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章 消失

章节字数:2508  更新时间:10-07-07 1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阳光涌入御书房中的,扉言的面前是一个他念了很久的人,三年的时间将那人已经磨去了不少的稚气,年少的英姿和活力在那人身上慢慢展现了出来。

    ——陈玥。

    扉言几乎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却又被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你在这里大呼小叫什么?”陈渊怒气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疲倦,一副逆我者死的表情。

    扉言收回了钉在陈玥脸上的眼神,说:“放了穆哥哥。”

    “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陈渊的语气冷硬得不容抵抗。

    “父皇,放了老师吧,您这么在乎老师,应该……”

    “小孩子不许在这儿插嘴,你懂什么,快回去。”

    “父皇。”

    “都给朕滚。”

    陈渊怒吼着。陈玥见父皇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怕火上浇油。扉言见陈玥离开,不知道是没有了底气,还是就想这么跟着他走。

    御书房的门口,扉言试着叫了声陈玥。陈玥回过头看着扉言,眼神依然清澈,但是已经没有了熟识的感觉。

    他问:“你是?”

    扉言愣住了,他忘了自己,三年的时间不仅让他长大了,也还将他淡忘到了不留残屑。

    ——我是扉言。

    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我就这么简单的消失在了他记忆中……

    ==============================================================================

    距离发现秦穆消失已经是五天后,北厥已经翻天覆地。这真到了这种时候,陈渊怎么样都不可能淡然处之。

    陈渊派人搜查秦穆的下落,已经是把北厥翻了个底朝天了,可是却怎么也不见其踪影。于是有些奸佞开始与此事上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早朝上,北厥王差点大动肝火。朝堂下,百官们险些大打出手。

    后宫也变得不太安宁……

    “公主,您有什么吩咐?”

    “茉儿来,我问你,你今天都去了哪儿?”

    “除了探听消息,就没有别的了。”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去了地牢?那个恕卿侯的贴身宫女是叫什么来着?”

    “公主……奴婢想您可能是误会了,我只是想从她的口中打探到恕卿侯的下落,也好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那你打听的如何?”

    “那丫头嘴硬,怎么都不肯开口。”

    “杨茉儿,你一身好功夫,还对付不了一个毛丫头?”

    “这……奴婢是想如果伤了她,万一哪天陛下查起来,会连累到公主。”

    “哼,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伶牙俐齿了!?下去吧,给我盯紧点。”

    “是。”

    ===============================================================================

    秦穆从昏迷中醒来时,完全不知身处何处,淡淡的草药香在空气中弥散着。

    秦穆摸了摸怀中的白绢帕,还好里面的东西还在。

    那是秦穆冒着生命危险闯入孟河谷的腹地摘来的七珠草,那种地方瘴气重,若是再入一次,恐怕就是必死无疑了。

    秦穆勉强支起身子,翻身下床,推开了木门。

    入眼的是一片翠绿的竹海,门外一人负手而立,感觉似曾相识,感觉如在梦中。

    “醒了就走吧。”那声音低沉而沙哑,听不真切。

    “你是?”

    那人转过身来,带着面具,手放在了面具上,久久未有摘下。

    秦穆上前一步,那人退后一步。

    “我只是救你之人。”那人的声音幽然响起。

    秦穆要的不是这个答案,他低着头,轻声说:“谢谢。”

    “这里已是盘旎山山麓,直走沿河向北走,就能出去。”

    那人望着秦穆有些孱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自己视线,取下了面具,一只狼犬从黑暗的角落走出。那人俯身抚_摸它的毛,说:“我带他谢谢你。”语毕,那人摘下面具,在犬的头顶上烙下一个吻。

    犬哼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愉悦,扬起了头。那人对上了犬那双灰色无神的眼睛,淡淡地笑着。

    秦穆在竹林间回首望去,恰好看见这一幕,离着那么远的距离,但时间却像是在缩短着。

    秦穆抚上了脸颊上那条浅淡的疤,转身离去。

    ===============================================================================

    消失的也许会回来。

    如在梦般……

    ===============================================================================

    陈渊几乎快要找秦穆找到了发疯,昏昏沉沉、浑浑噩噩。

    他万万没有想到,秦穆居然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这样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他怎么舍得?怎么没有只言片语?

    这不是他的秦穆,或许他真的还不了解他,他明明记得那个人是予给他温柔和深爱的人,明明一切都在掌心中紧紧握住。

    “秦穆……”陈渊伏在龙案上,憔悴写满了他的面容,仅仅几天陈渊已经无力到了虚脱。他明白他真的不能没有他,于是……

    正午的太阳照在一个瘦弱的小宫女身上,午门外竖起了高架,人人纷纷聚集于此,等着午时三刻的到来。

    杏黄的帘帐后,陈渊端坐在中间,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攥紧,指甲抠进了肉中。

    朕不信你会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丫头去死,快些出现,不然就别怪朕狠绝。

    朕不信你会丢下朕就这么头也不回,朕想见你……

    同往午门的路上,突然尘土飞扬,马蹄声瞬间淹没了人群的嘈杂。陈渊几乎冲出帘帐,他回来了?

    只听马嘶鸣了一声,紧接着是咚的一声坠地之音。马在地上抽搐着,口中吐着白沫。一个满身尘土的人从地上勉强地站起了身,人群让开了一条道。

    “陛、下……息怒……罪臣秦穆……”一阵眩晕让他向后扬去,合上眼的那一刻,他看见他伸向空中的手,被紧紧地握住。

    ===============================================================================

    午门事件草草收场,茜儿被带回了刑部大牢,而陈渊将秦穆禁足于了韶华宫……

    天晓得陈渊有多生气,有多害怕。

    韶华宫成了秦穆的囚笼,陈渊也不上朝,就盯着秦穆。秦穆因为连夜的赶路加之身上的瘴气余毒尚未完全褪去,一睡就是三天。

    说什么陈渊也不会原谅他的这种私自的行为,这些都超出了陈渊的预料之外。陈渊几乎是不吃不喝就将自己和秦穆两人关在韶华宫内。

    宫女送外药都是急急忙忙退了出来,身怕陛下一个不顺心便招来杀身之祸。蒋总管也被下了禁足令,其间不准他进入宫殿内侍奉左右。

    陈渊在哭,他不能让别人看到当今的九五之尊的脆弱。

    无声无息的消失、却又绝尘而来。

    ====================

    请大家不要追问那个迷一样的人和犬的问题,按着大家的想象走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