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七十七章 失控

章节字数:2566  更新时间:10-06-14 14: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街巷尾是一间不大的别院,名为——墨草堂。

    门外站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见叶寅和徐磬两人上前,便捧着一个盒子匆匆上前,将手中盒子递向了叶寅。

    “您就是叶大人吧,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小男孩说着,把盒子放在了叶寅的手中。

    叶寅俯下身,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谢谢你。”

    “不客气。”小男孩说完,就奔奔跳跳的跑到了卖糖葫芦的小贩处掏出了五文钱,买了两支糖葫芦。

    徐磬为叶寅推开了门。

    “没想到你居然会帮侯爷。”徐磬边说边在叶寅的脸上亲了一下,乐呵呵地说着。

    叶寅开了一眼身后未关上的门,推了一下徐磬,说:“当心让门外的人看到。”

    “怎么了,我亲我的媳妇还要别人管着?”说着,徐磬用脚把门给蹬上了,打横将叶寅抱在了怀里。

    “行了,行了。大白天,发什么情。”叶寅点了点徐磬的脑袋,怀里还抱着刚才的盒子。

    “这盒子里是什么?”徐磬好奇地发问。

    “我怎么会知道,还不放我下来。”

    两人来到大堂,叶寅将放在桌子,拆开外面的素色花纹的裹布。这时徐磬正好去换茶水。

    徐磬刚走到厨房,就听到了从大堂传来的尖叫声,徐磬扔下手上的紫砂壶就急忙赶到了大堂。

    叶寅跌坐在地上,盒子被打翻在地,露出了半边的灰色的皮毛。徐磬上前抱住了失魂的叶寅,拥在怀中安慰着。

    徐磬翻过了那盒子,一双流着血的浅棕色眼睛正狰狞地望着自己。那是一张完整的灰色兔子皮,上面还带着斑斑的血印,显然是活剥下来。

    惊惧的眼睛看得徐磬后脊背发凉,他回头看着叶寅的脸色,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许是谁在恶作剧了。”

    叶寅平复着情绪说:“也许是惹上大麻烦了。”

    “嗯?”

    “呵,希望这次我是对的。”叶寅将头埋在徐磬的怀里,轻轻地说着。

    ===============================================================================

    秦穆拖着一身的倦意,回到了瑰珑居。可心比身更累,陈渊那句对他失望的话,让久久不能释怀。

    “主子,回来了,晚膳已经准备好了。”茜儿从里屋走出。

    秦穆应声,走进了屋里。茜儿满心只盼着秦穆给她能带些什么稀奇的玩意回来。

    可是秦穆却只字未提,茜儿也就没有好意思过问。

    “主子,今天御膳房加了菜。”茜儿说着,将碗筷摆放到秦穆的面前,又指了指眼前的一道菜。

    “是吗。”秦穆夹起了一块肉,又问:“这是什么肉?”

    “嗯……让我想想。”茜儿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当秦穆将肉放到嘴边时,茜儿霍然开朗般地说道;“是兔肉。”

    兔肉?

    秦穆像被烫到一般忍下了筷子,从椅子上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身子开始不住的发抖,狠狠地攥住了拳头。

    “主、主子?”茜儿吓坏了,也不知道秦穆是怎么了,战战兢兢地问。

    秦穆一把掀翻了桌子,厉声道:“滚。”

    这是秦穆第一次发脾气,茜儿被吓得定到了原地,脚好像粘在了地上。茜儿又轻唤了一声,换来的是秦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眸里不知是怒气还是惊恐。茜儿第一次看到秦穆如此失态,以前不关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能泰然自若、安之若素。

    “茜儿……茜儿,对、对不起。”回过神的秦穆,知道自己的反常举动是吓坏了茜儿。

    “……您,怎么了?”茜儿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哭腔。

    “是、是我自己不好。”秦穆俯身扶起的桌子,却不想看那洒了一地的饭菜。

    茜儿也开始收拾地上的狼籍,还时不时观察着秦穆的脸色,一点也不好,苍白、眉间紧蹙、嘴唇失了血色。

    秦穆隐隐觉得害怕,这个女人远远超过了自己对她的估计。此计叶寅出现搅了她的好事,她虽没有得逞,但也有不少收获,至少陈渊站在了她的一方。

    事态正向着坏的方向发展,秦穆预料不错的话,她应该还有下一步行动,只是敌在暗、我在明……

    局势变得失控。

    ================================================================================

    陈渊即下令彻查此事,秦穆当然是逃不了嫌疑。然后在秦穆被审讯的过程中,陈渊竟然一次面未出。

    秦穆深陷泥泽,一时失去了方向。

    肖恒知道此事后,就立马进了宫。

    “这是怎么回事?”

    等秦穆道来原委后,肖恒愠怒道:“这个女人好阴毒,我还以为只是些小女人的花招。”

    “陛下说,他对我很失望。”秦穆已经不自觉的说了第五遍了,每次说时,肖恒都能看到秦穆眼中的伤。

    “只是情急之下的话。”

    “肖恒,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别乱想了,还有你不是很沉稳吗?为什么那天会那么冲动,说错的话,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肖恒说着。

    “对不起,他……我也不知道了怎么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也觉得是我做的,所以……”秦穆的声音不受控制地轻颤。

    肖恒拍了拍秦穆的肩说:“总之,万事小心。”

    “嗯。”秦穆应声点了点头,又问:“你的脸色看上也不好了,筱晓的情况怎么样了?”

    肖恒摇了摇头,放在腿上的手慢慢的收紧,说:“前些日子开始吐血了。”

    “怎么会?”

    “秦穆……我要怎么办?”肖恒红了眼眶,有些无力用手支撑了身子。

    秦穆轻轻抱了一下肖恒,肖恒浅浅地回应着。

    “对了。有个人,有个人肯定可以。”秦穆兴奋地说道。

    “?”

    “还记得,那个西夜用香的黑衣女子吗?叫……朵露尔。”

    “可以吗?”

    “这是唯一的一线希望,她可以让梵将迦邪不死,那么她一定有办法救筱晓的。”

    “可她不是离开西夜了吗?怎么找她?”

    “我、我想可以拜托秦悟【齐耶离】。虽然……”

    肖恒轻摇着头说:“算了,不可能的,不要为难自己。筱晓要是知道了,也不会让你为了他这么做的。”

    “……这是我欠筱晓的,我会在近日给秦悟书信的。”

    “你万事小心。”

    “嗯。”

    ===============================================================================

    安遥已经昏迷三天,而且发起了低烧。此消息外泄,中原王一纸书信要陈渊作出合理的解释。

    陈渊捏碎了书信狠狠地掷在了地上。一旁的徐磬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陛下,要回函?”

    “回什么回,难道让朕真的把真相翻出来,难道让朕看着秦穆去送死?”陈渊怒火中烧,一副你问的是什么白痴问题的表情逼视着徐磬。

    “陛下,也信是侯爷做的?”徐磬不信,可是没想到他的王确是相信。

    “这件事,朕……总之,朕找不出第二人,朕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冲动。而且他当着那么多人面前都承认。”

    “那只是侯爷一时失控罢了。”侯爷那么相信您,你却没有相信他。后半句话,徐磬没有敢言。

    “好一个失控,那你叫朕如何办才是。”

    ——秦穆,朕也想说信你,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