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七十八章 书信

章节字数:2644  更新时间:10-06-16 13: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在的是五天后,安遥的烧退了,伤口也开始渐渐结痂。陈渊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希望前事能够息事宁人。

    陈渊在安遥卧床期间,除了上朝几乎寸步不离。着实让安遥受宠若惊,但安遥也明白陈渊的用意。

    安遥提议出去走走,陈渊搀扶着安遥虚弱的身子,走在御花园中。

    “陛下,安遥……”

    “怎么了?”

    “您说过为安遥讨回公道的。”

    “……”陈渊闻言愣一下,眉间蹙紧。

    “其实,安遥知道陛下的意思,安遥不怪侯爷的。侯爷只是不小心罢了,他也不知道我在树丛后的。”

    陈渊望着低垂着头的安遥,轻轻地抱了一下她,说:“谢谢你。朕……”陈渊欲言又止。

    “安遥明白,陛下离不开侯爷,侯爷也是北厥的栋梁之才。安遥不求太多,只希望陛下能在很空闲的时候偶尔能想起安遥。”

    “对不起,朕太忽略你了,以后不会了。”陈渊又微微收紧了手臂,安遥的眼泪浸湿了陈渊的衣襟。

    陈渊顺着安遥的头发说:“天凉了,朕送你回去。”

    “陛下,在让安遥抱一会好吗?就一小会儿。”

    “嗯。但千万别逞强。”

    “好。”

    御花园中的假山后,一袭青衫无息闪过,有人将他拉住。

    “我一直相信他爱的是你。”声音有些沙哑,低低地道。

    “叶大人。”

    “而信不信就全看你了。”

    ……

    ===============================================================================

    西夜。孤高的王位上,坐着一位年轻的中原男子,柔媚的五官陪着绝冷的气质。骨子里透着不可抗力的威严,眼中带着无望和孤独。

    一个士兵匆匆上殿,乘上了一封密封完好的书信。

    “打开念。”

    “是。”

    良久,男子没有听到那士兵啃声。沉声道:“你突然哑巴了?”

    “陛下,这……这不是胡文,像是、汉字。”

    “什么?乘上来。”

    男子看完信,冷笑着,‘要我就伤了迦邪的人,皇兄你脑袋坏了吗?’

    男子挥手让那士兵退下,自己独自来到鹿亭,曾经梵将迦邪还是王子时的寝宫,那里有他最澄澈、最宝贵的回忆,而现在哪里变成一座冰室。

    男子推开了门,掀开层层白色的帏帘,绕过来自昆仑山顶的千年寒冰,来到了一个沉睡已久的迦邪身边。

    男子轻抚着迦邪的眼眉,勾勒着他脸的英俊轮廓,反反复复。

    三年了,他以唇哺喂他汤药,温热的身体告诉他,他还有希望、他还能期待。他能呼吸、能吞咽,所以他愿穷尽一生为他而活。

    “迦邪。”男子伏在他胸膛,听着心脏不急不缓的跳动着。

    不知道过了久,他浅眠入梦。有人低唤他的名——不离。

    齐耶离,西域胡语又译,不离。

    醒来的男子伏在梵将迦邪的胸口,用手指在他的唇上点了点说:“你别有用心。你早喜欢上了我,是吗?”齐耶离说着,摊开了他的手掌,在他的掌心中一遍遍的写着‘情’字。

    “你说,我要帮皇兄吗?可是他要救的人伤过你,你说可以吗?”

    ……

    “你不说就代表默许了,那我就应了他咯。”说完,齐耶离在迦邪的唇上烙下一个浅浅的吻。

    “不过,我向来不会吃亏,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醒来的,你信我吗?”

    ……

    齐耶离在迦邪的脸上亲了亲,说:“你真好。”

    这是默许,也是他给自己的安慰。

    ================================================================================

    秦穆是傍晚收到回信的,所以只能待天一亮来到冷芳居。

    肖恒念着回信,脸色却不是很好看。字不多的信,却全是一些他读不懂的话。

    ‘七珠草拿来,条件不能变,朵露尔送上。’

    “这是什么?”肖恒指着‘七珠草’三个字问。

    “是南隐的传说,此草一株结七色果。生长七年,繁叶七年,开花七年,结果四十九年,生长在南隐东海的一座仙岛中,说是能让长眠的苏醒过来,让人更加延年长寿。”

    “这不过是传说,那真要有这种东西,筱晓岂不是也有救了。”肖恒觉得齐耶离纯属是在刁难人,完全不像要帮忙的样子。

    “可是,七珠草不救中毒之人。”

    “中毒?你是说筱晓其实中毒?”

    “嗯,所以我才提到朵露尔,这个女人擅于用香和用毒,皆是奇门暗术,我猜能制毒者也必有解奇毒之法。”

    “可这毒?难道是……”肖恒俯身道秦穆耳边说,“我府上之人?”

    “不能完全说是。”秦穆也想过,但是却又不能完全肯定。

    “七珠草毕竟是传说,这怎么找?”

    秦穆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我见过。”

    “你见过?”这不是传说?肖恒狐疑问。

    “只是没有传说中的仙岛而已。还记得那条同往中原的那座盘旎山吗?我们曾经经过了一个叫孟河谷的地方,那里就生长着七珠草。”

    “原来真的有,你确定吗?”

    “是的。”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找来。”肖恒说完,狠狠地搂住了秦穆,兴奋地在他的脸上轻啄了一下。

    秦穆笑了笑拦住了肖恒,说:“你那里都别去,在这儿好好照顾筱晓,我托书信给权相国让他派人去找。”

    “那、那可真是拜托你了。谢谢你,秦穆。”

    “别客气,筱晓也是我们南隐人嘛。”说完,秦穆自知自己说错,连忙掩上了嘴。

    “原来你早知道了。”

    “嗯。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但是却没有认出小烽,他长变了不像南隐人,更像是你们北厥人,而付晓一点也没有变。”

    “你连筱晓的原名——付晓也知道啊,他肯定都想不到,自己身份居然早已曝光了。”

    “我想他是有不想让我知道的理由,所以他的病好了,也请保密。”

    “嗯,听你的。”

    ================================================================================

    雪白的信鸽从窗户飞出,秦穆看着日暮降临。

    扉言推开瑰珑居的门,纯白的衣服染上了余晖的暖光。脸上带着喜悦的浅浅笑意。

    “穆哥哥。”扉言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

    秦穆为他敞开了门,扉言一把就扑到了秦穆的怀里,秦穆宠溺的摸了摸扉言的头发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扉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黄帕裹着的东西,扉言打开后是一支极普通的青竹竿毛笔,这是秦穆送扉言的二十二岁生日礼物,这毛笔是秦穆当年亲手做的,一直留在身边不舍得用。

    “知道吗?我今天看了发的皇榜,上面有我的名字,我是榜眼,是榜眼。”

    “你?小言,你不会参加了今年的殿试吧?”

    “嗯。”

    “你疯了小言,要是让陛下知道你是今年的榜眼,非不要气死。你是怎么报的名啊?”

    “只要给够钱,就直接让我参加了。只是榜眼,又不是状元爷,也就气他个鼻子歪吧。”扉言做了一个鬼脸,乐呵呵地笑着。

    “你啊,你啊。”秦穆点了点扉言的脑袋瓜,但是说好了是要站在他这边的,秦穆就不会返回

    “这样我也可以保护你了。”扉言抱住了秦穆,扉言的发顶轻摩着秦穆的鼻子,让微微觉得发痒。秦穆笑着推了推扉言说:“知道了,小言最厉害了。”

    “穆哥哥。”

    “什么?”

    “我知道了爱与喜欢的差别了,穆哥哥我好喜欢你。”

    “我也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