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四章 ‘伤口’

章节字数:3456  更新时间:10-03-09 2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至的夜像挥散不去的噩梦,冗长的令人不知所措。那破晓的一缕阳光刚刚划破苍穹时,急切的心宛如沙漠渴求着甘霖。

    已经第几天无法安然入睡了,已经哭醒在了第几个晚上,反反复复中消瘦了不少。

    不只是秦穆,还有琼楼阁中那个呆坐至天明的扉言。

    ——穆哥哥,求你了,扉言真的不是故意。

    ——穆哥哥,扉言知道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

    ——穆哥哥,你看我一眼吧,只一眼就好。

    ——穆哥哥,是扉言愚蠢,我只想到让陛下制止而已,并没有想会害死芙儿。

    ——穆哥哥……

    扉言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又一次无力的默默走开。

    琼楼阁的庭院中,雪人依旧立在那儿,冲着扉言的方向裂出一个笑,可是雪人的鼻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扉言蹲下身,戳着雪人冰冻的脸地问:“是太冷吗?怎么连鼻子也冻掉了?”

    扉言解下了自己披风为雪人披上,点着头依旧自言自语地问:“这样好多了吧?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开心的笑着,难道你没有烦恼吗?笑得跟傻子一样。”

    泪忍不住的掉落,落在雪人的身上,砸出了一个个小小的坑。扉言见状,赶忙捧起了雪想要填满这些小坑。

    可是扉言总是补不好这些残缺,那么的无助,扉言趴在雪人的身上,泪湿了衣袖。

    忽然,有人牵过了扉言冻得通红的手,扉言看着消失了很多天的那个小鬼,陈玥把扉言的双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哈了一口热气,然后帮他一点点的搓热。

    “还冷吗?”陈玥问。

    “……”扉言只觉得自己在这个孩子面前哭得真的像个笨蛋。

    陈玥倾身上前,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扉言冰冷的脸颊上,双手抱住了扉言发抖着的肩膀。

    “臭小鬼,你去哪儿了?为什么这几天都不在?”扉言抱住了陈玥,陈玥仰起小脸看见扉言泪花的脸颊,伸手帮扉言擦去。

    “你们都怎么了?老师,你连父皇也是闷闷不乐的,跟我说说好吗?”

    扉言垂下眼帘,抽泣着说:“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言……”陈玥环住了扉言的脖子,轻轻地吻上了扉言潮湿的睫羽。

    扉言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个孩子在做什么?自己心又在乱跳什么?不要随便闯到别人的心中,这样太不礼貌了,为什么不打声招呼……

    ===================================================================================

    阳光埋入阴云,雪花稀稀落落的飘着。

    寒风像利刃般划过人的脸庞,仿佛在脸上要刻下痕迹。

    校场内已经开始训练起了平衡练习,所有的训练的器械都是按照秦穆的图纸所做。

    秦穆用手捂着嘴低咳着,对一旁的右副将说:“进度不错,将士们的温饱没有问题吧?”

    “回侯爷,都没有问题,大家自从省亲回来以后都卖力了很多。”

    “那就好。”秦穆拉了拉披风将自己裹住,只觉得风冷得直入骨髓。

    “侯爷,恕微臣多嘴一句,这天冷的厉害,您的身子骨弱还是回去,这边将士们都还是用心的。”

    秦穆摆了摆手,说:“不打紧的。”说着秦穆向训练场地走去,将士们挨个同秦穆问好。

    偌大的校场给秦穆带来的安慰是久违的熟悉,这是他一手策划,一手操办,一手布置的。其中综合了南隐战术中的水行战术和木行战术,讲究应战时游刃有余,攻守相结合的原则,同时保留主力军队,进行中小型规模的突袭,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让敌方措手不及。

    所以这个校场大致照搬了南隐的水师校场,秦穆回首瞻台上,原来秦陟便是在那里坐镇指挥训练,而今……秦穆的手指轻触着自己侧脸被头发遮住的疤痕,又像被突然烫到一样的收手。

    一切都是真实的,秦穆的心口在隐隐作痛也是真实的,所有的真相说明了什么,时间正在漂白着他的回忆,他正与过去渐渐地脱轨,还有……

    还有心口的疼,是那人的容颜浮现于脑海时在作祟,一切皆不是梦,没有人陷入梦中,只是被沦陷于爱里。

    秦穆懂了,可以已然来不及抽身逃离。秦穆选择无声的默认,自虐一般的埋入心里,冰封那种子的萌发,等待结束的那天,把它重新栽种,一人孤单守望。

    秦穆决绝,不论春天是否会如期而至或者遥遥无期……

    ==============================================================================

    冷芳居。

    鹅黄色的梅绽放在深赭石的枝头,矮松的枝桠上载着沉甸甸的积雪,屋内飘出了阵阵酒香。

    “看什么看,不准碰,听得没有?”肖恒把烫过的酒壶掖在了怀里,扭头对着一脸贼兮兮巴望着酒的安筱晓说。

    筱晓别过脸,吃着手中的腊鸡腿,肖恒嘴角勾起一抹笑,宠溺地揉乱他的头发,筱晓嘴里嘟囔着:“烦人,别碰我。”

    “咳——”方桌对面的人轻咳了一声说:“你们要视朕若无物吗?”

    肖恒放下酒壶说:“哪里的话,不是看你心情不好把你叫出来坐坐嘛。”

    肖恒刚说完,桌上的一壶酒像瞬间蒸发了。肖恒揪起安筱晓,摊手示意着说:“拿来。”

    筱晓依旧不去看肖恒,陈渊轻摇了摇头笑着看着眼前这对活宝,说:“给他不就好了吗,不就一壶酒。”

    “你让他自己跟你说,他酒量不行,还喜欢贪杯,贪杯以后就……”肖恒的脸一红,拉过了正往酒杯里倒酒的筱晓。

    “干嘛,找揍啊!”筱晓怒了,拍开了肖恒的手,灌了一杯酒下肚,满意地舒了一口气。

    “你若真的喝醉了,可别来找我。”

    “哼,那我出去找别人。”

    “臭小子,你再敢跟我说这么一句试试看,当心真的让你明天下不了床。”

    陈渊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心里泛着酸,不需要刻意的去营造和安排,甜蜜和幸福的感觉总是那么时时刻刻的充盈。

    试问他和秦穆之间,何时才能拥有,怕是很难找寻的感觉了,陈渊已经尽力,但是得到的只是少得可怜的回应。一瞬间的温存,陈渊都要努力去记忆,怕时间让它们淡去……

    陈渊更像是个前路未卜的流浪者,流浪的终点是自己给自己找的罪。

    ——爱。

    爱你是我的罪,注定也许是上辈子欠下的,但你可知道,下辈子你要还我,还陈渊。

    木门被叩响,徐磬一脸慌张的进来,说:“陛下,不好了,侯爷在校场晕倒了。”

    “什么!?”陈渊眦目。

    “已经派了太医去,似有好转。”

    “那你那么急干什么,是想吓朕吗?”陈渊的心差点被徐磬给吓出来,但悬着的心至少放了下来。

    “微、微臣不敢,是皇子殿下让小的来催的。”

    “玥儿?朕知道了。”说完,陈渊拿起披风,转身对肖恒说:“朕先走了,改天再来让你们气朕。”

    安筱晓有些得意看着陈渊离去的背影,靠着肖恒的肩膀,说:“他能明白吗?”

    “陛下又不像你一样傻兮兮的!”肖恒点着筱晓的鼻子。

    筱晓皱了皱鼻子,环住了肖恒的胳膊说:“才没有呢,他跟二皇子一样都是半斤八两的笨蛋。”

    “我不喜欢听你叫他二皇子,被别人听去也不好。”

    “可是,我就是习惯了。”筱晓仰起脸,瞪着肖恒。

    肖恒揽过筱晓肩,吻住了筱晓的唇,然后很快的放开,说:“臭小子,你还敢顶嘴了,你又喝多了吧。”

    “才没有……恒。”

    “嗯?”

    “还好筱晓不生在帝王之家,还好筱晓认识了你。为什么二皇子他一生的爱都这么辛苦?”

    “筱晓不念旧事了,好吗?”

    “恒答应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帮阿烽哥还这个情,那时候可以请你帮我吗?”

    肖恒拥住了筱晓,点头应道,“好……”

    =============================================================================

    是夜,茜儿扶秦穆起来用餐,秦穆哑着嗓子问:“我睡多久了?”

    “主子,不是睡了多久了,是昏了多久了,都两天两夜。”茜儿端过了热腾腾的粥。

    “是吗,我都不记得。”秦穆接过碗。

    “主子当心烫。”茜儿递给了秦穆调羹。

    茜儿看着秦穆吃粥的样子问:“好吃吗?”

    秦穆点了点,空了两天的肚子,感觉里面只剩下了莫名而来的药汁,就连喉管也觉得苦涩。

    “茜儿,一直看着我辛苦了,我好得差不多了,你也去休息吧。”秦穆把吃完粥的碗递给了茜儿,说。

    茜儿点头,为秦穆拉上了门。茜儿看见高悬的匾额上写着‘情归’。

    茜儿低喃着:“主子,你可知这匾额上的字是陛下重新题上的,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了……”

    =============================================================================

    御书房中,蒋公公将热鹿茸姜汤乘到了陈渊的面前,说:“陛下,喝点鹿茸姜汤暖暖身子。”

    “朕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

    “陛下,您两天都没有合眼了,先休息一吧,当心伤了龙体。”

    陈渊脸带疲倦之色,点了点头说:“朕从小就没有拧过你,行了摆驾回去。”

    “遵旨。”

    陈渊刻意要蒋公公命他们绕了远路,陈渊看着瑰珑居的主卧亮着灯,是失落还是欣慰。

    醒时那人渐行渐远,睡时那人近在咫尺……

    他们在彼此的心中留下的伤口,注定要对方给予弥合,陈渊迷惘,秦穆心灰……

    “伤口是能好起来的吧?”陈渊低声自问。

    而蒋公公的回话在陈渊心底回荡,陈渊像得到了一丝温暖……揣着怀中……

    ——是的,陛下,那是必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