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七十四章 五年

章节字数:2916  更新时间:10-06-06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北厥。清秋又至。

    五年将满。

    =============================================================================

    自一年多前,北厥兴修水利后,丰收连年。世人皆知其为恕卿侯之功。

    秋收祭又至,朝中不断上报了今年的收成数目。各地纷纷上奏,请恕卿侯能至其县为其来年祈福。

    刚从水师校场回来的秦穆,刚坐定就接到了圣旨。

    “知道了,明日收拾收拾就上路。对了,跟陛下讲肖大人家中有家眷因病缠身,肖大人得留下照顾,他就不用去了。”秦穆说着。

    “这……”

    “就说是我说的。”

    “是。那小的先告退了。”

    待那人走后,茜儿端着姜汤走了进来,将姜汤放在了秦穆的手边,说:“主子,别太辛苦了。”

    “嗯。”秦穆点了点头,又接着看手中的字稿。

    “主子。茜儿写得还好可以吗?”茜儿指了指字稿上的内容说。

    秦穆笑着,端起了姜汤,说:“茜儿有进步,已经能写到这种水平,只能说是茜儿聪颖过人。”

    “谢主子。”

    “对了,最近有什么情况吗?”

    “没有,茜儿向宫女们打听过了关于安王妃宫女的事儿,只是说她从不与人交谈,每次都只是拿着块令牌,谁也不敢管什么。”

    “哦。”秦穆应声。

    “不如,茜儿借机接近她?”

    “总之,不要鲁莽,一切按你自己的意思办。”秦穆微微点了点头。

    “嗯,茜儿知道。茜儿给主子收拾行囊,您要不要去御书房啊?”茜儿说着,走到了衣柜前。

    “呵呵,你又想说什么?”秦穆看着这个穿着鹅黄色宫服的小丫头,这丫头最近越来越精。

    茜儿对秦穆瘪了瘪嘴,小声嘀咕道:“主子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秦穆摇了摇头,拿起了披风,说:“我出去一趟。”

    茜儿激动转过身,用被希望肯定的眼神看着秦穆,秦穆懒洋洋地说:“去看看扉言。”

    “主子,陛下很想您。”

    “他给你什么好处?”秦穆狐疑地眯起眼睛问。

    “是主子对我好,所以我也对主子忠心。”茜儿乖巧地说着。

    “你个丫头,越来越会说话了。”秦穆淡笑着,转身出门。

    茜儿看着秦穆的身影消失在了瑰珑居中,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秦穆的衣服,轻轻抱住了那衣服,闻着上面的还残有的秦穆的气息。

    “……主子,茜儿……一生一世都是……”

    ============================================================================

    琼楼阁外就听到了里面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一个宫女端着餐盒从里面跑了出来,撞在了秦穆的身上。

    那宫女吓了一跳,连忙跪在地上,说:“侯爷恕罪,奴婢该死。”

    秦穆扶她起来,“没关系,快起来。”

    “谢侯爷。”

    “这,扉言怎么了?”

    “侯爷快去劝劝吧,公子他从醒了就一直在发脾气,谁劝也劝不住,而且已经一天滴水未进了。”

    “我知道,你先下去。”

    秦穆走到主卧的时候,看见扉言正扬起手准备要打小镜子,秦穆一把扯住了扉言的手,喝道:“闹够了没?”

    扉言红着眼,转身看见是秦穆后,就扑在了他的怀里,眼泪开始决堤着。秦穆抱着扉言,有些心疼摸着扉言的头发,说:“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好吗?”

    扉言抬起泪眼,哽咽着:“对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好,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总是再想些有的没的。”

    “是不是想家了?”

    “……”扉言咬着嘴唇,摇着头。

    “小言,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那个人了?”

    扉言错愕地抬起头,有转过神情,淡淡地说:“穆哥哥……我,你别问好吗?”

    “好,我什么都不问,只是小言,穆哥哥希望你能快乐。”

    “穆哥哥……我……”

    我好喜欢你,一直希望成为你那样的人,不管是几年或是十几年,我一直希望的是你成为南隐王时,我能站在你的身边辅佐你,可是现在全部幻灭了,哪怕能够离开北厥得到自由,我能做的是什么,一事无成。而且有一个影子已经迈入了我的生命,已经挥之不去了……

    “穆哥哥,我问你,如果我辅佐未来的北厥储君,你会讨厌我吗?”

    “唉?”

    “我是说真的。”

    “只要这是你的希望,穆哥哥就站在你这边。”秦穆温柔地抚着扉言的头发。

    扉言抹去了泪痕,环住了秦穆的脖子,在他的侧脸狠狠地亲了一下,“穆哥哥。”

    “扉言,穆哥哥要出去一段时间。”

    “会很久吗?”

    “不会。回来刚好给扉言过二十二的生日。”

    “嗯……穆哥哥……”

    “怎么?”

    “你不会……不会再离开了吧?”

    “或许。”

    “穆哥哥,你变了从那次回来以后,别离开好吗?”

    “扉言,你以后会明白的。”

    秦穆只是在扉言那儿喝一杯茶便离去了,扉言看着秦穆的背影,秋风乍起让秦穆单薄的身子微微打颤。

    穆哥哥,我不喜欢你的改变,至少现在不喜欢。宫中最近不安稳,而你太过于淡然了,我不信你不知道……

    =============================================================================

    魏县。北厥北边的一座不大的县城。

    收成一直不大好,只是近两年修了水渠后有了好转,虽然还需要国家救济,但是相对稳定了许多。

    秋雨正冲刷了这个城镇,雷声在上空响起,闪电划破了墨色的长空,秦穆从噩梦中惊醒。

    秦穆从床上坐了起来,抚着额头,喘着不平稳的气息。

    “陈渊……”

    梦里。陈渊喝得酩酊大醉,在安遥的怀里享尽温柔。秦穆细细想来,也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一般。这也算是噩梦,就算不是在梦里,他们行房事,不过是正常之事。

    可……不知道为何让他有些担忧起来。

    行程完成后,秦穆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京城,刚一入京,就听说了朝中的变革,陈渊下令让几大将军上交其虎符,收回其兵权。

    闹得可谓是人人自危。

    “这是怎么回事?”秦穆带着风尘闯入了御书房。

    陈渊绕过书案,走到秦穆的面前将他在怀中圈了一下,说:“怎么比预计的提早了,想我了。”

    “咳,陛下。”秦穆因为陈渊一字的‘我’,而警觉地提醒着。

    “放心,隔墙无耳。我的二傻。”陈渊吻了吻秦穆的额头,又说:“你瘦了,没好好吃饭?”

    “少岔开话题,兵权一事是怎么回事。”

    “你好不容易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和你温存,你就竟说写扫兴的。”陈渊不满地说。

    “你好好给我解释,兵权归于你一人之手这倒不是不对,可是现在时局并不是那么安稳,万一中原有个什么变动,远水可救不了近火。”

    “中原?哼。”

    “你这是在掉以轻心。”

    “你想拿安遥说事?”

    “你是不是太过于信她了?”

    “朕相信朕这几年的眼睛,她并没有做什么逾越的事。”陈渊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了,从我变成了朕,陈渊一本正经地让秦穆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陛下,最好不要太轻信人,凡是都该堤防着些。”秦穆也换了口吻。

    “你的意思是,那朕也该防着你了。”

    闻言,秦穆愣了一下,紧接着冷语:“也许是。”

    空气凝滞住了一般,良久谁到没有开口,只是当秦穆即将转身时,陈渊一把拉住了秦穆,语气柔和地如释怀般地说:“我唯一要防的事,你会不会哪一天突然从我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

    “不要说什么,让我抱一会就好。”

    “陈渊?”

    “一晃眼都快五年。”

    ==============================================================================

    “公主。”

    “讲。”

    “公主料事如神。”

    “没漏听什么?”

    “没有,气氛已经僵硬。”

    “呵呵,那么,茉儿你知道的。”一只手突然扯住了那宫女的胳膊,浅绯色的嘴唇前多了根食指。

    “是,茉儿懂。”

    “继续去给我听着些,不要玩忽职守。”

    “是。”

    ——该来的都要来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