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遥望夕落沉  第五十二章 迦邪

章节字数:2838  更新时间:10-03-19 15: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筱晓的剑架在齐耶离脖颈,对着迦邪说:“我们交换,你们不要耍什么花招。”

    梵将迦邪嘴角勾出了一抹笑意,伏在秦穆耳边说:“我的大限已至,我只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爱过我,并且……”

    梵将迦邪将秦穆向推了一把,说:“要他永远记住我。”

    说完,迦邪从旁边拿起了弓箭,对准了秦穆的背心。安筱晓放开齐耶离的同时,举起剑向着端起弓箭的迦邪刺去。

    秦穆冲着筱晓喊道:“筱晓,不要。”

    所有的声音此刻混杂在一起,齐耶离冲上前,可是却不能拦住筱晓的剑刺穿了迦邪的胸口。

    这时旁边一个侍卫情急之下,挥刀砍下了安筱晓的手臂。

    “啊!”安筱晓从高台上滚落下,肖恒冲上前去抱住筱晓,唤着他的名字——筱晓。

    陈渊驾马一把将愣在原地秦穆抱了起来。秦穆转身抱住了陈渊,将头闷在了陈渊的怀里说:“不要杀他,他是我的五弟。”

    “秦……好,朕答应你。”

    =====================================================================================

    “圣上!圣上!”齐耶离抱住迦邪,喊着他。

    “谁、允许你、抱本王了。”迦邪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魅的笑。

    齐耶伏在了迦邪的胸前,摸着冰冷的长剑,抽噎着说:“请圣上赐罪。”

    “只有、本王能抱你,知道吗?”迦邪伸手拨开了齐耶离额前的刘海。

    “……是。”

    “你,赐你重罪,命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迦邪看着那黑色的瞳仁,一双深深吸引自己的眼睛。

    “臣领罪。”齐耶离的泪终于跌出了眼眶,坠落在了迦邪的嘴角。

    迦邪失去齐耶离眼角的泪,说:“不要、哭了。”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这辈子我都不离开了,你能不能不要死,求你了?”齐耶离的泪决堤着。

    “罪加一等,违抗王命,都说了不要哭。不是、你的错,是我本就大限已到了。二十八年了,明天……就是二十八的生日了。”

    “什么大限,我不要相信什么命,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就愿意在你身边,不管你是不是还喜欢我,还愿意爱我,我都赖着了。”

    “人各有命,我记得你的、调香师也是、这么说的吧?”

    “朵、朵露尔?”

    “我、比任何人都、爱你……只是,我们注定会错过……”

    “迦邪。”

    迦邪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抓住了齐耶离的胳膊,倾身咬住了他的右肩,这一次血头过了紫色的薄衫,将一块染成了绛色。迦邪用力的扯下了齐耶离肩头的衣服,舔着涌出的血珠。

    齐耶离的泪落在了迦邪的衣服,泪珠烫在了迦邪左肩的齿痕上。

    迦邪满意地笑着,指着齿痕说:“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迦邪轻轻地合上了眼,握住齐耶离的手,渐渐松开。

    他离死一步之遥,在最后的最后,那齿痕便是他这最后的愿望,他完成了夙愿,也便注定了他走完了生命全部的过程。

    最后一刻,他听到了齐耶离伏在他的耳边说着,我爱你……

    那声低吟,让他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那初次的爱的洗礼,齐耶离用最快的速度帮他完成,而他迟迟才回应了齐耶离。迦邪有些恼火自己的迟钝,但亦感谢那最后的相拥。

    西夜人的神明是狼,而他们对于爱是一种顶礼膜拜的形式进行着,或者说梵将迦邪是真正的狼之子,那一双青琉璃色的瞳仁就是最好的证明。

    日落西陲生死别,

    绫罗云扣为谁解。

    三生石前三世劫,

    与君同梦与君携。

    ——不离

    =====================================================================================

    北厥军营里,肖恒为安筱晓拭去了额上的冷汗,筱晓从被子里伸出了左手,肖恒连忙握住,他害怕筱晓会忍不住去找他自己的右臂。

    可是筱晓远比他想的坚强,筱晓笑了笑说:“我不要紧,只是想确认一下,看来现在都不用确认了。”

    肖恒红着眼眶,低头吻了吻筱晓的额头。

    “肖恒答应我,不要告诉二皇子,我是南隐的人,现在开始我要真正地‘背叛’南隐。我现在是北厥的人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筱晓单手搂住了肖恒的脖子,在他耳边说。

    “我会明媒正娶的。”肖恒看着筱晓眼睛,倾身吻着他的睫羽。但肖恒尝到了从筱晓眼中涌出的咸涩的泪,肖恒为筱晓抹去了泪光问:“怎么了?”

    “……以后、以后,我再也不能抱你了。”筱晓不能在像以前抱着肖恒,然后索取肖恒给他温暖。也不能从后面抱住他的脖子,跟他撒娇了。

    肖恒摸着筱晓的头发,将筱晓整个人抱在了怀里,温柔地说:“以后,我会一直一直地抱着筱晓。”

    “不反悔?”

    “吻我,我就告诉你。”

    “不了,我已经知道了。”筱晓吻着肖恒,那是第一次肖恒感觉到筱晓在发抖,筱晓是那么那么认真地吻着他。

    =====================================================================================

    秦穆将合约书放在了陈渊的面前,说:“这是允许北厥驻兵的合约书。”

    “秦穆,这?为什么要签这个?”陈渊拿着那一纸文书问。

    “陛下,我们说好的不灭西夜。虽不是归降书,但是北厥在此驻兵,并且已经解散了他们军队,应该已无差别了。”

    “可朕,从来没说要在西夜驻兵。”陈渊有些那么为什么秦穆一再强调驻兵一事。

    “在西域之地驻兵,有益于我们攻陷中原,西夜是最可取之处了。”秦穆指了指地图。

    “这是你最终的目的?”

    “我只是让胜算的把握提高到万无一失而已。”

    “对哦,你一直喜欢稳操胜券的。”陈渊掀起帐帘大步走了出去。你要的只是那一场战争的胜利,甚至可以不惜代价。你若这么想逃离,那朕决定放你走……

    “陛下!”

    秦穆坐在椅子上,这场意外的战争让他突然感觉到了身心俱疲。所有的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本是能够让西夜彻底归为北厥所属,可是因为秦悟的关系,不得不让步。

    事情却远远不如他想得顺利,而今天陈渊的态度他也看到了。秦穆让这场战争提早了,虽然说是为北厥避免了日后西夜强大之后的战争,但是以这种结局收场,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可悲的闹剧。

    =====================================================================================

    秦穆想起了齐耶离在这张纸上印下章时的表情,是释然和解脱。

    今后的西夜由齐耶离代替梵将迦邪来支撑,直到百年以后,齐耶离挑选合适的人选来继承。

    朵露尔献上了奇香让梵将迦邪逃过了死劫,而朵露尔带着妹妹依莎丽从此将离开西夜,赎回了自由。

    齐耶离守着迦邪的长眠,守着他的故土。期待奇迹,直到苍老。

    =====================================================================================

    北厥在西夜驻兵,为此打开了北厥在西域发展的道路。

    秦穆骑上了马,慢行在陈渊的身后,陈渊始终没有回头。秦穆看着天边飞过的苍鹰,是久违的孤单。

    陈渊长叹着,他爱秦穆爱得小心翼翼,爱得胆战心惊,爱得精疲力竭。秦穆每一次努力的初衷竟然都是为了最后的中原之战,为了最后的离开。

    但也许陈渊真的因为秦穆而死性不改了,陈渊苦笑着。

    秦穆握住缰绳的双手冰冷着,身体微微向一侧倾倒,跌下了马。

    “侯爷!”

    “……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