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五十四章 晚矣

章节字数:3120  更新时间:10-03-21 1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二月二十日,大雪降临北厥,一夜之间北厥被包裹在银装之内。雪积累起沉甸甸的重量,压断了枯老的树枝,发出了扯破喉咙的嘶哑声。

    可是一切晚矣,十一月下旬,玄莫便带着身体虚弱的小陈玥离开了北厥,启程回了昆仑。琼楼阁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安静,而余扉言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对事释然的他了。

    秦穆站在庭院的窗户前,小镜子从秦穆的身边端着碗热姜茶,说:“侯爷,求您好好劝劝我家主子吧。”

    秦穆点了点头,接过了小镜子手中的热姜茶说:“我来吧。”

    扉言痴痴地望着园中的雪人,双手冻得通红,雪在扉言的手中化成了冰水,顺着他的指尖落下。

    扉言不能哭,那是他们说好的约定。扉言自我嘲讽道,自己居然会同一个小鬼做什么约定,傻透了。但是就是这样的约定,扉言才能拥有一段美好的记忆,哪怕它只是一段回忆。

    秦穆走到扉言的身边,拍去了扉言肩上的雪花,把热姜茶递到了扉言的面前。

    扉言看着秦穆,绽开了一个微笑,孩子气地喊着秦穆,“穆哥哥。”

    秦穆心疼地握住了扉言冻红的手说:“傻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扉言摇了摇头,回握着秦穆的手,说:“穆哥哥的手也很凉。”说着,扉言呼了一口气捂住了秦穆的手。这个动作是那个孩子教会自己的,以前那个孩子也这样为自己暖过手,很温暖。

    “小言你告诉我,你真的在乎那个孩子吗?”秦穆很认真地问道,因为扉言变了许多,从那个孩子出现以后变了。

    “那个孩子教会了我很多,原来关心一个人不是嘴上说说的而已,原来一个细微动作都会让人温暖。穆哥哥,是这样吗?”扉言靠着秦穆的肩。

    “你不是已经体会到了嘛,你的感觉已经给了你答案了。”秦穆又再一次地向扉言递过了姜茶,说:“快凉了。”

    扉言接过姜茶,饮下驱寒。

    “小言,你听穆哥哥说,再过几天,就是元月一,那时候南隐要依照给北厥上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权相国也回来。我会同陈渊说情,让你回到南隐。”秦穆抓住扉言的肩膀,说道。

    “回南隐?”

    “是,小言你才十八岁,不能把所有青春全部荒废在这个深宫之中,小言你已经陪了穆哥哥两年了,已经足够了。”

    扉言摇着头,食指抵住了秦穆欲语的唇,说:“穆哥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而且我现在要遵守约定。

    “小言你真的想好了吗?也许我不会永远都留在这儿。”秦穆担忧地问。

    扉言调皮地探身亲了一下秦穆的侧脸,嘴边带着浓浓的生姜味。秦穆一愣,扉言不是这种有勇气的孩子,而扉言这个毫无忌惮吻,代表了什么?

    ——秦穆不是扉言命定的那个人,而扉言已经找到了,现在只需要等待。

    “我知道穆哥哥终有一天会离开北厥的,所以我已经想好了,也许北方真的很漂亮。”扉言伸出手承接着雪花,落在掌心,他将手中的美丽递给秦穆去看,那是晶莹剔透的白色精灵。

    “可我害怕,他……”

    “他为难我?”扉言看出了秦穆在怀疑陈渊,而扉言一个旁观者,可要比他当局者看得更透彻一些,扉言又语,“你离开了,他的心也离开。也许他不是一个好皇帝,也许他会发现他可以放弃江山,但……”

    “小言!不要说了。”秦穆打断了扉言,他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胆怯这样的暧昧。

    扉言笑着搂住了秦穆的脖子,他知道这样的爱往往让人变得胆小,让人变得不敢面对,如果抛下一切的身份背景,也许真的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可他们不能……

    ===============================================================

    校场内,秦穆看着战船的模型一再地发呆,这时水师校尉赵泷带着一个男孩走到了秦穆的面前,这才将秦穆游离的思绪拉回。

    “晓羡?”

    苏晓羡看见秦穆就扑了过去,说:“秦大哥,好久不见了。”

    “咳——”赵校尉在一旁提醒着苏晓羡不要失了礼节。

    秦穆笑了笑说:“不要紧的,晓羡习惯了那个叫法了。”

    苏晓羡不好意思地,说:“不行的,我已经对陛下的称呼改了,那也不能叫秦大哥了,还是称呼侯爷的好。”

    秦穆摸着苏晓羡的头发说:“只要晓羡你喜欢就好了,对了,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青丰了,他怎么样啊?”

    “陛下给青丰找了最好的丹青先生。”晓羡说到青丰时,脸上泛起了特有的幸福的表情。

    赵校尉上前说:“这次元月一的庆典上,我们水师已经建立一年多了,随意按规矩我们也是要表演的,可是这还有七天了。”

    “怎么不早说?”

    “微臣也才接到消息的。”赵校尉一脸焦急,出不出节目可不是要在朝中颜面不保,他这个做校尉的也有责任。

    秦穆揉着眉心,最近的头疼的事情还真不少,若是现在叫将士们排练出来个什么,肯定是太为难大家。

    这时,苏晓羡跑到了瞻台上冲着将士们说:“不知道,有哪些叔叔哥哥们会咱们的地方戏,如果有会的就算是帮侯爷分忧了,谢谢大家。”

    “晓羡!?”秦穆跑向了苏晓羡,他根本不知道晓羡所说是何?

    可连,赵校尉也发出了类似于‘他也知道了的’,应声说:“真有晓羡你的。”

    “秦大哥!”

    “啊?”

    “是秦大哥跟陈大哥那晚看的——皮影戏。”

    ================================================================

    安宜殿,陈渊刚刚沐浴后,蒋总管就拿着木牌来到了他的身旁,问:“陛下,今天是翻牌还是点名?”

    “翻什么牌,点什么名?统统给朕拿走。”陈渊已经因为这件事情发了不少火。

    “陛下,这不合规矩,这安宜殿本就是侍寝之所,您不叫嫔妃们侍寝,这后宫难免会产生猜忌。”蒋总管一劝再劝。

    “这规矩是人定的,朕暂时不想回韶华宫,你先出去吧。”陈渊负手而起,打发着蒋总管。

    陈渊怕回到韶华宫,那是充斥他同秦穆在一起的记忆。陈渊的心在那儿总是不能平静,陈渊隐忍着他想起秦穆时的痴狂,好像那里的空气带着秦穆身上的味道,让他几乎发疯。

    安宜殿不是没有加叫嫔妃们来侍过寝,可是陈渊满脑子都是秦穆影子和声音,他甚至怕自己会叫错名字,可他忘了他再也没有了忘情的时候。

    当然陈渊也叫来了扉言,扉言穿成了秦穆的样子。他好像能看穿别人一样,陈渊果然只是点了点扉言的脑袋,说他是个小精怪。四目相对直到启明星亮起,扉言实在抵不住困意睡去。那天陈渊没有早朝,而是把扉言送回了琼楼阁,看见了扉言在庭院中堆起的雪人。而陈渊却不知道,玥儿所言的重要之人便是怀里抱着的精致人儿,他以为扉言真的是寂寞了,可他却无法爱上这个看穿了自己的人。

    陈渊叫住了蒋总管,说:“蒋尤,把徐磬给朕宣进来。”

    蒋总管一愣,回道:“那徐侍卫,您不是说好给他一个月的假吗?”

    陈渊自己都忘了,他放了徐磬和叶恒两人的假。而且他批了徐磬的特例,以后晚上可以不用值夜,而是奉命回家和他叶大哥亲热。

    “那,明天帮朕准备一份礼物,朕要去探望肖参军和安小公子。”

    蒋总管叹了一口气,说:“陛下!您怎么不记得了,月前肖参军不是送来书信,说要和安小公子出游一段时间吗!?”

    陈渊这才想起来,肖恒说想陪安筱晓回南隐再去最后的看一次。

    “朕要出去走走,不要跟着朕。”

    “可陛下,现在已经晚矣……”

    “还算不晚!”

    ========================================================================

    瑰珑居。

    秦穆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牙齿死死地咬着被角。茜儿急得一头汗,问:“主子,你哪儿疼就跟茜儿说好不好?”

    秦穆摇着头,额头泛起了汗珠,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穆终于觉得全身的疼痛渐弱了一些,从床上坐了起来。茜儿用手帕拭去了秦穆额上的汗,问:“好些了?”

    “让你担心了。”秦穆微笑着。

    这病根是秦穆早在多年就烙下的,而初来北厥的那年这从骨头而来的钻心的痛更是加重。

    “主子,北厥天凉,陛下送来的狐裘为何主子不用它避寒呢,这样对主子的身体也好。”茜儿说道。

    秦穆起身,打开了衣柜,里面是叠放整齐地摆着那件狐裘,秦穆捧出了那件衣服,穿在了身上。秦穆走到梳洗台前,说:“茜儿,帮我束发吧。”

    “主子?”

    “我想出去走走,一个人就好。”

    “可主子,现在已经晚矣。”

    “还算不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