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五章 思情

章节字数:2468  更新时间:10-08-15 0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侯爷、侯爷。”赵泷望着出身已久的秦穆,不禁担心起来,轻声唤道。

    秦穆回过神,下意识地问:“出什么事情了?”

    “侯爷是不是身体不适?脸色这么不好?”赵泷俯下身,用手试探地摸了摸秦穆的额头。

    举动突然而且暧昧,让秦穆吃了一惊,脸上微微有些发烫,立马向后靠了一下。赵泷收回手,看着秦穆低垂的眉眼说:“侯爷是有心事?”

    秦穆摇了摇头,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侯爷,臣斗胆问一件事,水师是不是要面临解散了。臣听闻,北中两国和亲,这仗势必打不了。”赵泷蹙紧了眉。

    秦穆站起身拍了拍赵泷的肩,说:“不会的,陛下……呵,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不会不懂的。”

    “侯爷是在安慰臣吗?”赵泷提剑的手,捏紧着微微发抖。

    “不是,我保证。”秦穆说。

    “那、那为什么侯爷一直闷闷不乐,而且还经常出神?这不像您。”赵泷有些孩子气的执拗着,刨根问底。

    秦穆笑了下,说:“我是感情问题。”秦穆意外的诚实,脸上却掩饰不住内在的伤感。

    可是在赵泷看来,这也是秦穆在掩饰真相一种方式,他内心里的结局必定悲伤。赵泷伸手一把抱过了秦穆,秦穆没有抗拒。秦穆拍着赵泷的背。赵泷哭了出来,其实,不论是哪一方面秦穆都有些茫然,秦穆在其中周旋着,感到了力竭。

    ============================================================================

    “听说,各地区的水库、堤坝都在动工了。”肖恒一边往筱晓碗里夹菜,一面对着秦穆说。

    “嗯,希望能外快越好。”秦穆吃着筱晓夹过来的菜,说着。

    肖恒瞪了一眼筱晓,用自己的筷子夹住了筱晓的筷子,低声说:“喂,臭小子,你是我的人,我也要。”说着,把碗伸到了筱晓的面前。

    筱晓因为肖恒这没由来的醋而感到好笑,回首亲了一下肖恒的侧脸,把菜放在了他碗里。

    “咳。”秦穆接着说:“你们打算在失意的人面前上演恩爱的桥段吗?”

    “不是、不是的。”筱晓有些慌张地摆了摆那只有些孤单的左手。

    而与此同时肖恒的话却是:“你和陈渊说了同样的话,都是因为彼此。”

    “……”秦穆低下头,扒了两口米饭。

    你们两个笨蛋,不被人推着前进,你们就不能坦率一些。他说不出口,那我来告诉你。其实,这是我见陈渊对人最主动地一次,只有你一人而已。”

    秦穆继续沉默着,那一夜终究在秦穆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毕竟那在他的心里留下一道疮疤。他不能告诉别人。有些事实就是那么赤_裸裸的告诉着你,失去的再回来就不能完整无缺。这是老天在开得玩笑吗?

    “假如说,有一天我被赶出了宫,你们会收留我吗?”秦穆咬着筷子看着两人。

    “那当然。”筱晓立马拍起了胸口说,但突然又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身旁默不作声的肖恒后,低声问:“二皇子,这是什么意思?”

    “……”

    “秦穆,你完了,你真的爱上陈渊了。”肖恒对秦穆的沉默下了准确的定义,故意调侃道。

    “……我想,早如你所说。”

    ============================================================================

    御书房,陈渊略显疲惫地靠在龙案上,身边的茶已经凉透。琐碎的国事,加上中原方面的压力,以及……以及秦穆为什么躲着自己的原因,而烦上加烦。

    来换冷茶的蒋总管,斗胆地问:“陛下,要奴才传侯爷吗?”

    “嗯?”陈渊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说:“也好,告诉他是关于修建水库堤坝一事的。”

    蒋总管——蒋尤,侍奉两代君王。从陈渊十一岁起就跟着他,陈渊什么心思蒋尤一眼就能看出来。

    蒋尤不负使命的带来了秦穆,然后识相的离开带上了门。

    厚重的门被关上,也关上了明媚的阳光,屋子中瞬间暗了下来,陈渊一步步靠近着秦穆,秦穆向后躲开,说:“陛下,不是说有要事吗?”

    “朕想你了,这算吗?”陈渊极力地化解着这尴尬的气氛,不过这带着调侃意味的话语,却是陈渊心中本意。

    “陛下……什么时候学得这么风趣了?不会是因为安王妃?”秦穆的话中带刺,但两人都知这是醋话,秦穆有些后悔,陈渊的嘴角闪过了微笑。

    “秦穆。”陈渊伸手抱住了秦穆,秦穆有些抗拒着,但是陈渊紧箍着他的力道让他无法动弹。陈渊贴着秦穆的耳边,说着:“别躲着朕,朕知道有些让你很难过,但是请相信朕真的好想你。现在,你眼睛看到的都不是真的。”陈渊的声音像是在催眠一般,秦穆脑袋里一片混乱。

    秦穆埋首于陈渊的颈窝,那里有他熟悉而安心的味道,一种檀香沉淀后的余香,肖恒说的没错——秦穆,你完了,你真的爱上陈渊了。天晓得,他从什么时候就已经有了这种感觉,想荆棘一般缠住了他的心脏。

    陈渊吻着秦穆的耳垂,扑着煽_情鼻息。秦穆闭着双眼,伸出手回抱住了陈渊,手指在陈渊背后的衣服上捏紧。

    “说。想朕了没有?”

    “……没。”秦穆耳根处传来了让全身酥_麻的吻。仅仅是轻轻一啄,就唤起了秦穆久违的感觉,可是此时的秦穆还是在嘴硬。

    陈渊看着秦穆绯红的脸颊,额上渗出了薄薄的汗珠,明明已经很有感觉了,陈渊想到了肖恒对秦穆是——死鸭子就是嘴硬而已。陈渊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好笑。

    陈渊的食指沿着秦穆下唇线摩挲着,说:“你就直管嘴硬,身体才是最诚实。”

    秦穆有些赌气,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会被摸出反应的,秦穆理智地推拒了一下陈渊,说:“陛下,这里……不可以。”

    陈渊对秦穆的充耳不闻,只是觉得他太啰嗦,用最简单的方式堵住了秦穆的嘴,陈渊的舌尖勾弄着秦穆的舌根处敏_感点。

    轻轻的触及,让秦穆不禁地全身瘫软在了陈渊的怀里,秦穆刚想回吻陈渊时……

    =============================================================================

    “安王妃到。”这个名字让那声音也变得刺耳起来,秦穆兴致全无,狠狠地推开了陈渊。

    那个拖着绛紫长纱,莲步微移而入。秦穆看着这个满是幸福围绕的女人,又从她的眼中看见了对着自己的妒恨。

    “陛下安好,侯爷安好。”安遥欠身作揖。

    秦穆漠视地从她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出了御书房。

    安遥显得有些无措的望着龙椅上的陈渊,陈渊僵硬着扯出一抹无耐的笑,安遥颦眉而语:“侯爷这是?是有什么误会吗?”

    陈渊招手示意让安遥过来,轻声安慰说:“没事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