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六十九章 私奔【爱不离】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10-05-28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阳光的微粒透过叶隙洒落在林荫道上,雨后,泥土泛起芬芳,秦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

    陈渊在秦穆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迅速离开,说着:“早安。”

    秦穆单手揽过陈渊的脖子,倾身上前贴近咬痛了陈渊的唇,陈渊拍了一下秦穆的脑袋,说:“什么时候学皮了?”

    秦穆抚着树杆站起身,说:“这是我跟皇兄的习惯的问候。”

    陈渊的脸一下垮了下来,抱着手倚在大树边说:“真幼稚。”

    “不要,就还回来。”秦穆凑近陈渊的脸,伸出手。

    陈渊抓起秦穆的手,在他的掌心狠狠地咬了一口,秦穆哼了一声,一拳头砸在了陈渊的心口。

    陈渊一把将秦穆拉进怀里,捏着秦穆的下巴质问道:“说,你这是第几次打算谋害亲夫了?”

    “谋害的就是你,你个祸害。”秦穆收回手,吹了吹掌心,那里留下一排淡红色的齿痕。

    “祸害?我可是堂堂北厥的王。”陈渊又开始炫耀自己的身份了。

    秦穆瞪了一眼陈渊,说:“你要再大声点吗?不怕路过的人听到你身份是吗?你祸害得都成精了。”

    “那我到底是祸害谁了,说啊?”

    秦穆冲着陈渊指着自己,说:“我。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陈渊听出内里的涵义,眯起眼睛贴向秦穆问道:“看,你果然爱上我了。”说着,陈渊就吻上秦穆微凉的唇,舌尖熟练的撬开了秦穆的牙关。

    “呸,不害臊,大早上发生什么情。”秦穆推开了陈渊,抹了抹嘴边残余的蜜甜。

    “我喜欢你吗。”陈渊笑着从秦穆身后环住了他,吻着他的发迹说着,像个撒娇的大孩子,弄得秦穆哭笑不得,回应地拍了拍陈渊的手,

    秦穆的头依靠着陈渊的肩,在心里默默着说着,‘我也是。’

    ======================================================================================

    半天的路程后,陈渊和秦穆顺利的到了第一个城镇。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陈渊拉着秦穆的手,一刻也不敢松开,生怕走散在了人群中。

    可当陈渊一回头时,牵着的手居然不是秦穆的,而是一个陌生的人,还是……乞丐?

    “这位公子,您也拉着我走了半天,多少给一两个子吧?”乞丐拿出了破碗。

    陈渊当时就怒了,弄丢了秦穆不说,还惹来一个烦人精。陈渊恼怒地冲乞丐发起火来,喝道:“滚——”

    这是人群中传来了‘让一让,麻烦让一下’的声音,这么熟悉和好听的声音,不用说陈渊也知道是秦穆,只见秦穆捧着三个热乎乎的肉包子,出现在了陈渊的眼前。

    秦穆给了乞丐一个肉包子,又给了他一挂钱,说了一句,谢谢。

    秦穆笑呵呵像讨好似的将热包子递向了陈渊,说:“快,尝一个。”

    陈渊当街吼起秦穆,“不是不叫你乱跑吗?要吃包子,不会叫我给买给你吗?”

    秦穆也火了,明明是他刚才叫了半天的陈渊,可是一股脑只往前冲、想快点离开街道的陈渊跟本就没有理会到秦穆,所以盯着肉包直眼馋的秦穆才出了下策。

    秦穆一把把包子塞进了陈渊的嘴里,堵住了陈渊又想说教的嘴。

    “吃你的肉包,啰嗦死了,我好歹比你长两岁。”秦穆气呼呼地咬了一口包子。

    陈渊伸手搭在了秦穆的肩上,将他拽回自己的身边,刚要说话,嘴里的包子掉在了地上,秦穆心疼地蹲在地上,捧起了肉包,吹了吹。

    陈渊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怀疑着自己是不是跟弱智私奔了?

    “呼——肉包你摔疼了哦。”秦穆一边拍干净肉包的灰尘,一边递给了陈渊说:“干净了。”

    “你要朕、我吃?”陈渊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你掉得当然你吃。”

    “少来,你要吃自己吃吧,我不会心疼你的。”

    秦穆甩给了陈渊一记白眼,拉着他来到了茶铺前,叫伙计上了一壶茶,秦穆倒了一小杯茶水,将肉包沾到灰尘的地方在茶水里浸了浸,吹去了上面琥珀色透明的茶水,放在口中咬了一口。

    陈渊当即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秦穆真的吃了下去,这是脏的。

    陈渊想也没想就贴到秦穆的嘴边一口咬掉了包子,秦穆的脸腾地红了,这大街上来来回回的行人都在看他们。

    秦穆没好气地在陈渊塞了一嘴包子后鼓出的腮帮上打了一拳,虽然力气不大,却结实地打出了陈渊还未吞掉的包子渣,喷了秦穆一脸。

    秦穆咬着牙用手抹去遮住了视线的秽物,冲着陈渊凶道:“你这是报复,咋的了?”

    “报复?我是担心你吃那脏的部分会闹肚子,你倒是狗咬吕洞宾地给我了一拳,不喷你才怪呢。”陈渊也闹起了脾气,没有形象的吵了起来。

    “你还来怪我?这大街上你做出来那种举动,你个‘城墙脸’不害臊,我还要面子呐。”秦穆涨红了,说完转身要走。

    陈渊怒火中烧,上前一把将秦穆扛了起来,秦穆彻底被陈渊的大胆行径给打垮了,陈渊一边疏散人群一边说:“好了好了,都收拾收拾回家晒衣服了,天气这么好别闲着没事干。”

    人群中有人猜测着嘀咕:“他们这是?不会……”

    陈渊回头给那人一笑,用手湿巾地拍了一下秦穆的屁_股说:“这是我娘子。”

    娘子?秦穆的脑袋忽然炸开,打着陈渊的背,说:“放我下来,你个陈大傻。”

    陈渊牢牢地抱住秦穆,让他丝毫没有一点可挣脱的余地。陈渊掐了掐秦穆的脸,一旁有行人都纷纷地投来目光,眼中闪着的不是鄙夷的光,而是艳羡的目光,有个声音悉索的飘进了秦穆的耳朵。

    ——真是甜蜜的一对啊。

    秦穆一恼火脚乱踢在了陈渊的身上,陈渊‘哎呦’了一声,说:“你差点踢毁了你的性_福,秦、二、傻。”

    秦穆压低声音,无奈地问道:“大傻,你啥时候能磨磨你的脸皮?”

    “脸皮薄了,就被你抱了。”陈渊的嘴角浮起了得意地笑。

    太阳正往头顶攀去,秦穆的肚子又传来了咕咕叫声。陈渊就这么不放手地扛着秦穆向着客栈走去。

    ======================================================================================

    清粥小菜,秦穆吃得津津有味,青菜粥糊了一嘴,下巴上还沾着大饼上芝麻。

    陈渊用指腹帮秦穆轻轻地擦掉,说:“你慢点,又没有人跟你抢,怎么出来了连吃相都变了,秦二傻。”

    秦穆拿起调羹,伸到陈渊的碗里挖出了一粒豌豆,放进嘴角嚼了嚼说:“这样吃得香。”

    “比宫里的御厨做得还要好?”陈渊降低了音量问。

    “好。”秦穆咬着调羹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陈渊的碗伺机下手,陈渊屈服在了秦穆那副眼巴巴望着的样子,将自己的整碗的粥都摆到秦穆的面前。

    “那把这里的厨子找回去,怎么样?”

    “唉?那就不用了。”秦穆说,“皇宫里的御厨做得固然好吃,可是身在之地不同,身份不同这饭的味道自会随之改变的。”

    陈渊微微叹了一口气,捏了捏秦穆的脸,有些宠溺地说:“真想把你养得胖胖的。”

    秦穆咧了一下嘴,拍掉了陈渊的手,说:“疼。对了,你们北厥的人都这么开放啊?”秦穆对这个异地文化深表怀疑。

    “有些能看得开,有些就不能,话说你们南隐是怎么样的?”

    秦穆摇了摇头,说:“能看得开的太少。”

    “可是,南隐的开国国君,不也爱过男子吗?”陈渊说道。

    “你、你听谁说的?”秦穆狐疑地看着陈渊,若说起来,这算是南隐的一段被封藏的秘史,是秦穆在史书库的暗格中无意发现的,其实是曾经开国元勋——权寓棋的手札,记载着他和开国国君——秦舒的一段故事。

    “我……我知道,他们错过得很可惜,不过还好我们没有错过。”陈渊的眼神蒙上了薄雾向回溯着很久以前的记忆。陈渊伸手抚上了秦穆的脸颊,掌心的温度让人安心。

    “我们?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秦二傻,你说如果我爱上别人,你生气吗?”

    陈渊又问起了这种肉麻的问题,秦穆装成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无所谓。”

    “你老实回答我。”陈渊别扭了起来。

    “咳、那要看是在遇见我之前爱上别人,还是在那之后爱上别人了,要是在之后你还爱上别人的话,心里、会多少不舒服。”

    陈渊绕过桌子,搂住了秦穆,说:“也是,你总是让我在遇到你后,让我的整个心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