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一章 落雪

章节字数:3453  更新时间:10-03-09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叛乱在一曲悲歌中黯然收场,没有人去欢欣这场胜利后的结局。

    陈渊最终没有定文家株连九族的重罪。文桦的三子带着已瘫痪的父亲离京而去,被充塞外;文玫打入冷宫,一夜之间白了三千青丝。

    陈渊充耳不闻那句‘陛下三思’,因为文姜的死、尉迟赫的伤,像是在昭示着什么,陈渊的心里阴霾沉沉。

    “陛下,斩草不除根此乃大忌。”秦穆谏言。

    陈渊放下笔,不耐烦地说:“怎么你也逼朕?一个丞相,一个肖恒,连你也……”

    “陛下。”秦穆打断了陈渊的话,说:“卑臣怎敢逼您,北厥是陛下的,与卑臣又有何相干?!”

    秦穆站在陈渊的面前说着此番话,自己觉得自己像个吃力不讨好的笨蛋,秦穆的火气直窜头顶。

    秦穆转身便要走,却被陈渊拦住了,“恕卿侯!朕还不能说什么了,是吗?!”

    “那陛下宣卑臣来,让卑臣等在这里做什么?!”

    “朕找你来自然有朕的理由。”

    “那说啊,卑臣怎么能猜到陛下的心思。”

    两人越吵愈烈,已经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突然有人传话至御书房。

    “启禀陛下,容姑娘有事同陛下说,想问陛下可有时间。”

    陈渊瞥了一眼秦穆,秦穆冷面于己,陈渊甩手而去,说:“恕卿侯先回吧,朕今日已有事。”

    秦穆望着陈渊离开的背影,心暗暗抽紧,一旁的蒋公公走了过去,低声说:“侯爷,陛下已经走了,您身子不好,冷着了陛下又要着急了。”

    秦穆回首,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说:“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希望……”

    秦穆用披风裹住了自己,空气如此的冰凉,刺入肌骨的瞬间秦穆恍惚觉得自己真的陷入了某个深渊,连着寒风都唤不醒他。

    ——陈渊?还是北厥帝?

    勿扰人心,心如止水定,何来惹涟漪……

    ================================================================================

    天色灰沉,乌云低低地压着,给人窒息的感觉。灰褐色的枝桠上,零落地悬着枯萎惨败,却依旧倔强地叶,迟迟不肯归向泥土。

    秦穆望着半开的窗,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心情低靡到了谷底,秦穆自省难道错的是自己,难道帮陈渊拔除心头的刺史自己不该为的事?

    秦穆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纠结其中了,开始在乎陈渊,在乎他眼中的自己,在乎他心中的自己,就像当年初恋懵懂的自己把皇兄捧上了心尖的位置。

    秦穆轻摇头,叹息着……

    “老师!老师?”陈玥拍了拍秦穆的胳膊,他看着秦穆发呆已经半天了,杯中的茶都凉了。

    秦穆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师走神了,讲到哪里了?”

    “老师有心事?是因为脸上的伤吗?”

    “不是的,玥儿不用担心的。书背怎么样了?”秦穆摸了摸右脸颊上的疤,怕是永远的痕迹了。

    “老师还说没有事情呢,这个问题您已经问玥儿第三遍了,怎么老师跟父皇一样,总是魂不守舍的。”

    “……你父皇跟老师不一样的,老师是因为太闲了,所以才这样的。”秦穆想要极力地掩饰着。

    “老师,这次庆功宴父皇要宣布婚庆一事,您知道吗?”

    “什么婚庆?”秦穆一愣,笔落在了宣纸上,画出干涩的一笔。

    陈玥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就是这么听说的。”

    秦穆略知大概,新纳的妃子无非是代替文妃的位置,这女子毫无疑问便是——容莲。

    “对了老师,玥儿……您也把玥儿当个孩子看吗?”陈玥微微皱起了小眉头,眼神带着淡淡的伤感。

    秦穆摸了摸陈玥的头说:“玥儿确实是个孩子,但是玥儿会长大,跟你父皇一样成为一国之主。”

    陈玥仰起脸看着自己老师,温婉地笑暖入心中,跟他识得的那人不同,那人总是微微地笑着,眼中却是没有暖意的,像一块棱角分明的坚石。而老师的眼睛不是,虽然清冷,但是柔和,像块冰但是终能为水。

    “为何,在他的眼中玥儿只是个长不大的小鬼?”陈玥有些委屈的嘟起了嘴,扑在了秦穆的身上。

    陈玥出生便没有母亲,所以一直不知道偶尔的撒娇竟能获得如此的安慰。陈玥只觉得老师怀抱好暖,母亲的怀抱可是如此的相似吗?

    ================================================================================

    瑰珑居的门微微开启,只听见门口有人轻咳了两声,低沉着声音说:“玥儿,不得无礼。”

    陈渊跨进了屋内走了过去,拽起了黏在秦穆身上的陈玥,说:“怎么这么大了,还和老师撒娇?”

    “父皇……”陈玥不情愿地松开了秦穆。

    “先跟蒋公公回去吧,父皇有事同老师说。”

    “是,父皇。那个……老师,玥儿先走了。”陈玥毕恭毕敬地欠身告退。

    屋子在陈玥走后,忽然陷入让人难耐的安静,对望的尴尬,无声的相对。

    秦穆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气氛了,起身语气冰冷地说:“陛下是来告诉卑臣,此次宴席必须到场的吧?还有卑臣已经知道了主要的事由,真是劳烦陛下亲自来一趟了。”

    陈渊扯过秦穆的袖子,另一只手圈住了秦穆的腰,陈渊已经被这无药可救的想念,给逼疯了。陈渊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小事而同秦穆起争执,怕是太在乎他了……

    陈渊吻着秦穆,突然之间一切都沦入了黑暗。秦穆咬痛了陈渊的唇,可是陈渊却无动于衷地吻着。

    秦穆手中青花白釉的瓷杯落在了地上,碎成一地。

    “秦穆……”

    “陛下有话就说。”

    “朕,朕……”

    “陛下,若真爱容莲的话,便也好。”此番秦穆说得是心里的话。

    “秦穆,为何不怪朕?”

    “陛下是要有个更长久的人伴随的,卑臣只是……”

    ——过客。秦穆想这么说,但是话到了嘴边便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

    陈渊拥住秦穆单薄的身体,吻着秦穆的额头,时间不属于此地,绵长的温暖,谁人不懂。

    “秦穆,这次朕会论功欣赏,你想要什么?”

    “卑臣要的,陛下给不了的。”

    秦穆望着陈渊的眼睛,他想要的陈渊怕是真的难以割舍下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秦穆想要北厥帝做陈渊,永远的只做陈渊,而那毕竟是一国之主。

    “又是你的自由?”陈渊凝眉说道。

    秦穆嘴角闪过了一抹自嘲的笑,轻说:“陛下,等卑臣想好了再要,可以吗?”

    “好。”

    ——秦穆,你可知朕要给你什么吗?朕要给的是心……

    ==================================================================================

    大殿之中,歌舞升平,曲水流觞……

    陈渊九龙金冠束发,玄色龙袍在身,手轻挥示意众位就坐。

    扉言欢喜地靠着秦穆坐下,今日大殿之中大多都是陈渊的心腹,没有外人在场,而且朝中经过此次的整治,很多官员被牵扯入内,被贬居多。

    扉言捏在杯子上的手指突然一松,撒了秦穆一身的酒,秦穆惊疑地问:“小言,怎么了?”

    扉言指着刚刚进入大殿的北厥皇太子——陈玥问:“那个小鬼是谁?”

    “小鬼?是你叫玥儿小鬼的?”秦穆记起了陈玥同自己说起的话,难道扉言就是玥儿在意的人吗?命运永远都是这么弄人……

    “到底是谁啊?”扉言隐约地觉得这个孩子不简单。

    “是大皇子。”

    “完了,穆哥哥。”扉言睁圆了眼睛,拽了拽秦穆的袖子。

    “什么?”

    扉言摇了摇头,心想着,这次惹祸上身了。扉言不明白这小鬼到底想干什么,心里慌乱起来。

    可是接下来的更是出乎了扉言的意料,扉言几乎把酒杯拍在了桌子上。

    一袭粉色华服,真如出水芙蓉般出尘不染,这便是今天的主角,未来陛下的新宠。

    容莲抱着古琴刚坐定,却听见扉言将杯子摔在了地上,碎得七零八落的声音。

    所有人都被怔住了,扉言径直地向正门走去,秦穆赶忙起身替扉言请罪道:“陛下,扉言许是醉了。陛下莫要怪罪。”

    秦穆终于穿上了陈渊送他的梅锦袍,白色的袍子红梅的绣,如若无人,陈渊便想上前去揽住这个心心念念的人。

    “无碍,若是醉了,让他去吧。”

    秦穆似乎好像还看到了陈玥的眼光追逐着扉言的背影而去,心好像也不在此处了。

    容莲是一朝随帝入宫廷,暮时已伴君王侧,册封——容妃。下月初一便是婚宴盛典。

    ==================================================================================

    十一月底,夜色深重,云低沉,大殿之外。

    “下雪了。”秦穆被拥在怀中。

    雪花飘散于整个苍穹,秦穆用手去承接这精灵般的雪白,看着雪花渐渐化于掌心。

    “陛下,卑臣要回去了。”

    “穆,今晚陪着陈渊,可以吗?”

    “陛下也早些歇息吧。”

    “穆……”

    ——容莲望你真的爱他……

    ================================================================================

    “穆哥哥,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扉言第二天便像兴师问罪般地来到瑰珑居。

    秦穆拉扉言进了里屋,食指比在嘴前,低声说:“嘘,小心隔墙有耳。”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为什么陛下要册封于她?”

    “这……”

    扉言的眉拧在了一起,甩开秦穆的手离去。

    ——那个女人,定有什么阴谋!扉言坚信不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