿的华服端坐在陈渊的身边。

    文姜永远都是躲在角落里等待着,等待着陈渊冲他微笑,冲他招手,冲他点头。文姜有着看陈渊恋过月娘的心痛,有着看陈渊与莫逍交好的心伤,文姜只能默默地伫立在陈渊世界的边缘。

    直到陈渊看见他,同他说话、同他微笑,文姜甚至欢喜陈渊能为他轻轻抹去眼泪,那一刻,心仿佛跳乱了节奏,让自己陷入了无法喘息。

    那天,陈渊是醉了,完全的醉了。文姜也是借着酒劲壮胆,不顾一切地想要抓住着幸福,哪怕只是一夜合欢纵情,哪怕醒时不知道昨夜缠绵。

    明知陈渊心中无他,一夜春梦有尽时,文姜败了。文姜已记不起看见女子若花面容失色的难堪,自己的兄长与自己的丈夫……

    文姜走了,带着眷恋和悔恨离开了,一副清瘦弱骨扛起了笨重的盔甲,执笔的手拿起了玄铁的剑。

    生命如火花般,文姜只觉得来去匆匆。再一回首,便又有人停伫在自己的身后,文姜动容尉迟赫给予自己的爱,可是自己又能回报他几许?

    文姜注定等不到那天了,命运诡奇的路文姜注定走不到尽头,他有太多的放不下,有太多的不舍。

    ——陛下,文姜今生不负此行,但是陛下来生文姜只愿不要相见添痛。

    ——阿赫,文姜此生相负,文姜定在奈何桥边等你,等你一同轮回,哪怕来世文姜只是一颗树,也只为你枯荣。

    =================================================================================

    染血夕阳,尉迟抱起文姜,轻吻着他的额头。

    秦穆颤颤地伸出手,轻拭去了陈渊落下的泪。

    苍凉的北疆悲歌悠悠地吟唱着:

    茫茫黄沙故人骸,年年相思愁断肠,漫漫尘雾逝者伤,夜夜难寐心结霜,鹰孤飞,那人归来时期,勿要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