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一章 疯爱

章节字数:2463  更新时间:10-07-08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穆睁开眼时,看见了陈渊疲惫的容颜,才几日不见竟然瘦了好几圈,眼窝深深下陷,眼中布满血丝。

    秦穆向他伸出手,却被陈渊无情的甩开。

    “你还知道回来。”陈渊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他的喉咙中微微的泛着腥甜。

    刚醒来的秦穆声音中带着沙哑,秦穆轻咳两声点头应到。

    秦穆回答的那么不经意,让陈渊没由来的一阵火气,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襟,说:“有本事你就永远别回来,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那你拿茜儿问罪又是怎么一回事?”秦穆仰起头对上了陈渊的眼睛。

    “呵。”陈渊冷笑着,说:“朕想治个婢女还需要原因?”

    秦穆望着陈渊,却又轻轻地闭上了双眼,陈渊狠狠地扳过了秦穆地下巴。喝斥道:“看着朕。”

    “你让我觉得幼稚。”秦穆依然是沉声冰冷,严肃如当年初识板,那目中无物的空乏之眸让陈渊不禁心悸。

    陈渊盯着秦穆的双瞳,手慢慢的伸向秦穆的脸侧。

    忽然秦穆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吼中泛出一丝腥咸,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浮出了五个手指印。

    而身为肇事者的陈渊,自己也愣住了,因为太用力的缘故,手掌心里传来了痛,看着秦穆深疑的眼神,心跟着痛了起来。

    秦穆别过脸,合上了眼睛,陈渊看见秦穆的眼角有眼泪滑落过鼻翼落着了枕头上。

    “朕……你应该知道是你犯了错,朕、朕才下手的,你不用这么委屈。”陈渊脸的愠怒中带着一点愧疚。

    “是、都是我的错,你放了茜儿。”秦穆捏着被角不去看陈渊。

    “这个时候你只能想到那个丫头?”

    秦穆没有回答,陈渊问题简直就像无理取闹。

    “说话啊,难倒没有那个丫头,你就再也不回来了吗?是不是,是不是朕的身边就像个牢笼。”陈渊抓起了秦穆的胳膊,硬生生的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

    “是你不信任我在前,为什么还要来质问我。你试问你自己,你有多久没有好好看着我,你有多久没有认真的听我说话。”

    “难道朕就没有陪着你吗?”秦穆的话音刚落,陈渊就立马接上了,几乎是用吼出来。明明有在他的身边,明明已经很想把他留在自己的身旁,到底哪里出了错。

    “那我们之间除了亲昵和做_爱就没有别的了吗?说啊!”

    “……这就是你要离开的理由?”陈渊眼睛发红着,逼视着秦穆。

    秦穆点着头,有些残忍的说:“是。”

    “你!”陈渊将秦穆狠狠地摔回了床上,扯下了挂帏帐的流苏将秦穆的双手牢牢地绑在一起,嘴里说着:“朕不许你逃,不许。”

    陈渊将流苏的一端固定在了床的栏杆上,秦穆用力的动了一下,却完全没有办法挪动,手腕被数根细绳绑的生疼。

    “放开我。”秦穆心急之下冲着陈渊喊道。

    陈渊扯过了秦穆一把头发说:“你给朕乖乖的呆在这里,再敢逃得话,朕就不客气了。”陈渊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陈渊从床边站起,看了一眼秦穆,惊惧的眼神让陈渊心痛。但是……陈渊背过身深深地叹着气……

    ===============================================================================

    幽雅的别院里,安遥正对着镜子精心的描着眉,因为陈渊说过,喜欢安遥的眉型和不浓不浅的颜色,他说远山青黛也比上她的眉。

    “公主。”一个声音突兀的从安遥的身后传来,吓了安遥一跳,手中的描眉笔一抖,眉毛竟然被画了出去,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和谐的弧度。

    安遥生气地转过身,喝道:“死丫头,你想吓死我是吗?”

    “奴婢该死。”茉儿身怕安遥一个不高兴降下罪来。

    “说吧。”

    “茉儿已经打探过了,恕卿侯确实回来,但是被陛下锁进宫里了,陛下似乎很生气,茉儿看到他们吵得非常得凶,并且陛下还掌掴了他。陛下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安遥有些得意地轻笑着,说:“是吗,茉儿继续盯着,这次你功不可没,我会捎信回去善待你家人的。”

    “谢公主。”

    ===============================================================================

    琼楼阁中,一片狼藉,废墟般的屋内,扉言散乱着头发坐在其中,任谁敲门都不去应,扉言已经把自己锁在屋内三天了。

    哭累了便昏睡而去,然后又再惊惧的噩梦中醒来,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滑落了脸颊。

    “余扉言!”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浑厚低沉,带着不可抗力的威严感。

    扉言缩在角落里的身体微微一怔,抱着手臂又往黑暗里缩了缩。

    陈渊一脚踹开了琼楼阁的屋门,门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扉言连忙捂上了耳朵,把头埋在了膝盖间。

    陈渊环视着屋内,看见扉言孱弱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陈渊走上前,蹲下身子,去拉扉言的手臂。

    扉言吓了一跳,像被烫到一般缩着胳膊,扉言抬起了雾气茫茫的双眼看着陈渊,眼中全是悲伤和绝望。

    “扉言。”

    扉言,什么都不能说。不能说他因为北厥的太子而哭,不能说他因为那个无法实现的约定而伤心。更不能说,因为秦穆的不声不响的离开而感到绝望,他怕从陈渊的口中得知任何的不幸,他经不起打击。

    “扉言,他回来了……”陈渊的声音在微微地发抖,眼中一片湿红。

    扉言仰起脸,苍白的嘴唇轻启着,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在往下坠落。

    “朕……好怕,险些铸成了大错……”

    “真、的?”扉言久未言语的喉咙干涩疼痛,声音沙哑着。陈渊点着头,扉言张开双臂环住了陈渊的脖子,用尽所有的力气撞进了他的怀里。

    “你、还爱他对吗?”

    陈渊没有回答扉言,只是牢牢地抱紧了他,扉言的脸上绽开的浅绯色的笑容,在陈渊的怀里散尽了力气。

    “御医!”陈渊抱起晕过扉言朝御医院跑去,一行仆人也匆匆地跟在了后面。

    从御花园闲散回来的陈玥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他父王抱着一个少年,一个精致却颓废的少年。

    他的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上次和他说话的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或是他父皇的娈童?

    ——那是谁?

    ===============================================================================

    日暮,陈渊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韶华宫。

    秦穆已经以那种被束缚的姿势浅浅入眠,没有任何的防备,看起来温和乖顺。

    陈渊轻抚着秦穆的面颊。

    ——穆,你一定很累吧?

    我疯了,我好怕,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又慌张又无措……

    陈渊解下秦穆双腕上的流苏,将被勒红的手腕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

    这时……

    “陛下,安王妃在门外求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