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七章 救赎

章节字数:2799  更新时间:10-05-24 1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渊。我们的交集到底是什么?

    ==============================================================================

    “不要走。”

    “恐怕这不是你说的算的。”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那你当初为何又忍心离开朕,现在又回过头来说这些没有意义,你觉得有什么价值吗?”

    “陈渊。”

    “吾乃当今北厥之王,名讳岂是尔等直呼。”

    “……我不明白。”

    “恕卿侯,不是安遥多言,你何苦为难陛下。”

    “你住嘴。”

    “最该闭上嘴的是你,秦穆。”

    “陈渊,我们……你……”

    “口口声声说要离开的是你,这个时候死皮赖脸的留下,是在自取其辱吗!?”

    “你,真的……不再爱我了?”

    “爱?是我标错了情,还是你会错了意。总之你知道的,这全部都是一场错误,要怪就该怪死掉的人。”

    “……”

    “恕安遥直言,侯爷你也应该离开了,你在这儿只会让陛下难堪。帝王断袖之好可不是什么名垂史册的事情。”

    “你们……”

    “哈哈。”“呵呵。”

    =============================================================================

    “你们!”秦穆从床上猛的坐起,汗珠和眼泪融合流下,顺着脸庞,月色照进屋内,洒下一苍白的微光。

    手被人牢牢地攥在手心,掌心能够感受到那人的温度。暖着冰冷的身体,秦穆回握着陈渊的手,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拨开遮住他脸旁的碎发。

    月光勾勒出了陈渊棱角分明的侧脸,眉间微微紧蹙,秦穆的手指停在了陈渊的鼻尖,轻轻划下了那笔直的鼻梁,来到了唇边,只是短暂的停留,秦穆就收回了手。

    秦穆仰卧在床上,看着月华泻入窗隙,屋内的一切在秦穆眼中看的清晰。秦穆害怕惊醒熟睡的陈渊,单手拉过自己的被子盖在了陈渊的身上。

    突然,秦穆的左手被陈渊握住了,翻身爬到床上,揽住了秦穆的身体,将首在秦穆的发间,狠狠嗅着秦穆的气息。

    “什么时候醒的?”秦穆轻声地问。

    “……从未睡过,你做噩梦了,知道吗?”陈渊闷声地说。

    “嗯?”

    “你在喊朕的名字。”陈渊仰起脸,凑近秦穆的脸颊。

    秦穆扑哧地笑了,说:“你这是在得意?”

    “你喊得很心痛,朕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像是一场离别。秦穆……”陈渊的眼中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秦穆垂下眼,侧脸刚好吻到了陈渊的额头。

    “……我爱你。”秦穆的声音细如蚊蝇,但在陈渊的听来却如此震耳清晰,陈渊第一次听到秦穆这么主动地去说,他曾经发誓都不愿说的三个字。

    可,这又像是预兆什么……陈渊又觉得悲伤起来。

    秦穆和陈渊之间的爱情,像是一杯白水,不咸不淡,谁也掌握不清谁的味道。

    陈渊不断的复出着,他不在乎能会获得多少。秦穆不断的拒绝着,但是在坚固的堡垒也倒塌的时候。这就是他们在对对方的精神‘折磨’中相爱着。

    秦穆开始在想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是在前不久的误会中、是在皮影戏之前,是在出征西夜之时、是在遇刺陈渊生命垂危时、还是在那场烟火季节,或是更早的重访南隐中。总之,秦穆用了很久的时间,费了很大的精力去封藏对皇兄的爱,然后重新接受了陈渊。

    陈渊久久没有回应,秦穆翻身背对着陈渊,嘀咕着:“当我对狗说的。”

    陈渊一愣,随即笑出了声,从后面环住了秦穆的腰,说:“傻瓜,我到底说了多少遍,我都快忘了,我每时每刻都在对自己说,我爱你,陈渊爱秦穆,想做个平凡的人去爱一个平乏的秦穆。”

    “……”

    “你知道刚才你推我上岸,而我只能看着你沉入水中,却无能为力时,有多害怕和绝望吗,我想陪你一去……”陈渊吻着秦穆的后颈。

    “陈渊,你肉麻死了。”秦穆将被子向上拉了拉。

    “那你喜欢吗?”

    “……感觉还好,可万一变成了依赖怎么办?”秦穆在陈渊的怀里转了一个身,嘴唇刚好碰到了陈渊的下巴。

    陈渊痴痴地笑了笑,说:“那就一直说给你听。”

    “呵,我还能等多久?”秦穆回应的笑则是带着冷淡和悲伤。

    “只要,你不要离开我,我愿意在你的身边只做陈渊。”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这只是我们的想法它不能实现。你有你的江山和抱负,一个降臣不可能呆太久的,不是离开、就是……死……”这是秦穆第一次对陈渊说起他的想法,秦穆这样认为着,这样困扰着。

    陈渊搂紧秦穆入怀,这些话是秦穆深思熟虑过的,陈渊也明白。但是他要秦穆相信,大局在他手上,要扭转一切只待时机来到而已。陈渊在等,他希望秦穆也能等。

    他说如此爱他……

    “不准说什么离开和死的。”陈渊口气有些强硬。

    秦穆沉默了良久后,问:“如果……我一不小心,我是说一不小心死了的话,你、会难过吗?”

    “那你就要小心地保护好你自己,不然你一尸两命知道吗?”陈渊手指绕起了秦穆的发丝。

    “一、一尸两命?”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女人。”

    “啊?哈哈、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陈渊的手不老实的伸到了秦穆的腹部,说:“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瞎说什么,我在说正经的。”秦穆拍掉了陈渊的手,狠狠地瞪了一眼陈渊。

    陈渊憋不住的笑了出来,说道:“不逗你了,不过这种傻兮兮的问题不要再问了,我的答案很明确。”

    陈渊认真的看着秦穆的眼睛,秦穆低声地说着:“我只是想让自己安心,陈渊……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从你冰冷倔强地看着我的时候,我出征北蛮前,去看你时,你说‘秋风会锁园中物,归期不遥何来望’时。我爱上你是在那次你擅自离开军营之时,我发现我在发疯的嫉妒,那个靠近你的神秘人物,你眼中的期许和温柔,我从未见过。”

    “原来这么早啊,那我让你等了很久吧?”

    “你还真是个小笨蛋,后知后觉。”陈渊捏了捏秦穆的鼻子,秦穆冲着陈渊挤了挤眼。

    这种淡淡的温馨感觉,像是厮守着过了很久后依然甜蜜的快乐。

    “如果说,当年站在城墙上的那个是我的皇兄,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秦陟的话,绝不会从城楼上跳下,他宁可战死最后一刻,不过我不会放开我爱的人,当年我发疯地爱上了驰骋疆场的他,他的眼中入不得任何人,直到我知道还有一个你为止。”

    “那你会降他吗?”

    “怕是,他跟你一样宁愿一死……”

    “那当时,你不是也救了我。”

    “……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

    “我有些嫉妒而已,我疯了居然会嫉妒皇兄。我想若是那样,我定会自缢在我的闲修园中,也许你是谁我都不知道。”秦穆也不知道在瞎想些什么,只是这种情愫让他觉得不安。

    “别想了,一切过去了,假想的事情不会成真。”陈渊将秦穆向自己怀中拉近。

    “陈渊……我皇兄也许还活着。”

    “嗯?”

    “玥儿的师傅曾经说过,他见过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而且那个神秘的人,也许就是他。”秦穆想起了那个黑衣的人,站在月光下的断崖边。

    “然后呢?”陈渊的反应相当的淡然。

    “……”

    “你还爱他?还要离开北厥?还是这是你要离开我的原由?”陈渊也怕了起来。

    “……我爱他,我曾经发誓。可……我要拿你怎么办?”

    “秦穆?”

    “我的心被你留住了,我完了,我……爱上你了。”

    听清楚了吗?记牢了吗?我的心被你这个混蛋留住了,是你把偷走了。

    陈渊,我终于说出了我最想说的话,心里面居然是这么的轻松,有种被救赎的感觉,我救了溺水的你,你救了溺‘爱’中的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