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七十五章 秋猎

章节字数:2853  更新时间:10-06-08 18: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将军最近闲来无事,总是到水师校场去晃一圈,美其名是去看看他的爱徒苏晓羡有没有偷懒,实则是逮着秦穆去校场的机会,好好诉诉苦水。

    “李将军,有话但说无妨。”秦穆命人给李将军沏了茶。

    “侯爷,李宽我是个粗人,有话就直说了。那看现在陛下收了我的虎符,可是万一要是这和中原干起架来,我手中无兵权也无法调动兵力不是。”

    “这,我知道,可是陛下既然这么做了必然有他的想法。”

    “不是,我就觉得纳闷了,陛下不像个糊涂人,当初将大将军大司马一直分割为七人,现在又统一在他手,他莫不是怕我们会反吧?”

    “各位忠心耿耿陛下怎会不知晓,只是……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

    “所以,我才想让侯爷去问问陛下。我、我不是想侯爷你和陛下……”李宽做了一个两个大拇指相对的动作,然后冲秦穆挤了挤眼睛。

    秦穆尴尬地笑了笑,说:“我会想办法劝劝他,只怕、他不听我的。”

    “不会,陛下那么爱……咳,呵呵……那个就全靠侯爷了。”李宽拍着秦穆的肩膀,那熊掌般大小的手拍在秦穆单薄的肩上,生疼。

    秦穆继续干笑着,结束和李宽的这个关于兵权一事的话题。

    ================================================================================

    冷芳居。

    秦穆抽空去看了一直重病中的安筱晓。

    肖恒那熬黑的眼睛和紧皱的眉宇,清楚地写着安筱晓的状况很不好。

    当秦穆走进他们的房间后,只看见消瘦的筱晓躺在床上,两腮深深地下陷着,苍白的脸上神情却如此的温和。

    “筱晓,秦穆来看你了。”肖恒走到筱晓的床前,握住了筱晓枯瘦的手。

    筱晓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声音微弱地说着:“二皇子,你来了。”

    “筱晓,你的气色好像好多了。”秦穆俯身到筱晓的床边说着,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高兴一点。

    筱晓无力的笑了一下,说:“真不专业,骗人的时候一定、一定要记得把眉头抚平。”

    “我……其实……”看到筱晓病重的样子,秦穆心中有一百个不忍,但是据肖恒所说,怪病无人能医。

    “放心,我会好起来的……肖恒说了……他要是敢骗我的话,你替我揍他,好不好?”筱晓说着,却悄悄地握了握肖恒的手。

    秦穆用力地点着头。

    那天从筱晓的房间出来后,秦穆坐在冷芳居的客厅中,眼泪就再也撑不住地落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情况一直不见好转。”秦穆哽咽着压低了声音。

    “我也想知道。”肖恒跌坐在椅子上,他已经快要被逼入了绝望之中。

    “难道,只有等着……”秦穆不敢再说下去了,结局太残忍怎么能说出口。

    肖恒冷笑着,转过脸时已经满脸泪痕,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哭过多少次了,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什么御医、名医都看了,但是都说无能为力。”

    ……

    沉默中,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

    “大少爷,饭好了。”

    肖恒清清沙哑的嗓子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个是?”秦穆狐疑地看一眼那老妇人,转身问肖恒。

    “一直在厨房干活,你没大见过,他儿子就是打扫中庭的那个,前些日子回乡下去照顾媳妇了。”

    “哦。”秦穆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就不久留了,筱晓有什么情况通知我。”

    “嗯。我最近得看着筱晓,所以宫中你一人要多加留意。”

    秦穆张开臂膀,淡笑了一下,说:“你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借给你。”

    肖恒摇了摇头说:“如果我都需要安慰,那谁筱晓要靠着谁。”

    秦穆拍了拍肖恒的肩膀,说:“一定会好起来。”

    “秦穆。”

    “嗯?”

    “谢谢你,谢谢来北厥。”

    ===============================================================================

    御书房中,灯火依旧通明。

    陈渊伏在一堆奏折中,懒懒地伸着懒腰,支起脑袋问:“怎么一天没见你。”

    “啊?”一旁的秦穆回过神。

    “问你,今天都去哪儿了,我找了你一个下午。”陈渊绕道了秦穆的身后,俯下身搂住了秦穆的脖子。

    “喂,正经点。”

    “这次真的没有别人了,相信我,在这里‘做’都不要紧。”陈渊故意的在秦穆的耳边吹着热气。

    “咳。不闹了,今天我好累。”

    “所以,我问你去哪儿了?”

    “去看安筱晓了,状况很不好。”

    “怎么回,上次我看他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呢。对了,让御医去看了吗?”

    “你上次见他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貌似御医也不能治。”

    “一群吃白饭。”陈渊愤愤地说着。

    “行了,筱晓染得是怪病,已经问了很多名医了,都说无力回天。哦,我听说要秋猎?”

    “哦,是下个月初一。”

    “安王妃也去?”

    陈渊没有做声,只是点了点头。秦穆也突然陷入了沉默。他们之间始终夹着一个人,往往只能欲言又止。

    ===============================================================================

    十月初一,秋高气爽,正是狩猎的好日子。

    秦穆本不愿去,但是因为人人皆知南隐人素来以轻骑射猎为强项,秦穆自然在大家的鼓动下被硬拖去了。

    秦穆坐在红棕色的骏马,一身玄色暗红绣花的锦袍,和陈渊出自同一款不同的设计。陈渊帮秦穆在额头上系了一根红色的锦带,看上倒显得很精神。

    安遥骑着白色马驹,着了一身白色黑丝绣线的束腰裙,一点也不拖沓和累赘,倒是衬出了几分婀娜。

    安遥依旧保持着甜美无害的笑容同秦穆打招呼,秦穆也依旧是冷冷地回应。

    秦穆用双脚夹了一下马腹从安遥的身边里开,他不想在这个女人身边多留一秒钟。

    徐磬跟在秦穆的身后,秦穆不自在地回过头问:“干嘛跟着我,你不用去保护叶寅?”

    “我是吃国家饭的,是陛下派我来保护你的,我家叶寅跟着陛下我放一百个心。”徐磬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你那不情愿的表情是,你不想跟着我咯?”秦穆故意摆出了一脸的不屑。

    “侯爷,你就爱跟我这武人玩文字游戏。”徐磬已经习惯了被秦穆开这种玩笑了。

    “看到肖大人了吗?”

    “没有,好像差人说是,来不了了。”

    “哦。”

    ================================================================================

    十月的树林,被染成了金黄。

    秦穆驾着马,背上背着箭筒。

    陈渊望了一眼隐没在树林中秦穆的背影,让人难以释怀的挺拔俊秀,衣袂在风中飘动。

    “陛下,我们去那边吧?”安遥拉了拉陈渊的衣袖说道。

    “也好。”

    叶寅跟在最后,懒散地骑在马上。为什么要他一个翰林院的来骑马射猎,只是坐了一会,就觉得这马是打算把他颠个散架才满意。叶寅气不顺地拽了一下马鬃,惹得马一阵小小的惊慌,倒是吓得叶寅不轻。

    没过多久,叶寅就抗议了,说要原路返回。陈渊也没阻拦,毕竟叶寅从小不喜动,能让他出来散散就已经不容易。

    没过多久安遥也支持不住了,看到一片鲜花地时,就说要在此处休息一下,摘摘野花什么的。

    陈渊留下一人照顾安遥的安全,便和几个将军扬长而去。

    秦穆带着徐磬从另一条小路而行,实则是想偷懒,最后在将就地大几只兔子回去就好。每次都是如此,秦穆习惯这种场合下的敷衍了事。

    秦穆摘下了一片秋叶,轻声说着:“五年了。”

    “侯爷。”

    “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看大雁又向南飞了。”徐磬指着空中高飞的一行雁说。

    南飞,至南隐。

    鸿雁寄书信。

    秦穆弯弓举箭,直指苍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