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七章 刺心

章节字数:3063  更新时间:10-08-15 0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是两心相知,默契油然而生,秦穆和陈渊同时抬头看向对方。

    秦穆用筷子在陈渊的眼前晃了晃说:“看什么,吃饭。”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陈渊故意逗着秦穆,每次看到他微怒的表情陈渊都想欺负到底。

    “这是宫里,您是陛下,怎么能用‘我’这个称呼。”而秦穆的回答永远都跳脱开问题的本身。

    “这不是在瑰珑居嘛,就我们两人又没有关系。”

    “陛下!”

    “好了好了,朕知道了。多吃点肉,看你瘦的。”陈渊边说边往秦穆的碗里夹菜。

    “这也太多了。”秦穆看着自己碗说。

    “你不说吃饭需要意境吗,朕来陪你吃,你就多一点,养得胖胖的。”陈渊眼中满是宠溺,他深知自己陷得不浅,但也未想过要得到解脱,爱一个人如此痴狂。

    包含着痛苦的爱里,彼此相恋,那也算是爱人。陈渊已经不再计较,已经选择默不作声的接受着秦穆对自己的罚。

    陈渊真的相信有前世今生的说法,所以当陈渊把他上辈子欠下的债都还完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无虑的相爱,必定要付出。

    而那些伤,秦穆不能忘、也不会忘,但是秦穆只想放下一切。他的心被这个男人打动了,他的堡垒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坚固,并不是无坚不摧。

    那看着对方的目光,再也不是透过彼此去看另一个人了。

    陈渊认为此爱于此,既然要爱了便要好好抓住。

    秦穆觉得可悲渺小,二十多年夯实的情居然被磨毁。

    陈渊伸手穿过秦穆脸颊旁的碎发,轻轻抚摸着秦穆脸上留下的疤痕,虽已淡去但已经不能抹灭。陈渊的手探进了秦穆领口,秦穆一愣,发现陈渊的手指摩挲着锁骨上方那丑陋的箭伤。

    “已经不要紧了。”秦穆低声说。

    “朕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伤了。”

    陈渊发誓,哪怕时间何其短也定要秦穆知道自己爱他心,并不输给秦陟的。

    ======================================================================================

    梅花盛开着耀眼的红,扉言这下一枝梅花轻嗅着。

    陈玥着了一身新衣兴致勃勃地冲进了琼楼阁的后院,一把抱住扉言的腰,撒娇地说:“好想扉言。”

    扉言掰开陈玥的手说:“昨天不是来过了吗!?”

    陈玥笑嘻嘻地说:“就是想扉言也没有办法嘛。”

    扉言揉着这孩子头发,把梅花递给了陈玥。

    “对了,扉言知道明天要宫中要举行盛宴庆新年吗?”陈玥坐在石桌上晃着两天小腿闻着花香问。

    “……嗯,听说了。”扉言迟疑了一会说。

    陈玥拽住了扉言的袖管说:“那和我穿一样颜色的衣服,好不好?”

    扉言摇了摇头,牵强地扯出一个笑说:“明天我不能出席,那都是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扉言不是故意让这个孩子失望的,可是身份悬殊是注定让扉言无能为力的。

    陈玥的手从扉言的袖子上垂下,仰头说:“以后我也像父皇一样当北厥的王,倒时候扉言一定要像老师辅助父皇一样帮助玥儿好吗?”

    扉言的眼睛不禁被这孩子的话所湿润,点头说:“死小鬼,一言为定,你若做王,我就……”

    “做我的王后。”陈玥接上了扉言的话。

    “死小鬼,我可是男的。”

    “那有什么要紧,只要玥儿喜欢就好了。”

    扉言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只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一般的话就够了,玥儿……’

    ======================================================================================

    歌舞升平,多难的一年但也是可喜的一年,各国的使者献上了无数的奇珍异宝,就连势力与北厥抗衡的中原也派来了使者。

    陈渊天子正装加身,镶金佛手玉的簪子束发,陈渊挥手示意众卿家就席。

    陈渊高坐殿堂,身旁已经没有文妃的位置,更没有了其余妃子的相伴,陈渊的目光始终被锁在那一袭淡青色修竹锦袍人的身上,那人静静地端着酒杯,浅斟浅酌。

    异香从大殿的门口传来,迷醉人心,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浸其中,一个西域胡人装束的人乘上了贡礼来到大殿中央。

    “在下名叫朗乌,自西域而来,特来为天朝陛下献上我西域三宝,望陛下能赐我部族千秋平安。”那人汉话说得流利,像是专门训练过一样。

    “不知使者带来何物,让大家都开开眼界?”陈渊负手而立。

    朗乌拿出了一件宝是一桶上好的葡萄美酒陪着质地上乘的夜光杯,打开酒塞的顷刻,酒香溢满了整个大殿,醉人心脾。

    朗乌到出一杯恭敬地献上,经过蒋公公之手传到了陈渊的手中,陈渊细细的品道:“果香浓厚酒味醇厚,酒中佳品。”

    朗乌笑着请出穿着墨色斗篷遮去了眼睛的女子,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说:“此香料是我部族第一调香师精心调制的香,此名……”

    “此名——往生香,穿过幽冥界点开生死薄,查看前尘往事。”那神秘的女子说到,声音幽远而寂寥。

    “怎讲?”

    “焚香之后,人便会进入另一个世界,看到前世的自己和姻缘。”女子解释道。

    陈渊心中最喜欢这个宝物,想必其中的玄机真的有几分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应验,那个前世的因果,陈渊想看个明澈。而秦穆好像也产生了兴趣,聚精会神地听那女子讲解。

    朗乌也暗笑,便示意让那女子退下,不会便听到了悦耳的铃铛声,又是那种的异香,仿佛能唤醒枯死的蝴蝶重新一舞芳华。

    只见一个穿着红火色衣衫的女子,用轻纱遮去了面容,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湖绿色的眼睛,摄人心魂。头上束发的簪子用的却是北厥女子用的,做工精良银质累丝加点翠。

    最让陈渊吃惊的是,寒冬腊月的天气,此女子竟然赤着脚,脚踝上带着铜色铃铛,踩着胡人特有的乐器,翩然起舞。

    在一旁伴舞的面具人的衬托下,更显妖冶妩媚,柔若无骨,轻盈的身姿仿佛不踏世间的尘埃。

    女子纤长的手指挑起一杯葡萄酒,反手将酒杯落在了手心之中,并无洒出一滴。

    杯中酒微渐出来,落在了秦穆的手背上。女子曼妙的身姿倾身上前,将酒杯递在了秦穆的唇边,女子媚眼如丝地看着秦穆。

    秦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了陈渊,又看着红衣的女子,并未用手去接,而是用牙咬住了酒杯口,仰头灌下。深红色的酒从嘴角流下,那颜色刺痛了陈渊的眼睛,心口被一双无形的手所揪住。

    就在那么一瞬间,那女子转身跑开,只见伴舞的人皆脱下了厚重的装束,一柄一利剑直指秦穆。

    陈渊纵身一跃踢开了眼前的障碍,扑倒了秦穆,拔剑起身的刹那……

    血蔓延开在陈渊的心口,染出了一朵诡艳的花。

    “还好你没事……”

    =================================================================================

    侍卫们与刺客的搏斗之间,却忽略了那些胡人,因为刺客的手法乃是汉人地道的功夫,沉重有力的剑法更像是北方人所创。

    胡人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肖恒扯下身上衣服的布料替陈渊压住了伤口,肖恒晃了晃完全呆住的秦穆说:“侯爷,不用担心,陛下会没事的。”

    秦穆眼中满是恐惧和不安,但是大脑的齿轮已经停止了运作,怀里是陈渊虚弱的身体,手上沾满了陈渊的血。

    一盏茶的时间已经擒住了刺客们,此时御医们也急急忙忙的感到,替北厥帝做了简单伤口处理和包扎,正打算送往韶华宫,突然陈渊睁开了双眼,忍着痛说:“给朕……揭开这人的面纱。”

    面纱下一张年轻俊朗的脸,眼中带着浓浓的敌意。

    “文楚!”肖恒惊道。

    文楚,文桦的三子,本是带着瘫痪的老夫远走他乡,不想勾结胡人进行了刺杀。

    陈渊拉住了秦穆的手说:“悔没有听你们的,差点让你受伤……对不起……”

    所有人都愣住了,那是个王高高在上,何曾说过对不起,何曾让他悔……而这个男子让他学会了,学会了审视自己的错误和缺点……

    ====================================================================================

    秦穆的泪再一次跌出了眼眶,若上辈子陈渊真的欠了自己的,这次也该还够了吧。

    陈渊松开他的手的瞬间,秦穆只觉得天玄地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