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五十九章 和亲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0-04-02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树叶开始一片片的枯黄,开始一叶叶随风而逝。

    “又一年快要结束了。”秦穆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愈发萧条的景色,那梨树和柳树已经只剩下了灰褐色的粗糙树皮。

    “是啊,主子,茜儿认识主子也三年了。”茜儿一边打扫着房间一边说道。

    秦穆没有接茜儿的话,因为秦穆从茜儿的话中发现,时间果然是不饶人的。秦穆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被茜儿叫住了,“主子,这是要出去吗?”

    “是啊,前天水师从姚水迁回,在水师校场进行训练,我得去看看。”秦穆回应着茜儿。

    “那主子加件衣裳吧,不然又要着凉了。”茜儿说着,递给了秦穆一件披风。

    秦穆接过披风又说:“对了,茜儿我要在水师住上三天,不用等我了。”

    “主子,这……”

    “我不会做出让茜儿为难的事的,你放心。”

    “嗯,茜儿明白了。”

    ====================================================

    “三个糖葫芦,借住三晚。”

    冷芳居门外,秦穆举着三个糖葫芦冲着安筱晓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于是秦穆成功用三个糖葫芦收买了筱晓,不过与其说是筱晓喜欢糖葫芦,倒不如说筱晓受不得秦穆的样子。

    “冷坏了,喝点热姜茶,去去寒。”筱晓一个手端着茶杯,显得有些不稳当,秦穆连忙接了过来。

    “侯爷,快回去吧,不然陛下知道你不在了,会着急的。”肖恒在一旁说道。

    “少废话。”筱晓瞪了一眼肖恒,说:“那个、那个陈渊又要大婚了,他还能记起二皇子吗!?”

    “筱晓,你别跟这儿胡闹了。”肖恒拉着筱晓。

    “算了算了,你们别吵了,对不起,我、那我还是回去吧。”秦穆不好意思地说道。

    肖恒拦住了秦穆说:“侯爷,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先住下吧,而且我相信你嘴上说着回去,其实是不回去的。”

    “侯爷吃晚饭了吗?不然我让厨房的刘妈再做一些。”筱晓问。

    “不了,我在赵校尉家混了一顿饭。”秦穆苦笑了一下。

    “赵泷?你去水师校场了?”

    “嗯,从那边回来的,水师是我一手建起的,我、不会放弃的。”

    “秦穆……”

    “总之,谢谢你们收留我。”秦穆笑着,坐下来端起茶一饮而尽。

    =====================================================

    是夜。

    “秦穆,不是我向着谁,但是也许陈渊他必须选择和亲。”

    秦穆的房中,亮着一小盏灯,肖恒此来不是要来帮陈渊开脱,而是说了些必须要说的实情。

    “北厥此次旱灾的事情已经被传开了,现在世人皆知。而中原王已经知道了北厥在西域一方进行了统治,他也担心北厥会打到中原。所以他才会出此一计,将女儿嫁到北厥,他知道陈渊未必肯答应,所以才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来当女儿的嫁妆。你知道当过王,你也知道王的一种尊严,而陈渊所谓的尊严让他不希望伸手向你们南隐借粮,故此陈渊只能答应,还有一点这天灾人祸谁也不能说明年后年就没有了,现在养兵在即,陈渊也只能按兵不动,只待时日。而且,据我推断中原王已经知道了上次中原割地一战中,你的存在了,免不了中原王会有所顾忌。”

    “这、我懂。”

    “当然这个问题出在了那个安遥公主的身上,中原王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做了手脚。安遥长得跟月娘有八分像,所以我认为陈渊定有所动摇。”

    “这、我也懂。”

    “和亲这事儿,谁也没有能想到。其实我觉得,你们的那个约定,到最后也只是彼此的伤害,为何不让它就此算了,我、我这样说是不是太自私了。”

    “谢谢你,肖恒。跟我说那么久,回去好好陪陪筱晓。”

    “筱晓他肯定睡着了。”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解决,虽然现在还没有像样的对策,可是不想把别人牵扯其中,你跟陈渊还有叶寅都是好兄弟,我不想让你们闹得不高兴。”

    “秦穆……”

    “这车到山前还必有路,而且病树前头不也是万木春嘛。”

    我相信我会有我的解决办法。陈渊,我的光阴只能留给北厥五年,不要想捆绑住我的自由,不要想磨灭我的尊严,我爱你,但是我们的身份不容许。

    =======================================================

    大婚在即,吉日已近。

    陈渊已经将原来文妃的寝宫——凤阳殿赐给了安遥,后宫嫔妃也皆知陛下即将纳妃,先走了一个文玫文贵妃,又差点成就个容莲容淑妃,这又出现个中原公主安王妃。

    “后宫生活真是苦不堪言啊。”扉言坐在陈渊的对面吹着热腾腾的汤圆说道。

    “你个小机灵鬼又想说什么?”陈渊难得来琼楼阁吃顿早饭,却被扉言的一句话弄得没有了胃口。

    “陛下,您难得来次琼楼阁吃早点,本来我也不想让您食欲不佳的。”

    “你个人小鬼大的,你又想跟朕说这安遥公主的事情了吧,朕跟你说,和亲是必定的了,至于你的穆哥哥,朕失望透了。”陈渊放下了汤匙。

    “陛下,我知道穆哥哥借粮让你为难了,可他不是为了你吗!你知道穆哥哥一纸文书寄给我祖父,他是顶了多少的压力,来自南隐的百姓、南隐的百官、还有南隐的列祖列宗。”扉言一激动忘了礼数,站起身来说道。

    “余扉言,你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朕告诉你,朕直到那个安遥公主来时,朕才明白了怎么留住秦穆的方法,朕不会罢手的。”

    “陛下,你觉得你这么做不卑鄙吗?扉言知道你喜欢穆哥哥,可是你这样会把已经得到的爱,一点点毁掉的。”

    “卑鄙?为了留住他,再卑鄙又怎么样!”

    “陛下这不是爱,爱一个人是要他幸福快乐,你现在毁了一切。”

    “扉言……朕,别无他法……”

    陈渊你在狡辩,以前明明已经可以接受了,但现在无论如何自己都希望他在自己的身边,几次的患得患失让自己已经不能够接受了再失去的现实了。

    =========================================================

    凤阳殿中挂满了红绸,其中的端坐梳妆台前的安王妃与北厥帝成婚在即,宫中上下无人敢怠慢。

    退朝后,陈渊来到了凤阳殿,安遥正在梳妆镜前描着眉,陈渊走到了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安遥,说:“好看。”

    安遥羞涩地笑了笑,转身说:“这南方女子的柳眉太纤细柔弱,北方女子的眉略显豪放缺乏了女人味,中原女子的眉正粗细浓淡正好,但这娥眉下也暗藏了不少的诡诈。”

    “你在说你?”陈渊侧眼看着安遥,这话中别有深意。

    “后宫之中的纷繁复杂,安遥见多了,没有想到自已也会步入。”安遥苦笑着,将描眉的笔递向了陈渊说:“不知安遥能否有幸请陛下为安遥画一次眉。”

    陈渊看了看这笔,不管是在南方、北方还是中原,画眉都有其自己的含义,但是终为一个情。

    “朕手生,怕画不好。”陈渊委婉地拒绝着。

    “不管丑也好,美也罢,安遥都是陛下的人了。”安遥说着,眼中化开了温柔。

    “安遥可还爱过谁?”陈渊在回避着,说实话他不愿轻易为他人画眉,何况现在陈渊的心里也腾不出别人的位置,所以陈渊将话题移到了安遥的身上。

    “安遥已经过了婚嫁的年龄了,要是说没有动过心那是假的,可是他……不会再有那个人了,十年蹉跎,安遥也快忘了那人还带着稚气的脸了。”安遥的手抚上了陈渊的脸庞,陈渊没有躲闪,陈渊仿佛在安遥的眼中看到了当年月娘坐在湖心亭浅笑低吟的样子。

    “可还记得那人的名字?”陈渊感觉月娘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好像是她在重新唤起陈渊当年的记忆。

    安遥笑了笑,收回手说:“怎么记得,安遥连那人叫做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远远地望着而已。安遥曾听说陛下有十三位妃子,敢问陛下最为倾心于谁?”

    “朕……朕最爱的人,偏偏是想离朕最远的人。如果是安遥的话,被当做别人的替代,会如何想?”

    “替代者,至少可以呆在所爱之人的身边,所以总会是有希望的,能有希望就够了。”

    “若真能如安遥你所说的,就好了。”陈渊抚着安遥乌黑的长发,看着安遥甜美可人的脸庞,或许安遥是被呵护在温室的花朵,没有受过任何的伤吧。

    那刚刚与秦穆和缓的关系,因为借粮、因为和亲又再一次濒临崩溃。陈渊登基十二年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力交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