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六章 花火

章节字数:3792  更新时间:10-08-15 0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琼楼阁,雪人已经渐渐地化去,陈玥量了量自己和雪人的身高,转身对扉言说:“看吧,我真的有长高的。”

    扉言放下棋谱,走陈玥身旁,摁着陈玥的头,一脚踢掉了雪人的头说:“这样你就更高了。”

    陈玥眉毛一耷,嘟着小嘴两个小拳头打着扉言的手臂,嚷道:“干什么呀,扉言坏死了。”

    “小鬼,我只想告诉你,不要自欺欺人,知道吗?”

    陈玥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沉下头说:“那扉言也不能弄坏玥儿给你做的雪人。”

    扉言弯下腰,揉乱了陈玥的头发,说:“那明年你在送我一个不就好了吗?”

    “不要送了。”陈玥有些别扭着说,甩开了扉言的手。

    “你不送就算了,我还求着你送我了。”真是不知道好歹的小鬼,扉言这么想着。

    “你别生气嘛。”扉言拽住了扉言的袖子,一脸委屈的说:“我只是想跟扉言一起堆一个。”

    扉言一愣,心中不禁地产生了暖意,这个还孩子总能出乎意料为扉言带来惊喜,这个孩子正在进入他的心里。

    可是他是谁?

    ——北厥帝的一个禁脔、男宠。快要被遗忘的角色。

    这个孩子是谁?

    ——北厥唯一的皇太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扉言露出一个淡淡地笑,带着悠悠的伤。

    “拉钩。”扉言伸出自己的小指对陈玥说。

    陈玥没有去勾住扉言的手指,而是把扉言抱了个满怀。

    “过年的时候市集都很热闹的,我们出宫玩吧,好不好扉言?”

    “不可以的,你只能自己去,若没有你父皇的指令我是不能出去的。”

    “扉言到底怎么得罪我父皇了?”

    “不是得罪,是……”扉言羞于启齿。

    陈玥拉着扉言的手说:“不要紧的,我们可以在宫里的玩呀,只要和扉言一起就好。”

    陈玥的笑容是那么灿烂,仿佛春天已经到了,如阳光般洒在扉言的心中,是一种让人依依不舍的温度,是一种让人贪恋的感觉。

    小镜子端着糕点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这谁也不忍搅扰的一幕,可这孩子还太小,羽翼丰,怎么保护自家的主子……

    风微暖,熏醉人心。

    =================================================================================

    市集上,孩子们穿着小花棉袄,争相买着琥珀色的糖人。卖糖葫芦的小贩早早收了摊,快过年时的生意总是特别的好,母亲都应孩子的要求,花个两文钱给孩子买个开心。

    新上笼的包子总是能在第一时刻被抢购一光,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一家烧饼铺子的顾客把队伍排到了巷子口。

    陈渊拉着只顾着买烧饼的秦穆,挤出了人群。

    “挤死朕……我了!”陈渊整理了一下衣服。

    秦穆只顾着吃手里烧饼,跟饿了好几天一般,吃相全无。

    “宫里的饭就这么难吃吗?这外面的食物倒像是玉盘珍馐了。”陈渊有些好笑地看着秦穆。

    “是意境不同。”

    “意境?吃个东西能填饱肚子不就可以了吗?”陈渊捏起空心拳轻轻的敲在了秦穆的肚子上。

    秦穆头一歪,怀疑地眼光看着陈渊说:“你真的是北厥的帝吗?吃东西当然要有意境。”

    “那人饿的时候呢?当年带领三军出征蛮夷的时候我两日都没有吃过东西,谁还管意境不意境呢。”

    秦穆仰头望着这个王,他真的不得不佩服,试问哪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有被饿了两天的,三军表率他做到了,征服军心他亦做到了。

    “那食不知味,跟饿肚子可不同,明明有食物可是却品不出咸淡,味如嚼蜡,这就是没有所谓的意境。”秦穆说。

    “为何?”

    “许是心情不同吧。”

    陈渊揽过秦穆,手搭在他的肩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说:“是因为没有我吧?”

    秦穆脸微微一红,看着陈渊别过去的脸,嘴角带着满满的笑意。明明是他说出这种肉麻的话,还摆出了一副想要不承认的表情,像个幼稚的孩子。

    秦穆一胳膊肘顶在了陈渊的腹部,陈渊也配合地哀号了一声,赖在秦穆的身上,陈渊哼唧着说:“疼死了,老实交代,你想干嘛?”

    秦穆甩开黏住自己的陈渊向前跑了几步,邪邪地笑着说:“谋杀亲夫。”

    ——亲夫?

    语毕,两人同时愣住了。秦穆赶忙捂住了自己嘴巴,口不择言了,秦穆想要解释,陈渊已经冲过去抱住了他了,轻柔地说:“不要解释什么,就当骗骗我。”

    陈渊的话让秦穆感到了莫名的内疚,难道他给自己的伤害,远远不及自己给他的伤害吗?

    “陈渊你个笨蛋……这在大街上呢。”

    陈渊的怀里时如此的温暖,让人放不开的温度,但是秦穆有恼怒自己的薄脸皮,不然秦穆一定会陈渊,将手放进陈渊暖暖的披风后。

    “去看吧,让他们羡慕,或者嫉妒吧。”

    “陈渊……”

    “因为现在很幸福。”

    ==========================================================================================

    冷芳居中寂静一片,陈渊推开了门,唤了一声肖恒的名字,可是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应。

    陈渊拉过了秦穆的手,秦穆挣扎着低声说:“等会儿会被肖参军看到的。”

    “让他看去吧,他还总是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幸福呢?”陈渊满不在乎地说,本来就是要来气气这个家伙的。

    客厅里没有,书房里没有,厨房里也没有。

    “怎么今天连个下人也没有?”陈渊嘀咕着。

    “会不会各回各家了?”秦穆猜着。

    陈渊看了看天色,说:“这个时候也太早了,据说他家的那位安小公子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床的,不会他也跟着在睡吧?”

    “喂,别乱想好不好。”秦穆的表情不自然地僵了僵。

    陈渊挑眉戏谑地说:“我又没有说做了什么,倒是你在遐想什么吧?”

    “陈……”秦穆恼羞成怒,却被陈渊制止住了。陈渊在嘴前用食指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一间厢房里传出了有些奇怪的对话,秦穆和陈渊附耳在了门上。

    “喂,笨死啦,你用力点好不好?”

    “我已经很用力,你到底还想我怎么样?”

    陈渊看了一眼秦穆,低声说:“是肖恒的声音,另一个是他家安小公子。”秦穆像略有明白的点了点头,两人又继续附耳过去。

    “哎呀,疼死了,你弄伤人家了。”

    “让我看看。”

    “看什么看呀,有什么好看的。”

    “我又不是别人,看看才知道怎么样呀?”

    “不给看,不给看……嗯……”

    “都肿了。”

    秦穆听得脸红到了耳根,秦穆拍了拍陈渊的肩膀说:“我们还是走吧。”

    陈渊看着秦穆一脸羞赧的样子,心里跳乱节奏,呼吸也变得急促,心想真的还是离开为妙,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刚没走出几步,里面传出了一声怒吼:“舔什么舔,笨蛋。”

    心如鼓在擂,陈渊拉着秦穆就往外面走,手心渗出了细细的汗水。

    里屋中,肖恒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说:“喂,是你一大早发神经,要捣什么年糕,还非要在屋子里搞。”

    “那谁叫你那么笨的,连捣个年糕都不会,还砸到了我的手。”筱晓也不示弱的吼道。

    “我又不是故意,我要看看你的手推三阻四个什么劲呀?”

    “肖恒!你个混蛋!我不是听说这年糕是越捣越粘的吗?你到底懂不懂我在说什么?”

    “……笨蛋,你个小笨蛋。”肖恒一把抱住了筱晓,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怎么会有这么让人稀罕的人儿,肖恒必定专情,这蜜意的感觉谁能放手。

    “你才是笨蛋,筱晓是很聪明的。”筱晓牢牢抓住肖恒的衣服,就算是男孩子,也能在爱人的面前撒娇吧。

    “筱晓,说你爱我吧?”

    “为什么你不先说?”

    “因为我是笨蛋呀,要聪明的筱晓来教我嘛。”

    “真是笨蛋,那我教你哦。”筱晓环住了肖恒的脖子吻着他的唇。

    “我爱你,肖恒……”

    “永远。”

    ===================================================================================

    天字一号客房里,水雾缭绕,仿古金猊香炉中飘出了淡淡的香。

    秦穆卷起了袖子,用布子蘸着热水给陈渊擦背,陈渊把受伤的手搭在木桶上。

    “都是你要吵着吃熏鹅,不然我们就能赶上皮影戏了,去年我都没有看到。”陈渊不断就这个话题埋怨着秦穆。

    秦穆一把把湿布子甩在了陈渊的后背上,说:“自己洗去吧。”

    “喂。”陈渊拉住秦穆的袖管,说:“还没有说怎么罚你呢,不准走。”

    秦穆扯过袖子,没想一用力差点连陈渊和木桶一同拽倒,水洒了秦穆一身。

    陈渊趴着木桶边说:“看吧,报应来了吧。”

    “不跟你逞口舌之快。”秦穆拍去了身上的水,可是已经湿到里衫。

    “不如一起进来洗吧,浴桶这么宽。”

    秦穆抬头瞪了陈渊一眼,没想到陈渊从木桶中站了起来,乘着秦穆没有戒备的把秦穆打横抱进了浴桶中。

    水湿了秦穆衣服,紧贴着皮肤,隔着衣料秦穆感觉到了陈渊火热般的体温,陈渊低头试图想去吻秦穆,可是却停留了片刻,好像在寻求秦穆的同意。

    秦穆闭上了双眼,静待着吻的到来。

    陈渊深深地吻住那丰润的唇,手指与其相交_缠一起,缱绻不相离。

    ——若能与卿相伴老,抛去帝位又何妨?

    “秦穆。”

    “什么?”

    “你信前世来生吗?”

    “信与不信只是一念之间,我只要今生便好,来世谁又会记得谁?”

    “是吗?可是,我信。也许上辈子是我欠你的太多……”

    “陈渊。”

    “秦穆,你的这里可有我的一席之地?”陈渊指着秦穆的心口。

    “……陈渊,不要占满我的心,我怕……”

    “怕什么?”

    ——离去的不舍。

    ==================================================================================

    花火绽开在如墨的夜,陈渊紧拥着秦穆。

    这是三天中的最后一天,一切要回到原点吗?不,回不去了,注定的不能改变……

    爱已经在心的土壤中扎根的幼苗,正在生长着,谁能不去在乎它即将枝繁叶茂的苍荣。

    “虽然很短暂,但是很绚丽不是吗?”

    “嗯,只要一刻就能隽永。”

    “以后回忆起来,也许会更加的珍贵。会一直留我的身边吗?”

    ……

    “看,好漂亮。”

    “嗯。”

    天空中不断地炸开着花火,如夏花怒放的一般耀眼夺目。

    ‘若抛去一切,我们也许真的是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恋人,但我们注定背负了命运的重担……’

    不言以后事,尽享夜狂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