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四章 春夭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0-05-17 18: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之前,安遥拽着陈渊早早地来到了花亭小榭,说是主人应该先到,才对。安遥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陈渊的手,陈渊无奈地笑了笑,任其牵着。

    黄昏渐渐褪去了最后的暖光,月亮已经在天的另一边显出了一个透白的影子。风有微凉,安遥抱着肩膀大了个哆嗦,掩起嘴打了喷嚏。陈渊正打算披风时,安遥拦住了他,说:“陛下,您龙体为重,安遥不冷的。”安遥笑了笑,坐着了身体。

    “你身子骨弱,还是得多加点衣服。”陈渊将披风围在了安遥的身上。

    安遥摸着玄色的锦袍,微微地笑了笑,倾身往陈渊的怀里靠。陈渊愣了一下,刚想往后退又发现不合适。安遥唤了一声陈渊,“陛下。”

    “怎么?”

    “陛下……爱安遥吗?哪怕一点点,就一点点也好。”

    “……”这是安遥第一次问这个问题,陈渊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不想骗任何人,在他的眼里安遥还天真的像个孩子,只会纯纯地冲着自己笑。

    “那、那您骗骗安遥吧。”安遥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陈渊心里一软,揽过安遥的肩,说:“朕……很喜欢安遥。”

    ——很喜欢安遥!

    骗人?这是骗人的!站在不远处的秦穆将这一景全部映在了瞳孔中,这个男人说的不是真的。秦穆这样想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安遥的声音太微弱,他不知道是什么,可是他却清楚得听见了陈渊说的话是什么?

    难道这就是这个丫头的诡计?秦穆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他根本就不在意,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秦穆的心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他想离开了,他觉得已经很累了。

    “哦,侯爷。”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不合时宜的响起,那个傻傻地跟秦穆挥着手。

    秦穆一愣,是徐磬,还有肖恒和叶寅。秦穆的余光特地留意了陈渊和安遥。陈渊用最快的速度松开了安遥,脸上带着些尴尬,一副想要解释什么的表情。

    秦穆淡然一笑,可他自己却不知道,这个笑僵硬无比。

    一桌人落座,安遥很大方地解释着说:“是我叫侯爷来的,因为有些家乡点心,而侯爷又是南隐想必也没有尝过,所以我就擅作主张了。”

    叶寅抿了一口花茶,说:“安王妃,可真是善良。”

    “叶大人,过奖了,安遥也是今天在韶华宫外巧遇了侯爷。”安遥浅浅的笑着。

    叶寅没有答话,秦穆则一直捧着热茶,暖着一直冰冷的手。徐磬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这个人总是把情绪写在脸上,陈渊跟安遥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余光却定格在了秦穆冷着表情的脸上。

    肖恒稍稍忍不下去这种气氛,于是有些‘坏’心眼的指了指秦穆脖子上的红印说:“啊,侯爷,你这儿被蚊虫咬了吗?”

    谁都知道这个季节怎么可能有蚊虫出没,秦穆一愣用衣服遮了遮红印。陈渊斜看着秦穆脖上的红印,那是自己一时没有控制住而留下的。

    “可、可能是自己抓红的。”秦穆的话,像是在强词夺理,任谁听上都有些好笑。

    “听说,无缘无故痒的话,说明是再想一个人,这个叫情印。呵,是我家筱晓说的。”肖恒的话是故意说的,他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个传说是假的,但是爱不是假的,这样就足够了……

    ==============================================================================

    陈渊没有同秦穆解释那花亭小榭发生的事情,因为陈渊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他担心这种小事被解释过后会越抹越黑,反而让秦穆担心起来。

    陈渊伏在案上,研着墨,慢慢的墨香游走于他的鼻尖之下,这是秦穆身上的味道,一个饱读诗书的贤士身上的气味。陈渊用这种方法来减缓对他的想念,但他不知道这样反而加剧了他对他的执着。

    傍晚,天色忽变。

    陈渊正在打算用晚膳,这时安遥提着食盒莲步款款走进了韶华宫。

    “怎么了?”陈渊疑惑地问着,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

    “陛下,臣妾带了家乡的梨花酒,还有些自己做的糕点,特地请陛下尝尝的。”安遥柔声说道。

    安遥在桌前坐下,安遥的身上飘来淡淡的脂粉味道,有种让人不禁多闻一会的冲动。但陈渊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清醒,至少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安遥倒了一杯梨花酒敬给了陈渊,陈渊接过酒闻了闻,夸了一句好酒,便一饮而尽。

    安遥帮陈渊夹了菜到陈渊的碗里,陈渊又让安遥倒一杯酒,安遥微微笑着说:“陛下,当心会醉。”

    “这点酒,还不算什么。”陈渊只觉得这的确是好酒,他想起了秦穆也爱酒,也许也会喜欢的。

    “陛下,这酒是后劲大。”安遥有些相劝道,可是却没有停下手上倒酒的动作。

    陈渊鼻尖下全是酒香,满脑子都是秦穆仰头咽酒的样子,那微仰起的脖子,凸起的喉结轻轻上下浮动着,陈渊觉得心口像着了火一般,闷热和浮躁无处宣泄。

    秦穆乌黑的青色、秦穆柔软的唇、秦穆细滑的肌_肤……陈渊想这个人想得快要疯掉了,心口像快要炸裂开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那种得不到的心情表现在了脸上,眼睛诚实的说明着一切。

    ——秦穆,我爱你。

    ===============================================================================

    秦穆接到圣旨,宣他入殿。

    秦穆看着即将要变得天色,拿了伞便去了御书房,谁晓得御书房却空无一人,路过的宫女说:“侯爷,陛下可能先行回韶华宫了。”

    秦穆微笑点头应声,说好。

    外面已经开始零零星星的下起了小雨。秦穆撑起纸伞,向韶华宫走去。可是他却不知道一场真正的阴谋即将展开。谁都无法避免,谁都无法逃开……

    天色暗了下来,韶华宫外没有站侍卫,秦穆收起伞正想敲门入内,却因为里面细小微弱的声音停了下来,秦穆的心里咯噔一下,不好预感浮上了心。

    这是?

    秦穆向虚掩的窗户旁踱了一步,这是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闷雷,闪电随即划破了天空,秦穆的眼泪瞬间滑落了他的脸庞。

    陈渊正搂着安遥纤细的腰肢,疯狂的吻着安遥,安遥发出了细细的娇喘声,喊着陛下、陛下……

    秦穆没有再撑起伞,任雨水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就那么呆呆地站在窗前,看着一切如最坏预料中的发展着。

    直到床帏落下,直到陈渊沉迷的面容消失在了秦穆的瞳孔中。秦穆手中的伞掉落在地,拖着意外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瑰珑居走去,他能做的只有迅速地逃离这里,可是却觉得自己的脚像灌了铅般的沉重,每迈出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

    秦穆不是会因为爱情而蒙蔽了思维的人,他明白,这些都是一场误会,他和陈渊之间的误会。而误会的始作俑者正是那个在陈渊怀里一副乖巧的安遥。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他知道证据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个传旨的小太监估计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而且,谁又能找到安遥在哪壶酒中放了些什么的证据,空口无凭,秦穆不会做蠢事。

    那一夜的雷雨,打落所有的桃花。春天最初馥郁的香就此夭折。那一晚,也让秦穆的这个春天画一下了一笔糟糕的句点。

    ——春夭。

    =======================================================

    善良的后妈复活,按时更文,每周三次,特殊情况除外,只多不少,票票拿来,O(∩_∩)O~…………【鞠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