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章 暂别

章节字数:2866  更新时间:10-04-06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日的阳光照进了瑰珑居的庭院,一夜的雪被茜儿扫到了角落之中,空荡的庭院中麻雀落在了树梢。

    早上打扫过屋子后,茜儿就闲来无事去了以前的浣洗间,晓芸还是一直在最底层的宫女中摸爬滚打地过日子,整天被使唤来使唤去的。

    晓芸一见茜儿来,赶紧在衣裙上抹干了手,迎了上去。

    “你怎么有空过来?”

    茜儿握住了晓芸冰凉通红的手说:“想你了就过来呗。”

    “那你家的那位呢?”晓芸故意逗着茜儿。

    茜儿叹一了口气,嘴一嘟说:“我家主子,唉,别提了,被陛下已经派出京城一个月了。”

    “已经一个月了?”

    “嗯。”

    “那……那不是连陛下的大婚也没有参加!?”

    茜儿点了点头,她心里明白陛下这是要支开秦穆,但却不知道陛下为何此举。

    那天秦穆被一早就宣到了御书房,茜儿还记得她为秦穆准备了新洗好的衣裳……

    ============================================================================

    秦穆站在御书房外,便听见了房内有聊天的声音,不知道此时该不该推门进去,他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陈渊了,他已经快忘了。

    秦穆下意识的拾掇了自己的衣着,秦穆的手梳理到耳边的发时停住了,有点像是自我嘲讽般地笑了一下,便推开了门。

    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陈渊的旁边,跟他有说有笑着。秦穆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传闻中的安遥公主。

    “参见陛下。”秦穆上前施礼。

    “来了,坐吧。”陈渊敛起脸上的笑意说。

    “谢陛下,不知陛下传召臣有何事?”

    陈渊看了一眼安遥,安遥立马明白了意思,安遥点头作揖离开。安遥路过秦穆的身边说:“侯爷好。”

    “安遥公主。”秦穆只是瞥了一眼安遥,冷声应道。

    陈渊看着安遥出门背影的说:“见过?”

    “不,猜的。”

    陈渊拿着一碟诏书,走到了秦穆的身边。将杏黄色的诏书递在了秦穆的面前说:“秦穆,我们的五年之约,朕不想不明不白的让谁成为输者,所以朕给你两个选择,这是个空白诏书。你可以拿着他去做督察使,三天后就出发替朕体察民情、放粮赈灾;第二就是,你可以拿着他出城,不管到哪儿见诏书如见君王,还有,扉言若是也想离开,带他一起离开吧……”

    秦穆接过诏书,他知道陈渊给了他一个提前离开北厥的机会。若是错过此次,秦穆也许会被终身困于北厥之中,可秦穆又偏不信这个所谓的‘可能’,他决定赌一把。

    陈渊消沉了三天,在瑰珑居外徘徊了三天,陈渊也在赌,但他却觉得胜算太小。

    而陈渊在第四天接到了两条消息,第一个是好消息:恕卿侯拿着诏书到了户部,户部已经派人与其随行带着粮草一早便出了京;第二个,则是秦穆带走了扉言。

    肖恒替陈渊分析说:“也许这是秦、不,是恕卿侯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完成后就离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此话怎讲?”

    “因为他带走了余扉言。”叶寅捧着一杯热茶,说。

    肖恒手一摊,一副已知结局是何的表情。叶寅看着杯中的立起的茶叶,轻轻地吹散了热气。肖恒走到了门口,忽然转身对陈渊,说:“这……只是个猜测,但这次你做的是对的,他、应该你体会和了解到。”

    ===========================================================================

    日落西沉,风从荒瘠的土地上席卷而过,旋起了零星的雪花,裸露出了龟裂的土地。

    秦穆站在扉言的面前为他系好了狐裘的披风。户部侍郎周稹拱手作揖上前提议道:“不如侯爷和公子先进镇里歇息吧,这天寒的厉害。”

    秦穆搂着扉言直打哆嗦的身体,说:“那带扉言先行一步。”

    扉言闻言,拽住了秦穆的衣服摇了摇头,安静地靠在秦穆的怀里,扉言环住了秦穆的腰,他能感觉到,这个他倾慕多年的人瘦了、单薄了,以前笔直的腰杆,不知何时变得有些‘疲惫’了。

    离开京城已经一个多月了,沿路放量赈灾,秦穆也听了不少百姓疾苦之言。秦穆站在窗前,周缜紧随其后。

    秦穆推开了窗户,纷飞的大雪飘落入屋,秦穆伸出手承接着雪花,问:“明年应该能有好收成吧?”

    “回侯爷,或许。”

    秦穆转身冲着周缜浅浅而笑,嘴角勾起了温柔的弧度。至少这代表秦穆喜欢这个答案,不论结局,多少成为了希望。

    “走吧,灾民还在等粮。”

    “是。”

    “对了,吩咐下去别忘了让扉言公子按时喝药。”

    “是。”

    周缜接触秦穆不过一个月而已。可却也能感觉到这个男子给人的吸引力,让人着迷、让人会忍不住坠落于他的世界。

    周缜看着秦穆的背影,想着他清俊却柔和的面庞,也许他真的不适合在这乱世中为王,也许在安定盛世中是为仁君,但现在天下纷争时局动荡,他在这其中便必定是亡国主。

    ===========================================================================

    放粮期间,秦穆都是亲手捧上米粮给灾民,有时候炊成熟饭发放出去。秦穆就坐在他们中间听他们说话,看他们因为一口白饭而欣喜若狂地吃着。

    “唉,这连年的干旱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一位捧着破碗盛着人的老者说道。

    “北厥再是干旱也不应该会到颗粒无收的地步啊?”

    “您?不是北厥人?”老者从秦穆的言语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是,我是南隐人。”

    “您不会是那位……”老者似乎心中了然了秦穆的身份,秦穆点了点头,回应着。

    “您不知道啊。北厥每一百年就要经历一次十年大旱,谁都没有办法,这是天灾。这每一到该收成之期,老天爷就停了雨水,就连河水也要干涸了。”老者叹着气。

    秦穆摩挲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后问:“老人家,那北厥可有雨水充沛之时?”

    “怎么会没有,有的时候还会泛滥成灾,淹了粮田。”

    秦穆点了点头,大致上有了解决干旱的办法。于是笑着拍了拍老者的肩膀说:“老人家,您放心,我保证大伙今年求时都有粮可食。”

    “这……您……”

    “我自有办法,我回朝便会启奏陛下,望那时还请大伙们帮忙。”秦穆胸有成竹地说道。

    老者热泪盈眶扑跪在地,因为这个承诺仿佛让长年的饥饿得到了终结,秦穆上前扶起了老者,说:“快起来。”

    天色渐暗,秦穆望着夜色墨兰的降临,地平线隐去了最会的余晖。

    ‘陈渊,这是我为你而做的最后一件事……’

    ==========================================================================

    “穆哥哥,你要离开?”

    “那你愿意跟我离开吗?”秦穆转身望着从床上惊坐起来的扉言,身上还裹着厚重的被子。

    扉言看着秦穆望向自己决断的眼神,不禁低下了头,支支吾吾了半天,说:“……嗯。”

    秦穆走到扉言的身边,坐在他的身边说:“不用勉强,我都知道的。”秦穆摸着扉言的黑发,他知道扉言的心已经被拴住了,再难解开。

    “穆哥哥……”

    秦穆轻轻地抱住了扉言,柔声说:“你知道,其实……我……”

    “嗯,我懂的。”

    ========================================================================

    请大家谅解,不是夏夏我想偷懒,实在电脑他不争气,不就是从床上摔了下来吗,至于娇贵成这样……【发生在了四月五日,哎~要不下次我改写灵异耽美吧。。】

    现在这个‘受’,带去了修理站,在这之前夏夏想更文都是力不从心了,望大家见谅啊……

    悲催的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