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五十八章 安遥

章节字数:3113  更新时间:10-03-31 15: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穆和肖恒带着粮草已经回到了京中,一路而来肖恒发现了些古怪之处。

    “不觉得奇怪吗?从我们听说了中原人后,一路过来就没有再见到灾民了。”

    秦穆细细想来却是如此,但是也不能完全认定在中原人的身上,便说:“会不会是朝廷放粮了?”

    肖恒摇了摇头,说:“不确定,也许是陛下知道我们带粮回来,就将国库中的余粮赈济了也不无可能。”

    “有不好的预感对吗?”

    “嗯。”

    =====================================================

    “中原安遥公主驾到!”

    通禀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殿,所有的人都向门口望去。

    杏黄色的华服,拖着绛红色长长的裙摆,金丝绣线秀出了一只华丽飞舞的朝天凤凰,灵光批身、耀眼夺目,嘴中还衔着一朵红色妖娆的莲花。

    莲步轻移,环佩相击,发出清脆悦耳之声。一对珍珠镶金的耳饰洁白雅致,孔雀翎羽造型的金饰发簪上镶着一枚红榴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过目难忘的光彩。

    女子呵气如兰,欠身施礼。

    “安遥给陛下请安,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龙椅之上的男人着着玄色威严的天子正装,他望着大殿上的女子,一个中原的女人,一个来自中原王族的女人,这就是他招来的救星,也是一个祸根。

    女子起身,逆着光仰望着那个王,一切都不在知情人的所料之中,当北厥王看清楚那女子的长相之时,差点失礼地从王位上坐了起来。

    ——安遥?还是月娘?

    ==================================================

    “你们可算回来了!”皇宫的昭武殿前,徐磬和叶寅拦住了正打算请罪肖恒和秦穆。

    在皇宫偏侧的休憩凉亭中。

    “侯爷。”徐磬看着秦穆一脸郑重其事的说:“你、怎么说呢,你还记得在下跟你提过的一个叫月娘的人吗?”

    “月娘?是……太子的生母?!”

    “嗯!”徐磬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肖恒被徐磬的支支吾吾磨光了性子,问:“你到想说什么,打什么哑谜?”

    “我来说吧。”叶寅清清嗓子说:“我们刚才在大殿上看到了、看到了月娘。不,准确的是那个人长得很像月娘,看上去比月娘成熟,眼睛比月娘更大一些。”

    “那又如何?”肖恒不屑地说道。

    “那个……”一旁的秦穆说:“那个女人是中原皇族的?”

    所有的人被秦穆的一席话给说愣住了,肖恒愣住的原因有异于那两人所想,肖恒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原来这就是不祥的预感。

    “是的,是中原的安遥公主。”叶寅肯定地回答着秦穆。

    秦穆只觉得突然身至寒窖之中,全是的血液好像停住了一般。秦穆站起身,用手支起了身体。

    肖恒看秦穆脸色如纸白,身体微微发着抖,询问道:“秦穆,你、你没事吧?”

    徐磬也连忙安慰道:“应该不会是月娘的,月娘当年事因难产而死,当时月娘已经快年满二十了,陛下才十六而已,这个女人看来不过才和陛下一般大,所以陛下不会喜欢……”

    徐磬还没有说完,叶寅就捣了一下徐磬,叫徐磬闭嘴,不知道要乱说了,徐磬还不领情地自顾自得说:“实话呀!”

    “我、我……没事的……”秦穆的声音也连同着在发抖。

    “是因为联姻,就不能、不能在近期之内同中原一战了,是这样吗!?”叶寅说道。

    这就是秦穆心中所想,叶寅所言不假,肖恒也想到了,只是面对着秦穆无法言说。

    “是因为这个而难过?”叶寅扶住了秦穆的肩问。

    秦穆没有回答,叶寅收回手,说:“我倒不希望你是因为这个而伤心,我宁愿是像徐磬说的那样,我是我们三个人中的大哥,所以你知道……”

    “别说了。”肖恒拦住了叶寅,他知道叶寅所想的一切是为了陈渊好,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秦穆的感受,“秦穆也有自己的难处,你不知道就不要说了,他已经很努力了。”

    “秦穆?肖恒你不称呼侯爷,而是直呼名讳,你们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吗!?”

    “大哥。我们只是能谈得来的朋友,并不像大哥所想,你要知道他原来也是个王。”肖恒提高了嗓音,这是他第一次冲叶寅大声说话。

    “你别忘了你是北厥的人,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叶寅的情绪也激动起来,冲着肖恒喊道。

    徐磬夹在其中左右为难,只能不停地说着:“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别、别再吵了。”秦穆抬起头,眼眶湿红着,眼泪如同秦穆的性格一般倔强地不肯落下。

    秦穆看着肖恒说道:“麻烦肖参军,带我向陛下赔个不是,我、我先回去了。”

    “秦……”

    “今早的余粮还剩三千六百四十七担,参军在差点一遍,我先告辞了。”秦穆说完转身离开。

    徐磬毕竟和秦穆有些交情,看到这样情况正想上前劝秦穆几句,却被肖恒拦住了,说:“算了,他需要时间接受,就给他吧。”

    “他不爱三弟。”叶寅的语气果决。

    “不,他爱,只是他放下曾为王的尊严,他为了能中原之战能胜利,付出已经很多了。”肖恒望着秦穆消失的方向说道。

    “也不是没有条件吧?”

    “五年之期,必定攻下中原,不然便甘愿终身被俘于北厥。”

    “看,这就证明了他根本不爱三弟。而且这个所谓的五年之期更是个天方夜谭。”

    “爱不爱的,只要了解的人都能看出来,连安筱晓都明白。你不知道,他真的是个战略奇才,他创造了无数以少胜多的战役。”肖恒看着叶寅的眼睛,语气坚定、不可动摇。

    ================================================

    ——主子,你知道吗?中原来个和亲的公主,叫什么安遥的。

    ——穆哥哥,你知道安遥公主吗?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主子,不好了,我怎么听说陛下很喜欢的她的样子呀!?

    ——穆哥哥,你是怎么了,陛下有见过你,和你说什么没有?

    ——主子,你倒是说句话呀,这样下去主子会失去陛下的。

    ——穆哥哥,我不知道安遥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知道陛下肯定是爱你的。

    ——主子,自从您借粮回来,陛下就没有再来过了。

    ——穆哥哥……

    “够了!”面对扉言再一次的质问,秦穆再也忍受不了,他也很迷惑,也很不知所措。

    秦穆平复了情绪后,拍了拍扉言的肩膀说:“没什么的。真的。”

    “可陛下他……”

    “陛下?和亲你知道是什么吗?也就像一纸文书一样,十年,或者更久的互不侵犯的盟约。”秦穆百密一疏,没有想到这种情况,如果北厥帝不出兵的话,打赌也是输。

    “穆哥哥,你再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跟陈渊打赌了五年之期,五年之内必定让他统一中原,现在代表着这仗不打了,我输了,我输了我的自由和王的尊严。”秦穆激动地情绪里带着哽咽。

    这是扉言从不知晓的,他以为他们应该是单纯相爱的,应该是没有这种契约的,而就是这个契约联系着两个人,互相的折磨,然后在爱里面越陷越深。

    扉言站起身看着秦穆眼睛,问:“穆哥哥,你……还是爱他的。”

    “我……”

    “不要否认,你来不及了。”扉言拭去了秦穆不知道何时滚落于眼角的泪水。

    ==========================================================

    “陛下,安遥可以进来吗?”御书房敞开的大门外,安遥穿着一袭水蓝色的衣裳。安遥微微地笑着,青春乖巧伶俐可人。

    “进来吧,随便坐。”陈渊放下了玉杆狼毫,对着安遥淡笑着。

    “谢陛下。”

    御书房中,因为陈渊在批复奏章时不希望有人在旁,所以御书房之内并没有安排人手。

    安遥走到陈渊的龙案前,向陈渊递上了一份清单,说:“这是我父皇准备的,一万担粮食、三千匹牛羊和一些珠宝财礼等,也是当做安遥的、嫁妆。”安遥说着脸微微地泛起了羞涩的红晕。

    陈渊接过清单,审视了一遍,这中原王必是知道北厥旱灾,国库空虚,所以特地把粮食和牛羊写在了前面。

    陈渊又看了看眼前的安遥,和当年的月娘为何会如此的想象,世界上除了双胞姊妹,怎么可能还会有相像之人,而且月娘身份卑微,但安遥却是一国公主。

    月娘是太子陈玥的生母,陈渊也算是当年年轻气盛,对青楼中能歌会唱的月娘一见倾心。陈渊不是冷血薄情之人,爱必定是爱过,不然也不会有玥儿的存在,月娘因为难产而死,所以陈渊一直心怀愧疚于月娘。

    而今的这个人儿名为安遥,却生得一副月娘模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