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七十六章 失望

章节字数:2775  更新时间:10-06-12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瑰珑居内,茜儿打扫完房间,就闲来无事准备去浣洗间找晓芸。

    今天天气特别得好,茜儿开始想秦穆这次秋猎会不会又带来些什么什么稀奇的小玩意给她。上次是漂亮的雉鸡翎,她拿去做了个踺子。上上次是几个形状别致的松果,她把松果挖空做了一个挂饰挂在了床头。

    茜儿又些好奇这次是什么?

    突然,有个人撞到了茜儿的身上,茜儿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茜儿拍了拍衣服的灰尘,站起来看见了那莽撞的人。

    是安王妃的贴身宫女,似乎叫茉儿。茜儿暗中想到,我没有找你,你到先找上门来了,好一个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抱歉。”茉儿想要站起来,但好像崴了脚踝。

    茜儿向茉儿伸出了手,说:“我扶你。”

    “谢、谢谢。”茉儿不好意思地冲茜儿点了点头。

    茜儿是半扶半抱将茉儿扶起来的。茉儿的脚肿了一大块,茜儿贴心的问道:“不如去找医官们看看吧?”

    “不用了。”茉儿的语气斩钉截铁。

    “那你要去哪儿,我扶你去好了。”茜儿微微笑着,说。

    “不、不麻烦了。”茉儿低着头,不去看茜儿的眼睛,说完便要走人,可是脚实在不争气地差点又让她跌倒,还好茜儿扶住了她。

    “你都这样了就别逞强了。”茜儿说道。

    “那、那……”茉儿犹豫了一会说,“那麻烦送我去御医院。

    “嗯。”茜儿的脸上浮起了甜甜地微笑。茉儿愣一下,从未有人对她这样笑过,她的公主永远都是只在外带着一副微笑的面具……

    两人从御医院中回来时,芙儿小声地说:“你,真是个好人……”

    “啊?”

    “没、没什么。”

    “我叫茜儿。”茜儿笑着自我介绍着。

    “我知道。”

    “你知道?”茜儿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她,没有想到她对自己也知道,“那你叫什么?”茜儿刻意地问。

    “哦,茉、茉儿。茉莉的茉。”

    “嗯,人如其名,很可爱哦。”茜儿说着,她打算从这个丫头下手,博得她的好感,说不定能得到什么消息,茜儿始终微笑着。

    茉儿性子本就孤冷、少言寡语、被茜儿这么一说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低着头,脸烧红到了耳根。

    茜儿忽然觉得自己胸有成竹。

    ——杨茉儿你别怪我,怪只怪你们的主子跟我主子作对。

    ================================================================================

    “好箭法。”徐磬看着箭直入云霄,射中了跟在雁群中的最后一只。

    大雁在空中噗啦了几下翅膀就直坠树林之中的低灌木从中,徐磬在一旁看得拍手叫好。

    秦穆收起弓箭,徐磬扭头说:“我去把大雁带来。”

    “嗯,小心点。”秦穆嘱咐着。

    徐磬刚走,秦穆就看到一只灰兔从灌木中窜出,瞅了一了眼秦穆,就慌张逃开了。

    秦穆弯起弓箭,锋利的箭头对准了灰兔的脚踝。秦穆向来在狩猎场上不杀生,每次都是象征地抓住后,又给它们包好伤口,放回林中。包括去年的那只被秦穆拔了翎羽的雉鸡,秦穆到现在还有些觉得对不起它,不知道没有漂亮装扮那家伙能不能找到伴偶。

    秦穆这样想着,箭随着兔子的移动向它射了出去,箭和兔子一起隐没在矮丛中,这时矮丛的那边突然出来一声叫喊声。

    ——是女人的声音。

    秦穆的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他确信应该是射到了那只兔子才对。秦穆身体一晃险些从马上摔了下来,后面的情况秦穆想也不敢想。

    矮丛的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秦穆听到了陈渊的声音在喊着安遥的名字。秦穆的冷汗开始从额角渗出。

    秦穆驾着马从矮丛那边绕过,当他看见一脸苍白的安遥躺在陈渊的怀里时,他觉得有一只手正卡在了自己的喉咙处。安遥的右肩是触目惊心的血红,一旁的随手御医正在为安遥处理着伤口。

    “恕卿侯。”陈渊压低着声音喊了一声,带着怒不可遏的语气。

    “不……我……我只是在猎、猎一只兔子。”秦穆感到了莫名的窒息。

    “可这箭上是你的名字。”陈渊看着一个大大的‘穆’字,说。

    “那、那……”

    这时,提着大雁回来的徐磬,正兴高采烈地说:“侯爷,好箭法啊。”还不在状况中的徐磬,四下看了看,这才看到了躺在陈渊怀里的安遥,右肩满是鲜血,一旁摆着一支沾了血的箭。

    安遥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低唤了一声陈渊,陈渊搂着安遥身体,说着:“没事的,别怕。”

    此时秦穆是百口莫辩,证据确凿,可他确信他的箭法不会出错。但在场只有他的嫌疑最大,谁都知道恕卿侯的‘五年之约,替北厥拿下中原’,现在因为和亲一事一再耽搁,心里定是窝了不少的火。

    安遥在陈渊的怀中嘤嘤的哭着,陈渊直视秦穆,好像要将自己看穿一般,要他给他一个答案。

    “哼,恕卿侯还真是好箭法。”一个声音在秦穆的身后响起。

    循声望去,徐磬立马还嘴说:“叶寅,别瞎说了。”

    “怎么,不是吗?你自己不也是说,侯爷是好箭法了吗?”叶寅扫了一眼徐磬。

    “你这是火上浇油。”徐磬走到叶寅身边说到。

    叶寅没有理会徐磬的话,只是来到秦穆的身边,说:“侯爷猎的兔子可有找到?”

    “……”秦穆疑惑着,这叶寅到底是帮着自己还是向着别人。

    “我想连着大雁都逃不过侯爷的箭法,那么更别说是一只兔子了。”叶寅冲秦穆浅浅地笑了笑,那笑容让人安心。

    “还没有。”徐磬也明白了叶寅的话中话,立马跑过来接话。

    “那陛下,依臣所见,侯爷就不一定是唯一的凶手了,在坐的都可以那一支标有‘穆’字的箭去刺杀王妃,然后嫁祸给恕卿侯。”叶寅分析的滴水不漏。

    一直窝在陈渊怀中不做声的安遥楚楚可怜地说:“那为什么安遥,安遥与谁又无仇无怨的,陛下。”

    “可是有人想害恕卿侯。”叶寅的话点到即止。

    “可……”安遥有些不甘心地据理力争。

    “行了。”陈渊喝道,说:“此事定要严查,狩猎到此结束。”

    秦穆抬起眼看着陈渊,一字一句地说:“不是我。”

    “说够了没。”陈渊回驳着。

    “你不信我?”

    “朕说了,此事严查,朕要给王妃一个公道。”陈渊抱着受伤的安遥从秦穆走过。

    “……是我。是我又怎么样。”秦穆彻底失控了,没头没脑的就是一句可以治他罪的话。他居然会连自己也不信,就算别人可以不信他,但是至少陈渊必须给他一个他相信他的眼神。

    现在别人可以相信他,而陈渊却给了他一个不确定的答案,这与不相信他又有何差别。

    “恕卿侯。你、太让朕失望了。来人……”

    “慢着。”拦下陈渊的是叶寅,“侯爷,只是一时冲动,气话怎么相信。依臣之见还是彻查此事,该还谁一个公道才是首要。”

    “回宫。”陈渊下令道。

    ===============================================================================

    秦穆跟在最后,叶寅将马调转来到秦穆身旁,小声地提醒,说:“别中计。”

    “叶大人?”

    “我家徐磬说你是个好人。”

    “你信我?”

    徐磬从旁插话道:“侯爷,我信你。”

    叶寅低笑了一声,说:“他凭的是义气信你,我凭的是大脑。”

    “喂,你是变相说我没有脑子吗?”徐磬不满地问着叶寅。

    “不可以吗?”叶寅白了徐磬一眼。

    良久,秦穆低着头,轻声说“谢谢……可,他不信我……”

    闻言,叶寅和徐磬都沉默了,陈渊今天的举动确实奇怪,按他们的想法,陈渊应该站在秦穆一边才对,可是陈渊却半点都不帮着秦穆,甚至有些怀疑……

    ——你才是让我最失望的,陈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