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之情难驻留  第三十八章 梦醒

章节字数:3330  更新时间:10-08-15 0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侯爷,太医们说陛下伤势甚重,一直在喊你的名字。”秦穆只见一头大汗的肖恒急匆匆地赶来。

    秦穆只觉得目眩,身子一瞬之间失去平衡,踉跄地扶了一下桌子,秦穆应道:“我速到。”

    韶华居正寝的床上,陈渊躺在那里面色惨白、气若游丝,秦穆想要走到床边,却被太医们给拦下了,说:“陛下身子虚弱,请恕卿侯退后。”

    一个坐在床榻边上的太医忽然说道:“不好了,陛下的心脉渐弱了。”

    “什么?快治呀!”秦穆抓住了太医的衣服,紧张地说。

    太医们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为首的太医说:“纵是华佗再世也能以回春。”

    “可……”

    “不过!”

    “不过什么?”

    太医年迈的脸上皱纹堆在了一起,微微拧眉越加的明显,说:“这护住心脉的药是可以配得的,可是这药引子就……”

    “药引子?”

    “这药引子又岂是寻常人能找得到的,这是需要龙之血、龙之肉、龙之泪所配成的?”

    ——龙之血、龙之肉、龙之泪?

    不要说这三样难得,这世间哪来的龙呀,不过是祖先们所信奉的传说,一个象征了权利的图腾而已。

    太医解释着说:“世间的龙分为两种,一种是虚的,一种是实的。这实的便是指真命天子,一朝国主。”

    “那。”秦穆沉思片刻说:“可是从北厥到中原可是距离千里,时间长不说,中原王也不一定肯给。”

    太医了然地一拍手答道:“侯爷说的是,可是臣等还找到了一个捷径,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了。”

    “是谁,我可以去找的。”秦穆皱紧地眉稍稍有了缓和,提在嗓子眼的心落了一截。

    “那臣就直言了,侯爷不曾也是南隐的王吗?”

    谁?自己?秦穆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道该庆幸陈渊有救是好,还是该替自己悲哀是好?

    良久,秦穆拿起了桌上裁纱布的小刀,在自己的手腕处划下了一道,血红的花盛开在青花的碗底,渐渐涌满了小半碗。

    太医们一看赶忙拉住了秦穆,说够了够了。然后替秦穆的手臂进行了包扎,这时有人又喊:“陛下气息微弱。”

    右手的刀没有被秦穆放下,秦穆用力的扯下了左边手臂的袖子,咬在了嘴里。一刀下去,削去了手臂上的一块肉,秦穆额上的汗水顺着眉角滴下,眼中积起了血丝。

    可是这次太医们没有替秦穆所包扎,而是端了一个翡翠碗说:“恕卿侯只剩下最后的眼泪。”

    但是秦穆眼中却没有了泪光,任凭秦穆心中怎么翻涌,泪却只往心里流,泪腺像是枯竭了一般。

    “快呀,陛下快撑不住了。”“恕卿侯!”“陛下的怕是要不行了。”“侯爷!”……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出现在秦穆的耳边,可是为何如此努力却哭不出来,这么关键的一步为何自己却走不出去,心里明明已经是千疮百孔地痛了。

    这时几个太医围了上来,把秦穆削去肉的手臂架了起来,为首的那个年迈的太医,端出了一个小碟,里面盛着纯白晶莹的颗粒。

    太医地笑诡异而毒恶,他捏起一小撮一点点洒在了秦穆的伤口上,然后又打开了一个小瓶将透明红色的液体浇在了上面。

    ——是盐和辣椒水。

    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那痛是锥心的难以忍耐,可是令秦穆更绝望的是那眼中泪却如何也不流出来。

    他是要救陈渊的,可是为什么呢?上天到底又在开着怎样的玩笑?

    “陛下,驾崩!”

    那声音好像要刺穿秦穆的耳膜,泪水瞬间崩溃。

    “不!”

    秦穆拉住要为陈渊盖上黄布的太医,又同时隐约地听到身后有人换他的名字。秦穆转身,那人一身普通老百姓的装束,身体却是透明的。

    ——秦穆,陈渊奈何桥边等你,请一定找到我。

    “陈渊!”

    =======================================================================================

    “陈渊!”

    瑰珑居寂静的晨曦被打破,茜儿听见秦穆的惊呼声冲进了房间,看见秦穆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服。

    茜儿慌忙上前,问:“主子,你终于醒了,怎么了这是?”

    秦穆抬起头看着茜儿的眼睛噙着泪花,问:“我、我的鞋呢?”秦穆说话的声音都在微微地打颤。

    茜儿从床底拿出了鞋子说:“在这儿呢。”

    秦穆接过鞋子,胡乱地套在了脚上,拉起了椅子上的披风就往外面跑。

    茜儿腿多少还是有些不利索,根本追不上秦穆。

    ‘主子跑去的方向是?是韶华宫……’想到这儿茜儿便停下了脚步。

    =======================================================================================

    秦穆赶到韶华宫的走廊入口时,看见了蒋公公正在送几个太医出门,太医都纷纷皱着眉摇了摇头叹着气。

    秦穆刚才的从噩梦中醒来,难道又要让他再次陷入?冷汗渗出了背心。

    蒋公公似乎看到了秦穆,但当蒋公公定睛细看的时候,惊讶地唤着韶华宫中肖恒出来:“肖参军快来呀。”

    肖恒听到蒋公公有些阴阳怪气的惊呼时跑了出来,然后随着蒋公公的手指看去……

    “侯爷?”肖恒小跑到秦穆身边,帮秦穆把披风拉了拉紧。

    秦穆狼狈的样子肖恒还是第一次见。

    “你们、陛下怎么样了?”秦穆眼睛噙着地泪一直坚持着没有落下。

    肖恒叹了口气,刚开口了一个字:“还……”

    “不要说了,去叫太医来,我什么都有,我什么都给!血、肉还有眼泪,统统都有。”

    秦穆怀中揣着小刀,是为了割脉放血;秦穆的披风歪斜着,是为了割下手臂肉方便而为;秦穆那不舍留下的泪,则是为那梦中唯一的遗憾而存的。

    “侯爷你再说什么?”肖恒听得费解。

    秦穆没有时间去跟肖恒解释,一把推开了挡住自己的肖恒。

    蒋公公不放心本也要跟进去,却被肖恒给拦下了,戏谑地说:“这谈情说爱的事儿,我想公公帮不上什么忙吧!?”

    =======================================================================================

    这个寝宫之中,秦穆不是第一次来,虽然墙上的挂画从风景变成了人物,鎏金柏油瓷瓶换成了松绿奇石,但是压抑的气氛始终未变。

    那一次秦穆病重,不知道陈渊是怎样的心情踏入这个房间,不知道那是他可会心疼自己,或许那是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可这次陈渊为自己重伤,谁都能了然于这份感情。

    秦穆是爱过的人,也不是绝情绝爱之人。

    秦穆的手指在陈渊苍白的脸上勾勒出了他完美而坚毅的轮廓,睫毛那么长但又不像自己的那么弯翘,秦穆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去看这个男子,除了皇兄外的男子。

    秦穆趴在陈渊的床边,泪湿了单薄的衣衫。忽然有只温暖的手,抚顺着秦穆的头发,声音微弱而低哑着说:“傻瓜,哭什么?”

    秦穆心中一惊甩开那只手退后了几步,陈渊看着秦穆的狼狈样,差点笑出声来,问:“这是怎么了?”

    衣衫不整,扣子扣错不说,连外衣也没有来得及穿上,披风还是歪斜着,束起的丝带还飘在左肩,露着大半个左臂。膝盖上的留着泥土的印子,脚上的鞋子只还剩下了一支,赤着的脚冻得通红。发髻散乱,满脸的泪痕,嘴唇冻得发紫……

    陈渊的心不由地一软,把手递向了秦穆,说:“来啊……”秦穆走过去把手放在了陈渊的手心之中,陈渊轻轻地握下。

    秦穆蹲下了身,把脸埋在了膝盖之间,顷刻泪从眼眶中跌落,秦穆死死地咬住下唇,同样的回握住了陈渊的双手。

    陈渊捧起秦穆的脸,用手为秦穆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低声说:“为朕而流?”

    秦穆不语,这个答案他自己告诉了自己,这个男子最终攻陷了自己的防线。秦穆喜欢上了这个征服了自己的王,接踵而来地便是爱。

    ——刻骨铭心的伤与爱。

    陈渊拉秦穆起来,看着他的脚,然后身体艰难的向里面挪了挪,说:“上来。”

    秦穆的脸一下子红了,有些手足无措地说:“既然,陛下没事就好,那卑臣就……”

    “就什么就,过来。”陈渊打断了秦穆,掀开了被角,声音微弱却强势霸道。

    秦穆愣了愣,想要后推,却看见陈渊捂住了心口,闷声道:“痛。”

    秦穆看陈渊痛苦着的表情慌了,赶忙上前扶住了陈渊的身子说:“怎么了?药、药在哪儿?”

    陈渊邪邪一笑,把秦穆带入怀中,用手臂箍住了秦穆的腰,说:“你是朕的良药,朕什么药都不喝,只要你在。”

    “陛下……”秦穆没有推柜陈渊,是因为秦穆能感觉到,陈渊的手臂是没有什么力气的,伤势刚有好转怎可能恢复全部体力。

    “叫陈渊好吗?只有我们两个人,若是你高兴叫声渊就更好了。嗯?”陈渊点着秦穆的鼻尖说。

    “陈渊。”

    陈渊笑着搂住了秦穆,不叫渊就不叫了,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陪着朕……”

    “好。”

    陈渊抱着秦穆略微消瘦的身体,嗅着淡淡的墨香。这个温润如玉修如竹的人,陈渊爱了便只能痴情,因为秦穆让他从不会爱到学会了深爱。

    命运画好了轨迹,陈渊按其而行,只能笑着认命,心甘情愿。

    ——秦穆,请爱我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