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心乱为情愁  第七十一章 私奔【七月七】

章节字数:2823  更新时间:10-08-15 0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的家。

    秦穆和陈渊打扫着茅舍,将累积了厚厚的灰尘打扫干净,将朽木断裂的椅子,搬到了屋外。

    一切焕然一新。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我小时候来过这里,这间小屋原来是一个叫莫逍的房子。我就是在山下那个镇里遇到行乞的莫逍的,明明是个讨饭的,却一副很大爷的样子。”陈渊提到莫逍时,脸上露出了回忆时美好的的笑容。

    秦穆想起了这个人,玥儿的神秘师傅。肖恒也曾同他提及的人,陈渊和他之间有着模模糊糊、猜不透的感情。

    可是经不住好奇的秦穆,还是继续问着,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他买了下来,为他的母亲下葬。带他到了宫里,他很聪明,比我们都小,却跟我们在一个老师门下学习。而且教我们兵法和武学的师傅说他是天生奇骨,武学的好料子,于是十五岁那年我封他做了兵部侍郎,后来有一天他把小陈玥送到了我手中,我不怀疑陈玥是否是自己的骨肉,因为有一个叫月娘的女人很爱我,我知道。接着,我迎娶了文玫,文家势力扩张。那时候什么压力都有,我担心莫逍,也担心小陈玥……”

    “于是,就让莫逍假死,于是又借口小陈玥身体不好请了世外高人,让莫逍带着小陈玥远走昆仑。”

    “如你所说。但是其实小陈玥是被人投了毒,那时候他才两岁。至今不知道谁下得毒,文家现在倒了,所以我觉得一切也该结束了。”

    “你猜是文家下得毒?”

    “也许,但又也许不是,因为当时文玫已经怀孕,而那次下毒,不仅让小陈玥险些丧命,而文玫也流了产。”

    也对,再傻得女人也知道,这样做不值得,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更正统,按道理她的孩子才更有资格坐上储君的位置。

    “我们干嘛说这个。走,去镇里买些东西回来。”陈渊牵起了秦穆的手。

    “莫逍……”

    “干嘛?你怎么比我还在意他,不会是你们见过了?你……”

    “瞎说什么,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我们是见过,我也知道他的身份,不过这不干我什么事情,再说我还是玥儿的老师,所以会守口如瓶的。”

    “守口如瓶什么?”

    “……当然是你喜欢他咯。”

    “你在吃错?”

    “吃醋?你还真爱臭美。”

    “喂。你看看你那张闹别扭的脸,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说着陈渊在秦穆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你烧坏脑袋了?”秦穆低下头,嘴角挂着抹不去的微笑。

    “嗯。头好疼哦。”陈渊借势靠在了秦穆的肩上。秦穆侧脸看着一眼陈渊微闭的双眼,唇贴在了他的额头上,有些微微的烫。

    秦穆用手又试了试陈渊头上的温度,问:“陈渊,你真的在发烧。”

    “不要紧的。”安静下来的陈渊有些疲惫地说着。一定是昨天淋了雨,着了凉。

    秦穆挽过陈渊的手,把他带到床边,从包裹里拿出了几件衣服。叫陈渊躺下在床上。

    “这是干嘛?我们不是要去镇子里吗?”陈渊推了一下秦穆拿着衣服的手说。

    “你快点躺好,我去买来就行了。”

    “可……”

    秦穆用唇堵住陈渊啰嗦的嘴。秦穆在陈渊的鼻尖和额头又亲了亲,很安心的吻。陈渊把衣服向身上拉了拉,露出眼睛看着秦穆。

    “早点回来。”

    “什么?”秦穆故意逗陈渊。

    “说让你早点回来。”

    “唉?为什么?”秦穆趴在陈渊的床头问着。

    “因为、因为我会想你。”陈渊几乎是吼出来的。

    “知道了,大傻。”秦穆听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愉快的在陈渊的额上烙下一个吻。

    “二傻,我等你……”

    ===========================================================================

    已经第三天了。

    安遥已经坐不住,因为她身份王妃,却不知道自己的王身在何处,和什么人在一起,这样面子实在挂不住。

    安遥压着一腔的火,推开了肖恒的客房。

    撞入的眼前,却是衣服退到腰际的安筱晓,单手缠在肖恒的身上,肖恒抱着筱晓,手已经伸入了筱晓的裤子里。

    安遥压抑着嫌恶,退到了帘后。

    “抱歉,肖大人,安遥是想来问问有没有陛下的下落了?”

    肖恒被筱晓缠绵的攻势,弄得全身着火,压着欲_火,说:“王妃不用担心,陛下很安全。”

    “可……”

    “嗯……啊,死小鬼,你轻点。”肖恒只顾着和筱晓打情骂俏,又不厌烦给安遥回了一句,“陛下现在应该很过得很幸福。”

    “……”安遥听出了肖恒的话中带刺,这种情况下安遥只能快点让自己逃离这种尴尬。

    “我还以为是你外面乱勾搭的呢?”安遥刚要离开,却听见筱晓轻说着,声虽然小但这种感觉明明就是想让她听见。

    肖恒浅笑同筱晓咬起耳根,说:“瞎说什么呢,我只爱你。”

    安遥摔门而出,在心里骂了声,一群疯子。

    筱晓从肖恒的肩膀收回手臂,拉好了挂在腰上的衣服,说:“累死我,让我先睡一会。”说完,安筱晓就往床上倒。

    肖恒扒住了筱晓,在他的耳边碎吻着。

    筱晓拍开了肖恒的脑袋,说:“死人,别闹了。我可是连夜赶来气那个坏女人的。”

    “你就没有一点点想我?”肖恒吻得筱晓耳边发痒。

    “不想那是假的,可是……”筱晓刚想说,却被肖恒用一个绵长地吻堵住了。

    “那你刚才那么放肆在我身上到处点火,你想我憋死是吧?看来是我不够卖力。”说着肖恒压住筱晓的双腿,俯下身上一点点细细吻着。

    自从筱晓失去右臂后,再没有去缚住过筱晓不老实的手,任筱晓的拳头招呼在自己的身上,他心疼吻着筱晓断臂处。

    眼泪不觉跌出了眼眶,落在了筱晓的身上,筱晓捧起肖恒的脸,为他抹去了眼泪,说:“我只要有一只手就可以了,这样我也能拥抱你。”

    “小笨蛋,我来抱你就好,一直抱着你。只要你不说送手,我就绝不会放开。”

    肖恒的话,肖恒的爱_抚,肖恒的气息,只要沾染着‘肖恒’二字的事物,统统蛊惑着筱晓的心。筱晓的呼吸渐渐乱了,身体越发燥热,筱晓回吻着肖恒,肖恒挤进了筱晓双腿间,热浪一波_波的来袭,筱晓揽着肖恒的脖子,随着肖恒的节奏而到达快乐的顶峰。

    “我爱你。”

    =============================================================================

    暮色渐渐地重了,秦穆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

    秦穆抱着刚买的一床被子,轻轻地推开了木门。秦穆走到了床边,蹲在床边看着陈渊熟睡的模样。

    秦穆的手指轻触着陈渊的棱角,温柔地笑着,有些迷恋,有些不舍。“秦二傻的傻大宝。你叫我怎么舍得你?”

    秦穆将被子帮陈渊盖上,把陈渊露在外面的手,放回了被子中,那只手像感应到了什么,回握住了秦穆的手。

    陈渊紧闭着眼睛微皱了一下眉,秦穆想是陈渊做了梦,刚想收回时,陈渊梦呓着说:“别走……求你……”

    求你?你是个王,别这么说……

    “不走,我就在这儿。”秦穆柔声道。

    睡梦中的陈渊得到了回应,安然地睡熟,秦穆收回手,轻轻地走到了门,回头看了一眼陈渊。

    这时,睡梦依然沉眠的陈渊,低声梦呓着说:“生辰快乐。”

    今天?

    七月七日。

    秦穆的心感觉很温暖,他记得他的生辰。陈渊温柔如他,不善表露,却一旦表露绝不吝啬。

    秦穆把自己陷入了绝境,却又觉得可以义无反顾。

    ==========================================================================

    梦里,秦穆一次次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陈渊梦里秦穆对自己暖暖地笑着,离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不想失去,但是他却无法主宰一切。

    在下一个计划里,陈渊真的害怕失去,所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