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六章 沉溺

章节字数:2740  更新时间:10-05-22 18: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蝉鸣的呱噪声,让秦穆的心不禁地烦躁了起来。水库、堤坝修缮不妥,而马上又要正值酷暑,秦穆不免的担忧起来。

    茜儿端着一杯降火的凉茶,提着裙裾迈入了门槛。

    “主子,先歇歇吧?”

    秦穆放下笔,按住了眉心,揉了揉。接过茜儿手上的茶时,余光落到了茜儿头发遮住了的半边脸。秦穆伸手拨开茜儿的发丝,茜儿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却被秦穆给拽了回来。

    五道红色的指痕印浮在茜儿白皙的皮肤上,秦穆愠怒地质问着:“怎么回事?”

    “我……”茜儿看着秦穆逼视的双眼,说了实话,“是宫女长。”

    “为什么?”

    “因为我和安王妃的侍女弄错了食盒。”

    “怎么会弄错的?”

    “安王妃的食盒和主子的都是陛下特质的,宫女长在食盒上写了标签,我……我不认识、字。”茜儿说到最后,声音细如蚊蝇。自己的主子那么有才气,而自己却目不识丁。

    秦穆觉得奇怪,茜儿不认识字,秦穆可以理解,因为茜儿曾是下等宫女出身,无人教与礼节和习字是正常的事情。而一个堂堂的公主侍女怎么可能也会不认识。

    秦穆问道:“那安王妃的侍女也不懂字?不会只有你被打了?”

    “这……”

    秦穆一想便明了,宫女长狗眼看人,现在安遥在后宫之中得势,所谓一人得道,鸡犬飞升。宫女长只能攀附好安王妃,而撒气于他人身上。

    “茜儿。”秦穆抚上了茜儿的伤,轻声说:“我教你识字如何,教你该会的一切。”秦穆的声音如蛊惑一般响起在了茜儿的耳边,“我让你坐上那个不再受人欺负的位置可好?”

    茜儿看着秦穆摄人心魂的眼睛,点了点头,应声着。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秦穆的气魄,威严、不可抗拒、高高在上……

    ===========================================================================

    七月末尾,秦穆被陈渊宣召而来,说是水库已经落成。秦穆和肖恒奉命视察。

    秦穆前脚刚到视察的目的地,陈渊借微服也跟来,但随行之人中还有安遥。

    秦穆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女人要来?为什么陈渊能纵容她?秦穆隐在袖口的手默默攥紧,指甲嵌在了掌心,肖恒拽了拽秦穆的袖子,冲他摇了摇头。秦穆低下头,自我嘲讽地冷笑着。

    因为前日的大雨普降,水库和水渠间已灌满了水。两岸的树木苍郁起来。民间处处都在流传着丰收年的说法,每个人的讨论言语中都少不了——恕卿侯的名字。一夜之间,秦穆成了北厥百姓心中的神一样的角色。

    陈渊站在水库的青石台旁和安遥在夜风中散步,安遥兴奋地说:“陛下这里空气真好,星星也看得好清楚。”

    陈渊点着头,说:“是啊,这都要归功于……恕卿侯,不然这儿怕要寸草难生。”

    “陛下。”安遥故意的娇嗔着唤了一声陈渊。

    “嗯?”

    “臣妾跟您只是呆一小会的时间,您却总是侯爷、侯爷的说。”

    陈渊一愣,说:“好,我们不说。天凉了,朕先陪你回去”

    安遥靠在陈渊的怀里,柔声应道,“好。”

    陈渊一转身便看见秦穆正向着他们走来,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月牙白的锦袍,浅青色的腰带上绣着竹节,衬得秦穆修长而儒雅。

    秦穆显然是看到陈渊了,扭头要走。陈渊见秦穆躲开,箭步上前拉住了他。而被晾在一旁的安遥心有不甘,她想把陈渊唤回自己的身边,但陈渊显然没有听到。

    安遥咬牙一狠心,便故意跌进水中。

    ‘噗通——’一声把陈渊和秦穆给怔住了,陈渊想也没有想便往水里跳,却忘了自己根本就是个旱鸭子。

    秦穆犹豫了一下,还是狠不下心,便纵身跃入水中。陈渊扑腾着谁,嘴里还咕哝着让秦穆先救安遥,秦穆心里别提有多火大了。秦穆依照他的意思先救起了安遥,把她拖到岸边。安遥自己也被吓到了,水里太凉,秦穆本来体力就不好,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秦穆怒视着安遥,说:“还不快去叫人来。”安遥吃力的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去有灯火的地方。

    ==============================================================================

    秦穆回身,看见陈渊的身体正往下沉。手指很快地被水淹没。

    秦穆一把抓住了陈渊的手,陈渊睁开眼睛,秦穆的面容正在眼前,借着月光看着秦穆,手指间穿过的是秦穆的温度,十指相扣让陈渊如此得安心。

    秦穆灵活地像一尾鱼一般,秦穆伸手揽过陈渊的身体,将他向自己的方向拉过。

    秦穆将唇轻轻地覆在陈渊的唇上,缓缓地渡着氧气。谁料陈渊竟得寸进尺地将舌头伸进了秦穆的口腔,舌尖仔细舔过他的上颚,久违的熟悉感觉席卷着秦穆的理智。

    在水中彼此相拥着,秦穆不想放手这种感觉。但是,秦穆还是带着陈渊浮上了水面,陈渊将头埋在秦穆的颈窝,陈渊的鼻息扑在了秦穆的耳根。

    “谢谢。”

    “只有这样?”秦穆有些失落的回问,陈渊愣了愣,这算是秦穆的主动吗?

    “那你还想要什么?”陈渊故意调侃起了秦穆。

    秦穆没好气地,作势要松手的动作,说:“既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我就放手了。”秦穆说完,真的放了手。

    陈渊一惊,立马抓牢了秦穆,凶道:“你还真放手啊?想谋杀亲夫啊?”

    “该说得时候不说,不该说得时候瞎说。早知道就应该让你多喝几口水,再救你。”秦穆白了眼陈渊。

    陈渊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孩,突然搂住了秦穆的脖子,在秦穆的鼻尖亲了一下,说:“满意了吗?”

    “你当我是女人?”秦穆没好气地拉着陈渊向岸边游去。陈渊拽住了秦穆,转过了秦穆的脸说:“能不能这样单独的呆一会儿?”

    秦穆拍了一下陈渊的脑袋,说:“水这么冷,生病怎么办?”其实,如陈渊所说的,秦穆也好像能这样地单独相处着,可是秦穆明显感觉到体力不支。

    “就一小会儿,只有陈渊和秦穆两个人的时间。”陈渊的声音在秦穆的耳边蛊惑着他,他将陈渊揽得更加牢固。

    陈渊见秦穆没有做声,就吻上了秦穆的唇,只是轻轻浅浅的一个吻。

    “不生气了?”陈渊问着。

    “是被你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秦穆冷淡地回应着,但是月光不能替秦穆隐瞒他内心的真相。

    陈渊在秦穆的侧脸上轻啄了一下,说:“那你脸红个什么劲儿,这又不是泡温泉。”

    “你是不是又想尝试淹水的滋味了?!”

    “喂,朕……”

    “朕?”秦穆抓住了陈渊话语中的漏洞。

    “好了,我错了。喂,姓秦的,我想你……”陈渊说着,把视线从秦穆的眼睛上移到了别处。

    秦穆有些好笑的回亲了一下陈渊,刚才说出两个字,却没有抵住从脚踝那里传来的抽痛。秦穆隐忍着痛,扯着陈渊向岸边游了一小段距离,任凭陈渊怎么说,秦穆都只是咬牙不开口。

    冰水不断刺痛肌骨,秦穆的脚像是僵住一般,无法继续划水,身体往下无限沉落。秦穆松开了紧拥着陈渊的手,将他向着离岸最近的地方推去。

    等陈渊反应过来时,秦穆面容一点点消失在了水平线……

    ——对于你的爱,我不知何时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正如他一点点沉入水底,陈渊有些脱力,这个时候他却什么也做不了,陈渊向他伸出手,可是那人已经不见。

    ============================================================================

    “陈渊,秦穆。”

    “陛下,侯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