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遥望夕落沉  第三十九章 寻迹

章节字数:3271  更新时间:10-08-15 0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年刚一过,水师的训练又开始进行了。风里带着丝丝的暖意,吹得人春困绵绵。苍穹是一望无际的湛蓝,秦穆仰头看着飞鸟翱翔在天空,心里不由得也羡慕起来。

    新的训练设备已经配置妥当,梅花桩本是习武之人必修的,但是用于打水战也很实用。秦穆看着几个健壮的士兵,笨拙地踩着梅花桩,微微地笑了一下,说:“要保持平衡。”

    一个士兵转头见恕卿侯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苦笑着:“平时扎马步可稳当,怎么踩个小小的木桩,就不行了呢。”

    “马步固然重要,但是保持平衡也是有诀窍的,慢慢摸索就可以了。”秦穆说。

    另一个士兵起哄道:“不然侯爷给我们来一个吧?”一旁的右副将立马拦到,怒斥道:“侯爷身体不好,若再要胡闹当军法处置。”

    秦穆含笑着摇了摇头,说:“不要紧的。”说着解下了身上的披风递给右副将,让他帮自己拿着。

    秦穆绕过低矮的梅花桩,向着一米高的桩子走去,接着外力跃了上去。秦穆在一米多高的梅花桩是行动自如、步履轻盈、如踏浮云。秦穆从一个转身从一米的桩子上跳到了只有一半高的上面,熟稔地踩着每个点,手臂微微抬起更好地保持着平稳。

    所有的将士们都被怔住了,秦穆从骨子里透出着淡雅让这些鲁莽之人,感到莫名的钦佩。君子若竹,虽没有见过但也能从秦穆的身上了解到修竹的气质。

    忽然,徐磬焦急的身影进入了自己视线,徐磬看着高处的秦穆,气喘吁吁地说:“侯爷,不好了,陛下又晕倒了!”

    “什么?”秦穆一惊,从梅花桩上跌了下来,还好一个士兵眼疾手快扶住了秦穆。

    秦穆直身谢过了对方,便和徐磬急急忙忙地回来了宫。

    走着走着秦穆感觉不对,徐磬带的路不是往韶华宫的路上,便问:“这是去哪儿?”

    徐磬顿了一会说:“哦,陛下是在后花园中晕倒的,所以送到了最近的寝宫。”

    秦穆半信半疑地应了一声。

    突然徐磬停下了脚步,对秦穆说:“侯爷,小的也不是迫不得已的,您不要怪小的。”

    说着徐磬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绛红色的绸带绑住了秦穆的手,动作迅速得根本不容秦穆回神。又从绸带上裁下一截蒙住了秦穆的眼睛。

    “徐磬,你这是做什么?”秦穆心里也有点微微地发慌。

    因为有上面人的吩咐,徐磬身不由己,支支吾吾了半天,也编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徐磬拍了一下自己的这章笨嘴,把秦穆扛到了肩上。

    走了不到一会儿,徐磬便秦穆放了下来,秦穆觉得自己着地的一瞬间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身后的徐磬像是脚底抹油逃得飞快。

    秦穆定下心来,嗅着这个人身上的味道,冷着声说:“无聊,快放开我。”

    那人不吭声,微凉地唇碰上了秦穆微张的嘴,舌灵活的溜进了秦穆的口腔,秦穆的手被绑着,根本没有放抗的能力。

    “嗯……陛下,够了!”秦穆一狠心咬痛了对方。

    那人笑着,手指挑开了秦穆手上的结,眼睛上的绸布被揭下时,眼前青砖古朴的建筑让秦穆呆住了,时间仿佛回溯到了两年之前。

    那个伴着他成长和经历无数的闲修居,好像里面还有皇兄看着自己抚琴时专注的样子,秦穆淡笑着,到底陈渊让他忘了他还是要他记得他。

    屋子匾额上的题字却为——忆暖居。

    陈渊从秦穆的身后拥住了他,低声说:“这是朕托人去南隐弄回来的图纸所建,不知道相像几分?”

    “不用这么伤财地建这个。”

    “说到这个朕还想问你,这个真的是你在南隐居住的地方吗?南隐宫廷奢华天下闻名,怎么会让你个皇子住这么古朴简陋的屋子?”陈渊问。

    秦穆把头搁在陈渊的肩上,想起了那些宫廷的勾心斗角,他更想摆脱那金丝笼的束缚,找到一处隐于山林的小屋幽居下来。恬淡平静,这是秦穆此生的追寻……

    “若真有此处,那还正合人意了。”秦穆淡淡地说。

    “秦穆……”

    “嗯?”

    “和朕一起住在这儿,好吗?”

    “容卑臣拒绝,这里又太多记忆是卑臣不堪回首的,卑臣只想……”

    陈渊用食指轻抵在了秦穆的唇边说:“不要说了,朕不想听这个有限期限。”

    秦穆淡然一笑说“改天能邀陛下共饮一杯吗?”陈渊竟然如此了解他的心,可是陈渊终不知秦穆更想在这还剩余的五年里,能过再深深地爱过一次,不悔的爱过一次。这样他便能坦然离去。

    “不醉不归,醉了就在这儿住一宿?”陈渊的脸上带着坏坏地笑,但却是那么样地魅惑人心。

    秦穆的两颊升起了绯红,只笑不语。

    “哦,对了,差点把这点忘了。”陈渊蒙上了秦穆的眼睛,让秦穆转了一个身。

    陈渊松开自己的双手,映入秦穆眼帘的是,修长翠挺的绿竹。这南方的植物怎么能生长在这干旱的北方?

    “是朕托人运回来的,路上枯萎了不少,喜欢嘛?”

    秦穆点头,看见竹林中还有一个用青石开凿的水池。水里面的锦鲤这在活跃的游来游去,顶开了浮于水面上的莲叶。

    可是这些都不过了北厥的冬,难道真的要年年翻新?秦穆转身抱住了陈渊,那个拥抱让陈渊惊异,陈渊抚着秦穆的头发。

    微风徐徐,竹林沙沙作响,红色的锦鲤跃出水面,画出美丽的弧度。阳光照亮了那晶莹的水珠,颗颗映着相拥之人的幸福。

    ——幸福何其短,望能与天齐,痴人说梦语,唯是良辰需应景。

    ===========================================================================================

    “快点。”

    “朕不行了,真的受不了,你别这样。”

    纱帘被掀开,蒋公公是闻声急急忙忙地赶了进来,看见的却和他想象地相反,不由得尴尬起来,有些支支吾吾的。

    陈渊望着蒋公公问:“怎么了蒋尤?”

    蒋公公一紧张,把刚才那人要启禀陛下的事情给忘掉了。

    陈渊扶了一下头,难道真的是蒋公公岁数大了,不记事了?

    “算了算了,送恕卿侯回去吧,他老这样让朕吃药,朕快被他给逼死了。”陈渊斜瞥了一眼瞪着自己的秦穆。

    蒋公公看了一眼恕卿侯,又看了一眼陛下,正准备溜之大吉,又突然想起来了,连忙说:“奴才想起来了,御前一品侍卫徐磬求见陛下。”

    徐磬一身便装就进了韶华宫,行了君臣之礼,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陈渊。

    陈渊展开纸,上面画着狼的图腾,陈渊问:“这是什么?”

    “回陛下,这是微臣前几日从手下那听说,发现了那行人的踪迹,于是跟踪了两天发现,那些人的后肩上都纹着一个这样的纹身。”

    陈渊略想了一会,突然打趣的一问:“你不是偷看别人姑娘家洗澡了吧,朕可是看到你见那个从西域来的跳胡舞的姑娘时,口水都快流出了。”

    徐磬一听连汗都从额角渗了出来,说:“陛下,您可别乱说,这……”

    陈渊冷笑着说:“是怕叶寅知道吧?”

    “叶大人他,咱高攀不起。”徐磬低下头闷声道。

    陈渊厉声道:“好你个徐磬,最近你办事不利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好大的胆子,叶学士可是朕拜把的大哥,你对他始乱终弃就是对朕的不忠。再看看让你调查个东西,也是拖拖拉拉的,朕已经下令封城快两个月,人家逃都快逃回老家了,你还查个什么?”

    “陛下,赎罪。”徐磬请罪的语气却是平淡。

    “回去,安抚好叶寅,别说什么高攀不起的,丞相的儿子也是人。还有,下去给朕彻查这些人的底细,西域小国众多,不能杀错好人。”

    “是,微臣遵旨。”徐磬刚准备告退。

    一旁对着图腾沉思了很久的秦穆说:“徐磬,等一下。”秦穆叫住了徐磬,又转头对秦穆说:“不用查了陛下,这个图腾卑臣认识。这是西夜的图腾,他们信奉狼族,原本是游牧而居。这几年势力再不断的扩大,定了国都。西夜盛产奇香、美酒、羊脂白玉等,另外听说西夜出了一个天赐国师,所以国运才会日渐强盛。”

    陈渊和徐磬听得目瞪口呆,陈渊好奇地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大概是三年前,莫名地有西夜的人偷袭我南隐,后来曾派人进行了范围性的搜剿。”

    陈渊思量片刻,疑问:“难道这些胡人还想统治汉人?为什么文楚会和他们在一起?”

    “只有两个可能,不是西夜的人找上了文楚,就是文楚想借西夜的势力报复北厥。但这样的话,西夜不是暴露了自己吗?”秦穆想着,总觉得那个地方不对劲,却又一时想不出来。

    “徐磬!传令下去大开城门。”

    “遵旨。”

    “放虎归山?陛下是要……”

    “如你所想。”陈渊冲秦穆笑道。

    “容卑臣去趟冷芳居,陛下若不放心可以让徐磬跟着我?”

    “去找肖恒吗?”

    秦穆点头,陈渊握住了秦穆的手,也点了点头,示意好。

    “徐磬,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保护好朕的穆,少了一根头发,为你是问。”

    徐磬偷笑,‘陛下还真肉麻,还朕的穆。’徐磬笑着接了旨。

    临走时,陈渊嘱咐着后行的徐磬。

    “徐磬,叶寅瘦了。”

    爱不关乎于身份的阻碍,陈渊相信这个曾经不变的定律会被打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