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八章 私奔【手给我】

章节字数:2918  更新时间:10-05-25 1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穆,今天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一天,我不管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但是我只要知道你此刻爱着我,这就足够了,所以……

    “秦穆!”陈渊一把抱紧了秦穆,圈他入怀,吻着秦穆的嘴唇,辗转间试探的将舌滑入了秦穆的口中。

    陈渊将秦穆的舌拉响自己口中,轻轻地吮吻着,秦穆被吻得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拒绝了,顺着陈渊的节奏而感到了来自身体内的变化,熟悉而不容抗拒。

    秦穆的身体在陈渊的怀里轻颤着,发出细细的呻_吟,肌_肤接触的同时,他感觉到了陈渊身体里的热量,正烫着自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我,好累。”秦穆刚溺过水,不容他在这样折腾了。

    “可……”陈渊拉起秦穆的手贴向自己滚烫炽热的地方,秦穆的脸立马染上了绯红,用指尖摩挲了一下,没想到陈渊竟然哼出了声。

    秦穆及时地抽回了手,在这样点火下去,两个人必然会一发不可收拾到耗尽自己的体力为止。

    “还不都是你,也不想想我是为了救谁,才溺水的。”秦穆给出了警告。

    陈渊轻吻了一下秦穆的嘴唇,说:“是我不好,可是,我这样好难受啊,你不也是吗?”

    “不要胡说,谁跟你一样,不知节制的。”

    “我可是有快一个月没有碰你了。”

    “那还不是要怪你的安王妃。”

    突然提及到安遥,让陈渊一愣,然后噗嗤地笑了出来,说:“你在吃醋?”

    “谁要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秦穆反应得倒也快。

    “好好好,那你帮我用手做,好不好?”陈渊靠在秦穆的肩上撒起娇来,但其实由于不熟悉如何撒娇的陈渊,更像是在耍赖。

    秦穆扭头,准备装睡。陈渊恶劣的在秦穆的耳边扑着热气,秦穆被弄得很痒,脾气一下涌了上来,吐出四个冷冷的字:“适可而止。”

    陈渊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环在了秦穆的腰间,秦穆愣了一下,扭头问:“干嘛啊?”

    陈渊靠在秦穆的身边,轻声说着:“别动,我只想抱着你而已。”

    “哦。”秦穆疲惫的转过头,闭上了眼睛。

    良久,陈渊贴着秦穆的耳边问:“睡了吗?”

    “没。”

    “我们,我们私奔吧?”

    “什么?”秦穆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这是在开玩笑吗?他不觉得这个很好笑。

    “我、们、私、奔。”陈渊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吐得很清晰。

    “我权当你在跟我说笑话了。”秦穆瞥了一眼陈渊,向被窝里缩了回去,却当中被陈渊截住了。

    陈渊认真地看着秦穆,说:“我是说真的。”

    “那我当你说了梦话。”秦穆感觉陈渊的面孔在一点点地靠近着自己。

    “那你掐我一下,就算是我真的做梦好了,我希望这个梦里有你。”陈渊深情款款地让秦穆有些不习惯,于是伸出手在陈渊的脸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啊——”陈渊揉着半边脸,有些委屈的看着秦穆,说:“你疯了,下手这么狠。”

    “是你说让我掐你一下的,现在你梦醒了,我们睡觉吧。”秦穆憋了一肚子的坏笑,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着。

    “你现在知道我醒了的话,那我再说一遍,我们私奔。”陈渊加重了‘私奔’两个字。

    秦穆知道陈渊的执着,可是……

    “那北厥怎么办?国怎可能一日无君”

    “朕只是想放自己一个假,朕累了,想做一段时间的陈渊,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几天?”

    “十天。”

    “五天。”

    “八天。”

    “四天。”

    “去,那休息个屁,北厥是朕的,朕是皇帝,说放十天的假,就一天都不要少。”

    “这样好吗?你不是把安王妃也带来吗?”

    “是她自己要跟来的,不让她来是怕她在后宫兴风作浪,有恃无恐。”陈渊搂着秦穆,躺进了被窝。

    “……哦。”是自己小心眼了吗?爱上一个人原来这么可怕,居然傻到了连这些微小的细节。

    “我会留书给肖恒的,我们明早就走,谁也找不到我们。”

    “……陈渊。”

    “嗯?”

    “谢谢。”

    “哦,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没有回答,陈渊吻住了秦穆的嘴唇,却又发现了秦穆平稳的呼吸。

    陈渊离开了秦穆的唇,揉揉了秦穆的头发,低喃着:“接下来就要辛苦你了……请相信我,爱你。”

    ===============================================================================

    一大清早,肖恒来敲秦穆的门,一进门就看见被子整齐的叠在床边,桌上留了一张字条。

    是在肖恒再熟悉不过的笔迹,开头是就是——亲爱的二哥。肖恒有一种不想再看下文就把这纸撕得粉碎的冲动。

    “亲爱的二哥:

    对不起,这次又要麻烦你。

    我决定和秦穆私奔了。”

    “什么私奔?”肖恒几乎喊了出来,陈渊到底长了几个胆子,居然扔下一个国家,至少先定下储君啊。

    “我想做为一个叫陈渊的普通人,去和自己爱的人,留下一段能不让自己后悔的回忆。

    至少我们现在都能确认彼此的心意,我们只去十天,请尽量帮我把这件事情压制下来,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

    所以拜托你了,二哥。

    陈渊留字”

    肖恒合上了信,放入了衣襟处。

    ——‘陈渊,别让自己后悔,这是对的。’

    这时一个眼睛微肿拖着绛紫色裙摆的女子,从门外探进了头,肖恒警觉得回过身,原来是安遥。

    安遥轻声地开口问:“陛下在吗?”

    肖恒本以为她的来意是想问问为了救他们的秦穆的情况,谁知道这个女人一口便问了陈渊。

    “陛下?安王妃不是应该到陛下的房间去找吗?”肖恒一句话噎住了安遥。

    安遥支吾了半天,她知道自从秦穆被救上来后,陛下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何曾还记得有她。

    “那,我去别处找找吧。”安遥转身要走,却又被肖恒叫住了。

    肖恒嘴角浮起了一丝让人不舒服的笑,说:“不用去找了,陛下离开这儿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安遥惊慌地问:“陛下去哪儿了?”

    肖恒的笑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他含着笑意的嘴吐出了有些残忍的话,“这你还不明白吗?恕卿侯不在,陛下又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你不知道两个在一起的幸福是不想别人打扰的吗?”

    肖恒走到安遥的身边,稍稍弯腰,靠近安遥的耳边说着,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刺痛着她的心脏。

    “够了。”安遥压住了内心的怒火,咬着牙说着,转身拂袖而去。

    肖恒抱着手臂,望着她的身影笑得无比得意。

    在肖恒的观察来看,这个女人来者绝对不像和亲如此单纯,这女人太有心计,太擅于迷惑别人,但肖恒还是能多少拆穿其中一些把戏和计量。

    ===============================================================================

    清晨晨露未晞,阳光还未完全挣脱地平线的束缚,只露出了微微的暖光。

    陈渊拉过秦穆的手,攥在手心中,秦穆抽回手,背在了身后。

    沉默很久后,陈渊与秦穆并肩走着,陈渊突然伸出右手拦住了秦穆的路,转身对他说:“从今天开始后的十天,朕都要你在朕的身边,寸步不离,所有……”

    陈渊向秦穆伸出了手,说:“手给朕。”

    秦穆的脸腾的红了,不自然的扭过头,无视了陈渊的举动,说:“朕、朕、朕,先改掉这个习惯再说。”

    陈渊一愣,又忘了自己先在是一个平民百姓的身份了。

    “好,我改。”陈渊特地加重了‘我’的音,陈渊把手又伸到了秦穆的面前。

    秦穆又有些别扭的看了一眼,将手递在了陈渊的掌心,陈渊刚要秦穆的手时,却又被秦穆抽离了,秦穆偷笑着看了一眼陈渊,撒腿就跑。

    陈渊有些发愣,秦穆微扬的嘴角,带着幸福的温度。

    陈渊追上了秦穆,把秦穆狠狠地按在怀里,说:“你逃不了。”陈渊的紧拥几乎让秦穆不能呼吸。

    秦穆把手贴到了陈渊的手背上,陈渊反转过手掌,与秦穆纤长的手指,紧密相扣。

    “快放开,好热。”秦穆另一只手推了推陈渊。

    陈渊松开秦穆,在他的眼睛落下一个浅浅的吻,十指相扣着。直到手掌微微汗湿,黏住了彼此。

    清晨黄昏夜幕,无人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